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芦笛: 李提摩太笔下的孙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5日 转载)
    刚才突然想起来,《互动百科》指责广学会 “愿华人明西方之理,不愿华人仿西方之制”的话是谁说的。很明显,此话不可能出于党宣传,我党既不愿华人明西方之理,更不愿华人仿西方之制,这就是“四个坚持”的由来。而且,党秀才们绝不会使用这种过时的文绉绉的表述方式。这话只可能出自孙文或是其徒子徒孙之口。如果真是他(们)说的,则倒也不是厚诬之词。在某种意义上,李提摩太确实“不愿华人仿西方之制”,他在回忆录里就谈过此事:

    “孙逸仙博士,中国革命的主要煽动者,是一位信教者的儿子——他的父亲经伦敦会传教士的转化皈依了基督。他毕业于香港西医书院医学专业,一开始在澳门行医,后来在广州成为一个积极的革命家。由于密谋泄漏,被迫逃亡日本、美国。1896年,他在英国被捕并被关在中国公使馆里好几天,在肯特礼博士帮助下方得以获释。  

     此后不久,他到伦敦我所住的旅店来拜访,对我在救荒和文字工作方面为中国所做的一切表示了感谢之意。他夸大其辞地大谈满族人的专横和腐败,声称他们一无是处。在他看来,必须由一个汉族人的政府取而代之,那样的话一切都会好起来。我指出,他的观点是错误的,通过研究中国的历史,他就会发现,满族官吏有坏的也有非常杰出的。仅仅简单地把最高权力从满族人转移到汉族人手中,而不在政府权力的中心进根本性变革,就像把一枚残破的硬币翻过来一样:那仍然是一枚残破的硬币。在我看来,中国需要的是改革,而不是革命。但孙是不可能被从革命的路上劝阻回来的,他把自己的全部心思都用在了散发宣传革命的文字材料中。   (博讯 boxun.com)

    ……

    1900年,在去美国途经日本时,得知孙中山住在横滨,就去拜访了他。发现他正埋头制定推翻清政府的计划。他宣称,满洲人是永远不会改变他们的做法的,只能靠恐怖的暴力驱除。他已经下定决心倡导革命,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回答说,看来我们只能分道扬镳了,因为我相信通过文字对政府的启蒙。我看得出,对曾经被囚禁在伦敦中国公使馆的经历,他是永远不能忘怀的,因此永远不会宽恕满族统治者。  

    从那时起,孙博士在美国、新加坡和爪哇拜访当地的中国人,为革命筹集资金。他也访问了巴黎,请求法国政府帮助他在华南建立一个汉人的独立王国。但是法国人没有接受他的方案。  

    于是,他在日本设立了自己的总部,那儿有一万名左右的中国学生在研究日本成功地超过他们的秘密。当他们对此有个一知半解之时,就回到各自的省份鼓动同乡反对满洲人的统治,把对满族人的仇恨煽动到白热化的程度。1908年11月,皇帝和慈禧太后先后去世。皇帝的哥哥醇亲王的小儿子成为新皇帝,他被任命为摄政王。除了在日本积极筹备外,孙博士还与在欧洲和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保持联系。欧美的一些留学生,尽管在政府管理艺术方面,他们的知识同孙博士对汉族和满族统治者的价值的相对性的认识一样不如人意,却相信共和政府能够使中国富强,像美国伟大的共和政体一样。于是,这样的呼声高了起来:‘我们要建立共和国!’所有海外的中国学生和他们在国内的朋友都做好了采取行动的准备。在芝加哥,他们制作了共和国的旗帜。对那些渴望着攻击任何政府官员、或者打算劝诱他们接受共和的学生,孙博士都许以高官厚禄。  

    …………

    1911年10月11日,革命先在武昌爆发,随后蔓延到其它政治中心。满族官员端方,刚被任命为四川总督 ,被残酷地杀死。10月22日,陕西省首府西安爆发了可怕的流血事件:15,000名满族人——有男人、女人还有孩子——被屠杀。在太原府,满族人居住的满城的大门洞开,以为那些想逃跑的人提供方便。在福州、杭州、南京还有其他一些城市,都有很多满族人被屠杀。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整个中国的上空都飘上了共和的旗帜。  

    12月上旬,代表自己的小儿子――皇上,摄政王向隆裕太后提交了退位诏令,她接受了,并把所有政治事务委托给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革命首次爆发之时,孙博士正在英国,但是他很快就回国了。12月,共和议会在南京召开,有14个省的代表参加,选举孙博士为中华民国的临时大总统,袁世凯为总理。但是,三个月后,孙博士辞职,让位于袁世凯。这是他一生中走得最聪明的一步棋。他认为自己没有从政的经验,而袁世凯在中国大概是最有经验的政治家。孙博士被任命为交通总长,着手实施一个宏大的铁路建设规划方案(芦按:此处有误,孙文被任命为全国铁路督办,不是交通总长,他在任期间不曾修建甚至规划过一寸铁路,却贪污了公款110万元)。  

    但是共和政府的官员们,从孙博士那里得到了有利可图的职位,就绝大部分而言表现得不仅不称职,甚至比满洲人更腐败。这就使整个国家陷入混乱之中。各个省份无不盗匪成群,他们杀人越货,任意横行。有几个混乱的省份试图建立独立的政府。对此,袁世凯采取了强硬措施。他任命荫昌,一个在德国受过军事训练的满洲人,为平乱大臣,并给他配备了训练有素的将士。因为他所推行的军事改革需要巨额资金,袁世凯决定大借外债。孙中山宣布总统采取的行动违宪,因为没有获得议会的批准(芦按:此处有误。袁世凯借债是为了维持政府运转,并不是为了平乱。所谓‘二次革命’的武装叛乱是在大借款协议签订后爆发的,不是在这之前。五国大借款案获得了临时参议院批准,不属违宪行为。荫昌只是总统府高等顾问,并不是什么‘平乱大臣’——此词显系minister的误译,大臣的名号在民国已经废除了)。

    我被邀请去拜会孙中山,劝他不要把抗议宣言发往海外。因为袁世凯是共和国的首脑,国民应当对他表示信任,不要扰乱他认为使国家富强所必须采取的计划。当我见到孙博士时,他正在阅读他的宣言的校样。他把稿子递给我,问我觉得怎么样。我请求他不要把宣言发表,但他无论如何听不进理性的劝告。这使他受人尊敬的早期生涯画上了句号。”  

    由此可见,李提摩太确实“不愿华人仿西方之制”,但人家把理由说得清清楚楚:

    一、他反对排满,认为“满族官吏有坏的也有非常杰出的”。孙文的排满号召来自于他对中国历史的一无所知,还不如李提摩太这洋鬼子。

    二、中国的出路在于改革而不是革命,“仅仅简单地把最高权力从满族人转移到汉族人手中,而不在政府权力的中心进根本性变革,就像把一枚残破的硬币翻过来一样:那仍然是一枚残破的硬币”。

    三、他相信清廷能被文字启蒙过来,进行改革。

    四、他高度肯定“美国伟大的共和政体”,但认为孙文和他煽动起来的革命愤青一样,既对中国和西方的文化和国情民俗一知半解,又毫无政府管理经验,只知道高喊“我们要建立共和国”的空洞口号,以为找到了万应灵丹。

    历史业已证明,李提摩太“不愿华人仿西方之制”(其实是反对革命)是何等的真知灼见。可惜他死早了,以为孙文的政治生命在所谓“二次革命”的武装叛乱失败后就“画上了句号”,没看到那跳梁小丑后来作的大孽。托那白痴小丑搅屎棒的福,中国从苏俄帝国主义那儿引入了世界上最腐恶的制度,以致“通过文字对政府的启蒙”,使其开展实质性政治改革的机会是再也没有了。

    原发《海纳百川》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