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独裁集团是该被淘汰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2日 来稿)
     仅我所知,欲建党组团的人国内已很多了,而且,被利益集团强暴了的、尚在强暴着的弱势群体中的精明者,在今天得不到外来势力的精神解放之时,想着自己解放自己也是很自然、符合情理的事。特别是在今天,政府人员都不遵守自己的宪法以及法律的时刻,不能继续让利益集团盘剥与蹂躏民众群体的唯一出路就是完全取缔独裁专制,这是广大民众群体一能达成的共识,所以也就自然而然的产生进步力量组织起来也已不过分。
    是啊,谁都想安居乐业,象我这样的没有政治野心的人,谁也不在意谁去做我们的长官,但这个长官必须的是大的方向上不侵害我们群体的实际利益,甚至不能进行精神的、物质的强暴,和与我们一样必须遵守国家宪法以及法律,哪怕这个宪法以及法律很流氓、很不地道。而今天,以胡主席为首的利益集团,都已经做不到了,所以,反抗的呼声愈演愈烈。然在这广泛的呼声中,大家更渴盼多几个杨佳似的人物来做点实际动作,给予流氓者一个必要的震慑。
     在上海,甚至全球凡是有正义华人居住的地方,许多的欲邪恶势力失败的人们都用自己的微薄的力量参与着解体中共的事务,尽管绝大多数是用暗地“揣一脚”的办法,但“过街的老鼠”当然是独裁利益当局所保护的利益集团。而这个利益集团基本上是当局的“自己人”。因此也就很难分得清,哪个不是独裁当局的人了。 (博讯 boxun.com)

    而且,中国当局的智慧连台湾的巨富王永庆先生都不如,他咯先生能把自己的资产交给社会,而不是自己的家族,这种心胸我认为虽然不是绝对的伟大,但却值得崇敬。他在医嘱里给后人这样写道:“子女们:——财富虽然是每个人都喜欢的事物,但它并非与生俱来,同时也不是任何人可以随身带走。人经由各自努力程度之不同,在其一生当中固然可能累积或多或少之财富,然而当生命终结,辞别人世之时,这些财富将再全数归还社会,无人可以例外。
     因此如果我们透视财富的本质,它终究只是上天托付作妥善管理和支配之用,没有人可以真正拥有。面对财富问题,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正确予以认知,并且在这样的认知基础上营造充实的人生。
     我本出身于贫困家庭,历经努力耕耘,能够有所成就。在一生奋斗过程中,我日益坚定的相信,人生最大的意义和价值所在,乃是藉由一己力量的发挥,能够对于社会作出实质贡献,为人群创造更为美好的发展前景,同时唯有建立这样的观念和人生目标,才能在漫长一生当中持续不断自我期许勉励,永不懈怠,并且凭以缔造若干贡献与成就,而不虚此生。
     基于这样的深刻体会,因此我希望所有子女也都能够充分理解生命的真义所在,并且出自内心的认同和支持,将我个人财富留给社会大众,使之继续发挥促进社会进步,增进人群福祉之功能,并使一生创办之企业能达到永续之经营,长远造福员工与社会。
     与此同时,我也殷切期盼所有子女,在创业与日常生活中,不忘以服务奉献社会、造福人群为宗旨,而非只以私利做为追求目标,如此才能建立广阔和宏伟的见识及胸襟,充分发挥智能力量,而不负于生命之意义。”
     读到这里,再看看我们所谓的先锋队——中国政府的挟持者,他们哪个具有这样的心胸?哪个能让我们肃而起敬?而王人庆先生,能不让我们肃然而立吗?一个人的伟大,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王人庆先生已经做到了,我们的中国官吏基本上就没有这样的细胞。
    事实上,我历来反对建党组团,也从不涉及这样的事,严格地说,我收到的电子邮件已经有几个了,那就是邀请我参加组建地下组织的活动,虽然我婉转地拒绝了,因为我清楚,这些人根本成不了气候。可仔细想来,这些甘冒失去自由的群体,为什么要这样?明明知道,只要组织起来,就很容易被侦破,很容易身陷囹圄。而中国在野的民主党人士,已经被当局残害的不少了,甚至流氓当局不择手段地打压。他们知道,只要允许弱势群体依照流氓宪法建党组团,那么他们的灭亡也就不远了,因为他们根本就失去了群众基础。
    过去,毛泽东领导下的共产党,是依靠群众打下的江山,今天,他们的后人由于需要刺激自己的感官,需要强奸更多的女人,侮辱更多的有骨气的人,已经不得不脱离开群众基础,高高在上的指手画脚,刺激感官;不得不应时诞生愿意被强奸者,愿意被侮辱者。但不愿意的人们,也就自然需要从新考量自己的未来,给自己一个合适的新角色,使自己不再立于被强暴的空间里。
    我是一个并不完整思想的素食者,不提倡杀戮动物家禽的人,希望能与动物家禽们友好共处——何况与人?但是,家人却都离不开杀戮动物家禽来维系自己的生命,就象流氓独裁者需要强暴弱势群体一样,离不开这样的生活规则才有了牺牲品。而自己又是自动的为独裁的杀戮养肥了自己,时刻等待着被按在砧板上。
    这样的环境,能说民众有些异想是错的吗?如果继续逆来顺受,这怎么不是最终灭亡自己,败坏自己的愚昧思想?可现实中,愚昧的政府已经完全成为刽子手,他们的杀戮是没有理由的,他们的理由是决定他们的肠胃而不是法律,更不是宪法。
    我看到,有个“关于筹建中国共产党海外支部的意见和建议”,尽管我不完全赞同这样的筹建,但我不得不认为,真正能换取民心的肯定是这样思想基础的人,因为中国人还处在被领导的阶段,没有过多的民主诉求,只要眼前能得到实际利益,尽管我不希望我们的民众群体依然是逆来顺受地被奴役着而不反抗,但我认为,首先有个发展民主的过度阶段才能和平地维系中国的政治市场,才能把改朝换代的阵痛大大降低。
    同时,我个人还认识到,不管你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还是其它的有政治诉求的民主在野党,在今天,都没有理由继续搞独裁,所以,一方面我看到成立新的共产党是彻底取代假共产党的一个形式,也是换取新的政治气候的一个基因;一方面,我已经认识到了,若中华民族没有今天的腐败萎钝,没有这么的流氓肆虐,就必须的实现多党竞争国家执政权,才能有一个权威的监督系统。也就是说,中国政府谁来执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权威的监督体系能约束住执政的人们。如果让流氓监督自己,那不如说是让狮子监督自己不杀戮食草动物,再说,现在的官场上,出现的那些卑鄙的事是我们的国家制度约束不了什么权威人的缘故。
    再说,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不有流氓进入管理阶层,就象一个国家的传统,不可能不发生传统以外的事情,而违规的人往往是机会更大更多的人,小老百姓再怎么做,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或能损害更多的人,或夺取他人更多的利益。而且,我们都知道,没有文化、缺少做人道理的人,或不知羞耻的人,往往在今天都能做官,还能做大官。这样的人,才真的象江泽民、胡锦涛那样能“韬光养晦”。而这样的人,一旦得志,就什么更坏的事情也能想得出来,做得出来。因为他们的常年被压抑,肯定希望有更多的条件去释放。
    在《关于筹建中国共产党海外支部的意见和建议》中的第5条是这样解释的:“ 我们不反对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一党执政所拥有的地位”,这一点,又未免把新的共产党成为旧的共产党的替代者,到头来,还是要有一批人占据国家权力的位置害国殃民。我之所以不支持一党执政,就是因为有这样的隐患我们何不在前期就解决好呢?华盛顿能在十九世纪就能做好这一点,我们中国人的政治领袖到了二十一世纪了为什么就不能做好这一点?难道私利真的比国家利益、或群体利益更重要吗?我认为,一个人民的政治领袖,他能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与发展,定会指导自己的政治群体,接受多党竞争执政的基本政治框架。胡锦涛先生如果有大智慧的话,他是能够逐渐引导这样发展进步的。
    至于胡主席“修修补补”的捉摸作样的政治秀,改变不了中国政治事业的尴尬状况,只有把权力交给人民群众,让他们自由选择自己的长官,那么,今后的长官,就丧失了腐化堕落的政治土壤,中国就没有这么多的贪官污吏,就不至于用出卖国家利益地与邻国签署不平等协议,也就不可能成为地地道道的卖国贼。
    其实,我们都有善良的心,但这个善良的意愿,改变不了原本没有人性人的本性。我们不希望更多的悲剧,更多的自相残杀,不论什么理由,窝里斗是最不明智的行为,这样的结局得不偿失。然而,国家的政府,一旦被流氓群体控制着,这样的自相残杀就无可避免。
    
    2008年11月11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