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4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11月17日,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旬阳县法院大审判庭对周正龙案进行长达12个多小时的审理,经过举证质证之后,法院最终当庭宣判:周正龙犯诈骗罪和非法持有弹药罪,执行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期3年执行,并处罚金2000元人民币。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特色的“二审终审制”制度下,安康市中院的终审判决,最终使“正龙拍虎”事件,脱化成法律上的“法庭审虎”判例。如果说“正龙拍虎”寓意的是周正龙们借助媒体平台,欺骗舆论,把纸老虎变成了真老虎;那么“二审审虎”象征的却是假法律之手,反把真周正龙变成了假周正龙——一个悲剧性的小人物,在法律的加工下,其“替罪羊”的角色竟转化成制造轰动中外舆论“虎照事件”幕后的大老虎。这个当代司法史上的创举,不能不说具有里程碑性的意义。于是,在这个“法庭审虎”的判例中,欺骗公众舆论背后的黑手,又一次在如此庄严的“共和国”国徽背影下,被严严实实地藏了起来。
    这一让社会舆论聚焦的“法庭审虎”判例,连官方主流媒体的记者都看不下眼了,11月17日晚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此评论说:“无论二审结果如何,整个事件并未终结。纸老虎的假面具虽已揭开,真面目却依然模糊不清。”2008年11月19日,中国青年报刊登《周正龙为什么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文章称:彻底揭开华南虎照的盖子,不是能不能为而是愿不愿为的问题。法庭为什么拒绝“打虎派”、“挺虎派”等相关人士出庭辩论?检方为什么拒绝重新鉴定虎照?周正龙为什么“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说到底,目的还是为了保护某些公职人员。也是在同一天,现代快报刊文《周老虎让我们对真相不再热情》发出了如此悲号:如果把华南虎事件比作一场战斗,那么我们失败了,包括那些一直关注周正龙案的网民,他们曾经热血沸腾地认为这是一次历史性的胜利,但最终等待他们的仍然是习惯性的失败。还有,千龙网载文《周正龙案民众不是胜利者》写道:我们曾经一度热血沸腾地认为,在“华南虎事件”中民意获得了最后的胜利。照片作假被权威机关证实了,政府部门道歉相关人员也被停职了,司法介入周正龙也被捕了。这些仿佛都是民众所愿意看到。然而,当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我们才发现我们不是胜利者,真正的“胜利者”正藏在我们背后偷笑。
    其实,周正龙案刚进入一审程序,就蒙上了诡秘的面纱:辩护律师的背景与法庭表现,被违法排除在庭审之外的周正龙妻子和希望旁听的媒体记者,都让人怀疑审判背后隐藏着污垢。由此以来,一审判决已在网民的普遍性炮轰中被讥讽成“一场当代司法闹剧了”。因此,才有法律学者郝劲松在旬阳法院门口打起的那把写着“周正龙=替罪羊”字样的双层黑伞。它因借以揭示中国司法掩盖黑幕而令全国舆论一片哗然。
    如今二审法庭审理虽比一审稍稍开放了一点,但依然藏污纳垢,疑点多多。在此仅以法庭公布出来的影像资料来看就有以下疑点:
    一、周正龙当庭反供,令律师措手不及。当律师顾玉树问周正龙,“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出现反复?”周正龙回答说:“我不需要反过来说这件事是真的。这次是我最后一次机会,我要认罪,希望法庭帮我减轻刑期。”于是,周正龙的态度让要为其作无罪辩护的律师出境尴尬与错愕。在律师质证阶段,周正龙甚至说:“我自己做错的两项事情我都认错,请求法庭不要再调查,也请求两名律师不要为我再辩了!”。可见,周正龙有意要捂盖子的急切心情。
    二、法庭拒绝对虎照进行司法鉴定。虎照到底是立体还是平面?是否在电脑上进行PS二次制作?为此,律师依法请求合议庭对虎照进行重新鉴定。这一主张既合法,又合理;既是律师的权利,也是法庭的义务。只要能证明这是一张经过电脑PS二次制作的照片,然后看周正龙能否还原电脑PS二次制作的过程,真相就会水落石出。然而,法庭竟以安康市公安局提供的《分析意见》为据,拒绝律师要求司法鉴定申请,并当庭就急于宣判:以目前没有任何证据直接表明“有上诉人周正龙以外的其他人指使、安排或者参与了拍摄假虎照片的造假行为”,实在是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三、周正龙害怕家属作证。当周正龙妻子罗大翠在陈述,周正龙找虎、拍虎是镇坪县林业局让他去的,林业局给周正龙安排食宿,提供了很多方便等等,周正龙竟连续3次打断妻子的证言,并一再强调“华南虎”照造假都是他一人所为。而且他还反复向审判长提出,不要让他的家人再出庭。因此法庭也就顺水推舟,不再传唤周正龙的儿子周松和女儿周鑫出庭作证了。在这里,周正龙惧怕知情家属捅破真相的心理和与合议庭的互动默契的意图已经暴露无遗了。
    四、周正龙回避细节,漏洞百出。当周正龙被问及“华南虎”照片造假的关键细节时,周正龙一直都在闪烁其词,刻意回避,屡次用“我回答不了”,“我不清楚”等敷衍。如:被问及“你在拍照时是否使用过闪光灯?”周正龙称“我不清楚”; 被问及“照片中的大叶子是怎么来的?”周正龙仍是“我不清楚”;被问及“拍摄假老虎年画的距离是多远”,周正龙竟答不上来;而被问及拍摄假老虎照片的位置有没有移动过,他还是说“不清楚”;而当被问及纸虎如何能固定拍照时,周正龙竟说“不知道”。周正龙如此谎话连篇,漏洞百出,法庭却拒绝律师顾玉树提出要为周测谎请求。
    综上可见,在“周老虎”案件中,周正龙本身就是一张纸虎,不过一个道具而已,而真正的被告却缺席了。由此以来,“法庭审虎”才能把一只假老虎审成真老虎。一个本来淳朴的农民,竟彻彻底底地抛弃了起码的诚实。当然周正龙法庭“再次造假”也获得了满意的回报,安康市中级法院以周正龙“罪行较轻,当庭有较好的认罪态度和明显的悔罪表现”为由,对周正龙积极配合法庭给予了放人的奖赏。周正龙虽被判了刑,但却获得了自由;法院既敷衍了舆论,又掩盖了黑幕。真可谓一举多得,“双胜都赢”。而周妻罗大翠在法庭上竟不明其中的玄机,差点泄情搅了局,无怪乎周正龙要再三让她闭嘴了。在全国舆论众目睽睽之下,安康市中级法院竟能如此审理“周老虎”案件,且心安理得,嘲弄民意,实在令人大跌眼镜。
    然而,在如今的网络时代,百姓并非那么好愚弄的。周正龙案二审宣判刚结束,网络上就又引发了一片质疑之声。有门户网站的相关留言已高达5万余条。此据星岛环球网11月18日的民调显示,86%的网民认为判决不公正;79%的网民认为周正龙在案件中受到过胁迫;94%的网民认为案件真相没有查明;51%的网民认为周正龙在此案件中充当了替罪羊的角色。当下网上舆论普遍认为,“周老虎”的谎言并不是周正龙一个人可以完成的。纸虎成真,毫无疑问是在政府搭建的平台上亮相的,没有公权力的介入可能吗?我们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幕后高人的技术指导,没有一个权力场分泌谎言的内在策动,虎照怎么可能成为这个时代用谎言建立起的“真实”?而周正龙能由“替罪羊”被审判成“真老虎”,没有“庄严”的法锤一锤定音,又怎么可能?
    当下,“正龙拍虎”已成为中国社会最流行的民间寓言,而本文引申出的“法庭审虎”,则注定要成为法律寓言“永垂史册”了。其实谎言编织的越大,真相蒙蔽的越久,政府的公信力透支就愈惨重,执法者在修复信誉方面支付的成本也就会越高。现在中国百姓不仅不信政府的所谓“信息公开”,且再也不轻易相信法律判定的“真相”了。于是这个社会的信任危机也就真的来临了。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