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国家名片上的文革幽灵
     (博讯 boxun.com)

    如果讲:北京是中华民族政制的脑袋,那么:天安门就是这个脑袋上的脸。二厢巍峨的会馆是他的一对眼睛,中间高耸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是印堂下的鼻子,鼻下的中南海故宫,就是他的一明一暗官有二个口的嘴巴。面孔的后面是一个党、政、军、人民议会、政协众院五元权力中心的大脑。
    如今这个五色大脑的中枢长了不可术除的政治胶质性肿瘤。这个政治恶性病灶滋生的癌细胞,已扩散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器官和肌理、神经、骨髓里。
    什么希奇古怪的明偷暗抢,潜室搜刮,黄土换金,斯文诈骗,制度洗劫,古代三下滥之流也不屑一顾的丑事都会发生。
    
    遥看中国:汶川地震更震出体制的僵化与迟钝。
    百年国耻依旧未洗下的五百万中国军警,宁可把机关枪、刺刀对准手无寸铁的西藏喇嘛,非暴力主义下觉醒的各族人民,也不会把国家武装力量用于收复19世纪被国日俄占据的国土。
    
    远望西南:一个在文化大革命就是中国封建法西斯原教旨主义红卫兵干将,现为中共重庆总督,又为血统中国太子党三号领袖的薄熙来,六月上任第一件事:就是为文革翻案,号令全市人民象文革时那样大唱红歌。上任七月第二件事:就以文革一打三反的方式,超越司法,出动武装,八十天关押万名老百姓。任期八月第三件大事:耗费人民500万元的血汗钱,在山城高地上树立了一尊刷新文革纪录的巨大红毛大像。公然挑战中共中央禁止为国家领导人树像及中央1978年对毛泽东发动的文革鉴定为民族人祸,国家浩劫的正确结论
    
    俯瞰鸟巢:也有红卫兵思维的张艺谋特制的五只假虎》》》》》高唱着《五星红旗迎风飘起…》先后窜进了08奥运盛会…
    
    审视华北:十九年奶毒中国,一起起人灾矿难…
    
    环顾东南:股市急泻、房市冬眠、粮食危机、企业溃散、失业起潮,财政告急,狼烟四起…
    
    再看深圳,中共海事局一个五十八岁的老红卫兵流氓,乘着酒神杜康酿造的云雾,要拽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到男性厕所里…?试图重温无产阶级大革命的封建法西斯专政。
    
    红卫兵秘书:季羡林身边的梁上君子
    
    祸不单行,特别号外:中国社会科学第一殿堂;培育中华民族未来文化、政治、艺术、历史、思想明星的摇篮;有着永烁五四光环的学术圣地---21世纪的北京大学,居然出了一个至今还在挖四旧搞抄家:于1976年10月就应收手并该退出文革历史舞台的红卫兵女人?这个把一幅幅粘带着无数学界泰斗、文化名人、社会精英血迹,于1966-1968文革打、砸、抢、杀、抄家、掠财时用过的红卫兵袖章藏在贴身之处;猥亵地躲在中央舞台厚厚的幕帘里的有显贵背景的女人;这个不失时髦地穿着邓毛的中山装,脑满肠肥的身躯上加佩着江的三个蛋表,口口不离胡锦涛科学发展观的贵妇人,就是利用这一身多重保险红衣行头,一次又一次窜进》一位让世界敬仰,让中国骄傲九十多岁高龄的中国国学大师家中,哼着文革《北京的金山上》和《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的革命小曲,对老人六十年积攒的珍贵文物、字画、古董、珍宝、稀世古籍进行翻箱倒柜,秘密抄家,(四处张望,乘内外无人后)逐分批盗走,上市变金。
    
    据日前博讯转载的星岛日报讯:北京大学国宝级学者季羡林私人收藏的数十幅名人字画,被人从家中偷出并拍卖,内地媒体调查后,将矛头指向北大党委副书记吴志攀之妻杨锐,因为杨锐近年担任季老秘书,又掌握季老北大住宅的钥匙。据知总理温家宝应季老要求,下令北大撤换杨锐,但北大却一直拒绝执行,令人震惊。 (博讯 boxun.co
    星岛日报昨天致电北大校长办公室查询,一位女性官员表示,她不方便就相关事件发布消息,至於是否与杨锐有关、警方是否介入调查等,她则回答「无可奉告」。
    
    北京《中国青年报》等内地媒体报道,新华社着名记者唐师曾、山东大学教授张衡近日在网志上披露,季羡林收藏的数十幅名人字画,竟在他毫不知情、也没有任何授权的情况下,分批流向拍卖市场,怀疑是被人从其位於北大的住宅中偷出。
    
    据张衡表示,去年四月二十七日,他在北京金兆拍卖公司的一个拍卖会上,赫然发现一批季老私人收藏的字画,他当场竞得十四幅,其中一幅是中国前外交部副部长黄镇夫妇送给季老的寿礼,名为《松鹤延年》。
    
    张衡说,因很惊讶,还曾致电北大校方,希望该校能加强对季老物品的保管,北大官方没有理会他,反而被担任季老秘书的北大党委副书记吴志攀之妻杨锐来电痛斥他「你是山东大学的人,凭甚麽管我们北大的事?」
    
    此后,季老收藏的名人字画频频出现在北京的拍卖会上,张衡一共买下二十多幅。今年九、十月,唐师曾、张衡先后到北京三○一医院拜访季老后,才发现这些字画都是在季老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盗卖的。
    
    季老告诉他们:「我也不知道怎麽流出去的」,季老还强调,「我并不需要钱,也从没委托任何人拍卖我收藏的字画和其他物品」。
    
    事件曝光后,反响强烈。内地记者组织调查组调查后,将矛头指向杨锐,怀疑她监守自盗,因为杨锐近年来一直担任季老秘书,是主宰季老一切内外事务的大总管,又握有季老北大住宅的钥匙。而杨锐则拒绝记者采访。
    
    为杜绝再次发生类似事件,季老上月一日向温家宝总理写信求助,希望温总出面协调,要求北大撤换杨锐,并提出山东大学教授蔡德贵最适合担任他的助手。
    
    有消息说,上月中旬,温家宝致函北大,指示要尊重季老意见,为其换秘书。传北大以「要等领导到齐了开会研究决定」等为由,至今没有执行。
    
    散落在天安门广场上的金条
    
    1971年我在内蒙前线军营服役时从大批北京高干兵口中获知:文革初期,北京许多穿其革命老子将校呢中高干家庭出身的红卫兵子弟,在打、砸、抢、抄家过程中截流了“浮财”其中就有大量的金子。
    知道吗?朋友:当代中国人的绰号和名字与时代政治染料颇有关联。那时候的北京,许多大学、中学,街道,胡同、军营大院、国家各部家属大院里,雨后春笋地冒出许多个金条;皮带;元宝;老虎凳;飞机;坦克;土改;土炮的绰号。“金条”绰号的使用率可能是最高的:几乎每一支造反抄家的红卫兵队伍里都有叫“金条”的青年。我们连里就有一个绰号叫:“金条”的北京战士。身材高大,,脾气暴躁且好逸恶劳。不过其老子不是什么高干,只是一个团长级的料道。据悉:那个血色染雾,鬼哭狼嚎,鸡飞狗跳,实在太爽太自由的时代,因为公检法机构都被红卫兵搞的一滩雾水,几近瘫痪。只要你不喊打倒毛泽东推翻共产党?OK!红卫兵想进那家打、砸、抢就进那家,想修理谁他一定逃不过,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偷个啥?藏个啥?真没有法子管束?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这金子金条金器属于那个百家姓,属于明道暗路东西还是冥界奈何的沉财。在那个几乎人人无产,家家缺钱,物质短缺、凡品要票的红旗满际,经济白板年代,金条只能藏,而不能用。
    
    叶向真是叶剑英的女儿。是叶帅家中唯一吃尽红色牢狱苦难的一个家庭成员。2008年11月1日她在接受凤凰卫视的采访谈话中,就证实了上述历史的一个真实的侧景。
    她说:“三十多年前,亲自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百万红卫兵。一百多万红卫兵革命小将在天安门广场上,长时间对着“神一般的红太阳”不停狂热地喊呀!蹦啊!唱哦!叫哎!挤呀!吼啊…”
    “那时候,我父亲叶剑英负责北京卫戍安全。毛主席在天安门每次检阅红卫兵后,卫戍部队在清理百万红卫兵无数只散落在天安门广场的鞋子、袜子、帽子、手绢、杂物时…,发现了惊心动魄的奇迹…逐惶恐迅速地向部队上级报告:‘广场上有不少散落的金条!…’”
    
    “那些天我父亲回家一直很沉默,心情也很不好…后来他告诉我们:广场上红卫兵们丢了金条的事情…我父亲说:‘不好了!这样下去,国家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一代年青人一定完蛋了…’”
    主持人明知故问:“那么多金条从那里掉下来的?”
    叶向真:“还用说吗?是那些将文革抄家得到的金条私藏在身上的一些红卫兵,在百万红卫兵于同一个时空波澜起伏的挤撞下,纷纷散落的…。”
    他们绝对没有想到,如些浩大翩滚的人体摩擦运动中…硬梆梆且又沉甸甸的金条,那经得起这样折腾?只有牛顿红苹果的地引定律了。
    
    我不由地想起圣经所言的那只红苹果:“是你的,在他地的财物会跟你。不是你的,你袋中的财宝会到他地的家中。”;“你们投下的种子,就是你们明天的收成。”
    
    经1966—1968二年,上千万中国红卫兵打、砸、抢、偷、闹、杀、烧、吼…够了!在雄壮的《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北京的金条上》的革命歌声中,在天安门广场丢尽少偷来的金条且同时又被毛主席十次检阅够了的红卫兵。一年后,被他们的“神”他们永远不落的红太阳毛泽东赶到农村。用林彪的话:在没有围墙的广阔天地里,开始变相的劳改。
    
    插曲:老头,你过来!
    
    北京.1975.9.1..北京大学门口.一个穿着一件洗涤成灰白色旧中山装,上口袋别着一支粗大墨水笔,胸襟上浸印着斑斓油污、牛奶、菜汤痕迹的白发老人,孤零零地伫立在上午9时太阳金色成份最厚重阳光中,从正北蒙古高原刮来的冷风,轻轻撩动老人几丝未打理的乱发。在大街上匆忙忙走过的红、蓝、黑、绿工农兵众群眼里:这老头十之八九是一个民国、日伪、中共三个时期九死一生的黑帮四类残余分子。
    三个二十多岁,身材高大,相貌堂堂,驮着大包小箱粗陋行李,下车赶来北大办理注册的东北工农兵新生,虎头虎脑地对着这位老人大吼:“喂:老家伙,你站着!给我们看一下行李,我们到附近去打几个电话就回来。别跑开。”说着将一个包面盖布上面印着一个红毛头像,包面上印着为人民服务语录沉重的军用书包,蛮横无理地挂在老人的脖子上。
    老人很和蔼,微笑的肢体语言中散发着一种北欧绅士,神学院学者宽厚的魅力。我问我身边的WANG同学:“他是谁?穿的虽然衣冠不整,可很有气质。”
    上海WANG复:“啊呀!侬弗晓得?他是季羡林老师呀?早年留德专研印度文化,大师级的泰斗呀!”
    
    偷走的是老人的生命?还是财宝?
    
    以我与中国最高学术殿堂里一些著名学者,如民国云南大学校长,中共建国后为杭州大学教授,世界最著名的楚辞学和训诂学专家:姜亮夫先生,浙大的教授宋词学专家:夏承涛先生,复旦的教授:蒋孔阳先生等接触的经历所知:这些老人即使在经济上最穷,生活上最苦,攸关生死命运最危急岁月,从来就没把学问、品德、珍藏的古籍、字画放在权势和金钱之下。即使文革结束他们重归殿堂,重新挥桨游戈在知识与学问历史的大海中,他们依旧把文化的珍藏品,看成是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正如志趣分界的阶层社会,层层各有所好。红色贵族爱权更爱钱;大款商贾喜欢千万元的私人游艇、百万级的名车、挥竿击球的高尔夫;中产喜欢户外的网球,活色生香的别墅;憨厚的布衣百姓们中意放大中国人丑陋的赵本山一样。年迈体弱的高知院士们把阅读和典籍字画收藏,当成生命自然离世前最后一口快乐甘泉和一束众神之光。如果遗失了这些,真是心如死灰。
    
    他们曾在战火纷飞的中日战争时,向西进逃难中遗失了珍藏…在腥风血雨的文化大革命中被红卫兵小将砸毁、烧掉、撕烂、偷走、抄家没收,再次失去了至爱。虽然万般痛苦,但没话可讲:前者是全民共苦的战乱,后者是全国遭劫的国难。季羡林老人运用他高学十车智慧,怎么也搞不明白?而今中国既没有外敌挑起的大战,也没有1966-1976毛式的文革,好端端一个弃旧图新的21世纪,怎么跑出一个“弃德谋财又弃新复旧”的红卫兵秘书来呢?党的影子真是无所不在呀?
    
    二战后期,制空权已被盟军控制。德国本土遭受盟军飞机的狂轰滥炸。那个焦头烂额的冬天,季羡林先生正在物质严重短缺的德国某市。严酷的冬天可供老人、孕妇、孩子取暖的煤、木材很少。
    青壮年的男子几乎都上了东线和西线。
    
    市长组织市民上山,用白色石灰浆在一些飞机轰炸后的枯树残木和虫蛀老死的树木画上可伐的记号,让留在城市的百姓砍伐。成千上百个男女老少上山作业。砍伐开始了,市民们非常有序,相当守约。只按市政厅画下的记号砍伐,没有一个人在记号外砍伐。人民宁可冻死也不愿砍伐守护他们千年英灵,并会永久福利他们子孙后代的原始黑森林。这让当时的季羡林心灵上受到了强烈震撼!更想多学,学好!回国用教育,改变国人的落后。
    
    1948年冬,退守江南的蒋介石预知大势所趋了。有二样财富是不能留给毛泽东的。1、远东最大金融中心上海的美钞和金条。2、各大学著名教授社会文化名人。他要把这二样财富全都撤到台湾。第一样做成了。第二样做成了一半。
    
    当时中国每一个能逃离北方共产主义岩浆的南方海陆空口岸,拥堵着江河决堤式的人潮,其悲情惨烈远远超过电影《红尘滚滚》逃生镜头。多少人抱着成把的金条美金想换一张去台湾、日本、欧洲、南洋…的机票或者是船票(南方没有一个文人商人军人想去苏俄)
    
    民国教育部长张道藩先生,拿着一份又一份特别通行证和一叠叠可供教授们全家逃离快沦陷的大陆,比成打金条更稀缺的飞机票,苦口婆心地劝说姜亮夫这一类的学者,走吧!赶快走!别忘了苏联1918-1940大屠杀。很识时务的胡适之辈名流携全家乘机东去了。有一半类似姜亮夫先生这样的伟丈夫不屑自由与权势的诱惑,坚定地留了下来。尽管他们后悔一生,也从未放弃用学问照明人生的秉性。
    
    德国的留学生涯让他心灵留了很深的日耳曼元素和犹太学者高尚的道德色彩。一生无私慈悲善良而晚年有些天真的季羡林老人,也许把伟大祖国:唯利是大,见山就喜;58年无林不伐,无山不秃的今日国民,也想象成德国式的人民。进而把身边那个披挂道道红袍的三只手—红卫兵秘书也当成了印度女神一般的德兰修女。
    
    近日的舆情从四个方向冲击我们:1、近百岁的季老知情后很沮丧;2、那红卫兵女贼依旧作无赖的狡辩。3、最高学府的党机器还在嘎嘎倒转?4、那厢:老人的孙女和学生,还有道德高官开始撒网捉贼,飞镖围猎。
    
    忧中有喜,网络对那女贼的轰炸似乎越炸猛。这是一本于全中国青少年有很好教育作用的公民道德活教材,希望未来民主时代的高教部能予正式采纳。
    
    教育人民:正直勇敢的道德,可以让跪在专制面前的人民站起,偷来的金条,会使行窃者遭受道德与历史诸神的严厉惩罚。
    警惕中国还有无数形形色色的红卫兵幽灵在还尸反扑。
    钟声弗远::金条值钱,道德比金条更高贵。
    
    亚笛多星
    2005.11.5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中国对数学的投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丘成桐先生亦应反思/季羡林
  • 温家宝应季羡林要求下令撤换杨锐 北大拒绝执行
  • 北大党委副书记夫人监守自盗续:北大校长许智宏拜访季羡林
  • 季羡林孙女季清给北大领导的一封信 (图)
  • 季羡林上书溫家寶要求撤换北大书记妻子
  • 季羡林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要求换助手 (图)
  • 季羡林先生字画被盗卖 与北大副书记夫人有关?
  • “国宝”季羡林藏画被盗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