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公安内部泄漏出的信息看张东荪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7日 来稿)
    
张东荪案件之谜三

     (博讯 boxun.com)

    找到《北京公安史志》1992年第3期 作者:朱振才写的张东荪案件,这篇文章十几年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而在最近,被收录在维基百科的张东荪栏目,作为张东荪叛国案的两种说法之的一个。
    
    朱振才70年从部队转业到北京公安局,84年从事北京反间谍斗争史料的征集和研究工作,所以,他写的东西应该是有所依据的。
    
    但他的文章矛盾百出,不只是和事实出入很大,而且和官方的说法也不附和。
    【1949年10月有人向北京市公安局侦询处举报,说张东荪有电台一部,正在谋求和美国通报。
    1950年9月,又发现张东荪出卖情报的第二件线索,即张东荪为付梓出版数十万字的反动手稿给某人的一封信,信中对其反动观点大加赞赏,并对美国大加吹捧。这两件线索反映了张东荪与美国的关系可疑。侦讯处1949年初破获美国间谍王正伯案时,王交代了张东荪向美国原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出卖情报的情况,北京市公安局侦讯处又经过一年多的侦察,进一步证实了张东荪出卖情报的事实――引自朱振才的文章】
    
    49年张东荪和美国联系不需要电台,当时美国北平领事馆的人员没有撤除,仍然希望能够让中共脱离苏联,至少是希望中共铁托化,虽然没有了正式的外交渠道,但一直没有断了和中共的联系,渠道之一就是我的祖父,通过我祖父转给周恩来的美国国务院的文件,中共当然知道我的祖父可以和美国官方直接联系,而用不着电台私下联络。
    
    文章说,张东荪开始在北京市公安局备案,是49年10月,因为有人举报他有电台。这个说法,和朱振才自己的文章就矛盾,他说49年初,特务王志奇【就是王正伯】被逮捕,已经交代张东荪出卖情报给美国大使司徒雷登。所以,如果北京市公安局给张东荪立案,应该在这个人检举以前,即在王志奇被逮捕后的49年初,而不应该是在49年10月
    
    这里就有一个关键的问题,为什么侦讯处1949年初破获的美国间谍王正伯,会仍然可以自由自在的出入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委员张东荪的家?如果说是张东荪泄密或出卖机密,为什么一个49年已经进了监狱的特务能够得到这些机密?难道不是公安的失职?特务王志奇,也就是王正伯为什么能够如此的神通广大?这个人后来消失了。他应该是带着任务从监狱出来的。
    
    【但张东荪从来不是共产党的真正朋友,却喜欢西方的所谓的“文明”,他屈从于司徒雷登的压力,竟不顾人格国格,把抗美援朝中国出兵的具体日期和国家财经预算等国家核心机密,编成情报,派人送到香港,后转交到司徒雷登手中。此案发生后,党中央很重视,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这起案件。――引自朱振才的文章】
    
    
    
    
    张东荪的主要罪名是把抗美援朝的志愿军出兵日期告诉了美国。49年没有抗美援朝,等朝鲜战争开始时司徒雷登早就下台了。而且在麦卡西主义的打击下,他已经在政治上被边缘化了。
    
    难道北京市公安局的档案文件中真的写了张东荪把抗美援朝的情报交给了司徒雷登?
    
    朱振才这么一个能够接触公安内部档案的人,写出这样矛盾的东西,原因是北京市公安局的档案本身就是矛盾百出,北京市公安局根本没有介入张东荪案件,毛泽东绕过了基层自己动手制造了张东荪案件;而作为事发地点的北京,居然毫不知情,事后必然要千方百计的挽救,所以后来制造了美国特务案件,两个美国在燕京的学者为了张东荪案件而被逮捕,但毛泽东根本不用下面制造的漏洞百出的案件,所以在张东荪案件中反而没有那两个美国人。
    
    戴晴的张东荪传的副标题,就是毛泽东写的,“在如来佛手掌中。”毛泽东的这个批示是写在公安部上报的张东荪材料上的。张东荪案件,公安部内一个专门小组,为了保密,材料不允许打印,只是手抄一份,由负责这个案件的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签字后直接给周恩来和毛泽东。
    
    对比胡风案件,都是毛泽东搞的。对胡风大张旗鼓,对张东荪严格保密,对胡风和他的朋友查历史,一定要把文人说成是特务,汉奸,而对追查张东荪历史的革命群众,规定1949年划线,49年以前就不提了。
    
    相比胡风集团,牵连上千,逮捕几十。如果说胡风案件是捕风捉影,张东荪案件还算是有那么一些风和影。
    
    胡风案件大搞株连,张东荪案件就一个人,连我的父亲都没有陪进去。
    
    所有和美国使馆的官员的谈话,我的父亲都是翻译,甚至在美国国务院的文件中,有北京的领事和我父亲的单独谈话,主要是想判断中共是否可能在和苏联的关系中,类似铁托相对独立;文件中领事表示相信,我父亲的话是代表我的祖父的。而我父亲的档案中,应该就是特务,63年公安部有关我和X集团的内部文件中,就明确的指出我的祖父和父亲都是美国特务;被认为是特务的根据,除了他的复杂的社会关系,就是他曾经在美国新闻署工作过。
    
    祖父的民盟里也的确有自己的亲信人物,和相对民盟左派的右派小圈子。
    
    这些人一个没有动。
    
    49年以后的高绕案件,反右,反彭德怀的反右倾,反刘少奇的文革,从来没有听说49年划线,而不把被斗争者批倒批臭,不等新帐老帐一起算的;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反革命大案,会一个人不牵连的。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牵连别人,但这是我知道的最奇怪的牵连,因为如果说张东荪案件牵连了因为联系第三势力人物张东荪而被逮捕的一对美国夫妻。而这对美国特务居然没有反过来牵连到张东荪。
    周和毛亲自动手的案子,不应该是疏漏。只能是毛泽东看不上这些下面搞的小把戏,只是北京市公安局为了表现自己并没有丧失革命警惕性,想表现一把。当然,也可能是当时反对美帝国主义的需要。利用张东荪案件来构陷这一对美国夫妇。
    
    朱振才写的建国初期北京反间谍大案纪实 , 1994年9月荣获北京市第二届党史征研优秀成果二等奖。书中的一个案件就是美国特务夫妇李克、李又安案件。他相当详细的谈了这个案件的来龙去脉。两个人1944年参加美国海军,一直在情报署搞情报工作。同时获得中文硕士学位,后去得到福勃来托奖学金,来燕京大学学中文。两个人当然可能和张东荪有过接触。
    
     李克夫妇的唯一具体罪行是:拉拢中国的第三势力,和燕京大学的张教授联系,这个张教授是中国第三势力的代表,是燕京的教授,是司徒雷登的密友。这个张教授只能是张东荪了。
    
    【" 想想我们干了些什么,一方面搜集不少中共的情报;另一方面,在中国知识界培养' 第三势力'。待机取代共产党。北京一所大学的张教授,已经和我联系过,他自称是'“第三势力” 的代表,他原来是司徒雷登的密友。听说,中共方面已经开始注意他了,这些事,中共方面会原谅我们吗?"―――朱文】
    就这么两个人,拿什么在中国知识界培养“第三势力”?连他们是否有特务经费的问题都没有提。进行过什么特务训练,在中国有什么特务的同伙,到中国从事过什么特务活动,带者什么特务任务,他们如何和上级联系。这里都没有交代。
    
    【总理诙谐地说,随即又立刻切入正题:"齐超同志,李克是这几个美国间谍中,文化层次最高的一个,并且与我国的高级知识分子联系颇多,其中不乏对美国政府存在着幻想,或者有好感,甚至亲美的知识分子,对他的审讯和改造工作的好坏,意义重大,所以,一定要好好审理才行 !"―――朱文】
    画龙点睛之笔;醉翁之意已经表白的很清楚了。
    
    朱震才的文章反映的应该是北京市公安局,按照常规,在办理或是制造反革命案件时的手法,先定下了反革命的目标,然后寻找,搜集或制造反革命罪行。只是张东荪案件的影响大了一些,如果是制造假案,造的越具体,漏洞就越容易出现。
     毛泽东宁可不用下面那些自欺欺人的材料,干脆只是笼而统之,似乎是案件太严重了,太吓人了,都不必仔细的叙述;也似乎是案件太清楚,都不好意思一一揭发,没有必要再详细谈了。
    
     谁又敢再仔细问?毛泽东不是一句话就把张谰,梁漱溟给打发了?
    
    
    张鹤慈24、08、07 墨尔本。
    27。11。09,修改
    
    附记:朱振才的书中,除了这一对美国的特务夫妻,他写的炮打天安门一案,我也找到了一些关联。
    轰动一时的炮打天安门案,如果不全部是冤假错案,也一定包含了大量的胡说八道。至少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美国政府,或美国国务院,或美国的情报机构参与或是知情。
    
    朱振才的书中,指挥炮打天安门的是【美国战略情报局】。
    
    和张东荪有关系的部分是这个【美国战略情报局】。我第一次听说这个组织的名称,是从我的岳母那里。为了搞清楚我这个未过门的女婿,一辈子搞人事的岳母,对我进行了政审:她曾经让单位去调查我的情况,有关方面的回答是:我祖父是美国战略情报局的特务。
    朱振才的文章中,明确是说炮打天安门的这些外国特务的上级,是北平的领事伯洛克。这个领事又的确是我祖父的熟人。
    
    【曾在二战时期担任情报搜集等任务的美国国家情报局,创建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一战后被缩编成极小的单位.1941年7月重新扩充,担任搜集和分析战略情报以及开展各种勤务活动.总部设在纽约.至1943年底,该局工作范围扩大到除拉丁美洲和远东战区以外的世界各地,曾给美国政府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1945年9月20日,该局正式解散。】
    
    一个1945年就已经解散的组织,怎么可能在四,五年以后搞暗杀?如果美国国家情报局在49年已经不存在,或美国战略情报局根本就是子虚乌有。那么,炮打天安门案又有多少真实性?
    
    张鹤慈 06。09。07 墨而本
    
    附件朱振才简介:【我是注定要和反间谍斗争结缘的。我从部队转业到公安部,一开始就接触到我党从事隐蔽斗争 (包括反间谍斗争)的材料。 1970年2月,我来到北京市公安局政治侦查处亲身参加北京反间谍斗争的实践。 1984年初我又从事北京反间谍斗争史料的征集和研究工作,更全面地了解了建国初期北京反间谍斗争的全貌。
    
     当我深入到北京反间谍斗争材料的海洋之中时,我深为我的前辈们的高超的斗争策略、睿智的思维和无私无畏的奋斗精神所折服,如果不用文字将之表现出来,乃是我一生的憾事!这时,在领导的安排下,我撰写了《张荫梧案件》、《保密局等待的第215次发报》、《惊动李克农将军的一起特务案》等史料文章在媒体上发表,并受到关注。后来我又撰写了《北京解放初期的反间谍斗争》的专题材料,1994年9月荣获北京市第二届党史征研优秀成果二等奖。?
    建国初期北京反间谍大案纪实 --- 朱振才写在前面的话 (代序言)】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除了毛泽东,还有谁真正的知道张东荪案件?/张鹤慈
  • 独夫鬼雄:唐永明、张东荪、郎平、白赤门/草虾(图)
  • 北京的和平“解放”与历史上的张东荪/胡平
  • 毛泽东为什么要杀害张东荪? (正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