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再谈目前全球金融危机的实质与解决方法/徐国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9日 转载)
    
     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于2008年10月24日至25日在北京举行。亚洲16国、欧洲27国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以及东盟秘书长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出席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出席开幕式并致辞,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温家宝主持会议。
     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发表了《关于国际金融形势的声明》 ----领导人认为,解决金融危机,要处理好金融创新与金融监管的关系,维持稳健的宏观经济政策。他们认识到有必要加强对所有金融从业机构的监督和规范,特别是加强对其问责。领导人呼吁各国采取负责任和稳健的货币、财政和金融监管政策,提高透明度和包容性,加强监管,完善危机处置机制,保持自身经济发展和金融市场稳定。领导人承诺为保持金融体系稳定采取必要及时的措施。领导人决心对国际货币与金融体系进行有效和全面的改革,将与所有利益攸关方和国际金融机构进行协商,尽快提出适当的倡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机构应在国际金融体系中切实发挥其职责所赋予的作用,帮助稳定国际金融形势。领导人支持于11月15日在华盛顿举行国际峰会,就应对当前危机、改革国际金融体系的原则以及维护世界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等进行探讨。 (博讯 boxun.com)

     与此同时,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23日否认美国金融危机缘于他的政策失误,但坦承他某些经济观念有误。格林斯潘在接受质询时承认一些观念有误。他认为,银行出于自身利益会尽其所能保护股东的利益。另外,他否认连续5年的房地产繁荣已导致大量投机泡沫出现,而是坚持认为房价不可能出现全国范围的大幅下挫。他坦承这些观点也有缺陷。曾担任美联储主席18年的格林斯潘说,事实表明这场金融危机的影响远超过他的想象,危机将对美国经济产生巨大的影响,企业将大规模裁员,美国的失业率将大幅上升。格林斯潘认为,危机结束的一个必要条件是住房市场的稳定,而这个情况短期内不可能出现。此外,格林斯潘还承认,自己当初不该对金融衍生工具放任自流,对此造成的影响负有部分责任。
     北京亚欧首脑会议在闭幕前发表了主席声明,对目前金融危机做出呼吁,但是似乎和美国的看法并不一致。美国总统布什在其每周例行的广播中说,金融危机华盛顿峰会应该是个用于再次承诺自由市场、自由企业以及自由贸易的论坛。他还警告说,现在并不是驳斥一个 "已经证明能够创造繁荣与希望的方法"的时候。
     德国总理默克尔(女)提出了关于建立世界金融新秩序,预防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四点建议——首先金融市场应该更加透明化;其次银行和投资方不应再鼓励短期投机行为;第三,金融市场需要实行更为严格的监管措施;第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该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扮演好维护稳定的“守卫者”的角色。
     我认为,本次全球金融危机根源于货币发行机制和货币交易系统。而不是因为监管问题。反管过来说,监管的严格程度并不是金融危机是否爆发的本质原因好直接诱因。监管本身既不可能避免金融机构坏帐的发生,也无法绕过经济周期的波动。因此,可以得出的结论是:金融危机不是来自于监管不力或者监管不严。
     在货币流通过程中,存量货币与增量货币之间存在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实际的情况是,存量货币不断通过各种方式(包括存储、借贷、汇兑等)沉淀在固定资产的投资或者游离与商品交易之外,这就要求必须保证以一定数量的货币发行为补偿,增量货币是为了解决实体经济中流通性不足,而客观上却不可避免地发生超量发行的问题。
     但是,货币发行的目的是为了商品(与劳务)的交换,商品交换客观上存在价格扭曲的问题,而依靠货币为价值尺度的投资则客观上存在过度集中于某个产业领域的问题,这就造成货币与实体经济关系的不对称性。当着这种不对称性达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金融危机。
     因此,金融危机只是货币与实体经济衔接过程的周期性表现,而不是根源于金融监管的问题。金融监管的不同方法、力度强弱和金融机构的透明性问题,都不会从根本上避免经济规律中的金融危机的发生。金融危机的不看避免性特点,要求人类社会重新认识货币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
     本次全球金融危机的实质则在于美元货币在不动产投资的多量以及全球货币发行及流通之间的矛盾。当相当比例的货币沉淀到某个不动产领域后,就会推动不动产价格的飞涨,而当该种不动产基本满足消费需求或者超过市场需求后,立即造成不动产流通量和再投资的迅速减少,其结果便是实体资产价格的急剧下跌,直接导致货币紧缩。货币紧缩的程度取决于货币退出商品市场的数量。也就是说,货币货币紧缩程度与货币投资不动产的数量成正比,货币投入到不能够交换的不动产领域的数量越多,货币紧缩的程度就越大,而同时,金融危机的程度也就越深重。
     货币在经济增长与发展中的作用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是本次全球金融危机告诉人类的经济知识,也是人类应该从本次全球金融危机中学到的知识。这要求人类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后,重新组织社会经济体系,并且找到组织好激发人类劳动创造的新方法。这才是最关键的。
     货币必须发挥保障民生和消除贫穷的作用。为此,世界各国必须制定纯粹货币交易的公平的规则和方法。
     人类劳动本来是不需要货币的纯粹的生存行为和实践。劳动价值是人类社会最核心的价值。人类必须解决单纯的依靠货币而产生的人对人的剥削现象以及国与国之间交易的不公平现象,从而推动人类劳动价值的回归。
     价格是连结货币与实体经济中商品(与劳务)的纽带。因此,一方面,人类必须重新思考和规划社会经济体系中的定价机制。另一方面,人类必须重新制定世界各国不同货币间交易的规则和方法。纯粹货币交易的道德性问题,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就被索罗茨和马哈蒂尔的争论中表现出来,但是,在那是,人类并没有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本次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几乎与亚洲金融危机的根源如出一辙。一是流通货币过多的流向某个行业;二是全球货币交易数量的过于庞大。
     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全球范围内,以电子技术为基础的货币交易平台使得纯粹货币交易前所未有的方便和快捷。货币交易成为脱离开实体经济运行的市场,各种金融衍生工具无限放大着信用关系。“泡沫”由此而生,而泡沫的破裂则是金融危机的发生,通货紧缩也就随之而来。
     中国应该提出化解本次全球金融危机的具体办法,这些办法包括:1、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基础上建立全球责任全球各个主要国家货币发行的监管机构;2、建立合理的货币交易体系,以防止过度的货币贸易投机;3、支持实体经济的良性发展;4、为世界统一货币体系的建立创造条件;5、着眼于建立合理的世界经济分工体系,把实体经济活动建立在更加稳固的劳动价值基础之上。
     我认为,这五方面的问题和工作是世界各国政府从现在起就需要抓紧去做的。
     本次全球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破坏力需要由大规模的、普遍的产业升级来补偿。从2007年2月美国次贷危机的发生算起,大概需要经历3—5年的时间来弥合金融危机的伤痕。但是,对于人类社会而言,金融危机决不是最严重的社会问题。比金融危机更严重的问题是食品危机。只要不发生大规模的粮食危机,人类渡过金融危机虽然不是轻而易举但是也不像某些人认为的那种严重。
     预计本次全球金融危机到2010年会基本愈合。 中国大陆的金融危机是隐形的和渐进的,而且是可以控制的。中国在本次全球金融危机过程中必须重点关注两个金融危机之外的事情:一是粮食危机,二是政治危机。中国大陆社会只要不出现严重的、不可控制的粮食危机和政治危机,就会平稳地渡过本次金融危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国进:21世纪的愿望
  • 21世纪中国梦想——造就一个伟大的公民社会/徐国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