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宣扬帝制现在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的主旋律/郭东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0日 转载)
    
    宣扬帝制现在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的主旋律
     郭东至 (博讯 boxun.com)

    据重庆晚报10月7日报道《百家讲坛》火得不能再火的主讲人、历史学家阎崇年近日赴江苏无锡与读者交流,被惊爆在签名互动中遭遇暴力袭击,被一个怒不可遏的无锡青年抽了耳光还被骂为"汉奸"。后来,有记者紧急连线阎崇年,据说其夫人解女士坚持拒绝媒体采访。而中华书局媒介部何经理则称阎崇年目前情绪低落。
    这个新闻让人颇有感慨,首先要说那个青年是肯定是错了,不论阎崇年说了什么让人不舒服的话,一个文明社会该有起码的言论自由,只要我们让不同的言论都有传播的空间,要相信大众有鉴别的能力,或者说迟早有鉴别的能力。要是因为谁的历史观值得商榷就跳上去打一巴掌,这个社会就完全丧失了理性讨论问题的空间,。
    但阎崇年的情绪低落,我想也许确实是他值得反省的时候到了。作为一个研究清史的专家,从皇太极,努尔哈赤开始一路讲下来,很是出了风头。但他的历史观,至少我个人是不敢苟同,满清王朝得来的"天下"可以说每一个毛孔都流淌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满清铁蹄过处"县无完村,村无完家,家无完人,人无完妇"。
    虽然历史是一个进步的过程,但满清对于中原的征服即使放在当时的眼光看也是野蛮和血腥的,而且江南是汉文化的中心,是被满清镇压最严酷的地方"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血腥横暴,即使在满清自己的历史记录中也不敢否认。当然这种烧杀奸淫是恐吓人民反抗意志的法宝,也是那个年代"刀把子里面出政权"的逻辑的反应,这才有孙中山当年倡导的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阎崇年先生有时候这种给历史涂脂抹粉到了过分的地步,历史总是有探讨和发掘的余地的。但他的一些言论让人非常吃惊:"剃发易服是民族文化的一种交流形式,不能上纲上线;文字狱有它的历史局限性,虽然制约了一定的思想灵性,但起码维持了社会稳定;清军入关更多的是促进了民族融合,其中造成的某些局部的破坏是不可避免的。"以这样的逻辑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批评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大东亚共荣"不也是"民族融合"么?满清一份官方史料,《东华录》记载:"不随本朝制度剃发易衣冠者,杀无赦"。如果这都可以用民族融合和解释,日本人后来强迫台湾和伪满洲国推行日语教育不也是正当的?如果当年的读书人写一句"清风不识字,何事乱翻书"就要给满门抄斩,这样的暴政到成了维护社会稳定?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谴责纳粹,戈培尔们不也是用文字狱来维持社会稳定么?甚至有人就说,日本侵略者和满清侵略者,最大的区别就是满清作为一个异族侵略中国成功了,最后自己也被民族融合了,日本侵略则最终没有成功。阎崇年先生这种历史观,就非常讨巧地站在征服者的立场上,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为强者的合法性辩护,这是一种多么势利的历史观啊。
    固然今天的历史已经翻过了这一页,如今的满汉之间已经不会再有什么仇恨可言,民族间局限与历史的相互仇恨是不足取,记住满清的暴行,不是说对满族就要有什么偏见,毕竟要说汉族历史上统治者干的坏事也是倾竹难书的,历史的教训可以说是超越民族的。也许未来真的天下大同了,全世界都是一个地球村,仇恨被遗忘,所有种族在未来都亲如兄弟,那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但毕竟过去的历史就是历史,历史的记忆不该是选择性的,记住历史的血腥也是为了让我们珍惜今天的和睦。但把满清的帝王们美化成那个中央台连续播放的主题歌"得民心者得天下"也肉麻的过分了一些,这些歌颂"一代英主"的语言,总是让我有要作呕的感觉。
    但这并不是阎崇年一个人的功劳,他在中央电视台的走红不是偶然的,绝对代表了真理部领导的口味,整个中央电视台一路下来,如今全是歌颂皇帝的电视剧,康熙,雍正,乾隆一个个都塑造成大公无私的人民领袖,全天下只有这些满清皇帝们最鞠躬尽瘁。好不容易有一个讲讲共和宪政的电视剧《走向共和》,居说因为有几个"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反对,被禁了。看来这些高举主旋律旗帜的人眼里,最值得热爱的还是那个一口一个"奴才"和"主子"的时代。
    
    開放雜誌十一月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