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宗教问题“政治”化研究(一)——评新疆阿里木江“煽动分裂国家罪”案和娄元启“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案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2日 转载)
     对华援助协会首发
    杨圣山
     (博讯 boxun.com)

    
    一、前言
    
    2008年,新疆喀什基督徒吾斯曼•依明因涉嫌"泄露国家秘密罪"而被处以两年劳动教养;喀什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阿里木江•依米提因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被逮捕。吾斯曼案的行政诉讼和阿里木江案的刑事诉讼都未公开审理,即实行秘密审判。
    无独有偶,新疆霍城县娄元启牧师几乎同时被当地公安部门以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为由刑事拘留;而刑事逮捕的事由又改为涉嫌"以迷信方式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并将于本月18日不公开审理该案。
    基于对上述三案的调查,本文作者认为这是地方政府限制和剥夺基督教家庭教会信徒宗教自由的典型案例。在这样一个前提基础上,本文需要研究的是:为什么这种典型案例会于2008年在新疆如此频繁地出现?为什么以刑事处罚来作为限制或剥夺家庭教会基督徒宗教自由的手段?为什么这种刑事处罚的理由(如"煽动分裂国家罪"和"以迷信方式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总与保护国家相关联?
    
    二、反恐与反家庭教会
    
    2008年是中国的奥运之年。"平安奥运"这个口号,表面上是政府对奥运的期望,实际透露出政府对奥运的最大担忧。军队、公安、武警、保安和戴红袖套的志愿者,全民皆兵,似乎将恐怖分子置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就必能将恐怖活动制止于萌芽之际。这样一来,在层层监控道道关卡的"人民"眼中,进地铁、上公交的每位乘客、甚至是街上的行人似乎都可能是潜伏的恐怖分子。
    在政府看来,实现平安这个目标,不仅要反对恐怖主义,而且当严控家庭教会这个唯一可能具有全国性网络潜能的民间组织。由此,针对家庭教会的全国性整治计划出台。2007年年初的"台风5号行动"将百余名国外传教士驱逐出境。同年6月至年底,湖北省"根据中央、省、市有关文件和全省基督教专项治理工作会议精神"和"以全国基督教工作座谈会、全省基督教专项治理工作会议、全市宗教工作会议和中央领导同志重要指示精神为指南",在全省展开基督教专项治理工作,"以依法治理基督教私设聚会点(指家庭教会)为突破口,制止基督教活动混乱,发展不正常现象,打击打着基督教旗号进行的违法犯罪行为,抵御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基督教进行的渗透活动。"2008年初,北京展开基督教聚会点专项治理工作:5月份,该市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公安部门联合并有计划地在不同时间段冲击各大家庭教会60多个聚会点。先是由区县级宗教事务部门冲锋在前,若遭遇坚决抵抗,则由上级部门宣称下级部门执行宗教政策错误,或以沉默不了了之。
    可见,这种针对家庭教会的整治,应该是全国性有步骤地由外向内推进、根据不同反应而有不同应对策略的周详计划。我们可以将新疆上述案件纳入该计划中观察——
    众所周知,新疆"东突"恐怖主义组织,被政府视作对奥运平安最大的威胁之一。据说,1990年代以来,新疆境内出现以维吾尔族和伊斯兰教名义号召"圣战"实现新疆独立、建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组织;那一时期,新疆境内发生了与该组织相关的250起暴力事件。于是,维护新疆稳定成为新疆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
    于是,中共中央于1996年发出7号文件、于1997年发出17号文件,指出:影响新疆稳定的主要危险,是该民族分裂主义和非法宗教活动,并对正常宗教、非法宗教和反动的宗教集团势力作出解释,新疆全区以此为据进行重点整治。2001年"九一一"事件更是增强了打击"非法宗教活动"以实现"稳定压倒一切"目标这种政策的正当性。
    2008年前半年新疆警方逮捕82名"阴谋破坏奥运"者,并声称在1月份和3月份挫败两起恐怖主义袭击计划。由于反恐的对象跟宗教或宗教组织有关,加上中国60年以来对宗教团体沿用的登记制度,所以,未登记的宗教组织就被视为非法宗教组织,这类组织的活动被视作非法宗教活动;政府认为这类活动构成威胁新疆稳定的因素,包括未被许可脱离控制的基督教家庭教会活动,因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战部《关于加强基督教、天主教管理工作的通知》第2条规定:"不允许在信仰伊斯兰教、喇嘛教的少数民族中发展教徒。不允许在边境地区发展教徒。"
    所以,在这个整体背景和执政逻辑支配下,较以往相比,2008年新疆政府更频繁打击基督教家庭教会及其领袖。
    
    
    三、乱世用重典
    
    
    举办奥运,在某种意义上几乎可以与1949年毛泽东主持的开国典礼相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啦",是"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标志;奥运举办的成功,将是中国人民足以傲视全球的证明。在这个意义上,反对奥运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即反对中国人民。试图在奥运期间制造事端的恐怖主义,更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同时,西藏三月事件掀起的抗议浪潮、新疆两起被事先制止的恐怖主义袭击计划,加上各地风起云涌的"群体性事件"或袭警事件,使得中国人民尤其是北京人人心惶惶。
    实现"平安奥运",就要杜绝隐患,事先防止一切借奥运来表达抗议的事件发生,尤其是可能的恐怖主义袭击。这在新疆就体现为"敌未动我先知"、收集情报和发动群众的严密部署。
    "敌未动我先知",在孙子兵法中就是"先发制人",俗话说就是"突施冷手"。然而,这种在战争中运用的策略,如果被政府应用于控制公民或公民团体的手段,就会引发诸多疑问:谁是"敌人"?即判断"敌人"的标准是什么?难道批评政府者就是"敌人"?难道脱离政府控制、反对政府治理政策的团体就是"敌对组织"?"敌未动我先知",是否就必然要求政府对被视作"敌人"的公民采取强制措施?难道"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走一个"?解答这里问题的方法,按照宪法学家和行政法学家的学术套路来说,就是:尽管政府在处理不同情况时享有不同程度的自由裁量权,但是并非没有限制,即自由裁量权的宽度,必须与情况的危急成比例——情况越危急政府采取的强制力度越大使用的裁量权越大时,为自身行为承担的举证责任则越重。否则,政府公权力必然被利益集团所滥用:不隶属我者恐是将来的敌人,必须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反对我者皆是现在的敌人,置之死地而后快。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政府在阿里木江案和娄元启案中所运用的手法——
    在阿里木江一案中,首先是2007年9月10日,阿里木江曾工作的新疆太平洋农业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洛浦分公司美籍负责人,被和田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认定从事"非法宗教渗透行为",该市公安局将其驱逐出境;9月13日,喀什市民族宗教局认定阿里木江在喀什地区从事非法宗教渗透的行为,并告知"立即停止非法宗教活动,接受有关部门依法处置";9月20日,新疆自治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该公司营业执照。10月,阿里木江工作的新疆佳尔豪氏食品公司亦被关闭。期间,阿里木江曾被殴打、其住处被多次搜查、其电脑被没收、并要接受国家安全局官员定期盘问。2008年1月11日,阿里木江被刑事拘留,涉嫌罪名是"煽动分裂国家,为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情报";2月20日,阿里木江被逮捕,涉嫌罪名是"煽动分裂国家罪"。
    从以上案情观察,涉案不同地区的宗教事务部门、公安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国家安全部门、检察院和法院,在该案中分工协作、紧密配合、高效运转,对阿里木江可谓是步步紧逼,从关闭其工作的公司(行政处罚)到搜查、盘问,再到刑事拘留和逮捕直至刑事审判。这种统一部署正是政府惯用的综合治理手法。这种在个案中对信教公民逐步应用国家暴力(即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的方式,正是"敌未动我先知" 政治策略所隐藏的法制手腕。限制和剥夺宗教信徒自由的目的——缩小乃至封闭其活动空间,正是"敌未动我先知"力图达到的目的。一切都由政府掌控,按政府意旨行事,才能实现政府所要的"平安"。
    娄元启牧师,恰恰亦是被政府认为将来会滋生是非导致"不平安"的人物。2006年1月13日,11个家庭教会牧师包括娄元启被逮捕;10月20日,娄元启等10多位基督徒(其中5名新加坡籍)被讯问,娄牧师被行政拘留并被故意关进同性恋牢房而受到侮辱和殴打;12月23日,当地警方未说明任何理由而将娄牧师关押在霍城县看守所,直到12月30日才允许其取保候审回家。2008年2月28日,霍城县清水河镇警方以"非法聚会"名义,将主日学的两位姊妹和11名儿童带至派出所审问,由于外电质询不得不于翌日将所有人释放;因怀疑是娄牧师向外透露该事,3月30日,霍城县公安局将其带走并搜查其住处;由于其父母犯病而于当晚将其释放;5月16日,清水河镇派出所传讯娄元启牧师,当晚娄牧师被转到霍城县看守所刑事拘留,涉嫌罪名是"煽动分裂国家罪";6月20日,娄牧师被逮捕,涉嫌罪名被改为"利用迷信方式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法院准备于11月18日不公开审理该案。
    娄元启牧师经常遭拘留、逮捕、搜查的事实,表明当地警方一直在严密监视其行动,而且经常使用行政强制措施或行政处罚等手段,试图恐吓或阻止娄牧师及其教会活动。去年12月23日的拘留,企图阻止娄牧师在圣诞节期间的活动,正是"敌未动我先知"策略的应用。与阿里木江一样,娄牧师日趋增长的影响力引发了地方政府对其"坐大成势"的担忧。在政府看来,不管是对娄牧师还是对其家庭教会而言,似乎行政处罚的恐吓力还不足够,于是,祭出"刑事处罚"的大旗。
    
    
    四、"政治幻象"术
    
    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最具合法性同时强制力度最大的国家暴力行为,就是刑事处罚。尽管刑事处罚能够根据其种类: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和死刑,在限制或剥夺"敌人"——公民自由上可以灵活应用,在限缩或封闭"敌人"——公民活动空间上进可攻退可守,但是毕竟需要寻找打击成本最低同时可以实现收益的"罪名"。这种罪名不仅可以瞒天——糊弄国内民众,而且可以过海——应付国际舆论。
    贵州瓮安围攻警局、上海杨佳袭警和云南孟连警民冲突,每年数以万计的"群体性事件",在50年前乃是"反革命罪";如今,若是压制成本低则指控参与者犯有"妨害公务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或"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等等;压制成本过高,则切割责任:将上级与下级切割——将地方政府与基层政府切割、或将政府与职能部门切割、将党政与个人切割,以追究个人和基层政府责任的方式来摆脱自身责任。可见,地方政府应对反抗其治理之公民或公民团体的措施,将根据反抗事件起因、案发地民间社会对抗的力度、案发时整体政治形势等因素来灵活确定。地方政府选择惩治反抗或威胁其治理正当性之公民的刑事罪名,亦是根据上述因素来权衡把握。
    贵州瓮安事件,被定性为"黑恶势力"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的过程,清晰地向我们显现出地方政府使用得愈来愈娴熟的统治术:裁剪、拼接、混同和组合不同事实,然后使用法言法语,借用处罚理由或刑事罪名贴上标签,虚构出一幅公共秩序或公共利益被"犯罪分子"破坏的政治图像——这种制造"政治幻象"的统治术,不仅能够掩盖地方政府失职甚至腐败的自身责任,而且利用"阶级斗争"惯性思维将上级政府乃至中央政府跟自身捆绑在一起,可以为压制或镇压反抗者赢得中央政府的支持。
    如果从这种角度去分析新疆的情况,或许我们能够摆脱"恐怖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政治幻象。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新疆问题的学者认为:新疆的"群体性事件"与其说是民族问题,还不如说是地方政府腐败问题。中央民族大学的教授,亦曾指出:不能挟反恐以令中国。
    然而,这种"政治幻象"统治术,不单单用于对"群体性事件"的事后处理,尤其在政府为对付常常滋生事端或带来麻烦的"不安定分子"时得以使用,以"突施冷手"而"先发制人"——阿里木江和娄元启牧师案件就属于这类情形。阿里木江作为维吾尔族人,居住在新疆;作为基督徒,传道主持教会;作为商人,在外资公司工作。这都在情理之中。即使该公司有基督教背景,即使该公司存在传教事例,又如何与宗教渗透和分裂国家相关联?60年前毛泽东描绘的"反帝爱国"政治幻象,反映在宗教政策上,实质是为了打造一个隶属政府的宗教系统。"危害国家安全罪"作为"反革命罪"的变种,在今天"国家安全"的政治幻象诱导下,自然而然成为打击宗教的法制理由。娄元启牧师涉嫌的"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更是两种政治幻象结合推导下的产物——去年曾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授课的中央民族大学牟钟鉴教授,就认为"封建迷信"来源于历史主流社会的歧视、科学主义的影响和过度政治化的意识形态等因素,指出"迷信"是所有宗教的共同特征,而且并不是一个"法制概念"。娄牧师没有涉外交往,若定为"煽动分裂国家罪"颇为牵强,打击成本过高;若将其信仰定为"邪教",更不能应对国际舆论;利用模糊的"迷信"一词,恰好迎合当前由上自下的"科学发展观"学习,又与新疆独特的环境和局势相配搭,加上宗教信仰及活动与宗教法制之间本身存在的紧张,选择"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来指控娄元启,在政府看来应该是一个足以瞒天过海的决策。
    
    
    五、结语
    
    霍布斯在其著作《利维坦》中,将"对不可见事物的畏惧"定义为宗教的自然种子。他指出:"有人将这种宗教的种子培植和装饰成法律,同时根据自己认为怎样最能统治别人并能最大限度地使用其权力的方式,对未来事件的自然原因加上自己编造的说法。"对国家安全的恐惧,正是这种意义上的"种子"。对未来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原因编造出的一套套说法,不断反复地虚构出一幅幅政治幻象。
    打击家庭教会的教案,从60年前的"反革命罪",到如今经济类的"非法经营罪",再到政治类的"危害国家安全罪",不同的"政治幻象"显明宗教问题"政治"化的同一逻辑,也更加暴露出政府之所以打击迫害家庭教会的深层顾忌。60年以来,不管是以"反革命罪"将教会领袖定罪判刑,还是"文革"红卫兵暴力摧毁教会,中国家庭教会不仅纹丝不动,反而复兴起来。今天,基于宗教渗透和国家安全等原因,不管是设计隐藏各种计谋圈套的登记策略诱使家庭教会分化从而各个击破,还是试图凭包括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的各种强制手段瓦解家庭教会的组织网络,事后证明都是徒劳无功。
    因此,应该到了必须改变宗教政策的时候:不能再基于"国家安全"的"政治幻象"去建构治理政策。具体而言,就是对宗教问题的处理不必"政治"化。让宗教实现自治,不必担心宗教脱离政府管制系统就会威胁国家安全,防止利益集团以"国家安全"为由滥用公共权力。让政府实现共和,不必担心宗教自治就会破坏政教分离,防止利益集团借制定恶法虚构幻象来限制剥夺公民自由。让立法实现良善,不必担心宗教自由就会导致邪教迷信,良法既能尊重宗教自由又可制止违法犯罪。
    
    
     _(博讯记者:hshssada)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维族基督徒阿里木江案不公开审理六小时后休庭退查
  • 山东潍坊家庭教会神学院被袭击三人被抓,维吾尔族基督徒阿里木江案一审因证据不足退回补充侦察(图)
  • 新疆维族基督徒阿里木江先生一案喀什法院本月27日开庭(图)
  • 新疆维族基督徒阿里木江案拟27日不公开庭审
  • 新疆维族基督徒阿里木江案送法院起诉
  • 维族传道人阿里木江. 依米提被拘留(图)
  • 新疆喀什维吾尔族基督徒传道人阿里木江元月12日被拘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