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亚出租车罢运不能过早定性黑恶势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3日 转载)
    
    三亚出租车司机罢运后,三亚市交通局立即与各公司负责人开会商谈,并对罢运司机进行解释与劝服。好在司机们知道构建和谐社会的大道理,情绪比较稳定,积极维护了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目前三亚事态并无恶化之虞,只是,国内数个城市都出现出租车罢运,说明这一行业的确存在严重问题,如不妥善解决,将来则更为棘手。
     (博讯 boxun.com)

    兄弟以为,罢运不是个坏事。经济危机大难临头,人人自危,居然还有人不想干了,想开出租车的司机都拿着押金门外面排队等着呢。政府和出租车公司绝对不怕罢运,怕的是罢运带来的社会观感太差,有悖和谐社会国泰民安河清海晏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以前都是紧密围绕的,现在居然摆出一副阶级矛盾高度对立你死我活的样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三亚政府快速果断认定“有黑恶势力介入”。最近几年,“黑恶势力”是一个出现频率极高的词汇。按照标准解释,黑恶势力是黑势力和恶势力的通称。黑势力是指“黑社会性质的组织”,2002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曾通过对此一词条的解释。因为中国不承认有黑社会,只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所以用 “黑恶势力”指称那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比如刘涌团伙、宋留根团伙等。
    
    根据法学家的解释,“恶势力”应当同时具备以下三个特征:一是具有一定的组织形式,人数较多(一般为5人或5人以上),有相对明确的组织者或首要分子,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二是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多次(一般为5起或5起以上)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组织容留妇女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具有一定的公开性和暴力性;三是严重扰乱一定区域或行业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从三亚罢运的过程看,司机情绪稳定,诉求正当可信,就是砸坏了几辆车,这不像黑恶势力的作法。像河南宋留根那样的黑恶势力,想干坏事,自己就组织马仔悄悄干了,用不着发动其他不相关的人一起干。比如说打击黑车这个事情,以正常的逻辑考虑,黑恶势力自己以暴力威胁滋扰黑车就是了,砍几根手指头下来就摆平,用不着通过政府,反正我没见过黑恶势力去信访局门口上访的。
    
    相反,我印象中的黑恶势力,与出租车司机的身份相差太远。他们一般都油头粉面西装革履衣冠楚楚,一堆黑西服大墨镜的打手紧密围绕之。比如杜老板月笙,建政后被认定是黑恶势力,他黑恶的时候,那可是军阀高官的座上之宾。香车美人别墅公寓一个都不能少,有“海上闻人”之称。他当年几乎垄断了上海滩的出租车生意。那时候车行少,全上海就那么十数辆出租车,控制起来容易得很。他想要控制黄包车,那也不在话下。
    
    所以,兄弟以为,真正的黑恶势力就是杜月笙这样搞官商勾结的垄断经营者。因为按照政府的定义,这已经“严重扰乱一定区域或行业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如果不是牌照垄断和租金过高,出租车司机们是不会罢运的,现在找份工作的难度比警方打击黑恶势力难多了。牌照不就是张纸么,卖得比处女膜还贵。
    
    最近,“黑恶势力”总伴随着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出现。比如贵州瓮安事件,最后掐着指头算来算去,除了县级四大班子、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公安干警、武警官兵之外,剩下的全是“黑恶势力”。这样的县城早就沦陷在“敌对势力”手上,已经不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了。这一系列词组还包括“反华势力”、“分裂势力”、“和平演变势力”等等。
    
    最近几年的惨痛经验告诉我们,对“黑恶势力”定性过早,往往会使得政府陷入被动。我的一个围观群众朋友五岳散人昨日曾说,假如这次黑恶势力找不出来,政府这个造型就极其尴尬。说过多少次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过早定性不过是为了方便抓几个带头大哥而已,但是会失去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即“白善势力”——的信任。一直不明真相,但迟早眼睛雪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