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俞忠欢: 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免杨佳死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8日 转载)
    
    俞忠欢: 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免杨佳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您好! (博讯 boxun.com)

    作为一名与杨佳有同样经历和同样遭遇的中国公民,我就杨佳袭警案特向您请求从法律角度上免去杨桂死刑,因为从法律角度上看免去杨桂死刑是完全符合法律的。我国刑法和党的政策历来都规定只有对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罪大恶极的人才适用死刑立即执行。而杨佳不但没有民愤,反而还有民众同情、声援、支持,所以杨佳根本不是那种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人,不应当判其死刑立即执行。
    我所了解的杨佳案都是来自公众场合,听到的绝大多数人愤怒地说:“杀得好!”“杨佳真英雄!”“警察都是狗,流氓!”“杨佳够本了!”甚至喊“向杨佳致敬!”“向杨佳学习!”的口号。
    我不是个搞社会调查民意测验的工作者,而是个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不听电台的上海市市民,所以我所了解的情况很可能与电视报纸电台的报道大相径庭。(可能有人会问我为啥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不听电台?实不向瞒,我家电视机已坏了好久,也舍不得花钱买报纸和收音机。)正因为我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不听电台,所以我从公众场合了解的情况就更接近民意。
    按理说,杀人犯大都是被人们憎恶的,而受害者大都是被人们同情的,但人们为啥不但不憎恶杨佳,反而要站在杨佳这边,还同情杨佳,却不同情甚至憎恶被杀的警察?对此,我是有亲身经历的。我也曾经是个因杀单位领导而被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杀人犯,但在人民群众的同情声援下,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了中院的判决,改判我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我和杨佳有许多相同之处:都是一惯遵纪守法,从未违法乱纪的良民,都是在受到当官的(或警察)欺负后告状未果的情况下杀人的,用杨佳的话说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言归正题,以我的亲身经历体会,我认为杨佳案是可以避免的。我们弱势群体、平民百姓在受到强势群体、官员和警察的欺负后向上级机关和领导上访告状,这说明老百姓对党和政府还是抱有希望的,如果党和政府给老百姓一点希望,哪怕是一丝希望,老百姓也不会轻易走极端,尤其是极有忍耐力的中国老百姓。刘云耕曾说过:在美国,中国人最易遭受抢劫,因为中国人最懦弱,不大会反抗。所以做中国老百姓的稳定工作并不难,党和政府的信访工作者只要给访民一点点的和气,不要凶狠地对待访民,访民就会感到很宽慰,不至于走极端。
    可悲的是有相当多的信访部门、领导及其工作人员对访民的态度极其恶劣,且还打压。就拿上海市信访办及住京办事处来说,派警察和打手狠打访民,大都访民被打过,被打伤者不计其数,被打死者也有好多位。许多访民写好了遗书,作好了被打死的准备。
    其实,在上海和全国在杨佳案前后发生类似杨佳事件的案子不少,只或是案子比杨佳小,或是报道少,人们不知道或不大注意罢了。所以杨佳已是前有古人,后有今人。
    杨佳为何不去派出所杀殴打他的警察,而是去杀机关大楼里的警察?这就是杨佳成熟的一面,他懂得机关里的领导才是真正的幕后凶手。被狼狗撕咬的人,不去找主子算账而去找狼狗算账,那才叫不明事理呢!
    每当遇见警察和打手们殴打访民的时候,我总把目光转向在场的领导,不难发觉,这些警察和打手就像训练有素的狼狗,只要主子一个眼神,它们就会发疯似地撕咬访民,直到主子再使一个眼神才罢休。有时主子没指使,有的狼狗也会随意撕咬访民,这些都是跟随主子多年的狼狗,已经撕咬访民成性了。不管是哪种狼狗作的恶,都是主子的过。所以,访民被警察和打手们殴打,归根结底在于领导!
    听说上海市公安局有位心理专家说;杨佳事发九个月后气该消了,再报复杀人就是心理变态。我想这位专家肯定没上访过。上访过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上访不仅问题没解决,还遭受打压,这比当初发生问题时还更恨!
    虽然共产党的政府把我的唯一住房搞没了、抢了我的财产,还非法关押我,不让我上班,不赔我一分钱的工资;共产党的警察和打手毒打了我,但我还是不喊“打倒共产党”的口号。试想,共产党倒了,我去向谁讨还我的住房?债务人死了,最倒霉的是债权人,所以债权人要给债务买人身保险,我也要给共产党买党身保险。好多访民都有这种想法。
    访民与领导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象杨桂那样转化为敌我矛盾的必尽是少数。信访事件处理得好可化解矛盾,反之则激化矛盾,杨佳案就是矛盾激化的结果。有关部门是否查究信访部门的责任没有?
    信访工作本是化解矛盾的,可现今有些部门却在激化矛盾。我本人所在地的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政府控江路办事处就是如此。我为数千元的摆摊物品被一伙穿城管制服的人非法抢走而上访,原以为这点小事上访一两次就能很快解决,没想到上访了一年零四个有,八次进京上访,八次被截访接访,三次被街道关押累计两个多月,街道化费和被罚共计十万元,事情办得不但没一点进展,反而大踢步地倒退了。由于我被关押而失去了工作,我向街道提出最低要求赔我两个多月的基本工资,街道领导说:“不是我们街道关你的,是党和政府关你的!”还说:“你到北京上访有啥用?还不是由我们街道来解决?”“你去天安门广场撒传单,胡锦涛也不一定会看到你的信。”如此激化矛盾,要是我还像当年年青时那样冲动的话,肯定出事了。
    事实不仅证明了杨佳案的发生,信访部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杀死六警察的真正凶手就是领导!所以应该追究领导的责任,否则杀了杨桂还有后来人!
    我还是真心企望(但愿不是幻想)不要再发生杨佳案这种悲剧!
    特此请求免去杨佳死刑立即执行,改判杨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请求人:俞忠欢 2008年11月8日
    联系地址:上海市杨浦区控江路1200弄44号305室,邮编:200093 联系电话:1348241285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访民俞忠欢:杀了杨佳还有后来人.(图)
  • 俞忠欢:杀死六警察的真正凶手是领导(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