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县委书记培训班”的高度质疑/李悔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5日 来稿)
    李悔之更多文章请看李悔之专栏
    
     (博讯 boxun.com)

    ——读博文《县委书记是干什么吃的》有感
    
    读了吴祚来先生的大作《县委书记是干什么吃的”》一文后,顿令我有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之感,这里,我且借用吴先生的话语说一声——中国的县委书记们,你们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县委书记是什么吃的”?对此,前河南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曾有过极为经典的回答——在一次全县干部大会上,这位曾在众目睽睽之下狠踢过一位乡党委书记屁股的县委书记毫不讳言地说:“你们要和县委保持一致。县委是什么呢?县委就是县委书记。”
    
    “县委就是县委书记”,是当今中国县级官场的绝妙写照!
    
    事实上,诚如杜保乾所言,当今中国的县委书记,由于“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弱、下级不敢监督”的缘故,令其在治下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除了外交、国防这些内容没有之外,县委书记在当地拥有的权力几乎跟中央没有区别。县委书记,俨然是国中之国的国王。所以,这些年来,中国县委书记的种种贪梦、霸道的行为已成为中国新闻的一绝——
    
    海南文昌市委原书记谢明中(县级市)仅退脏时的款项就有人民币、港币、美元、新加坡元等,整整装满了19个密码箱!共计2500多万元。
    田玉飞,这个欠发达地区的原四川乐山县委书记,在短短5年时间里,受贿竟达1859万,另有1330万余元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黑龙江省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在任期间大肆买官卖官,疯狂敛财2385余万元!
    
    海南省原东方市委书记、人大主任戚火贵有活期存折18本,定期存单31张,总计人民币1187万余元,金银首饰2.1公斤,金劳力士手表1块!
    
    贫困地区的陕西翼城县原县委书记武保安,仅8个月的时间里,就疯狂敛财500万,几乎天天跑银行办存折!
    
    卖官卖到股级、人称“杨全亿”的河南省上蔡县原县委书记杨松泉个人身家竟达一个亿;
    
    四川省丹棱县原县委书记黎岭巨额受贿有人折算一个农民要挣1288年!
    “官帽批发商”山西省长治县原县委书记王虎林,他在离任前“批发”430顶官帽,不到两个月时间内,调整干部432人,提拔正、副科级干部278人。使得偌大的县委机关只有6名干事,乡镇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达一半以上。有司机当上县委办副主任的,也有会计升为法院副院长的。
    
    安徽定远县原县委书记陈兆丰110顶官帽卖出150万元,定远县共有37个乡镇,无一不向陈兆丰行贿,被“誉”为官帽市场上的一匹“黑马”。
    
    福建省的贫困县——周宁县原县委书记林龙飞“卖官”公开化,使得“一些官位的价钱到了约定俗成的地步”——“县长十几万、局长七八万……”甚至连本是行使监督、反腐职能的监察局、检察院的职务,也要花钱才能获得。
    
    安徽和县原县委书记杨建国,更是把官帽生意做到了极致,从乡镇到县直机关,大到镇长小到妇联干事全部当作商品出卖,当地群众用这样一首打油诗来描绘安徽和县原县委书记杨建国治下的官场生态的:“官不论大小,有钱就卖;钱不论多少,送了就灵。”
    
    以上事例实在太多,举不胜举!
    
    这些令世人瞠目结舌的事实回答了吴祚来先生的关于“县委书记是干什么吃的”的提问——“县委书记是干什么吃的”?答:县委书记就是在当地拥有至高无上领导权的国中之国的国王!
    
    而这些,诚然并非人性恶之过,用毛泽东概括井冈山精神的话来说,根源是因为没有“好制度”和“民主监督”!用阿克顿勋爵的话来说,叫“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过去所暴露出来的太多事实告诉人们:当今中国的官场中,县委书记群体不但是当今中国官场最腐败的群体之一,而且,它还是专制官僚的滋生地!这个极为严峻的现实告诉执政当局:只要政治体制不进行彻底的改革,在“县委就是县委书记”的现状得不到应有改善的情况下,甭说将五百位县委书记进行短短七天时间的培训,就是将他们进行为期十年的培训,县委书记这一官僚阶层,将永远是贪官、专制官僚的温床和滋生地!
    
    诚然,把全国的县委书记集中起来进行培训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然而,它的形式主义却是阿Q头上的跳蚤——明摆着的!因为七天时间,能真正学到什么东西?只要不是三岁小孩,都会看出其中的弊端。更重要的是:党政权力职能混淆不清的政治体制,已构成中国改革开放、现代化建设的严重阻力,是当前中国社会所存在的若干问题中的焦点问题。尤其是县一级的政治体制改革,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一个县有一个县委书记,若干个县委副书记;有一个县长,若干个副县长。在党政不分的情况下,机构重叠、职能交叉、协调困难、多头管理、政出多门,互相掣肘、互相扯皮、互相推诿等现象十分严重,极大地削弱了政府的决策职能,大大提高了行政成本,严重助长了官僚习气的曼延……
    
    所以,鉴于当前“党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必须领导一切”的政治现实,笔者认为,与其搞目前这种形式主义的“党政分开”领导体制,还不如干脆搞党政合一的领导体制。例如,在县一级的领导体制中,让县委书记直接兼任县长,而县委副书记兼任副县长——这样,既可以达到精兵简政、减轻纳税人负担之目的,又可避免政出多们的种种弊端。同时,在“多一顶官帽便多一个腐败源头”的严峻现实下,这样做或许还可以减轻官场的腐败程度。
    
    诚然,在里子与面子二者一个都不能少的政治环境下,鄙人这个设想无疑是十分幼稚的!
    
    然而,“县委书记是干什么吃的”?——这不岂止是专栏作家吴祚来先生十分关心的问题,更是应当引起执政当局最高领导人高度思考和反省的政治现实问题!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卡斯特罗有何面目高唱《东方红》?/李悔之
  • 中国的傀儡工会还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吗?/李悔之
  • 尼尔森公司堪称全世界最无耻的谎言公司/李悔之
  • 从陈水扁、刘少奇、彭德怀、几张照片想到的/李悔之
  • 是“黑恶势力”在操纵三亚“的士”罢工吗?/李悔之
  • 政协委员怎会提出如此荒唐无耻的建议/李悔之
  • 李悔之:中共政府的枪为什么总是乱打“出头鸟”?
  • 中共政府的枪为什么总是乱打“出头鸟”?/李悔之
  • 一党专政下张春贤如何“大胆打破既得利益”?/李悔之
  • 中共封疆大吏对“解放思想”的误区/李悔之
  • 为什么邓小平认定不能评反者就不能平反?/李悔之
  • 二战英雄归国欢迎仪式为何独缺当地官员?/李悔之(图)
  • 国王的权力大,还是中国县委书记的权力大?/李悔之
  • 对中共官员“问责制”的冷思考/李悔之
  • 李悔之/凤凰网拍案惊奇——连评论司马南文章的帖子也要审查才能显示
  • “事前漠视,事后重责”问责制何等误国害民/李悔之
  • 与丧尽天良的“泔水油”相比,三鹿奶粉算得了什么?/李悔之
  • 组织出租车司机罢工者究竟犯了什么罪?/李悔之
  • 李悔之:再次质问新浪网:这样的文章也被强行删除,天理何在?
  • 中石油和中石化是全世界最黑心的垄断寡头/李悔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