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南航信访人员屡次在京被打至残的情况报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5日 转载)
    
    关于南航信访人员屡次在京被打至残的情况报道
     (小妮子) (博讯 boxun.com)

    
     由于上海证券交易所指使其26家券商对南航权证非法创设,使数以百万人巨亏、倾家荡产。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国家金融体系的健康发展,我们来自全国各地的股民先后到中国证监会反映真实情况,而让我们遗憾和困惑的是,中国证监会作为国家最高的证券监管机构,不但前期玩忽职守,现在不但没有积极改正,仍然推诿、纵容。严重渎职使事态严重化,扩大化。证监会的部分当权者为了纵容包庇隐瞒真相,先后以报假警抓逋,利用奥运维稳和勾结各个部门对南航权证信访者进行监禁、软禁、恐吓、殴打等各种手段打击上访。截止目前,先后已有两人被殴打至残,详细报告如下:
     一、2008年9月26日晚,河南股民张武军和两个南航权证受害人刚到北京在西四的砖塔旅馆旅馆住下,就被警察带进了丰盛派出所,随后被地方驻京办接走,凌晨,张发信息说被殴打,不知被关进什么地方!随后又不断求救,但不知他在哪里,大家也束手无策,第二天,张又发短信说,不堪忍受逃跑时跳楼摔断了腿!他现在洋桥的聚源宾馆,一个专门关押上访人员的废旧车库,有打手把守,这个黑窝点有几十个人都关在一起。他说打了很多遍110都没有人管,后来找到督察,终于把他带进了派出所,后经派出所协调,地方答应回家治疗,但回去后又不管了,前天张武军打电话说:他现在医院治疗,由于伤情延误,手术不是很成功,可能会终身残疾!
     二、受害人吕德善,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石坪乡人,2008年10月25日下午去证监会信访办遭到拒绝接访后,走到中国证监会被警察抓捕送到 马家楼,夜里11点左右被苍南县住京办的领导接出后诱骗到京浙宾馆,当场没收了手机和身份证,12时许,三名看守他的人酒后醉醺醺地用刀等凶器恐吓、漫骂、殴打和凌辱吕德善数小时,连厕所都不让上,并以被褥少为由不让吕盖被褥。吕德善因在南航权证巨亏近百万,妻子无法面对这一事实离婚去了英国,08年9月间父亲也因此事着急上火,病故。深受悲痛打击的吕德善,又受到如此的恐吓和摧残后,于凌晨从京浙宾馆二楼约4.5米的窗户跳下,(注:左脚脚踝骨片脱落,右脚足跟摔裂.)双脚不能行走!后来吕在没手机报警的情况下爬着上了出租车找到我们,了解情况后我们立即赶到京浙宾馆并报警.可警察却说这事是地方政府行为,北京警察管不了就走了。他们更加猖狂、蛮横,有打我们之势,我们一再要求他们送吕去医院,他们不加理会。吕德善因脚疼的直发抖,虽然素不相识,出于人道主义,我们大家决定凑钱先去医院救治后再来解决问题。当大家把吕抬上出租车后,又冲出几个据说是浙江的干部和那几个打手对我们强行阻拦,警告我们不要多管闲事,并对我们中一个已经上出租车的女同志进行威胁,不允许去医院救治,有一高大的中年人一下把臧序岭(残疾人)打倒,另一个人抢了臧口袋里掉下来的手机,我们向他要,他却不给。另一个人口里叫嚣“你们都是什么人,我们代表的是组织,你们不要自找麻烦!”三个打手冲过来把倒在地上的臧序岭连拉带拖地进了宾馆。经过长达1小时的争吵后,那个50多岁的干部拿了张纸,要吕必须写上:自己自愿看病,不要他们陪同。并留下吕的一个朋友做人质才同意吕去医院救治。这种没有人性的行为连出租司机都看不下去了,说如果需要,他愿意作证。他们说要跟着去,可到最后离开医院也没见到他们的人,不知道他们是躲在暗处还是根本没去。
     在积水潭医院简单处理完伤情后,我们和坐着轮椅的吕来到浙江大厦的浙江省驻京办事处,向浙江省住京领导进行汇报,他们在调查取证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浙江省住京领导对这件事避重就轻的做了一番总结后表示:对他们工作人员一定严肃处理,对我们垫付的药费给予报销,对吕的伤情会先安排住院好好治疗。
     第二天,听说吕被安排在陶然亭桥附近的青年酒店,我们过去探望时发现并没有住院,而且没有任何医疗条件下,只有两个高大威猛的保安轮流看守,不允许吕走出酒店半步,如有情况及时向他们汇报。两天后他们驻京办的信访领导来解释说:这个事情要他们乡里解决,等他们乡里领导带钱过来。终于等到乡领导来,吕多次要求到医院救治,他们却说住院的费用高,没钱等等原因进行拖延,最后吕在无助的情况下以绝食来抗争,地方政府怕此事败漏,于08年10月29日夜里把已经伤势严重绝食两天的吕德善秘密强行带离北京,至今下落不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南航信访群体屡次在京被暴力拘禁致残的控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