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由矿难尸体上的红包 听汤若望四百年前对中国人良心的忧言/亚笛多星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据博讯网载:中国西部时报一名记者9月25号,在山西霍宝干河煤矿拍下的一组照片,揭露了各地真假记者,争相领取矿方发放所谓“封口费”的场景。
     据中国央视网报道,当时该矿有一名矿工在矿内被闷死,事故发生后,矿主没有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反而给闻风而来的记者们发钱。 (博讯 boxun.com)

    
    报道说,封口费多则上万元,少则几千元。据报道,在煤矿云集的山西,只要煤矿出事,就有线人通风报信,然后各路记者云集,索要费用。
    
    报道说,发矿难财的记者有真有假,煤老板称这些记者为“端著新闻饭碗的乞丐”和“吃新闻饭的乞丐”。
    
    报道引述南方日报的评论员文章指出,河北蔚县李家洼煤矿井下炸药爆炸事故发生后,在矿主的买通下,当地官员和记者也收取了掩口费,使这起特别重大伤亡事故瞒报达到两个月之久。
    
    以上曝光的红包记者丑闻,对中国广大网民也许不会太震惊?中共党政每一个部门都有吃水线很深的潜规则。时间一久,就变成了法规以外的明规则。
    
    中国记者拿粘着矿难死人血的红包,在圈外的中国民众来看:真的不对,有些吃惊。但在百万记者务实心盘上,真是:小菜一碟。北语:鸡毛蒜皮。南腔:沙湿碎。沪言:小来西。这叫一种国度一重天。
    据我所知:今日那些犹如“土狼闻血便奔突”的矿难红包记者,既不是中国媒体交易黑规则的创始人,也不是饮头口血泉的急先锋。他们只是黑心红包道上的儿孙辈。
    最早出现的一批黑心文痞红包记者的地区,不是今日上镜曝光矿难乃频的华北晋冀二省,而是为曝光添柴加温的南方报业集团所在地:1990年的华南广东。
    他的出现与中国平面媒体出现商业广告同步而生,即紧跟着市场经济与第一批上市股票的起步而萌生的。
    那时的中国刚从斯巴达克式的革命、公平、艰苦、清贫、配给制时代走出来。政府没钱,人民也没有钱。
    刚刚开放的沿海门户和港澳强劲的资本南风,令十亿陆客晕头转向,钱…钱…钱…滚滚的机会,流水的钱?人民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将经三十多年打造的共产主义坚固的心理堡垒,一击而垮。因此老夫我道:
    政府找钱,批文满天。军队掘金,公司兴起。
    地方圈钱,租地卖地。企业骗钱,广告胡吹。
    记者寻钱,笔头交易。公安想钱,明查暗罚。
    医院爱钱,手术多多。学校勾钱,粉笔画金。
    太子搬钱,老共老爸。海王走钱,蚁驾飞艇。
    大员钓钱,三个蛋婊。公仆藏钱,瑞士纽约。
    这是中国的浓艳色块。这个国家对许多人的而言:最不值价,最易弃于冷墙一边是贞德、林昭、张自忠、陆铿、天安门母亲张子霖、蒋彦勇那种正直、正义的道德勇气。最有价值最热门,最能体现智慧的是:每日存折上加多了多少阿拉伯数字。
    道德?道德在中国泛滥的“盗得”“倒德”重金拜权风潮面前,显现的多么孤独,苍白。只要有钱和有权,最坏的海盗、毒贩、黑帮大佬、走私大鳄、屠城刽子手都可披上国家特授的一个个顶级道德光环,和一打打金字招牌。没有钱没有权,再好的道德士大夫如持万卷书经,孤独地行于黑雾之野。只有古代大师那一盏盏心灵油灯为其引路。
    你跟人民讲道德,人家不是把你当疯子!就是把你当傻子。
    在此种氛围面前,中国一百多万拿着老共特别审核颁发记者证的老记,不是道德的先锋,更不是西方体系下那些把道德、诚信、人格看的比生命还重要的自由记者。
    中国记者,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比特种钢更有纫性和弹性的精鹰群体。
    我无意表扬这个群体。只是想用最素描的色块表现这一个群体之所以精鹰?他们的心灵有一半是破碎、丑陋、堕落、痛苦的。一、他们时时刻刻得持中共宣传部一早打印好的采访方向、时间、对象、场所、内容、填充的谎言格式日程表,去做对外:欺骗了人民,对内:强暴了自已道德,对上:迎合了主子的宣传报道。在历史硬盘里留下了报应的恶果。
    他们心灵的另一半又是甜美、贪婪、刺激、亢奋、机敏、自豪的。二、他们有太多太多的机会,有太多金笔钥匙和大炮镜头,可向这动荡、疯狂、没有不可交易之物的沉浮社会打鱼、敲诈、掘金,洗钱。
    一封高度敏感的群众揭黑举报信会变成一张存款单,信件几日间便可在记者的“戏法”下,石沉大海。那厢打卡,又多了几个点数字。这叫:“红心黑包”。
    90年代初,强劲的商业大潮,把中国各央媒、各省媒、本省各市媒的上千老记,赶到中国南方的广州和深圳。广州有一个靠近省府的记者窝,即:集结各报记者站的新闻中心。在资讯上从不示弱的深圳,也在市委大院西侧的上步中路,搞了一个:老记集成媒站一条街。《香港大公报》《南方日报》等报业办事处的招牌金光刺眼。一幅幅风格不一的报业广告,向大众传递同一种讯息:有事找我,无坚不克。有难我助,媒体先声。
    这个集中国东南西北,中央党、政、军,各省、部、市媒体记者的“寻腥狼窝”又可称:手机俱乐部。是相当默契、平等、机智、高效的。
    他的最高宪章只有一个字:钱。
    他唯一的驱动不是道德而是:红包。
    没有固定的老大,也不知道下一个谁是老大。总之,明天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下一个老大。
    因为,每每第一个接受了某政要、名人、商贾、老板造势委托的记者,只要知道那里有大的庆典、开张、活动、展览、招商会等,都会在第一时间通知“狼窝”里的同伴:“喂!有料道!带上家伙!X月X日X时X分X地X楼XX会。”这一讯息对忙的再困再累的同窝记者们而言,犹如满胃灌下了十厅红牛,口口吸上九品大麻。有的吃来,又有的进帐。事后发上一小小豆腐干大的报道交差了事。这叫做:“红心红包”。
    文首报道的排队领红包,只能叫做:“黑心白包。”那是一群泯灭人类最基本良知,又彻底丧失职业道德的记者,在用国家媒体公器的阳界之舟,敲诈另一群冤死之人的最后钱财,无耻地打捞漂浮在阴界黄泉水上,黑白丧事的那一张张“白色”纸币。
    还有更让人感到讽刺的一种黑金叫做:“红衣大炮”。他独创的发明地源于深圳。90年代初期,因8964.深圳某大报总编火线换将。(恕我不能指名道姓,未进报社前,他曾与我有几面之交。他是个多义气又多波折之人。早已退休。我一直祈望他晚年福安,不再被旧事忧烦。)
    新上任的老总秉承上峰指令,大刀阔斧进行报业改革。逢邓小平91南巡,南方经济中兴,万业火旺,该报广告收入连连破亿,逐大兴土木建馆易楼,引来政敌眼热,利害冲突下产生多方位的扒粪举报。
    颇有心计的市委宣传部与纪委将“封封秘诉”告诉该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用什么回敬?用什么封案?又用什么封口?用钱太笨!送红包太蠢!五星大餐人家吃厌!美女作陪的桑拿洗浴又实在太俗!送星马泰观光?人家红皮护照上早已盖满了各国关章。
    老伙计不愧为老江湖,智多星。下令办公室大购每套价值数万元的尼康、佳能新闻专业照相机,配上长短焦距的各款摄影大炮。并派上:“顾问”;“督导”;“特约评论员”;“客座记者”“廉政监督员”红锦证书。OK.搞掂。
    一个战术:火烧到哪,就坚定不移地送到哪。
    刁状告到省里,一门门NIKON.CANON“红衣大炮”就拖到省里…
    御状告到京城,一样:红衣大炮立马空投那里…就不信这天下还有戒腥的猫儿。据太多资讯证明:80年代陈云一手打造较纯洁清廉的中纪委,90年代到了三个蛋表江泽民手里,已腐烂不堪。其潜规则绝非一个师团“红衣大炮”可搞掂了的。
    我曾在不同年代问过许多报社的记者:“记者的天职是什么?”他们的回答令我感到:动听、精准、明快、高尚。“为人民望风。”;“为前进的祖国航船避开明石暗礁引航”;“为国家大事小事鸣号开道”;“为怒海航行的历史大船担任:桅杆顶上的航观员、信号员、旗语手、水文员、气象员”;“只忠于真相,不听从权贵。……”
    事实呢?又是与承诺、背书、常识相反的另一套。中国道德最后一道崩塌防线的烂砖碎瓦,竟在风雨苍黄的历史舞台上,搭出了这样一个悲凉的嘹望塔。
    如果七百年前哥伦布首航美洲和四百年汤若望首航中国的那条大船,请的是中国红包记者,当关乎一船人性命的航观员、信号手、把舵人的话。二位大师的伟大使命会成功吗?
    红包记者会为几枚金币欺骗船长:把东说成北,把银色冰山说成灰色云雾…船沉前抢一个救生圈,再跳槽登上异邦的贼船BABY吗?
    站正天阶疾风的塔顶,我仿佛听到了汤若望神父四百年前悲怆的干咳声……
    经历了海上15个月,无数艰难险阻九死一生的考验后,受欧洲天主教堡垒派遣的耶稣会传教士汤若望总算于1619年7月15日,到达中国南方的一个口岸:澳门。
    1656年寓居北京城的汤若望,在给曾以忧虑伤感的心情写道:“大多数人,尤其是东方人,深藏不露,连信仰上帝都无动于衷。”尽管他已经成为顺治帝最信赖的先生。“中国人不要上帝,不重视个人心灵与公共道德的建设。”几乎成了在他身后四百年间陆陆续续进入中国的西方人共同看法。并为明朝后的中国历史,尤其是中共统治的六十年血腥史所证实。
    一百多年前传教士亚瑟.史密斯说:“中国人最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和正直的纯正品性。”
    历史果然说到了中国核心之处。可历史也应该原汁原浆地记载:如果没有这些唯中国才有的麻木、愚昧、软弱、善良、大忍之元素,早已卷入政治与经济旋涡中的危难中国社会,表面上会那么的平静和安祥吗?
    
    一个人口占据约世界人口25%的中国,其有相当泡沫水份的GDP产值仅占世界的6%.拥有二亿多失耕失地农民且拥有全球官吏最多,有五大权力中心重复粘连的不透明国家,这在没有中国元素的各国,早己翻天10000次。这是中国特色。这个特色且让庞大中央与地方的官僚体系将主力的智慧全用于三件事:1、说谎 2、恐吓 3、谋私。
    这种体制严重镂空了人民的为公的心智,腐蚀了国民的道德意志。以致大部分消沉的国民一生主要精力中忙于五件事:1、结婚生育 2、辛苦劳动 3、烟酒棋牌 4、砖头瓦片(房子)5、丧事。
    
    这与百年前西方传教土一致所说的:中国人不缺乏智慧只缺公德又有黑白反差。可见道德与智慧是宇宙众神赠与人类的一对永不熄灭的科学火种。
    为人民制定法律且担任执法的地方官,不道德地认为:为大把大群奸商投毒、制假把风护航是一种智慧。而丧尽天良的奸商认为:有政府的掩护为扩大利润对一切内销出口的商品、食品进行“卑劣的手脚”也是一种智慧。
    
    但是一连串的毒奶、毒物…丑闻曝光国内外东窗后,足以证明:西方的传教土可能又说错了。今天发生在中国太多的鲜而不奇,让人民啼笑皆非的事件回答了历史的一页:“许多中国众群,即无智慧也缺道德。”
    说明:当下中国最大的危机,不止于严重的政治危机。还存在智慧与道德的双重危机。
    
    矿难、海难、空难、雪崩之难是人类经常要面对施舍、救护、警省的事件。美国有、欧洲有。金融海啸之下的今日美欧,多米诺式地出现了许多灾难,中国的红包老记们是不是也要整窝出动,越界飞行到异国,争先恐后挤身钻脑地向美国难主要红包呢?真能那样?一定可上《时代》周刊封面了。这是中国的辉煌还是国耻?
    
    2008有太多太多的正义大事大标题新闻,让这个该写不敢写?当鸣不鸣当哑巴的红衣大炮群体,急转弯回师李长春的凤翅金羽下,乖乖们随时为党的形象,发明加工新的谎言,新的麻药。安分就安分了!怎么可以经常一溜烟地,悄悄窜出厚厚的凤羽,飞到黑呼呼煤山,爬上死人堆里,排队索取那“哭泣的红包呢?”
    
    这是世界新闻史上的一节无字无图的黑页。或许是怒海中颠簸的中国政治航船下沉前的一些症兆。天哪,希望这不是中国的铁达尼号!
    
    亚笛多星
    2008.10.3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记者争领“封口费”背后的制度缺陷/徐林林
  • 记者曝光“封口费”事件内幕:我干了一件想干的事
  • 中国新闻界的耻辱:真假记者排队领取煤矿发放“封口费”
  • 真假记者排队领矿难封口费事件曝光始末
  • 3名媒体从业者以记者身份敲诈5万封口费
  • 30万封口费 河北高考丑闻被封杀
  • “史上最倒霉的贪官”:受贿30万倒贴40万封口费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