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裸官们”出逃为何能屡屡得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1日 转载)
    
    来源:四川在线
     中国浙江省温州鹿城原区委书记杨湘洪滞留法国未归事件如今已演变成一出令人尴尬的滑稽剧:一方面,温州市委派出的工作组仍在法国“工作”,另一方面,他们“工作”的对象、至今在理论上仍保留原有党政职务的杨湘洪,却人间蒸发、下落不明,据称已离开法国另谋出路。 (博讯 boxun.com)

    
    杨湘洪是否真的离开法国?不得而知,根据签证,他可以在欧盟境内滞留到12月18日,但这并不表示他会一直在法国或欧盟待到这个日子,同样也不表示过了这个日子,他就一定不在法国----众所周知,温州地区素有偷渡“传统”,据称跟杨湘洪联系密切的在法国温州人社团中,就有相当一部分先偷渡而后“洗白”的温州客。
    
    据消息人士称,杨湘洪最可能的去向是西非某国。曾担任该国外长、欧佩克轮值主席、非盟联盟委员会主席和联大轮值主席的某著名政治家有50%温州血统,并与杨湘洪沾亲带故。这位政治家对中国一向友好,曾为中国的战略资源开发和中非关系作出过重要和独特的贡献,不仅如此,西非的“政治语言”和中国迥异,“人情比法律更重要”的思维定式在某种程度上仍很顽固,如果杨湘洪真的去了那里(或疑似去了那里),事态将变得更加棘手。
    
    显然,问题已经复杂化了:一方面,杨湘洪签证尚未到期,按照法国法律的相关规定,即使找到他也难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另一方面,杨本人已经失踪,即使“工作组”在巴黎熬到12月18日大限,可以依据法国移民法,要求遣返逾期非法之流的杨湘洪回国,恐怕也是无所着力,只能扯皮。
    
    问题不在于这件事变得多复杂,而在于,为什么一个本来很简单的事,会变得如此复杂,如此棘手?报道称,杨湘洪虽然未定性、立案,但温州有关方面已收到不少投诉和举报,虽然据称作为副厅级干部,“立案是件大事”,不能草率了事,可这样一个干部出国访问须逐级上报,并经过省外事办公室、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室、组织部分管副部长、分管副省长四道关口审批,在法国和法属非洲有种种密切联系、又有一去不返可能和动机的他,是怎样成功出行(而且还是领队)的?
    
    杨湘洪滞留后,不管以前有没有问题,作为一个重要党政干部,其做法显然已经违纪,如果温州有关方面能及时理顺情况,对其行为有一个明确的定性、说法,并配合上级相关部门及时作为,并非不可能在其“人间蒸发”前,通过外交渠道、民间渠道和法国移民部门,对其构成有效的震慑和控制。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温州有关方面始则三缄其口,继而信息自相矛盾,杨湘洪有没有被举报,是否“裸官”,均语焉不详,甚至连媒体上发表的照片都将错就错了几天,而“工作组”却带着医疗专家徒劳地在巴黎侨界“怀柔”,直至“病人”彻底消失在视野中。
    
    不管有没有问题,搞清问题,该怎样就怎样,是最简单、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如果杨湘洪仍在国内,如果他滞后初期温州有关方面采取更有效、更有威慑力的做法,这原本是一个简单(至少不复杂)的问题,但如今却复杂了:一个副厅级官员在外国不知去向,而有关方面甚至连他是不是贪官还弄不清楚,找人已如大海捞针,追究、处理,更是不知从何说起。
    
    据北京市检查机关透露,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外逃官员数量高达1.6-1.8万人,外逃携带款项达8000亿人民币以上,其中相当一部分,如果能及时扎紧篱笆、防堵于国门之内在前,出逃后迅速应对,采取一切有效措施保持压力于后,问题原本可以不至于变得如此复杂;就在杨湘洪出逃的浙江,2003年就发生过著名的“杨秀珠逃美案”,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出现同样问题,不仅如许多人所评论的,因未亡羊补牢,让更多“羊”从窟窿里跑掉,而且无形中给觊觎“外面世界”的“羊”们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榜样和示范:只要把简单问题变复杂,就没人能奈我何。
    
    杨湘洪案毕竟只是个案,最重要的不是这个案件究竟有何结果,而是“官员出逃”这个具有相当普遍性的问题,究竟能有何应对之策。如果说,这个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关键在于原本简单的问题因为“涉外”而变得复杂,那么解决之道惟有一个----通过法律、制度的建立、完善、实施和审计,加强对干部的民主监督和有效管理,从制度上确保做到有问题者不得官,有问题的官出不去,漏网出去的“拢得回”,惟如此,才能让已经复杂化了的问题,再度还原其简单的本色。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