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高官李季泽酒后放言:让你在浙江永远抬不起头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4日 转载)
    
    
     官员的“酒后”放言何其相似! (博讯 boxun.com)

    
    网友:愤怒一次
    
    
    因为前几天忙于开会,今天才看到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嘉祥涉嫌猥亵女童的新闻。在此事件中,林嘉祥说,“我就是干了,怎么样?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我给钱嘛!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我卡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如同其他人一样,当我看到这些话时立即血脉喷张,义愤填膺。对这些话,我觉得很震惊,但又觉得无比熟悉,因为我个人也曾经听到类似的话,也受到过同样的刺激,尽管那已经是五年前的往事了。
    
    我当时还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在职攻读博士学位。2003年5、6月份的一天,我去旁听了2000级几个师兄的论文答辩。当时我发现有一个叫李季泽的人也参加当天的答辩,答辩的题目好像是《审计的法理》。尽管李季泽名义上也算是师兄,但当天却是我第一天见到他。据其他旁听的人说,他是国家审计署的一名官员,而且他还负责对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北京高校的审计。我当时的感觉是,这个人的答辩并不怎么样。中午所有参加答辩的老师和博士研究生一起吃中饭,看到这个人在酒桌上滔滔不绝,我感觉两位老师还因此提前离开了。那个中午,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由于他直接称呼参加答辩的老师(包括贺卫方)名字,他的导师就跟他说,你应该叫老师,而不应该直呼其名。
    
    当天傍晚时分,我们已经回到望京地区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有师兄弟来叫吃饭,说这位叫李季泽的师兄要请所有的老师和师兄弟吃饭,地点就在研究生院旁边的那家韩国餐厅。那天晚上,刚开始时只来了两位专业博士生导师,但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一位副院长作陪。由于人数众多,我和几位师兄妹坐的地方离他比较远,我们就只顾自己吃饭聊天。当时的感觉跟中午吃饭时一样,觉得几乎只能听到这个李季泽高谈阔论。他问他的导师,一个月多少工资?他导师好像回答说,两三千。他一听就好像很气愤,说这些教授为国家作出了这么大的贡献,怎么才这一点工资?他立即对在座的研究生院副院长说,你们应该马上给我导师他们涨工资,否则我明天就到你们研究生院来查你。
    
    后来这位李季泽师兄开始逐个向大家敬酒了。当他向我敬酒时,我说,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没想到他居然说,不会喝酒的是男人吗?还做什么学问。我当时就说,照你这么说,这里在座的众多不会喝酒的师姐师妹都不能做学问了?更没有想到的是,李季泽听后居然勃然大怒,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厉声质问,你是什么地方人?我说,浙江人。他说,你们浙江省的省长是谁?我说,“好像是柴松岳”。李季泽于是气势汹汹地说,我马上跟柴松岳说一下,让你在浙江永远抬不起头来!听到这话,我立即愤然离席而去。
    
    后来,一位当时在场的老师对我说,你挺有性格的。但我觉得我自己太懦弱了。我只会将这件事愤愤不平地向我父母说,向我姐姐说,向身边的老师、同学和朋友说,当时却没有勇气和力量更进一步跟这位跟我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官员“师兄”抗争一番,我当时大可以说,你当了官有什么了不起,要不是你是掌管着审查中国社科院的职权,你这种论文也能在社科院通过?后来,我听一位跟他同级的师兄说,他们那级的人都觉得自己的论文能够通过,就因为有一个李季泽在;我也听说,在论文答辩前,他在中国政法大学的妻子曾经为其论文一事向某位论文评阅老师求情;还听说,当天晚上的饭局是李季泽请客,社科院买单,4000多元的钱他分文未付。刚才在网上查了一下,他现在已经是国家审计署交通运输审计局局长了。
    
    我知道,对于官员而言,这类“酒后”失言并不算什么大错;我也知道高高在上的李季泽局长早就像林嘉祥一样在“酒醒”后把自己说过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不过,与林嘉祥不同,李季泽局长还有机会利用他的公权力让我永远抬不起头来。我今天特意署上他的真名,好让他有机会施展他的权力或者告我诽谤。
     2008年11月3日 _(博讯记者:张桂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