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期盼不屈的毛恒凤、杜阳明、田宝成平安出狱/许正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再过几天,上海著名维权人士毛恒凤女士、杜阳明老人、田宝成先生即将出狱。在这临近时分,我和他们的家人,以及很多关心他们命运的朋友们心情一样,怀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焦虑和不安。焦虑的是大家时时计算着他们三人回家的时间,精确到一分一秒,盼望着立即就能通电话发短信见面聊天;不安的是我们天天牵挂着他们狱内的生活,细心到一饭一菜,希望着马上就能知道是否还会遭毒打关禁闭受刑挨罚。因为前一段时间不断有消息传出他们遭遇了虐待,这让有良心的正常人倍感震惊和愤怒。
     (博讯 boxun.com)

    
     我想起了我也曾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遭遇过此类事件,那是警号3101054、3101433中队长胡海华(后被调走)等人对我的虐待。我当时一再告诫狱方:监狱是限制人身自由的场所,不是你们狱警随意施暴的地方。何况我的冤案非常明显,希望狱方不要错上加错,最后酿成大错特错。最终我的抗议得到接受和支持,一年之后就不再出现这个问题了。当然我知道一些狱警的处心积虑是不会一下子消失的,这在我的周记本上都有明确详细记录。
    
     我和毛恒凤、杜阳明、田宝成三位朋友有幸相识,那是缘于我为许多上海拆迁户打官司,他们得知信息前来法院旁听审理,之后我们成为了朋友。虽然我们相互之间交往不多,但是彼此印象却异常深刻。
    
     我知道毛恒凤女士非常倔强和执着,自她母亲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迫害之时算起至今已有四十多年,结合自己所遭受的不公,为了讨得一个说法,她过去吃了不少苦,现在又遭迫害她的人的诬陷,并在狱内受了很多苦。按照她丈夫的说法,我们并不缺钱,何苦呢?但宁死也不屈的毛恒凤仍然不放弃自己的理想。我知道,她是一位烈女子,她要的是这个社会的责任和公平!如果给她以一点点温暖,她也会心满意足。但是,好消息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杜阳明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老人,他上访的时间较我早些,为此他吃了很多苦。按照他子女的话,我们不缺钱不缺房,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顽强和坚持。我后来得知,他是希望政府有关方面在处理他家的祖传宝物遗失问题上有所作为,认真查清和得到解决。我想,这是一个最简单也是最基本的最低要求。众所周知,那些开发商指派的拆房小偷们看见老百姓家里的宝贝,哪个不馋眼不贪心不顺手牵羊,即使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也无所顾忌。我们家十年前的情况也是完全相同,至今我家的财产还被胡延照副市长给霸占着。老百姓苦心经营却面临史无前例的劫难毁于一旦,是一辈子都无法释怀的苦痛。我知道,这是他心爱的宝贝,生命中的一部分。
    
     三人之中,我较为熟悉的是田宝成先生。这不仅因为我曾作为他房屋拆迁裁决案的诉讼委托代理人,与上海市闸北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对薄公堂,而且又作为他夫人张翠平女士劳动教养案的诉讼委托代理人,与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在法庭上针锋相对。为了维护自己合法的生存权、住房权,他们夫妻吃了太多的苦。用他们自己的话讲,我们以前开过小杂货店,日子还算过得去。但是拆迁时我们就是根据政策提出了“回原地安置”,结果先是强制拆迁,又是强制劳动教养,再后是被判刑入狱,在狱内还要遭受非人的虐待和折磨,现在我们失房失业变成了老弱病残了。我知道,他们一定会继续自己的坚强和抗争。我想法院的判决最终能否办成铁案,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和公众的评判,这一切有待时间来证明。我想起来了,我于今年4月1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马上就要八个月了,但是还是杳无音信没有回复。遥想当初,上海公检法极尽强盗逻辑,栽赃诬陷我的时候,是何等地凶相毕露、气焰嚣张。试看今朝,上海公检法耍起无赖腔调,看见我理直气壮的样子,又是何等地理屈辞穷、做贼心虚。俗话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现在已是入冬时节,往日喧闹噪杂的小路已经恢复平静。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老朋友,也是狱友们早已酣然入睡,而我的思绪万千,久久难以如梦。我和大家一样,盼望着他们包括许多受到诬陷迫害的人,能够早日脱离苦海和自己亲爱的家人平安团聚,去重温昔日欢乐般的音容笑貌,去探望往日宁静般的红花绿叶。但是这一切,是否还会重新唤醒,今后等待他们的又会是什么前景呢?我不知道!于是,我写下了这篇文章,为了忘却的纪念。
    
    
    
     2008年11月2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