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评介孔庆东《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党委书记信访被殴》/陶世龙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7日 转载)
    
    2008年11月7日,孔庆东先生发出《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党委书记信访被殴》一文,揭露了北大一位著名教授,只因在北京信访局的院子里给妻子拍了一张照片,“竟被突然揪住脖领子,拽着裤腰带,一度双脚离地,往信访办公楼里拽。”及至教授亮出证件,原来是“中共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党委书记李成言”。于是“对方始知有点麻烦,终于收住了手,但口中仍振振有辞,拒不出示工作证件,也不为动粗而道歉。”此人还自称是“便衣警察”,经过老师们据理质问。“这个‘便衣’,态度收敛了一点点,其他配合他动粗的人钻回了办公楼,死活不再出来。”
     (博讯 boxun.com)

    对此,孔先生感慨地说:“早就知道信访局的人都难伺候,上访的人都很苦,没想到居然凶到连正常拍照的教授都打,要不是这位教授还有点来头,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虽然对孔庆东先生以往有些言论不以为然,但对他这回揭露的事情,是一样的反对,即转发在五柳村中。
    
    据我的观察,许多被认为“左派”或者是“愤青”的网友,在反对今日社会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拉大和官僚贪污腐败,鱼肉百姓这些事情上,与所谓“右派”或“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的目标是一致的,只是对产生这些弊病的原因和如何解决的看法不同。我以为这可以在讨论和解决问题的实践中求得解决。而且我相信,对多数人来说,是可以达成共识的。如在上世纪80年代初,对科幻小说中出现宣扬迷信、色情、暴力的现象所作的揭露与批判,便得到被认为观点各不相同的于光远、钱学森、林墨涵、温济泽、郑公盾等科文两界的先生们共同的支持。
    
    今天有的部分如实在不能达成共识,只能尊重多数人的选择,让实践来检验,让历史来作结论。再也不能象过去那样党同伐异,把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当作 “反革命”,非欲消灭之而后快,结果是到处都是敌人,最后连自己也搭进去了。
    
    遗憾的是,这种思维方式依然时有表现,如五柳村的百度空间《满天风雨》发出安宜生投来的《马宾同志真是怪,偏要“革命”把人害》之后,出现的了这些留言:
    
     “对我们来说,一个人,一个党,一个军队,或者一个学校,如若不被敌人反对,那就不好了那一定是同敌人同流合污了。如若被敌人反对,那就好了,那就证明我们同敌人划清界线了。如若敌人起劲地反对我们,把我们说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那就更好了,那就证明我们不但同敌人划清了界线,而且证明我们的工作是很有成绩的了”(2008-10-14 16:02 匿名者)
    
     “文化大革命的缺点就是没把姓邓的批死,邓派修正主义叛徒集团,会淹没在历史的滚滚大潮中。”(2008-11-12 05:32 中将司令);
    
     “安宜生何许人也,汉奸,卖国贼,利益集团代言人。时机成熟第一批抓的就是这种人.”(2008-11-13 17:25匿名者)。。。
    
    还有对安宜生实行人身攻击的误言秽语;支持安宜生的也很多,也有对马宾谩骂的。值得注意的,如果他们说的所谓时机成熟,要抓的决不会就是安宜生一个人,在文革中就是干过的,现在他们已认为“文化大革命是有缺点,但它比所谓的“改革开放“强一万倍。”,“你们这些死不悔改的走资派”如何如何..,到时候他们真做得出来的,但另一边会束手被擒吗?势必天下大乱,我想这也不会是孔庆东先生们所希望的。网友大刚留言说:
    
     “又是两派相争,非左即右,为什么不能学习一下西方的成熟经验模式,搞出个科学的、有监督机制的、正的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体系结构呢?中国的老百姓太苦了,他们既不要不抓只搞政治的文化大革命,也不要欺压百姓的腐败分子!”
    
    我以为他说的应该是沉默的大多数的意见。眼下恐怕还是只能求同存异,首先大家都来争取有揭露这些假丑恶的权利,只有迈开这第一步,能把问题摆出来,再针对一个一个实际问题讨论,才知道该如何解决。
    
    我的看法是,还是只能不管白猫黄猫,谁能把问题解决就好,说空话是没用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