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海南毒香蕉,四川毒橘子,都是生态问题?/翟彦君
请看博讯热点:食品安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7日 转载)
    
    四川广元果农的日子最近很不好过,几条有关桔子生蛆的手机短信几乎宣告了当地桔子产业的死刑,传言是否对明年甚至以后造成影响,现在还不好下这个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不仅广元,南方柑橘产区全部收到了这条消息的影响,《齐鲁晚报》引述一名湖北果农说,由于橘子在家乡和外地卖不出去,很多果农都不摘橘子,以省下人工费,任由成熟的橘子在树上慢慢地烂掉。
     (博讯 boxun.com)

    在云南著名的柑橘产区华宁、建水、石屏等地,尽管由于气候原因,离大规模上市时间尚早,暂时躲过了这一劫,但果农无不忧心忡忡,又对此毫无办法,无能为力。加上今年的市场低迷形势,收成不如去年已成定局。
    
    近几年来,从河南毒西瓜到海南毒香蕉,从苏丹红事件到奶粉事件,人们对食品安全的心理底线已差不多接近崩溃。短短几天之内,有关“近期不要吃橘子”的友情提醒短信传遍大江南北,我本人就收到不止十条。事实上,有关方面已经及时公开信息:造成橘子生蛆的果实蝇并非什么毒虫,对人体也并不产生严重危害。但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刚刚从三鹿事件中惊魂未定的国人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
    
    与三鹿毒奶粉性质不同的是,无论是毒香蕉也好,抑或是坏橘子也好,他们并非无良商家为谋取暴利在生产环节故意所为,而是生物入侵和生态失衡的结果。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单位面积化肥、农药施用量最高的国家之一,而且中国农民针对害虫所使用的农药,不但用量惊人,质量也逐渐向世界高品质看齐。然而大量使用农药的结果,不但达不到完全消灭害虫的美好设想,反而使部分益虫同时被消灭,与此同时失去自然天敌的害虫在喷雾器下迅速进化为百毒不侵的耐药种群。在这场人与害虫的无休止博弈中,高科技武装到牙齿的人类不仅被动,而且经常是失败者。这场博弈还远远没有结束。
    
    依靠农药解决问题的思维需要调整,新型农药或许能够在短期内减轻甚至消灭某种病害,但是,农民们已经发现,更厉害的还在后面。举个例子,在本人的家乡云南石屏柑橘产区,1980年代使用“乐果”能有效解决的“红蜘蛛”病害,到了2000年左右依然存在,而且出现了多个变种,让人防不胜防,几乎无计可施。
    
    有些人已经意识到,要解决农药与害虫之间不断升级的恶性循环,或许最终只能回过头来依靠生物本身——用生物来收拾生物,师生物长技以治生物。而在目前全球整体生态形势不容乐观的情况下,再加上有全球变暖掣肘,要实现这一点,任重道远,必须有足够的信心和耐心,尤其是后者。
    
    我在此前写过一篇博客,提到“我们身边消失的小动物”,蛇、白鹭、青蛙、秧鸡、乃至麻雀,这些曾一度多得发恶心的动物,正在逐渐远离我们而去。如果把生物世界比做民主社会,一旦制约的力量消失,那么害虫必定如嚣张的贪污腐败一样肆掠横行。生物链断裂的最终后果,只能由人类自己来承担。
    
    还有一种值得一提的情况,是生物入侵。云南的紫茎泽兰和水葫芦,以及专门吞吃抗浪鱼卵的银鱼,都是生物入侵的惨痛例证。有人认为生物入侵是全球化的必然产物,是不可治愈的癌症。导致海南毒香蕉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一种叫做“巴拿马病”的外来病害。确实,全球化使国家之间的动植物严格检疫变得困难,但是也并非毫无办法。发达国家都有严格的动植物检验检疫系统,中国虽然也有这样的系统,但是普通民众甚至部分官员对生物入侵的无知经常使生物入侵渠道欢畅。举个例子,当年引种银鱼时,有关单位视其为能够出口创汇大把赚钱的发财鱼,然而几年以后,当银鱼的大量繁殖导致本土鱼类数量锐减直至濒危时,已经悔之晚矣。今天,银鱼虽然已不再受欢迎,但要想恢复20年前的抚仙湖抗浪鱼种群数量,几乎是件不能完成的任务。
    
    毒香蕉也好,毒橘子也好,甚至版纳的橡胶白粉病,本质上都是生态问题,帖子要按这个思路写下去,可能会漫长到伸出电脑屏幕。但实际上只要一句话也能说明问题:生态问题的背后,依然是人的问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