[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国传媒学院华裔教授:学生告教授一点也不荒唐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4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学生告教授一点也不荒唐--学术自由不是向学生灌输政治观点 (博讯 boxun.com)

    
    徐开彬(美国费城天普大学传播学院助理教授)/张鸣先生在28日发了篇文章“如今学生告教授反革命太荒唐”。王晓渔先生也曾于27日发了篇“政法大学里的‘以言获罪’”。两文的大意是,华东政法大学杨师群老师在讲课时,批评中国文化,而且语涉政治,被他的学生告了。两人据此认为,这些学生忘记了大学的学术自由这回事,告老师,很没有道理,是要让老师以言获罪。
    
    于是我设法找到杨老师的原话:“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记得在上《古代汉语》课时,我当然会批判一些与课文有关的中国传统文化,在某些传统文化问题上如果与当今有一些关系的话,我也会联系当今和批评政府。下课时有二位女同学找我,愤慨地指责我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甚至眼睛里已经含有泪水。这样热爱中国文化与中国政府的同学,我很敬佩,你们有这样的权利!但为什么我就没有批评中国文化和政府的权利呢?所以我告诉她们:我也有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利,如果你们不愿意听我的课,以后不要选我的课就是了。不料,她们居然到上面去告我”。由于找不到当事学生,我们且以杨老师的话来分析,看其是否适当。
    
    比较张鸣、王晓渔与杨老师三者的话,我有一点要质疑的。现在 “反革命”罪早已取消,学生咋会告“反革命”罪的呢?所以我对张鸣先生所说的“反革命”罪深表怀疑,是不是拿这个来博取眼球?而且,连杨老师的原话都没有提“反革命罪”,张鸣用这个词只能涉嫌炒作了。果然,我输入该文章标题一搜索,发现了众多转载,还包括一些政府网站。看来张先生把媒体和网民玩转的很好,不愧是政治系的教授。至于王晓渔先生所说的“以言获罪”,我不赞同,如果要让杨老师以言获罪,那就是公安直接来找杨老师,而轮不到杨老师的院系领导同事来和他谈这个问题了,而且还泄漏具体的缘由。可能就是给杨老师提醒一下吧。感觉三位言重了,自己先吓了自己。
    
    笔者想说的是,杨老师绝对有批评中国文化和政府的权力,但是,地方选错了。我们都做过学生。我们都有个共同的经历,就是有些老师讲着讲着就喜欢借题发挥,讲到自己的收入少(现在好多了,这种抱怨少了),这个社会怎么了,这个政府怎么了。不同的老师反复讲,从学期开始到结束,做学生的也听腻了。但学生哪敢去阻止老师们反复发牢骚的呢?要知道,学生付出高昂的学费,是来听专业课的,不是来听牢骚的。如果要听牢骚,该去乡村听农民讲,去建筑工地听农民工讲。如果要去看批政府的文字,在网上可以免费看到,又何必花高昂的学费来听这些呢?
    
    张鸣和王晓渔拿出“学术自由”的招牌去吓唬这两个学生,没有多少道理。学术自由,那是在与专业授课相关的内容上观点自由,或者在发表的学术著作上观点自由,或者在专门的学术研讨会上自由讨论学术,但不是利用课堂去向学生灌输自己的政治观点。即使在美国这样的推崇学术自由的地方,在涉及政治与宗教这两点上,课堂上教授们也小心谨慎。尽管如此,每年都会有学生将一些教授告到法庭去。为什么呢?因为,学生在政治和宗教上有不同的立场,由于教授在课堂上拥有的不对称权力,如果教授们在课堂上大谈自己的政治或宗教观点,就涉嫌利用课堂把自己的政治和宗教观点强加给学生,侵犯了与他们持不同政治或宗教观点学生的学术自由。目前美国有一个由125所主要大学学生组成的“学生学术自由”组织,他们的中心就是倡导“教室免受教授向学生灌输政治偏见”。他们还认为,教授在给成绩时往往会偏向与自己政治观点一致的学生,构成对学术公正的威胁。他们在网上专门列出在教室灌输自己政治与宗教主张的教授名单,有时这些教授和他们的学校都会被学生告上法庭。
    
    就笔者而言,以前在国内大学授课时,也曾象某些老师无所顾虑地谈政治批政府,不顾忌学生的立场与想法,但在美国做了教授(个别读者不要误解为国内那种“正教授”职称,在美国博士毕业在大学任教别人都会说你“做了教授”),知道了这个规矩,就很谨慎,涉及到政治与宗教时,尽可能回避,或采取折中立场,就是怕学生告我。
    
    比方说,我教授一门领导传播学,在美国大选期间,自然要讲到候选人。尽管我是支持奥巴马的,班上大多数学生也是支持奥巴马的,但我就不敢大谈奥巴马好或者麦凯恩、布什政府和共和党不好,因为班上可能还有支持麦凯恩的。如果我那样谈,支持麦凯恩和共和党的学生完全可以告我利用课堂灌输自己的政治观点。国内的这两个学生支持政府和共产党,也是她们的一种政治立场,杨老师在课堂上只顾大谈自己的政治立场,不尊重学生可能有不同的想法,涉嫌利用自己在课堂上不对称的权力灌输自己的立场,是不对的。
    
    所以,“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被张鸣和王晓渔两位误解和滥用了。就这两位告杨老师的学生,如果按照美国大学的处理模式,她们向市教委告杨老师利用课堂灌输自己的政治观点是正确的(美国的学生是向法庭告),也可以向教务处投诉老师浪费课堂时间谈论与教学内容无关的。至于杨老师自己所说的公安立案调查一事,我们都不知道这是否属实,不便做出评断。杨老师觉得无辜,但学生们也很无奈。在学生与老师之间,学生总是弱者,杨老师的“如果你们不愿意听我的课,不要选我的课就是了”,亦可以看出杨老师的强势姿态。这哪里是一个有包容心、能容纳自由学术讨论的老师所说出来的话呢?杨老师在课堂上又哪里允许师生双方的言论自由了呢?还是在采取传统的“满堂灌”,把课堂沦为自己的一言堂,否则,反对他的学生在授课中间就早已提出反对意见,而不是要等到课后才去争辩。杨老师的这种话绝对是不适当的,如果发生在美国的高校,马上会被学生举报到学校最高层,甚至可能被学校停课。
    
    学校既然在选课系统列出您的古代汉语,学生来修这门课,就是看在您古代汉语的知识上,而不是指望在课堂上来聆听您的政治立场的。课堂是自由讨论专业知识的场所,而不是老师们发牢骚和发表政治高见的场地(课外,那确实是各自的言论自由)。如果说这些学生对政治感兴趣,她们会注册政治课程而不是古代汉语。这几个学生的心态,可能觉得交了学费是来听专业课的,想不到杨老师浪费了课堂时间大谈不相关的内容,还强行被杨老师灌输与自己不同的政见。由于在课堂上老师有不对称的权威与权力,学生课后找老师,老师态度也不好,所以,只好通过外部途径为自己讨回公道。这件事,如果在学生来和杨老师谈话时,自己能态度谦虚点,比方该说“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不一定正确,欢迎你们批评和讨论”,也不会弄成这样。
    
    最后,杨老师虽然猛批中国的传统文化,其实自身还是摆脱不了这个文化。不然,为什么学生来向教授挑战时,就一下子动怒了,说出“如果你们不愿意听我的课,不要选我的课就是了”呢?这不正是典型的传统文化思维“老师要爱护学生,学生要听从老师”吗?而这两个学生,虽身为中国文化的忠实学生,却也能在课后勇于向老师提出自己不同的见解,说明她们也没有愚昧地照搬传统文化里的“听从老师”之言,不像某些人动不动拿出那种陈词滥调批判她们为“失去独立批判之精神”,恰恰相反,敢于挑战自己的老师,正是具有独立思考的表现。有些批评她们的人,其实也是跟着别人人云亦云来批她们,自己又哪里有什么独立批判之精神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奉孝: 关于学生告老师“反革命”的问题
  • 时评:“革命”的爱国者与“反革命”的爱国者
  • 杀杨佳者是真正的反革命暴徒
  • 64的反革命暴乱的定性是如何出笼的/张鹤慈
  • 铁流:四川省文艺界反革命右派集团“主帅”石天河先生今昔
  • 胡、江、曾权斗,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两手/昭明
  • 楚廷:我所亲睹的中共枪毙“反革命犯”
  • 刘蔚:唤醒国人之58—为什么共产党反革命能在大陆打败国民党革命派?
  • 刘蔚:唤醒国人之57—哪些是革命,反革命,反动派
  • 刘蔚:唤醒国人之42—共产党才是有史以来最邪恶的反革命,反动派
  • 一个莫名其妙的“反革命分子”的控诉/吕耿松
  • 杨奎松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 读后感二/张鹤慈
  • 张鹤慈: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的读后感
  • 今天,曹天予再一次告发反革命/张鹤慈
  • 革命小将如何变成了反革命?/田晓明
  • 我被胡耀邦打成反革命—《也忆胡耀邦》之一/石巍
  • 教授上课批评政府 被女学生告发“反革命”(图)
  • 官方介绍华国锋生平:林彪不再是“反革命”/柳扶風
  • 刘文胜等成立中国社会民主党“反革命集团”的原始资料
  • 江青“反革命集团”重要案犯徐景贤在上海病亡
  • “右派”兼“反革命”老新闻工作者、老编辑何鸿钧去世
  • 邓小平秘录:茅台酒瓶问题成反革命开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