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学者、院士,莫让民众产生第四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3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强国社区 
     对于学者、院士向来是心怀崇敬的,特别是有“当代毕升”王选和“水稻杂交之父”袁隆平,让人佩服是从内心发出的,因为他们是真正的科学家。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学者、院士如今已经转向不搞科研搞市场,搞娱乐了。典型的是著名物理学诺贝尔奖获得者、美籍华人杨振宁院士,如今显然成了娱乐明星了。 (博讯 boxun.com)

    
    而有的院士、学者则走得更远,他们走下了科学和神圣殿堂,不再忘我地钻研,也不再诲人不倦地为大家解惑,自然也无法让人敬仰了。他们如今已耐不住寂寞,的确,我等有什么权力要他们忍耐寂寞?问题是他们为了捞取自己的利益,已是昧着良心了。呵呵,又让人见笑了,如今良心多少钱一斤呢?他们已经“深入”到市场中了,他们敬仰崇拜孔方兄了。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有的本身就是利益代表,有的接受了利益方的好处,于是便站在利益集团的立场上,披上“科学”的外衣,不顾事实便说这道那起来了。
    
    近日有位中科院的蒋有绪院士呼吁征收“生态税”,要每人每月交20元买呼吸税。蒋院士既然是中科院的院士,显然就不是从事社会科学的,而税赋则是社会科学的范畴,当然也许蒋院士是个文理全才,对社会科学方面也许颇有研究和心得。只是蒋院士不识时务,在一个错误的时间提出一个自认“英明、正确”的观点。当下是全球性的经济金融危机,世界各国都在千方百计采取措施应对危机,而减免税赋则是其中重要措施。结果这位不识时务的院士却呼吁征收“生态税”。这不仅尴尬了政府也让院士二字蒙羞。而“呼吁”二字用在这里更是滑稽,他这一呼吁肯定要加倍排出二氧化碳,那么,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蒋院士理应首先作出示范,加倍交纳呼吸税,不然何以推行生态税?去年曾有位院士说大气变暖是牛羊放屁造成的,如今这位加上呼吸,这样就十分严谨,也符合科学了,看来这二位要得诺贝尔奖了。
    
    另一个事例是,杭州地铁坍塌造成至少21人遇难或失踪的惨重后果。事故原因是什么?责任由谁负?教训在哪里?是需要认真分析总结的。而一位“权威”专家,中科院的王院士被请到杭州地铁坍塌事故现场,向众多媒体发表了自己对事故原因的几点判断和看法,认定“这是一起突发性地质自然灾害”,否认了施工单位负责人在国家安监局副局长赵铁锤面前亲口承认的早已发现有隐患存在的事实,称事前一切正常。浙江的电视媒体播放了这段新闻,事故现场的群众不理解了,明明地上早已摆着的大裂缝,怎么就被专家“忽悠”没了?网民在网上发帖,检索出这位专家除了院士、教授的头衔,原来还是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和杭州地铁施工单位中铁四局属于同一家企业。这就不奇怪了吧。
    
    至于在社会科学领域学者们鼓起如簧之舌,在理论上和进行肆意歪曲就更多了,各种奇谈怪论是纷纷出笼。在政治方面是去人民化,人民公安要改叫警署、人民警察改称警员,说是与国际接轨;有的已经去掉了人民二字,如中国人民邮政已经叫中国邮政了,中国人民银行改称央行了,极少使用中国人民银行的说法了;干部原先是叫人民的勤务员,如今全都叫官员了。此外还有:腐败是改革的成本的谬论;公有制等于低效率的怪论,等等。
    
    在干部提拨和使用上,废弃了正常的考察,征求群众的意见不要了,美其名曰改相马为赛马。要竞争上岗,谁说得天花乱坠,谁考试的成绩好,实际上是与一把手的关系铁就用谁。使得干部眼睛朝上不向下,使买官卖官成了公开的秘密,这样上来的干部首先就要捞回成本并要获取翻番的利益,他会有群众观念,能为群众谋利益吗?
    
    要举这方面的例子是不胜枚举,无良学者整天在那里忽悠民众,对社会起的破坏危害作用还不严重吗?他们的眼睛盯着全国的13亿人口,算计着13亿中的普通民众。每人每月收1元就是13亿元,每人每月收20元就是260亿元,院士给政府出了多好的金点子啊!这与“理论学术界共识”提出的推迟退休年龄的建议又“ 共识”到一块去了。
    
    有时候让人感觉院士如今的院士是搞社会科学的而不是搞科学研究的,此前便曾有62名院士产生联合签名发出倡议,呼吁尽快确定我国的国花,并提出将梅花、牡丹确定为“双国花”的建议。再看到一些城市高薪招揽院士的广告后明白了。院士们虽然是没什么事的,但却有光环四射的荣誉。于是你争我夺,争的是评选上,夺的是为我所用;评选上是为了有所用,招揽来是树形象,也是为我所用。各取所需,各得其利,何乐而不为。于是有的院士们就成了别人的工具了,因为说的话有份量呀,于是别人让他说什么,他也不管深浅便说这道那起来了。一些城市的规划,换一任领导就要换一个规划,出一套方案,可笑可叹可悲的是竟然还是原先那些院校的专家“一致肯定”方案。
    
    此前有一阵子曾经有所谓“三仇”的说法,即“仇富、仇官、仇警”,如今院士、学者似乎大有后来居上之势。出于尊重院士的角度,所以我劝那些学者、院士们还是要爱惜自己的羽毛。如果真的有真知灼见,还不如著书立说,或多带几个研究生才是您们的正事;如果体力不济,还是在家颐养天年吧。
    
    学者、院士:莫让民众产生第四仇。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