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土地兼并与土地流转/tricia1976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8日 转载)
    
    9月30日《新闻联播》里一则消息让整个中国人为之震动。这个消息嵌在一个书记下乡的新闻中,文字很短:在谈到乡亲们希望农村基本经营制度能够保持长期不变时,胡说,我要明确告诉乡亲们,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是党的农村政策的基石,不仅现有土地承包关系要保持稳定并长久不变,还要赋予农民更加充分而保障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同时,要根据农民的意愿,允许农民以多种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适度规模经营。
     (博讯 boxun.com)

    最后一句话看似轻描淡写,并且很快会淹没在新闻海洋中。领导们的讲话很多都是这样的下场。但是还是有人看到了新鲜气息,数天之后,新的土地政策果然开始萌芽了。
    
    今天是国庆后第一天上班,和一同事讨论这一政策的出台。他对这一新政大为摇头。他的理由是:这一新政将导致流民遍地,并进而导致国家大乱。我为他的论断大为吃惊,忙询问他有何凭据,他道出了他的论据:从历史就可以看出,王朝交替大都是因土地兼并太甚,导致农民丧失唯一能立命之本,从而进而导致大量流民出现,而流民问题导致了社会动荡。
    
    但是土地可以自由买卖怎么就必然导致流民遍野?此君的解释是,农民大都是眼光短浅的,他们会为了钱而卖掉土地,而卖土地的钱终究是有限的,于是在数年之后就会出现大量无地的农民,他们到处流窜,并将成为社会动荡的根源。
    
    我哑然失笑,又很讶然当今还有人依旧操着“均田地,抑兼并”的陈词滥调。因为知道他对自己的观点一向很虔诚,几乎没有人能让他动摇自己的观点,我没有让争论来影响享用午餐的愉快。
    
    后来一再思索这一问题,再次为他的论据和结论感到好笑。首先一则,王朝更替有几多是因为流民问题?虽然因为中共对农民起义有着天然的好感而执意在历史教课书中将很多啤酒杯中的暴动夸大,但真正由无地流民导致的社会大动荡并导致王朝更替的,不占多数。真正由农民起义所导致的社会大动荡,大概也不外乎秦末农民战争、汉朝末年的起义、唐朝末年的起义、明朝末年的起义以及太平天国。其他更多的是野蛮民族入侵,靠武力征服,或者是贵族之间的禅权或夺权。
    
    其次,真正导致王朝更替的农民起义是否都是由农民失地造成的?很不尽然。声势浩大的秦末农民战争的发起不是因为农民失土地,就连规模超级庞大的太平天国的发端也是从一个读书人做了一个怪梦开始的,加入大军的不尽然是失地的农民,更多的是失意的知识分子、没有活干的矿工、在家乡无法立足的流氓……
    
    第三,怎么来界定流民?现在大量农民放弃土地和庄稼,到城里找活干,他们的身份算不算流民?此君的回答是,他们是流动人口,不是流民,一旦社会动荡,他们可以重返家乡,继续耕作。但是抛荒土地与失去土地有多大的实质差别?虽然看上去一个是自愿放弃土地一个是被迫放弃土地,但在一个以工商业为主的国家,当一个农民愿意卖掉自己的土地来换得经商资本,甚至是仅仅换来几年吃喝的时候,谁又能说他必然就会因为失地而造反?
    
    第四,土地流转是否必然导致土地兼并?按照此为新左君的观点,农民的眼光都是短浅的,都是喜欢坐吃山空的,只要能一年有顿饱饭吃,才不会管三五年后还有没有饭吃,所以他们必然会因为看到卖地能拿钱就会把天地卖掉。这样评判农民我可不爱听,虽然我对农民并无好感,但他们的精打细算一贯是让我吃惊的,他们积累和节约的习惯也是让我为之服气的,说他们都是如街头阿二那样吃了上顿不考虑下顿,实在是侮辱农民们的智商,虽然看上去此新左君看上去是为农民说话。
    
    第五,流民问题即使说曾经对中国的历史有所影响,但它对当今以工商为主体的社会还有多少像样的影响力?很多流动人口宁肯在城市吃苦,也不回去守着一亩三分地困顿度日,这已经说明了工商业的力量早已超过种地的吸引力,在这样的社会如何还能持续那种失地了就丧失了立命之本的传统氛围,并进而出现流民冲击社会的稳固基础这一问题?
    
    第六,土地兼并是否必然导致社会动荡?目前的确已经有这样的苗头,现在很多社会不安定因素的根子就是在土地问题上,当然这里不叫土地兼并,而叫征地,但是,更多的纠结症结所在是补偿款的数额,而不是在于征地与不让征地的矛盾。也就是很多人认可了这种征地形式的现实存在。那么在土地可以自由买卖与土地国家征用之间,试问农民愿意选择哪一个?
    
    土地问题曾经让农民为之颠狂,土地革命让共产党赢得了超人气的支持,但是中国已经不再是个传统农业社会,在工商业崛起之后,连国家对农民的土地税都已经看不上眼了,在这样一个社会,居然还有人拿土地流转说事儿,实在是咄咄怪事。而据我所知道,还有无数的新左们依旧做着毛时代的梦,盼望一切回归到毛时代,力图如毛一样,将中国持续营造成一个庞大的农村。毛是他们的村长,而他们所希望的自己的位置是什么?就是可以分得一杯羹的里长,因为据说他们想问题都是从农民的利益出发的,所以农民供养他们是理所当然的。
    原创:tricia197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土地流转或成大批农民流浪/陈如意
  • 苏杜: “土地流转”争论能“到此为止”吗?
  • 胡显达: 土地流转改革的三大疑虑
  • 当前土地流转“改革”的要害在哪里/周同
  • 中国的土地流转:农民开“股田公司”?
  • 陈维健: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 土地流转权应配合乡镇民主改革/张志峰
  • 为不能为:央校教授为“土地流转”做“社会主义包装” /苏杜 
  • 土地流转需慎重,防止失地农民变流民
  • 土地流转,中国新一轮腐败的开始?
  • 湖南农民盼落实新土地流转政策
  • 新土改应确保土地流转的主体是农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