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在调戏中国社会?/吴三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3日 转载)
    
    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和道德伦理几乎已经崩溃!在特权意识的作用下,一切错误和荒唐都可以冠上“ 正确”的帽子。尽管反抗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多,但是,与到处弥漫和肆虐的特权意识相比,顶多算是九牛一毛。我们每天都能够遭遇不顺心的事情,但是:一、我们不得不忍了;二、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参与着这样的游戏。
     (博讯 boxun.com)

    刚刚连续看了数篇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衙内”猥亵女童的新闻资料,怒火中烧。但是,林书记的行为并不比那些体制内每天都在干着调戏百姓的事业的人们更加恶劣。那些端坐在办公室和会议室内,说着口是心非的话语的人们,每天都在调戏着我们这个社会!(本人就是其中之一。很多人看了我的有关社会批评的文章,就拿我是“体制内”的人说事。其实,我非常清楚,即使自己换上一个新的工作岗位,也不可能好到哪里去。体制内的人无法逃避体制本身。同样,体制外的人,也一样,半斤八两而已。)
    
    在中国,对于体制内的人来说,“干得多,错得多”,是一个事实,因为你干的事情,都在扯淡!你做得越多,只能证明你越扯淡,或者,越隐蔽。只有像我这样绝望的人,才会向自己开上一枪。而对于“体制外”的人来说,同样很难改变自己所处的大环境。因此,对于中国人来说,其实并无体制上的内外之分。
    
    还是让我们看看哈维尔的名篇《无权者的权力》中怎么说吧——
    
    哈维尔认为,生存的本质是倾向于多元、多样和独立、自治,转向人类自由和完善的;但是,后极权制度要求服从、统一和纪律。生存在不断地寻求创造新的、无或然性的生命;但是,后极权制度则强迫将生命纳入其可能性和规臬。这个制度显示出内倾性这个基本特征。这个制度不断地、无保留地向着自我运转,而影响圆周则不断地扩展延伸。它为人民提供的只是使人民为之效力的最起码生存条件。除此之外,一切能让人们超越他们指挥的角色的举动,都被视作大逆不道,是对制度本身的攻击。
    
    后极权制度的内在目标不仅仅是表面上权贵们死抱权力不放而已。这种自我保护的社会现象是受一种更高的、盲目的自动性制约。整个制度都受这种自动性驱使。在权力金字塔中,个人不论职位高低,在整个制度里他们自身是无足轻重的,只不过是这个自动的大机器的部件和能源罢了。因此,个人的权力欲只有在与整个制度自动性的方向一致时,才能够允许实现。
    
    
    
    意识形态在社会和个人之间建立了一座桥梁来开脱和提供借口,跨越社会制度与生存的目的之间的鸿沟。它假设制度的需要是产生于生存需要的,是一个用来代替真实世界的表象世界。后极权制度触及到个人生活的每个角落,不过在这样作的时候披着意识形态的面纱。因此,虚伪与谎言充斥着社会:官僚政府叫作人民政府;工人阶级在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的名义之下被奴役;个人地位的彻底丧失说成是人的最终的解放;剥夺人民的新闻渠道被称为保障人民的新闻渠道;用权势驾驭人民说成是人民掌握权力;滥用职权、专横跋扈便是实行法治;压制文化就是发展文化,扩张帝国主义势力,成为被压迫民族的支援;毫无言论自由就是最高的言论自由;选举闹剧是最高的民主;禁止独立思考是最科学的世界观;军事占领变成了兄弟援助。因为当权者作了自己的谎言的俘虏,就不得不把一切都颠倒黑白。它篡改历史,歪曲现实,虚构未来;它捏造统计数据;它假装不存在一个无孔不入和无法无天的警察机器;它装作尊重人权,从不迫害任何人;它假装什么都不怕;它假装从不弄虚作假。
    
    
    
    人们毋须相信这一切神话。但他们不得不装成笃信不疑的样子,至少对一切都默许、忍受,随波逐流。这样,每个人都只能在谎言中求生。人们不必去接受谎言,他们承受在谎言中和与谎言为伍的生活,这就够了。就是这样,人们确认了这个制度,完善这个制度,制造了这个制度,(变成了)这个制度。
    
    看了哈维尔的文字,和看电影《窃听风暴》一样,看后让人不寒而栗!!!
    
    在中国,“真理”是最可怕的东西。你敢于说出真相,那么,你就是人民的敌人。因为,我们的人民已经习惯了说谎。所以,我一直认为,我们都在说谎,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我们无处可逃,所以聪明人只求自保。
    
    但是,一个社会没有真相,就没有真正的法律,更不要希望有什么创造和思想,我们剩余的只能是欺骗和掠夺、侮辱和欺凌、自杀或他杀,等等。
    
    够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