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罢工事件被操纵 谁在侮辱的哥的智力/刘洪波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2日 转载)
    
     上周,重庆出租车全城罢驶及迅速恢复营运,是重大而又波澜不惊的事件。
       这个事件的重大性在于,一个直辖市,一个与市民生活密相关的行业,全面停止了工作。而结果却是波澜不惊的,仅仅2天时间,全市出租车营运恢复正常。 (博讯 boxun.com)

      出租车行业所反应的问题,暂时地得到了解决。增高“份儿钱”的做法被及时制止,打击黑车的行动力度加大,对出租车司机的一些罚款项目被取消,市政府及时向市民道歉并责成市交委检查。这是出租车司机迅速复工的重要原因。
      事情原本可能导向另一种结局。11月3日,新华社的报道一度陷入人们早已熟知的套路。报道说,“少数人操纵了这次出租车全城罢工事件。许多出租车今天早晨开始营运后,遭到少数人砸车,一些乘客被强制带离出租车。……担心被砸车的出租车司机是很多的”。
      一场出租车全城罢工事件,被描述为“少数人操纵”的行为,而且有车被砸,很多的司机担心被砸而未能出车。这样的定性,接下来自然就是“严厉打击”,“公安机关正在全力调查操纵出租车罢工的人员”,就是打击的预备。
      这样的定性,固然是要证明少数操纵人员的可恶,然而,8000多台车,一万多名驾驶员竟然可以被少数人操纵起来,去作一个有风险的集体行为,我不能不说这既侮辱了出租车司机的智力与独立人格,也制造了一个诡异的“人才队伍”,这些操纵者简直就是群体催眠大师,或者呼风唤雨的天才,否则他们的能力何以会如此之大呢?
      我知道,按照“严厉打击”的套路,也一定可以“圆满平息事态”的,出租车还是要恢复正常营运的,抓一些“操纵者”,然后满足出租车司机的要求,但“被少数人操纵罢工”的定性不变,岂不也同样可以“化解危机”吗,这样的路数用起来也顺当。
      然而,重庆出租车罢驶事件突然转向了另一个方向。事件被认为是事出有因,出租车司机的要求被认为是合理,“少数人操纵”的解释忽然消失,事态的解决办法转为对话和协商,不再是出租车司机出来忏悔影响了安定团结的大局,而是政府道歉、交通部门作检查、交管部门取消一些罚款事项。
      相对于熟悉的路数,重庆出租车罢驶事件的解决是一次脱轨。论社会治理的正道,重庆出租车罢驶事件的解决是政治理性的一次觉悟。
      任何一次重大危事件,都应当停止用“操纵理论”作为解释模式了。没有人是愚不可及,听人摆布的,何况是成千上万的人,被人操纵着去做一件有利益风险的事情。另一方面,即使社会上真有什么“破坏分子”,也没有人能力会大到如此程度,可以呼风唤雨,把成千上万人变成自己的提线木偶。手中并没有权力以及公共资源的少数人可以操纵整个社会或一个阶层,这只是神话。
      我不会怀疑,任何一个重大群体事件,其间都可能存在着积极活动的人士。这些人所起的作用,到底是“操纵”还是“组织”,应是显而易见。他们没有操纵他人的能力,但能使拥有共同利益诉求的群体得以用一定的形式来发出共同的声音,表达共同的意愿。按照“操纵理论”来解释,社会本没有矛盾,而是有一些坏人,于是有了一次“闹事”。但如果社会利益的表达总是被解释为“闹事”,社会也就会变成高压舱,看似平静,却地火奔突。
      很多人在说,不要再去追查重庆出租车罢驶事件的“操纵者”。是的,所谓的“操纵者”原本是不存在的,可能有的只是积极参与者、组织者而已。应该遗憾的是,那些宣称代表出租车司机利益的组织为何没有能够起到作用;应该思考的是,怎样建立真正代表出租车司机利益的社会组织,使对话保持在一个经常水平。
      一个更加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丢掉重大社会事件的“操纵理论”。这样的解释模式,歪曲社会事件的性质,侮辱大多数人的智力和人格,以少数人、操纵、破坏、闹事、严惩来处理事端,并制造社会高压。一个社会是正常的,就没有“操纵理论”的存身空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洪波:杨湘洪出走是一次弃船而逃
  • 刘洪波:新闻记者不能漠视真相
  • 刘洪波:中国需要告别造城运动
  • 朱健国:“天沔苕”刘洪波
  • 刘洪波:“自杀式执法”真疯狂
  • 刘洪波:公民运动在哪里?
  • 刘洪波:人口是一个不能简单化的问题
  • 刘洪波:胡紫薇踢场子,你喝什么彩
  • 中共官场:一斑窥全豹 抄一串数字给你看/刘洪波
  • 贫富对立情绪是相互造就的/刘洪波
  • 百姓杂志:假话发生学/刘洪波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