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妙觉慈智:鲜活的血祭-- 献给12月1号第二十一个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 (博讯 boxun.com)

     两位无辜输血感染者田喜海燕和喜阁昨天从天而降,这太意外了,我和喜阁相拥大笑,真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久违了!老朋友!在去年的五月一号,我去看望当地的输血感染者,受大恩师父之命,为艾滋致孤的单孤双孤家庭发放营养品和补助金,在喜阁商丘的家,被当地警方强行非法拘禁八天,喜阁是十二天,我被解送往合肥。我们在"狱中"是患难与共的难友,她用她的佛菩萨一般的慈悲和智慧帮助我没有受到警方的难堪和虐待,让我感激不已。那八天我还有了一个小小佛堂,我诵经念佛吃素没人干扰我。就像闭关一样福报现前。喜阁为了使警方不造孽羞辱逮捕出家人,造阿鼻地狱的因,一直和他们斗智斗勇近四个小时,坚持不开门,最后不惜威胁要跳楼自杀,无奈他们人多势众,个个荷枪实弹如临大敌,身手矫健,飞墙而入,我和喜阁枉为巾帼"英雄",可怜"虎落平阳遭犬欺,凤凰落毛不如鸡",如笼中之鸟,插翅难逃,只好束手待擒。
    刚坐下来,海燕和喜阁就拿出一张明信片大小的印刷品给我看,我强忍住眼泪,巨大的悲伤淹没了我,明信片上用赫然的大字写着"停止软禁 李喜阁女士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为了帮助更多的病人争取权益一直呼吁呐喊!然而至今,医院不给赔偿,法院不给立案,上访无结果,长期以来被软禁在家中,失去自由!!! 1995年,在县妇幼保健医院被输血感染爱滋病;2004年,大女儿因母婴传播感染爱滋病而去世;2004年,小女儿在没有任何预防的情况下也通过母婴传染艾滋病毒;2004年九月,起诉宁陵县妇幼保健站,至今法院不予立案。2005年,成立民间感染者互助组织康乐之家;2006年七月,以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为由被宁陵县公安局刑事拘留,而李喜阁她们只是为了向卫生部反应输血感染艾滋病案件不立案不赔偿的问题;"
    另外一张是田喜的,我们都习惯叫他海燕,我前几年在万老师那儿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俊秀的大学生,一点也看不出他是艾滋病人,当我这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出了很多皮疹,满脸的青春疙瘩痘,是艾滋病已经发病的预兆,我紧紧的握住他的手,心里一阵难过。他说,我愿意公开身份,我不想再保持沉默了,他的"明信片"上写着"我是爱知病,我们要活命!我们要司法公正!1996年3月因意外碰伤,造成轻微的脑震荡,在河南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治疗过程中,输血感染乙肝,丙肝,艾滋病。记得有过一名艾滋病人的先烈,认为自己只是命中的过客,匆匆而过,便自名小路,小路:但求我是这条路上的枕木就够了,让未来防范艾滋病的列车从我身上碾过,铁轨是你们的媒体,只有你们的媒体能够起到铁轨的作用,火车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车厢是每个医疗机构。我真的,确实愿意做一条正枕木,……当我一切都没有的时候,当我没有什么可给予社会的时候,我把我的死亡奉献出来。---艾滋病人小路,(《一个艾滋病人最后的180天》,我也愿意。--田喜),田喜,22岁,河南新蔡人,爱知病人。"田喜主动愿意站出来公开身份,肯定有过很大的内心挣扎,这意味着在一个普遍歧视爱滋病的残忍冷漠国度,他将受到拒绝躲避奚落和各种怀疑非议。但是生命就是生命。一位大德说的好"人根据最高的存在来经验自己,人使自己面对最高的价值;人根据终极的关切来确定自己是谁。"死亡催开生命最美丽的花朵,牺牲自己奉献芬芳,是死亡最高最深刻的意义,是生命对他人生命最终极的关切,最高价值,也是最高的存在经验,是的,不可思议的发生了,在田喜和喜阁和小路身上发生了,在很多病人身上发生了,他们即将先我们回到阿弥陀佛温暖的怀抱,乘愿再来,广度众生。他们真的是有福了,他们是菩萨应化再来!
    让我真心的拥抱你们的勇敢和诚实,随喜你们佛菩萨一般的奉献牺牲精神,请你们接受我的祝贺和拥抱,在这即将到来的表达对生命关怀和温暖的仁慈的节日。
     二
     为你把眼泪擦干,
    轻轻捧起您的脸,
    为你把伤心的眼泪擦干.
    妈妈为你流泪,
    妈妈为你悲伤,
    妈妈为你悲哀,
    你的痛苦就是妈妈的痛苦'
    你的悲伤就是妈妈的悲伤,
    所有人的爱汇成了长长的河流,
    融化不了你痛苦的心,
    因你身上的病毒,
    漫漫刺杀你瘦弱的身躯.
    妈妈轻轻把你抱在怀里, 
    给你温暖,
    给你阳光,
    妈妈为了你,
    让你微笑,
    妈妈把自己的眼泪擦干,
    把悲伤埋在心里:
    我的孩子,
    等你长大了,
    也理解妈妈的悲伤,
    妈妈的痛苦.
      --李喜阁
     这是喜阁发来的手机信息,为她感染爱滋病毒的女儿林林写得催人泪下的诗文,林林每晚半夜都会惊醒,然后长时间的号啕痛哭,任谁也哄不好,可想而知她小小年纪,承受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种种痛苦歧视惊吓和恐怖,她妈妈为了帮她姐姐讨公道,帮助其他成千上万的爱滋病人讨公道,数次到河南省和北京上访,数次去涉嫌谋杀罪渎职害命罪的地方妇幼医院讨个说法,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到法院起诉,但结果是不准上访,不准上诉和立案,明显的是政府包庇在严重杀人的卫生系统,因为医院的领导都是政府的亲戚,官官相护.她还因上访被非法拘禁过,经历过种种的刁难恐吓和逮捕,很多时候,林林都亲历了这样的场面,作为孩子心灵受到不小的刺激和惊吓,白天她看上去很活泼很听话,但一到晚上,大脑皮层被压抑的部分,就不由自主的释放出来了,用痛哭来释放和表达,每每这个时候,喜阁和丈夫就会轮流把林林抱在怀里不停地安抚,喜阁会说,这是她姐姐来找她了,她姐姐在发现感染爱滋病毒的第二天就离开了人世,往生前不堪病痛的折磨特别爱哭闹.喜阁常常忏悔不该在失去耐心时,没少打这个爱哭的大女儿.
      喜阁一定在把哭闹的林林哄睡着以后,含着眼泪写下得这首诗,读来让人唏嘘不已,我在2005年的中秋节前后在高老爱人的病房第一次见到她,她个头不高,生得娇小玲珑,一口河南口音,说话快人快语,不时会发出十分快乐爽朗的笑声,不知道她情况的人,根本不知道她的家庭遇到生命中最可怕的厄运.后来她和我和胡佳数次到各重灾区家访病人,我每年数次下中原各爱滋病重灾村为病人发放单孤和双孤的生活补贴,营养品,打佛七.放生念佛会供等等临终关怀的活动,我一定要去的地方,就是喜阁的家乡也是商业和火的发源地古商国商丘宁陵.商丘也是花木兰的家乡,去年奥运前我到了喜阁家,看望爱滋病人,准备去木兰祠参拜学习时,不料被当地的公安把我和喜阁带去闭了八天关.
     民间艾滋病人关怀组织"爱源"志愿者创办人之一,著名威权统治下的维权人士不同政见者著名的良心犯胡佳的夫人曾金燕在她的文章里这样介绍李喜阁:" 7月20日,妇女艾滋病感染者李喜阁,由于上访卫生部,和另外两名妇女感染者一起被控告为'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而被刑事拘留。李喜阁生产孩子时输血感染了艾滋病,大女儿由于艾滋病去世,小女儿也是艾滋病感染者。李喜阁不辞辛苦,自费多次深入乡村调查取证,找出在同一家妇幼保健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其他妇女及家人。为了解决输血感染艾滋病的问题,她一次一次找到政府相关部门,协商,协商不成只好上访。她是一个优秀的母亲,也是一个努力学习并随时帮助他人的妇女艾滋病感染者、农村社会工作者。强权和压制,能解决众多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家庭的具体问题吗?我不这样认为。
    6月份媒体报道了河南上蔡县一批政府官员被捕,这些政府官员还包括学校校长,他们"买官卖官收受贿赂","渎职"和"滥用职权",其中县委书记杨松泉涉案金额多达上千万元。而当地农村感染者获得的生活补助,大部分每月不足10元。
    尽管比起以往,草根的力量在成长,但是这些分散的力量,实在是弱小。他们只有被选择的可能,而不足以和政府坐在圆桌上一起谈话,表达按自己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的愿望。荒诞地说,履行承诺的主体是政府,政府同时决定社会各界是否"可以"履行承诺,当政府无法履行承诺时,又把问题抛给了社会。与其如此低效率消耗,不如政府、民间、企业抛弃前嫌,坐在圆桌上,痛痛快快地商议计划,政府做一个有责任、有效率的政府,民间和企业有自由自主的权利保障和参与解决社会问题的切实行动。"
      胡佳夫妇对喜阁一家付出了很多的关心和爱护,在胡佳和艾教授拍摄的<<河南义士>><<中原纪事>>里都有对喜阁的表彰和对喜阁一家的悲惨遭遇的描述.
      被拘禁在家不能外出的喜阁仍然通过手机信息在关心社会关心他人,也把个人的情感表达出来,和大家分享,她是个三宝弟子,应该知道自杀无疑是杀佛之罪,是知法犯法的行为,佛在经书里说自杀的人将堕无间地狱,永无出期,也许她是菩萨应化再来,用自杀的方式来唤醒我们对爱滋病人的麻木冷酷和歧视,唤醒政府必须督促公检法对这场巨大的血案向责任人提出公诉,法办渎职的医院,尽快发放二线药,以共和国的名义向受害者道歉赔偿,发放文件全国性普查血液,如果她自杀是为了众多的爱滋病人能获得治疗和关怀,那么她无疑是菩萨再来.
    她为我们承担了这个共业,承担了这个病痛,我们无疑欠了每一个爱滋病人一份人情,我们应该关注她,鼓励她活下来,为丈夫为女儿为所有关心她的菩萨们活下来,告诉她我们爱她,她就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我收到她近期发来的很多信息,都是关心社会的,只有这一条透露了她内心的伤痛,我想我应该为她写下点什么,她的CD4就只有二百多了,在没有二线药的情况下,一场感冒就可能夺去她的生命.
      我和她已经形同姐妹,我们认识的当晚就睡在一张床上,枕着一个枕头,她告诉我她大女儿死时的故事,我和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一起伤心.那晚,我不能入睡,我在这伤心人儿身边,捂着嘴巴,哭了又哭,我说,佛啊,谢谢您的引领,引领我来到人间地狱,来完成地藏大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下面附李喜阁的绝命书.
    
     四
    
     李喜阁遗书
     从2004年8月份检测出大女儿因母婴感染艾滋病死亡以后,同时又检测出我和小女儿又检测出艾滋病以后,从2004年9月份上诉到当地人民法院,一直到现在法院都无权立案,理由是上级有口头文件因血液感染艾滋病不予立案,当地政府干涉公检法部门调查因血液引起的重大医疗事故。
    从2004年12份开始走上访之路,一直到现在当地法院和政府部门没有给一个说法。
    2006年7月份因到国家卫生部上访被当地公安部门依法拘留21天,理由是冲击国家机关,从2006年8月份公安部门对我采取了取保候审一年,在这一年里,公安人员在我家门口24小时监护我的自由。2007年8月份我取保候审结束,但是公安部门仍然采取了措施每天有2名警察24小时监护我,当地法院不予立案,不准到上一级部门反映因血液感染艾滋病不立案不赔偿问题,不准参与艾滋病会议,不准接受国外媒体采访。
    2008年8月份是我大女儿死亡4周年,当地政府不但不让法院立案,而且安排了每天有6名警察24小时监控我。
    2008年8月份是国家开办世界奥运会,同年9月份在北京又召开了世界残奥会。
    2008年9月18日世界残奥会结束,2008年9月份我接到中国全球基金非政府以草根组织为基础召开讨论会议,会议定在2008年9月18日和19日报到会议从20日到9月22日下午结束,地点定在辽宁省沈阳市,会务组给我定的是2008年9月18日下午5点的飞机票,回程飞机票也定好了。
    当我2008年9月18日上午提上行李离开家时,门口有2名穿警服的女警察,3名穿警服的副所长,一辆警察堵在了我家门口,还有6名监控我的人员也站在我家门口其中2名警察2名卫生系统人员一名城关镇政府人员另一名是我邮政单位人员,统统都站在了我家门口,不准我参与会议,不准我离开家门,没有任何理由。
    我家的事政府一直没有解决,警察在我家门口2年了,让我失去了做人的基本权利,我家的电脑被切断了,电话被切断了,立案赔偿的权利被剥夺了,我出门自由的权利被这些违法部门阻断了,这个社会没有公民依法处理问题的权利,政府不负任何责任的权利,这个社会让我看到了更多人群失去了道德。
    我无法在忍受这痛苦的社会,这个不负法律责任的政府,法律失去了它的权利,道德被人埋没。
    我失去的太多太多了,我不想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我想离开这个世界,我无法在忍受公安部门每天24小时看护我,我要到另一个世界去生活,也许天堂没有痛苦。
    我忍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和悲伤。
    我已经厌倦了这种长期监控我的生活,小鸟也有自由飞向蓝天的权利。
    因输血让我感染了艾滋病,让我失去了大女儿,又让我的次女也感染了这种慢性自杀的病毒。
    我的离开跟任何人都无关,谢谢我的朋友长期对我的帮助和对我的关爱。
    我只有选在家里自杀,出去自杀是不可能了,警察也不会同意我出门。
    我没有任何财产,这几年我做艾滋病工作,都是我邮政单位发给我的工资做的,我这几年做艾滋病工作,特别是妇女输血感染艾滋病人群和母婴感染艾滋病人群这块工作,我做的不好,一直倡导国家赔偿一直到现在国家都没有给一个合理的答复,儿童的药物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在2008年8月份中国cdc中心下了一个非常荒唐的文件,凡是开始服用儿童药物的每人从2008年8月份起生活上每月补100元人民币,服用成人药物减半两的儿童和没有服用药物的儿童没有生活补助费,在一个国家对待艾滋病儿童的待遇都不一样,让我们这些家长无法理解国家的政策,这些孩子忍受了太多的痛苦,也要忍受不同的待遇。
    这些孩子国家应该每月营养费补助600元生活费,护理费300元,
    国家应该更多的去关爱这些有病毒的孩子们,可是谁能听到孩子因艾滋病带来的痛苦声音呢?
     我的离开也给国家减轻了负担,给社会减轻了负担,该走了,我已经忍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2008年9月21日我已经把我的旧衣服送到了寺院里,将来这些旧衣服都要焚烧,我的尸体在寺院用木材来焚烧,因我已经在寺院皈依三宝弟子了,我的骨灰撒在大河里,我的死没有任何怨言,谢谢我的朋友和我的老师。
    
     2008-9-21
     李喜阁
     五
     艾滋病关乎到这个民族的现在未来的生命安全和存亡的问题,九十年代的血浆经济有大量的爱滋病毒血流进十几个城市的各大医院,又流进老百姓的血液,不计其数的众生被传染,政府非常清楚,因为涉及到民族灭绝罪的指控,他们动用全部的国家机器进行跟踪监控打击迫害受害者和爱滋病救援人士.这些被隐性操作传染又隐性传染给他人,为了对国家民族世界生命负责,值得用一切手段甚至身家性命督促政府下文件普查血液,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一场巨大的血难成为这个民族的国殇和国难,一次中共大规模的自杀和杀人罪行,我们的共业所感,尤其中原的我们的衣食父母和古老家园的守护者,几十万家庭被彻底摧毁.首要责任人还在任上,还在政治局,应该勇敢的站出来谢罪或者服刑.
    当年的河南,河北,山东,湖南,湖北等十几个省市的血站经济并不是农村医院的事,而是全省八大系统自上而下的一次"八国联军"的集体掠夺行动, 由省政府首肯,省卫生厅批血站的许可证,办血站的有省卫生厅,防疫站,人大,煤碳,军队,妇联,医院,妇幼医院等,毒血流进了十几个省市的各大医院,先是农民受害,跟着城市市人受害,血毒仍在继续,政府是和公检法联合起来,包庇罪犯,包庇卫生系统,采取瞒骗遮盖哄骗吓打的八大手段,对待受害者剥夺人民的知晓权,中共的整个利益集团都参与了这场杀人的"病毒战争",不是告倒谁的问题,是中共要么就这件事集体请辞,要么老百姓公诉政府,要么国家成立国家赔偿基金制度,法办直接责任人卫生部长和省委书记,给予受害人赔偿.
    能把这些喝人民血的系统告倒了,这个国家和民族就有救了,就彻底解放了自由了!为政府和中共开脱罪行,这是可以理解的.盲目的慈悲出下流,慈母无孝子,这场"血祸",死了这么多中共的再生父母,而且无穷的后患,不是危言耸听,已到了亡党亡国的危险谁之责?!中共政府是罪魁祸首!!!我们保持沉默就是助纣为虐就是同谋!!!
     一切交给因果吧,谁也逃不了宇宙法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谁又能知道中共集团对中原农民血液的穷凶极恶的掠夺不是在救更多人的生命,在彻底葬送自己的政治生命,使众生从愚痴颠倒中觉醒,从毁灭人类的党文化中出离,从而有个反思和对自性的开发利用,用圆融的性德去开始另一期生命.
    中共的恶就是我们的恶,中共的罪就是我们的罪,他们也是我们无始劫的父母,在我们没有慈悲心和菩提心的训练,对着一批愚民,掌握了公权和金钱的政治骗子,就会肆无忌惮的蹂躏欺压百姓,到百姓忍无可忍的时候,就会有新的陈胜误广李自成毛泽东这样"土匪"式的民粹领袖去搞打炸抢,让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去夺取政权,上台后再像中共一样堕落成利益集团和流氓团伙,成为搜刮掠夺老百姓的行家,中共最成功的是用洗脑的方式,扼杀传统文化,把全民犬儒化奴化狗腿化鹰犬化间牒化特务化,历史就是这样不断重复错误,愈演愈烈,中共又一次重复秦始皇的残忍和暴行,用极其隐蔽的政治口号和概念,摧残了几代人的身体和心灵 ,血浆经济是他们一切恶行的极端--杀父轼母,人类最坏也不过如此.我们都疯了,跟中共起起疯了,甚至比他们疯得更厉害.多行不义必自毙!念佛回向给他们,帮他们助念皈依,他们和我们的精神和灵魂已经死了,请慈悲念佛超度他们我们吧,他们和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无二无别!
     常坤的建议很好,一点一点的做,帮助这些输血感染受害者能够得到一点经济上的补偿,好给孩子治病,政府如果非法干涉的话,正好把责任推给政府,督促他们成立国家赔偿基金制度,血头他们用钱买通政府,逃避法律责任和对受害者的赔偿,政府再勾结公检法打压律师和受害者,最终老百姓走投无路的时候,就会有更多的杨佳和安事件,迫不得已和公安政府同归于尽,如果政府能让律师介入,为老百姓争取一点公平待遇,社会就不会有这么恐惧和紧张,对政府的怨恨也会少一点,警察也会少一点受害,政府警察律师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各谋其政,为人民谋取最大利益,让社会趋于公平公义公道公益,政府介入是好事,支持律师们的良好操守和关怀公益和公义的菩萨行,同时政府也要勇于承担责任,为了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做人民公仆,为自己如父如母的人民着想,制定国家赔偿基金制度,再给受害输血感染者一定的赔偿,以共和国的名义向受害者赔礼道歉,安抚民心,"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这是中国王道政治的优良传统和国家哲学,中共要深明大义,要知道政权是靠谁夺取的,政权的来源和基础,以及这个政权的终极方向和目标,他决定不是为了让自己作威作福的,把今天的老百姓陷入如此的物质和精神的困境,已经到了要精神崩溃的边缘,和美国的经济崩溃,为全球带来可怕的危机和困境.我们的困境不是不能自救,古德贤能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出路和资粮,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六
     还有一个人在这个节日我们不能忘记她,喜阁和田喜也为她印了"明信片",上面的文字是:"停止监禁 王晓巧女士由于丈夫输血感染艾滋病,多次与医院协商赔偿无果,然后提起诉讼,可是法院不予受理,他们就走上了漫漫的上访路。07年底。被当地警察带走,目前因涉嫌敲诈勒索,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现在仍在监狱中!!!1996年一月,王小巧丈夫"因共在河南新蔡第二人民医院抢救中被输血感染了艾滋病毒;2003年,其丈夫被确诊为感染艾滋病毒,在被医院无理拒绝后,从此走上了漫长的法律维权之路;2007年11月,在河南省信访局上访突中,被数名不明身份的警察带走;2008年八月,王小巧犯敲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在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政府公然包庇卫生系统包庇涉嫌杀人犯,勾结公检法把受害者构陷入狱,长期监禁,怪不得一个疾病控制司的已退休的涉嫌渎职的官员,对艾滋病人说,政府就是不讲理,就是独裁,就是不给你们输血感染者一个说法,直到拖死你们为止。如此冷酷强悍丑恶,他知道有一个和他一样品行一样的花岗岩脑袋一样邪知邪见的政府撑腰,所以他敢耍横撒泼!!!
    妙觉慈智在北京报告
    2008-11-2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妙觉慈智:郭泉菩萨无疑是知识分子中的英雄.
  • 妙觉慈智:关于常坤菩萨发起的国际艾滋日的空腹静心运动的祝福诗文
  • 妙觉慈智:垃圾法师的垃圾情结(九)
  • 妙觉慈智:垃圾法师的垃圾情结(八)
  • 妙觉慈智:一封给槟榔的公开信
  • 妙觉慈智:关于开展素食文化菩提行动的倡议书
  • 妙觉慈智法师:垃圾法师的垃圾情结(七)
  • 妙觉慈智法师:垃圾法师的垃圾情结(六)
  • 妙觉慈智:贺胡佳获萨哈罗夫奖
  • 妙觉慈智法师:垃圾法师的垃圾情结(五)
  • 妙觉慈智:“地球护士”行动系列报道(四)
  • 妙觉慈智:垃圾法师的垃圾情结(三)
  • 妙觉慈智:垃圾法师的垃圾情结(二)
  • 妙觉慈智法师:垃圾法师的垃圾情结
  • 妙觉慈智法师在国内谈对《德国之声》张丹红事件的看法
  • 妙觉慈智:一封给觉居士的公开回信
  • 妙觉慈智:十一的呼吁
  • 妙觉慈智:一封给朱龙伟菩萨和彭定鼎菩萨的一封公开道歉信
  • 妙觉慈智致新民党代主席郭泉菩萨的公开信
  • 妙觉慈智法师呼吁有关当局,避免更大冲突,公开向地震死难儿童家长道歉!
  • 妙觉慈智法师今天凌晨被中共警方带走
  • 妙觉慈智等佛教界人士发起普贤行动,声援救助胡佳及其家庭
  • 常惭愧僧/妙觉慈智:给李长春菩萨的一封公开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