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什么潘石屹们还真不是坏蛋?/孙沐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5日 转载)
    
    9月11日,一个敏感的日子。在这一天的《中国经济周刊》上,中国房地产界一直以来的活跃分子,SOHO中国有限公司老总潘石屹,质问舆论:我们是没有争议的"坏蛋"?。作为回应,郭小华在《现代快报》上刊文:三点证明 潘石屹还真是个坏蛋。
     (博讯 boxun.com)

    无论是聪明狡猾的潘石屹们设套发问鸣冤叫屈,还是郭小华们入局发愤,这些争论都反映了中国社会背景下房地产社会影响的一个缩影。只是,想说明的是,讨论潘石屹们是否是坏蛋,这本身就是一种抬举。一般凡是能称为蛋的,基本上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圆融的特征,哪怕是椭圆哪,而从房地产界到目前为止对社会的态度,对社会各界的反映,只看的见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强势,没有看到他们哪怕是一点点的圆融。所以,他们根本不算是蛋。据说,恐龙的繁殖是把蛋下在土壤里,然后就离开的。因为气候或者生长元素突然变化的原因,许多的恐龙蛋不能孕育出新的恐龙,这种情况,可以称为一种坏,坏的土壤破坏了新的生命。要说中国的房地产企业,尽管跟我们平民老百姓比,挺牛气,但毕竟在行业里,还算不上是恐龙级。远的不说,香港的李嘉诚爷爷,也是靠房地产发展壮大的,还办医院办学院,都还不敢说是恐龙级,所以,即使我们国内的社会土壤再坏,潘石屹们还不算是恐龙,还谈不上“坏”的问题。既不是蛋,又谈不上坏,坏蛋也就无从谈起。
    
    但是,我们可以一起谈谈潘石屹们自命不凡的命题。
    
    第一,财富排行榜中房地产富豪占多数,大概占到各种排行榜的一半左右。潘石屹说,他们不富。对于此,小郭同学说,“其实他们富不富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只要他们的钱财来自正道,只要他们有正确的财富观,我绝不会因为他们富而对他们心生不满。如李嘉诚先生,列华人首富,也没有听到谁指责他。”其实,话题远没有如此道德,这么严肃。对于富与不富,不是一个社会道德话题,而是一个简单的语文问题。富,在中文里,大概有这么几个意思,富有;富丽;资源和财产;充裕。我不知道潘石屹们是怎样地定义“富”的,说的到底是哪一个意思,但至少理论上属于我们大家的宝贵土地资源,在他们控制之中,我们只能看看的香车宝马,他们可以如同儿戏,连银行里的人民币也都向着他们滚滚而去。连这种情况都还说不富,那可能是潘石屹们的富的定义有问题,或者是我们的理解力有问题。如果说,富,仅仅是指的钱,指的是资金现金流有问题,那么,就别那么贪婪地到处拿地,别包那么多的二耐、三奶,别拖欠人家农民的血汗钱,再加强下公司管理。。。。。。也不至于出现富而不“富”的问题。
    
    第二,普遍认为房地产是暴利行业。房地产业是不是暴利?潘石屹说不是,其理由是:《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三号)公告显示:2004年房地产行业的利润率是8.31%,其中房地产开发的利润率是7.77%。同一公告中,其他第三产业的利润率是10.23%。小郭同学怀疑国家统计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并让人家潘石屹们公开成本数据。其实不必。说不必的原因,是房地产肯定不是房地产开发商财务数据上的暴利,但房地产确实是通过软暴力或者硬暴力来获取利益。这个我不多说了,看看连首都都有大量的小平头队伍,每个土石方工程后面,每一次工程款拖欠后面都有血和泪的故事,每一个地块后面都有若干个黑幕交易。。。。。所以,善于玩弄游戏(当然文字游戏也不例外)的潘石屹们,说的暴利,与小郭同学以及国家统计数据以及我们善良的老百姓们,对暴利的认识,不是一个意义。
    
    第三,腐败的官员常常与开发商有关。这应该是事实吧?潘石屹说,"解决这个问题,最关键的是土地交易政策的公开透明"。小郭同学略为得意地说:“此言变相证明,土地交易暗箱操作是存在的,开发商积极向一些官员行贿。潘石屹也算是不打自招了,对于这样的坦白,笔者表示钦佩。 ”对比于市场风雨里滚打出来的潘石屹们,小郭同学实在是过于透明。想想看,即使是对于腐败一类如此致命的软肋,潘石屹都在如此这般地忍耐中躲闪,撤退中谋进呢。首先,政府就不可能什么都透明,什么都透明,要保密纪律做什么?要安全部门做什么?其次,还有一个问题,对于后知后觉的人来说,也不公平啊,你们现在有钱了,就喊着要透明了,这不是明摆着抬高我们后来者的门槛吗?为什么你们在发展的时候就不透明,轮到我们该醒悟了,就又要透明了?这是不公平竞争嘛。。。。。。
    
    在文中,潘石屹有一句话,"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不管做什么行业,只要纯粹就好,人就怕不纯粹。"对此,小郭同学感慨地说:“笔者很赞同”。连从三点证明说潘石屹是坏蛋的小郭同学,到最后都感动地赞同起来,说明潘石屹们确实有许多“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与众不同的德行。但是,我想略加纠正的是,“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这句话,有一些内涵上的矛盾。潘石屹没有说自己是一个纯粹的人,可能是因为历史上有一个可以参照的白求恩。但说自己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也需要参照历史:什么是商人?当人类社会要产生商人的时候,历史的起心动念,就从来没有纯粹过。(如果有兴趣,潘石屹们可以学学中外的历史)。
    
    有人说,你说了这么多,说坏蛋,你说是抬举,说不是坏蛋吧,又没见你说句好听的话,那么,潘石屹们到底是什么?
    
    中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有了扯淡(也可以叫扯蛋?)的传统,如果一定要按照这种传统给潘石屹们以定义,我看充其量他们就是一群专门盯和叮坏蛋的苍蝇。但我们要感谢他们,他们是敏锐的,总能洞察先机,领先一步,发现有哪些坏蛋有可以利用之缝隙;他们也是标志,使我们得以发现和观察坏蛋的轮廓和痕迹。对于我们而言,苍蝇的意义还在于:如果你喜欢坏蛋的腥臭,你就可以顺着便宜的香风,追随苍蝇们的踪迹,并努力地向他们学习;如果你厌烦,你就躲的远远地;而如果你贪图并羡慕苍蝇们的享受与品位,就一起分享如同肉芽一类坏蛋和苍蝇的衍生品那样的东西。至于你想挥动拍子,努力想打死人家苍蝇,先别说人家也是条生命,杀生毕竟不好,即使是杀,也是国家卫生防疫部门的事。这些,是我们研究坏蛋与否后的态度,也是一种实践意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