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和张海迪与那个时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3日 来稿)
    
    改革开放决定了每一个人的命运,尤其是观念上的挽世而正人心。在相当一段历史时期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斗私批修的提倡,仿佛是万古不磨的警训,不但不尽科学而且妨碍了民族进取的朝气,无论哪个国家没有个人奋斗精神的闪烁,那一切崇论宏议都会因缺少依附而见暗淡,我至今对英雄出世悬揣着笔墨不及的疑惑。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张海迪的事迹就如惊空虹觅,一扫传统的模范人物成长过程彰显的失去自我的精神力量而形象鲜艳。于是,她激动了一个正在沿着田垅向金秋跋涉的农家子弟的心,彻夜未眠一气呵成千行长诗《人生之歌》,发表在当时发行500万份的《中国青年》杂志,为那个特殊时期出现的特殊人物发挥了一点推波助澜的特殊作用。在这利用名人说事儿充斥大报小刊网络博间的眼下,我倒寡于谈起他们的高度,我知道那不是提升自己。歌手臧天朔被抓,他在出道时就同我一起于中央电视台的录音棚里录制我写的“最不值钱的就是钱”的歌儿,而且还发生了女友找他让我挡着的故事。我将这种轶事上网能说明他的“朋友”里有我,还是我是他的朋友。人不能那么势力见人出事却忙坏了自己的点击,倒是前几天《人民日报》的李建光主任和几个文友一起相聚,提起我说起了《人生之歌》,大家的怀旧情结让我们重温往事,仿佛破僵销滞的风就拂在昨天……
     那是1983年的夏日,全国都在评定新闻职称,年如花信的我已在《黑龙江日报》当了5年编辑,但得经全国新闻办公室的统一考试合格,才能把在生产第一线上明媒入社的一拨人有个正娶的身份。于是,蒙组织的关怀给我们一段时间的假复习,我也想利用这点空闲写点东西,又赶上邓小平、聂荣臻等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用顫抖的笔墨抚起了轮椅上的“保尔”,正于伏案不深正果浅出的我寻找钢铁是怎样练成答案的时刻,尤其又在彼此青春相逢,齐肩秀发掩映脸庞明媚的豁然中的那股朝气,怎能不令双眸顿烁。英雄出世知时节,好笔为诗著激情:“我曾多少次/捶胸发问/通向死亡的路/为何这般拥挤/范熊熊投入波涛/她是大海的儿女// 潘晓哀叹人生/给了社会多少启迪/我呢,只会在记忆中融化/那是轻烟一缕/孩童们信口一吹/连空间的位置/都会失去/谁说不怕死的人/就毫无畏惧/我怕呀,我怕/对那两个词素 /不准确的翻译/可耻呵卑鄙/感谢呀,感谢/感谢紫禁城/撒下了阳光的劲旅/和煦地进入了我的心房/搅欢了一条/沉默的小溪/于是,我从不是死亡的/死亡中醒来/向着东方放歌——/人生呵,我终于找到了你……” (博讯 boxun.com)

     次日早上,揣着草稿上的激动走进好不庄严的考场,公安局派了一大帮人,一个教室有六七个考官。我方晓得坏了,考不考上没关系,在那对组织奉若神明的年代,领导上给了这么长时间的假怎么交待呀,人家有准备的小抄暗在,我一着急就要上厕所,为防止意外后面还跟俩警察……最后,我终于以58.5分的成绩未被以 60分为线取得评定资格,为此,轰动了两千多人的报社,一个时段我还好象异类,人们看我都差了神情。好歹,我那篇千行长诗,不久就被《中国青年》刊出,也一下子轰动了我们这的新闻界。虽说这在《中国青年》杂志是破天荒地发表,迫于版面的忍痛割爱,著名评论家当年的编辑主任何志云还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文章谈及此事。后来作家出版社也以此为选题出版了我的第一部诗集还叫《人生之歌》。诗坛泰斗臧克家题词为贺:“关注社会矛盾,比端触向政治问题,对于前进的社会给予积极影响,读之使人振奋”。时任文化部常务部长的高占祥也尽兴作序。中央电视台以《人生之歌》为名播出了由我创作,夏青、葛兰主持,郭峰、付林等谱曲,当时走红的众多歌星演唱的一台电视音乐文学专题,也一下轰动了那个时代……
     那一场考试我因本末倒置被黑龙江个别同仁的眼睛所不屑,以后《中国青年》的一代读者注意了我。现在,还有很多场合人们竟然能背诵下来《人生之歌》其中的章句:“我知道哇/你是闪光的星座/不是报晓的鸡啼/因为有人还要把/夜幕拉得过长/用灵魂的肮脏/在抹形象的低级 /我知道哇,你是典型的旗帜/不是美的普及/因为有人还要把/邪恶当作商品/在心灵的场所/进行着交易/你不是“精卫填海”的神话/也不是“荷马史诗”的传奇/你不是权力指派的/冷落现实的泥塑/更不是现代迷信/一切服从的机器/你不是高悬的彩虹/只是吸引羡慕/可望而不可及/也不是春日的暖风/虽说能醉人心脾/可要它真实的面目/它就悄然离去/你是有着复杂思维的精灵/你是有着悲喜交织的情绪/你是雷锋/ 但比雷锋潇洒/你是王杰/却没有王杰那样的壮举/啊,你就是你——/历史一定进程上/抚起的血肉之躯……
     二十五年,正常生命的三分之一时间匆匆的属于了历史,我只所以把这一段往事当作开放时节的莺歌燕舞中的情境,是她的名字成了那个时代的符号,也为我的青春标志。于珍宝岛上爬冰卧雪所产生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时代精神而渐入不凭官力号召就能进入人生自我的“生命不息、冲锋不止”的自觉状态之中,亦是改革开放的结果使然,同为绽笑扬发的我们都为见证走过了那个时代。
     如今,不为怀旧静穆肃远,而是从昨天拎回一曲活力唱咏自身。曾被医学宣判只能存活几年的残疾美女,想必在丈夫的服侍下也逐渐地告别了崇拜与歌颂,现在的青年不肯传统从前,也原谅我的后来没把已成作家的她等身的著作读过一部,是时代的链接继续了我们的心情和笔力。前方不由求全责备去说法不一,月久年深亦是当初的激情弥漫,因为冲动永远不能诠释明天,不脱锐气的诗行依然为正义和美丽而歌。也许那时女排的飒爽英姿中有她的芳影,也许这届残奥会上的姑娘不知张海迪的姓名,但哪个生命不是一首“人生之歌”呢。但愿回首的感动会成全一点泪花,哪怕就打湿一页浮躁,我们在兴奋的河流里走过,但人定然有老的时候,那段纷扬权当作落叶归根,说人生短暂,个人的夜也很漫长,叫作怀念青春吧,披衣床下录往事,凄婉也亮北方的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海迪英语学习方法
  • 祝贺张海迪当选中国残联主席/周玉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