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他们为什么不遗余力地抓捕袭击工职人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黑龙江省庆安县检察长赵德贵在大街上被两名歹徒袭击,身受重伤。雇凶杀人的却是当地公安局一位内退副局长。案件发生后,流氓当局便悬赏10万元人民币让人们提供相关线索。案子,虽然告破,但皆是狗咬狗的勾当,不值得我们大惊小怪。这年月,司法人员恶贯满盈者比比皆是,行凶与受害者说不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让我们看到了另个层面,那就是凡是袭击当局司法人员者,都有被极力追踪、严厉镇压的必然,这是当局害怕民间仿效的震慑,也是流氓们害怕更多的类似攻击。而且我们却又看到,暴虐者早晚被攻击的必然性已经被当局制造好了,虽然我们不希望更多的流血事件在我们身边发生,可流氓们什么时候停止过制造流血事件呢?让我们光有慈善的心还是不行,因为我们阻止不了更多的伤害,特别是流氓们在丧失理智的时候。
     可是,我们该如何面对中国的现实呢?这一点,是该令我们这些以慈悲为怀的人们静心思考了。我们希望中国有真正的和平,使暴力行使者早日被超度。当然,我还是不追求暴力的反抗,可我也不争眼前的反抗,我等着暴风雨的前夜,我祈祷利于中华民族的暴风雨到来。在中国,只有自然之力,才是真正铲除暴虐的有效力量。这样的力量,任何人也抗拒不了的,哪怕是流氓暴虐者再垂死挣扎,其结果也只是螳臂当车的结果。 (博讯 boxun.com)

    高尔基在《海燕》里有这么一句很著名的话:“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也只有如此,才能使反民主大潮的人懂得什么时候该最乖。
    2008年11月19日
    
    
    
    
    
    黑龙江庆安县原公安副局长涉嫌雇凶殴打检察长
    
    2008-11-20 02:24:52 来源: 新京报
     核心提示:2008年8月31日,黑龙江省庆安县检察长赵德贵在大街上被两名歹徒袭击,身受重伤。雇凶杀人的正是当地公安局一位内退副局长,原因可能与他的4名下属被赵德贵抓捕有关。
    
    目击此案的老人说,当时县检察院检察长就是倒在这家理发店前。杨万国 摄
    新京报11月20日报道 这是一则关于雇凶打人的新闻。
    遭殴并险些丧命的是一座县城的检察长,而涉嫌对他下毒手的,是保护这个县城平安的公安局一位内退副局长。
    半年多前,刚上任的检察长办了一起八年陈案,4名警察涉嫌刑讯逼供致死被逮捕。他们的领导声称要为兄弟两肋插刀。
    故事发生在黑龙江省庆安县。检察长叫赵德贵,公安副局长叫张广富。
    目前,张已被刑拘;赵主持查办的刑讯逼供案也将于本月24日开庭。
    今年10月24日,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公安局原副局长张广富被绥化警方带走。来自公安以及当地检方的消息,他涉嫌雇凶袭击了县检察院检察长赵德贵。
    2008年8月31日,赵德贵在大街上被两名歹徒袭击,身受重伤。
    凶案引起当地高度重视。10月24日,绥化市公安局宣布破案,年初退居二线的庆安县公安局主管刑侦副局长张广富被锁定。
    检方消息称,张广富交代他雇凶袭击赵德贵,原因之一是他手下的4个弟兄被赵抓了。
    记者调查获悉,赵德贵今年三月上任庆安检察长后,查办了一起8年前警察涉嫌刑讯逼供致死案,抓捕的4名警察都曾是张广富的下属。
    “张广富雇凶缘由并非那么简单。”一位接近赵德贵的检方人士认为。
    检察长散步被棒袭
    还没等赵德贵反应过来,头部已被连击数棒,他随后晕倒,满头是血
    今年3月11日调到庆安的赵德贵,本没有散步的习惯。
    8月31日是个周末,在家呆了大半天的赵德贵觉得有些闷,于是到街上遛弯。
    按照事后查阅120的出诊记录,大约在下午2时10分,赵德贵遛到了南二街道上。这是条较繁华的街道,两边有理发店、饭馆,不乏行人。
    袭击在一瞬间发生。
    赵德贵还没反应过来,头部已被猛砸数棒,他用手护着头部,随后的几棒砸在他手指上。他随后晕倒在地。
    此时,正在炖肉店里忙活的王晶老人听到了“咔咔”连续七八声响,她抬头看到,一位中年人当街扑倒,满头是血。两个穿迷彩服、戴鸭舌帽的年轻人快速跑走。
    11月18日,王晶说当时她抓了一叠餐巾纸跑过去,捂住了伤者头上的伤口。“头上两道一指长的伤口,右边太阳穴上还有一个洞在冒血,两手抱住脑袋趴在地上起不来,一个手指折断了,耷拉着。”
    王晶说她问那人家在哪里,那人说在庆安,又问哪个单位的,那人没做声。
    “当时害怕歹徒还有同伙。”事后,赵德贵说他当时担心歹徒确认他的身份后继续加害。
    王晶随后拨打110,没人接,她又拨打了120。5分钟后,120赶到。
    直到当天下午5点,王晶才知道自己救的是县里的检察长赵德贵。
    庆安县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副局长隋伟忠介绍,赵德贵被袭后伤情严重,一度昏迷。9月1日被送到哈医大附属医院治疗。当晚,绥化市委政法委书记聂耕寰和市检察院检察长郭世明到医院看望。随后,聂耕寰在病房内现场指挥成立了绥化市公安局“8•31”专案组,全力侦查此案。
    公安局原副局长雇凶?
    警方查到张广富跟人说:“打得不够狠,还要那么多钱”。张随即被锁定
    “这不是在向司法部门叫板吗?”一位接近专案组的干警称,庆安是黑龙江省的首批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平安县,检察长居然在繁华街道上,光天化日之下被袭击。案发后,此案被迅速层层上报。
    9月2日,黑龙江省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王国栋到医院看望赵德贵。9月5日,从外地开会回来的黑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姜伟到医院慰问。他同时督促黑龙江省公安厅尽快破案。
    9月1日,绥化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王海滨从全市各县抽调了70名骨干警察,进驻庆安。专案组随后向社会悬赏征集线索,提供一位凶手的线索,奖励10万元。
    “这在当地是从没有过的悬赏额。”接近专案组的干警介绍,专案组还动用了高科技刑侦手段。
    两个月后,案件出现重大转机。这位干警介绍,专案组查到,庆安县公安局刚退居二线的副局长张广富对一名神秘人士说:“打得不够狠,还要这么多钱!”
    这名神秘人士被抓后,交代自己是袭击案的凶手之一,他是受张广富指使的。
    上述干警介绍,因涉及公安局高层,专案组立即汇报到绥化市委市政府,市领导果断指示:“抓人!”
    10月24日,专案组将张广富从家里带走。据称,张被抓时未有反抗。
    一位专案组干警称,目前警方已刑拘了张广富,被抓的还有他的三名亲属,包括其姐姐和外甥等。
    这名干警介绍,事发前张广富购买了四部手机以便联络,并购买了一部摩托车以便跟踪。又通过中间人,从邻市雇来了两名刑满释放人员“执行任务”。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张给两名凶手每人开价三万元。
    赵德贵平时出门就上车去检察院,凶手一直没找到机会下手。8月31日赵出门遛弯,在自家楼下不远即被跟踪。担心失去机会的凶手铤而走险,在繁华街边袭击了他。
    “十来棒专打头部,招招致命,分明是要检察长的命。”隋伟忠称。
    上述干警介绍,张广富目前交代他雇凶袭击赵德贵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听说赵德贵和庆安公安局长李松岩有矛盾,他打抱不平;二是赵把他手下的4个弟兄给抓了,他“为朋友两肋插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