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举报:广东茂名电白县黑社会入屋开枪伤人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4日 来稿)
    
     黑社会霸占了整个电白县,我们农民应该怎么办?
     (博讯 boxun.com)

    枪打全家的过程:
    
      2008年11月10日晚上10时20分多,电白县那霍镇一帮杀手30人持18支新式来福枪、短枪、六四式手枪把谢绍初细仔准备第二天摆结婚酒的19口人全家进行凶残的打杀,入屋共开4枪,打伤家中年近80岁的老人谢绍初、其仔谢亚金、谢亚喜、谢家贵。枪打至老人即时晕死在地,用枪把将谢家贵打破头部流血近21分钟无法止血。把当天准备饮喜酒的亲戚朋友的摩托车、小车开枪和用钢管打坏成废铁,把准备好摆喜酒的几百斤肉菜(已成品及未成品)全部打碎、打倒在地;把喜酒用的大锅、盘、碟、凳等全部打碎完。(提供杀人枪子弹给大家可睇照片),由于当时进屋开了10多枪对准谢绍初全家,目的是把喜事杀成死人事,计划把男丁杀齐。好运,参加喜酒亲朋戚友舍命相救,及时送院抢救,才免被“当场枪毙”……一烂仔走时经过倒地不起的谢绍初身旁还用钢管向其后腰狠狠地打了一棍。
    
      枪杀起因:“只因交建路费,原政府通知建6米宽路,现缩小建4米的事”遭黑帮枪杀:
    
      本月10日晚9时许,因绍初大仔和村长到绍基家讨论交费修路之事,在场共8人为证。之前村长谢亚明、村委书记詹焕熙向村民通知说:“市政府拨款下乡修新村至谢观的二级公路,建路宽为5—6米,政府出钱。
    
      全新村村委会约6000村民为了修路,95%已“依法依时”交清每家每口100元修路费。宣称无交钱修路的不能走此政府出资修的路,谁走就打人打车,这就是此地之法”。亚金只多问了一句话:我外出创业近20年不在家乡,今次交建路钱村委会原先通知说:“每人100元建5—6米路的,怎现缩小建路面4米还要交100元?我家交了1300元,现缩小路面怎还要交600元”?村长谢亚明说:“少一分不行,你不交,你全家世代不能走此路。你再说我马上叫人把你家干掉。”就这一句交钱遭到全家被枪杀的残酷结局。当天摆喜酒的几百人酒菜也没法用于招待,连亲朋戚友的车及借回摆酒用的设备也遭遇比日本“三光政策”更严重,打成菜坭一大堆。结婚的事也就成了我们人生“中国和谐广东”最痛心的一事,恶梦永难忘记……
    
    靠山:当地黑势力“势大”大于和谐社会:
    
      买凶杀人的同伙人谢亚明对受害人说:“我弟弟亚见(国雄)在那霍派出所当大队长,派出所、那霍政府甚至县、市政府都有我的人。那霍的几十个赌场老大还要“求”我弟(亚见)关照他们。你(亚金)这穷鬼有什么本事和权力说建路宽小之事,这是我们当官的事。我马上叫弟弟亚见(国雄)叫人来杀你全家,信不信?跟着打亚见电话,他在40分钟内叫来30多人和18支枪。当时杀手还说:“那霍是我们地盘,还能叫来5000支枪,另说多叫三四十支枪……。枪杀伤人“不用”负责的‘自己’地盘”,你吹呀!
    
      听说:“近几年来,当地官员黑白勾结,无恶不作,杀人、抢车、抢钱、赌场、吸粉致死案例不少于100宗,不管白天黑夜都是黑势力的“天下”。绝大部分是报案无人理,被枪杀伤案件,被抢财物立案后无下文,受害人“只能当自己无运当黑”生存于此地。真正是叫天不应,叫官不动,只能认命。
    
      受害人例案如下:
    
      1、男,约30岁,在那霍信用社上班,于2008年4月在白马坡河地段被持枪刀打至伤残,车、钱被抢……。
    
      2、男,约35岁,那霍中坑垌人,2007年在水丰场道班地段被持枪抢车、抢钱,开枪打伤脚至残(被抢两次)……。
    
      2008年5月第二次在人头坡路段被枪打伤抢钱。
    
      3、男,约55岁,罗传喜,那霍淡粉大田人,靠杀猪为生,被持枪打伤抢车、抢钱……。
    
      4、男,约36岁,邓某某,那霍马路尖冲人,大马路路段被持刀枪抢钱物并伤人……。
    
      5、男,约35岁,曹某某,在那霍派出所门口(报警亭)约6米处被持枪抢车抢钱、报案至今未理破案……等等。
    
      据社会知情人士供料,于2008年11月10日30分晚入屋杀谢绍初一家,至今未见有政府来调查处理,被枪伤的无钱医,买凶者正常“上班”,横行无阻。
    
      据悉杀人的其中枪手是:本地覃坑人名为花名“黎亚文”待公安查证为准。
    
      作为一个当地派出所的大队长谢亚见(谢国雄),黑白勾结,无恶不作,动不动叫黑社会来杀人抢物、打人。他出生地邻居争吵动不动就叫杀手来动枪,如被打烂门窗的曹树坤邻居受害。不少农民受害有冤无处申,有法难享,被他‘一手控天下’,今后那还有安稳的日子过?
    
      现在白天少人出门,晚上6点后路上都是黑势力世界,没人、没车敢晚上出路上路行走。盼望各位热心人、能人及有良知人士伸出你的手,为共建和谐广东法治中国、为受害者呼叫拯救……,已投料广东各大新闻媒体,至今没接到敢采访的记者。目前只能向各层政府投诉,请求与感谢热心人士的拯救……。
    
      受害人电话:谢绍初0668—5713623 谢家贵013719348928
    
      受害人地址:电白县那霍镇新村沙田村
    
      此事已向那霍镇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无动于衷,时至2008年11月16日22时为止,没有派过人来调查取证,甚至连报案回执都没有拿到,只有两名110接警民警在事发当晚来看了一下……
    
      无耐之下,现在只有在网上实名举报,希望得到各位网友转帖、声援和有良知、有正义的媒体的关注!
    
    
    回复网友提出的疑问一、
    楼主本人是广州人、谢家贵的亲戚,不是本贴的作者,却是第一贴(http://bbs.news.163.com/bbs/society/105760737.html)的作者,所以两贴的观点与角度有所不同。本人案发当晚由于来贺喜饮洒所以也在场,当时目击入屋开枪伤人打砸的过程,虽受到不少惊吓,却不是本案最直接受害人,回到广州后即尽我所知写作并发表了第一贴。三日后,因为案发已经一个星期了,那霍派出所似乎不肯作为,所以谢家贵写作了第二贴(http://bbs.news.163.com/bbs/society/106059503.html)。本人认为,该贴对入屋开枪伤人打砸过程的描述虽然略有渲染(其实那时的混乱与恐怖,让任何善良的人终生难忘),但还是符合当时的真实情况有相片为证,第一贴的相片是受了经吓后当晚照的,为什么当晚没有照到黑社会这帮人呢?明人一眼可以看出,我是用手机照的,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先报警(在广州常说的话有事找警察),当时吓得不敢下一楼加上是农村的晚上10多,用手机拍能拍到吗?第二贴的相片是次日摆完酒后照的(第二天,亲戚都请了,婚宴还得继续,看缺了什么再补上了。况且当晚警察已来拍完照后,告诉我们"你们可以捡拾现场了"所以第二贴照出相片是白天照的。被打烂的物品是移动过的。
    
    回复网友提出的疑问二、
    
    第一,如果仅仅是为修路提出异议,就招此不测,不太可能。是否平时已有积怨?或为修路出言不逊?
    答:遇事论事,就是为了修建村公路的事。
    第二,30人18支枪,混乱中能算得如此准确?
    答:30人18支枪,当时写是这样写,但我们也没有说是我们数的18支,而是有群众数的事后告诉我们。
    第三,18支新式来福枪、短枪、六四式手枪,楼主是军事专家,混乱中能辨认出这么多种枪械?
    答:对你这个问题不用我解答,其他网友已回答了你。
    第四,图片展示的弹头并非正规枪械的子弹。
    答:正规枪械的子弹是怎么的,我也不懂,刑警已将带子弹走了,你问他好了。
    第五,事主为什么不去验伤?
    答:当晚警察就带去伤员去了那霍医院。
    第六,是否谢亚见带队?谢亚见是否参与打砸?
    答:不是谢亚见带队,都是他指使的。
    第七,是否有枪伤?
    答:你来说说,回复网友提出的疑问一、
    楼主本人是广州人、谢家贵的亲戚,不是本贴的作者,却是第一贴(http://bbs.news.163.com/bbs/society/105760737.html)的作者,所以两贴的观点与角度有所不同。本人案发当晚由于来贺喜饮洒所以也在场,当时目击入屋开枪伤人打砸的过程,虽受到不少惊吓,却不是本案最直接受害人,回到广州后即尽我所知写作并发表了第一贴。三日后,因为案发已经一个星期了,那霍派出所似乎不肯作为,所以谢家贵写作了第二贴(http://bbs.news.163.com/bbs/society/106059503.html)。本人认为,该贴对入屋开枪伤人打砸过程的描述虽然略有渲染(其实那时的混乱与恐怖,让任何善良的人终生难忘),但还是符合当时的真实情况有相片为证,第一贴的相片是受了经吓后当晚照的,为什么当晚没有照到黑社会这帮人呢?明人一眼可以看出,我是用手机照的,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先报警(在广州常说的话有事找警察),当时吓得不敢下一楼加上是农村的晚上10多,用手机拍能拍到吗?第二贴的相片是次日摆完酒后照的(第二天,亲戚都请了,婚宴还得继续,看缺了什么再补上了。况且当晚警察已来拍完照后,告诉我们"你们可以捡拾现场了"所以第二贴照出相片是白天照的。被打烂的物品是移动过的。
    
    回复网友提出的疑问二、
    
    第一,如果仅仅是为修路提出异议,就招此不测,不太可能。是否平时已有积怨?或为修路出言不逊?
    答:遇事论事,就是为了修建村公路的事。
    第二,30人18支枪,混乱中能算得如此准确?
    答:30人18支枪,当时写是这样写,但我们也没有说是我们数的18支,而是有群众数的事后告诉我们。
    第三,18支新式来福枪、短枪、六四式手枪,楼主是军事专家,混乱中能辨认出这么多种枪械?
    答:对你这个问题不用我解答,其他网友已回答了你。
    第四,图片展示的弹头并非正规枪械的子弹。
    答:正规枪械的子弹是怎么的,我也不懂,刑警已将带子弹走了,你问他好了。
    第五,事主为什么不去验伤?
    答:当晚警察就带去伤员去了那霍医院。
    第六,是否谢亚见带队?谢亚见是否参与打砸?
    答:不是谢亚见带队,都是他指使的。
    第七,是否有枪伤?
    答:你来说说,不是用子弹打伤,而是用枪头打伤的是否算枪伤呢?
    
    某些网友们应该将目光放在否是真正发生抢击打砸案,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受本案受害者谢家贵所托,在网上发表本贴,以引起网友声援、媒体关注,最终形成一定的社会舆论压力,希事件得到合理的解决,还受害人一个公道!不是用子弹打伤,而是用枪头打伤的是否算枪伤呢?
    
    某些网友们应该将目光放在否是真正发生抢击打砸案,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受本案受害者谢家贵所托,在网上发表本贴,以引起网友声援、媒体关注,最终形成一定的社会舆论压力,希事件得到合理的解决,还受害人一个公道!
    
    黑恶势力誓死护住“钱庄主”——谢亚见
    十八支枪只交出二支,受害人与正义村民证言证词不起作用
    (电白黑社会入屋开枪伤人案大起底)
    
    受害感言:“钱庄主钱庄主,大收黑钱开赌做庄做那霍的主”
    我们给“黑色军火”压倒至今,受害农民多数不胜数,大多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怕给造成终生难忘的伤痛或家人受到伤害。
    在中国这法制、平等的和谐社会里,我们给枪杀后五天内没政府官过问,抱有一线希望能求盼到中国法律平等的分享,才向社会各大领导与正义人士求救!期盼得到公正、公平的依法处理……,向为我们申张正义的政府领导、媒体、网友等鞠躬叩礼三次了……。
    据当地人及网友知情者供。
    能买凶随意打杀里面有着惊人的内幕:“他(谢亚见)收赌场高价管理费”,他开地下钱庄及地下六合彩,及其它100万以下业务等……
    1、买凶幕后者现还能稳坐泰山正常上班,吸引力是:他才真正是“黑老大”的大财主。
    2、当地及网友供料称15岁小学毕业后的谢亚见在家游手好闲,从1998年起(搞)入派出所工作至今。又听说:谢亚见“有能力”准备这两年进入当地政府当‘领导’。一个靠用枪杀人打人的黑帮头目,他有资格有能力当好一个为人民请命的官吗?
    ①、谢亚见自入了派出所后,当年1998年起开始经营当地之一的赌场大生意:谢亚见收管理费(保护费),如(每个场每月上交,上交的管理费(保护费)总额每年约3000万元)。
    A、小型赌场上交8000元至12000元;
    B、中型赌场30000元至50000元
    C、大型赌场上交50000元以上
    D、家庭式赌场每月上交100以上,谁都能算出此项“巨黄金”的吸引力有多大。何况他“经营了十年之久”,只有当地的所长、干警换岗,他庄主至今10年从不“下岗”或负什么责任。
    ②、他谢亚见六合彩地下庄主:每月开12期,每年金额、流量约2800万元(即每期50万元左右,每月12期)有些农民的家庭被这六合彩害家涂四壁。
    ③、为显示他凶的势力之一:如2008年9月左右,在当地有帮派打架中,不小心碰撞了一个身上背着上100万元的“假币”掉下市场边洒满一地,谢亚见大队长管治安工作见到叫一些“兄弟”全部捡起物交原主“感谢后”背“钱”回去……只看以上其中的例案:可知买凶行凶的财力、势力有多大,至目前为止,有关他的‘朋友誓死’护着他。把受害人、村民、证人看见的18支枪以上的情况不依法跟踪不公平处理,反而当地派出所把枪说成只能有一两支的可能。这不是“金”的引力……
    2008年11月19日1时,那霍新村管区书记詹焕熙带上一帮人“听说政府人”律师搞司法的,到证人(绍基)家里秘密查话,任何旁人不能靠近、不能旁听,有三人想听、看,被赶出来。证人(绍基)不识字,也不准证人请(叫)旁人看他作的笔录,(律师)就强行抓住证人手在第一次“草稿”中按下手印写名后书记詹焕熙马上用机动车带他出去……这合法吗?有诈吗?
    又收到有人说:“即那霍镇新村管区詹焕熙领导讲:如果受害人还继续投诉,继续“搞大”,到时用修路钱“招呼”上级,把现修公路的钱都“花光”,别说建6米宽的水泥路现建4米,到最后可能连1米都没够钱修。到那时村民要骂就骂谢绍初家……”
    又有人发话:谢绍初家旁这段路约三十米不准备修水泥路,谁叫他家这一点点(枪杀)鸡毛蒜皮的事到处投诉告状啊。
    我们当地农村大多受害者有冤无处申,有法无法依的“死地步”。或者说他(谢亚见)说的就是法,做的(指使黑帮)带枪来打砸就是在执行法,比中国的宪法都大。
    农民的“权财“与此“钱庄主”对比简直是太平洋里的一滴水,微不足道,受害者那能容易有胜诉及满意的结果?
    
    申诉人:谢家贵
    2008年11月19日
    电白山区:黑势力“只手遮天”!
    
    
    (回应:电白山区黑社会入屋开枪伤人案)
    
    电白山区的“乱”已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那里就象是一块被“和谐社会”遗忘的角落。
    
    很多土生土长、出外谋生的电白人,特别是山区部分(沙琅、那霍、观珠、马踏、黄岭等多个镇),他们大都有同一样的看法:电白老家,想说爱你真的不容易!
    
    黑势力无处不在:
    在电白山区,“非法”、“合法”的赌场多过米铺,随便在一个荔枝园里搭个棚子就可以营业。高利贷、六合彩“风靡”全山区,人人赌得“有声有色”。“投资”这些行当的人主要是当地的黑势力,他们的背后当然与当地的执法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相互掺和其中。
    
    正因为治安差,电白山区各个镇常常发生持枪、持刀的打劫、伤人事件,轻则劫财,重则夺命,镇里的“正经人家”超过晚上十点,出门不放心;村里的人,天黑了不敢到镇上;有个别荒郊的“热点”路段,如果没有拉伴同行,白天也不敢走。
    
    在当地,有“智慧”的黑势力拉帮结派,进行“合法”的“黑色投资”;缺乏商业头脑的黑势力则使用最原始的方法,拿刀、拿枪去为“老板”、放高利贷者收数、打架、伤人。
    
    电白是盛产荔枝的地方,由于黑势力猖獗,农民直接受害。
    
    电白山区以围绕沙琅镇为“中心”的山区九个镇的。从九十年代初开始,当地农民因为荔枝价格高,产销好,每家每户都开始大面积种植荔枝。荔枝产业曾让当地农民尝到了“致富”的甜头。每年七、八月份荔枝收获季节,很多从外地过来的水果批发商都会到当地果园进行收购。然而,果农们的好日子并不长。这三、四年来,随着当地治安的不断恶化,黑恶势力日益猖獗,他们为了利益,将“魔手”伸向从外地过来的荔枝采购商,渗入并逐渐%C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