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克思主义是当代中国的替罪品/谭亚士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7日 转载)
    
    在今天,树立马克思主义的学派意识有可能吗?我认为是有的:
     首先,从马克思主义思想史看,马克思主义创立之初就是作为学派存在的,它并不是依托一种权力而发展的。列宁曾说,“马克思的学说在整个文明世界中引起全部资产阶级的科学(官家科学和自由派科学)的最大仇视和憎恨,这种科学把马克思主义看作‘有害的宗派’之类的东西。”(《列宁全集》第19卷,人民出版社 1959年版,第1页)可见,最初的马克思主义不仅不依靠权力,而且是被官方权力所压制的学派,它的生命力在于自己的科学品质。 (博讯 boxun.com)

    实际上,马克思主义学说与政治权力的合一是20世纪革命的产物,为了实现“哲学”与“无产阶级”的互为“武器”(马克思早期的说法),这完全是必要的,也是不可避免的,20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证明了这一点。但这样一来,如何保持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和批判性,却成了一个新问题。在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相对缺乏时,当马克思主义不能把自身置于与别的思想平等讨论的地位、而别的思想在权力面前只能臣服时,马克思主义也就“成为它自身优点的牺牲品:因缺少适当的抗衡力量和修正的机会而发展了某种特有的惰性和缺陷”。(佩里·安德森:《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东方出版社1989年版,第123页)这样,也就给自由主义之类的思想一个复兴的理由——以权力去压制一种思想总归是有悖于民主原则的,马克思主义学术思想的科学性无从体现。
    既然马克思主义在历史上是作为学派而开始胜利之途的,而且学术与权力的完全合一又弊端丛生,那么在真正建立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的今天,重新树立马克思主义的学派意识,历史资源就转化为现实的可能性了。
    其次,当代中国社会的变化正在提供这样的历史机遇。经过20年的改革开放,特别是市场经济体制的形成,使得统一的利益关系发生裂变,社会出现不同的阶层,有了中国特色的市民社会。中国公民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人们对“单位”的依赖性已经大大淡化,行为及思维的自主性大大增强。
    对于人文知识分子来说,这意味着他们有了更大的思维空间。由此固然滋长了自由主义思潮,但也有利于马克思主义学派意识的生成与成长。因为,改革开放时期的思想解放运动也解放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能够凭自己的头脑去思考问题。社会生活的多样化、分层化也使马克思主义者不必再把自己的学术研究与工作职责混为一谈了,他们可以有自己的带有个性色彩的话语权。
    毫无疑问,马克思主义学者应该享受这样的“生态环境”,而不必总是去抱怨“低潮”等等,说挑战即机遇并不只是自我安慰,而应当充分抓住历史契机,为马克思主义发展做出贡献。我相信,马克思主义学派凭着学术的科学性去与自由主义进行论争,马克思主义的自由观将获得更广泛的认同,从而推进人类走向真正的自由王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金融危机和中共的教条马克思主义
  • 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现代化/关柏春
  • 于金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历史继承与现代创新
  • 麻兆森: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是大公无私--纪念伟大的毛泽东逝世32周年
  • 大卫·科茨:当代中国官方马克思主义的现状
  • 田辰山:马克思主义被“中国化”以后是什么
  •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缺憾/余刚
  • 生产劳动理论批判:斯密与马克思四重定义互相纠缠-以马克思主义修正与修正马克思主义/黄鐘
  • 修正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黄鐘
  • 论马克思主义忽悠观
  • 不肯为真理而斗争就没有马克思主义了/王立人
  •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张成觉
  • 对话:马克思主义及其他/莫建刚
  • 致左翼分子:马克思主义文库marxists.org是个阴谋/艾锁林
  • 一个纯学术问题:与席近平博士讨论传统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践
  • 许允仁:马克思主义正是造成毛泽东时代社会悲剧的思想根源
  • 中共当局用“马克思主义”毒害青年
  • 中央党校资深老教授赵生晖:我的马克思主义观
  • 奇闻共赏:中共在中国推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安均
  • “后现代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国际研讨会在沪召开
  •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困境/德国之声
  • 何为马克思主义?中共左右派理论大对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