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泽东才是真正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犯——为胡佳一辩/赵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十月二十三日,欧洲议会把今年的沙哈洛夫人权奖授予现在仍囚于中国监狱的公民胡佳先生。于是,胡佳因言而获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冤案又一次回到公众的视野。中共顽弥坚守反动的专制制度,不愿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的丑恶形象也同样又一次展出在世人面前。而为胡佳先生鸣冤辩护,为胡佳先生寻求正义的呐喊也从每一个善良的中国人心中又一次发出!

     我不认为对胡佳先生蛮横的专制会给中共带来多少延缓生命的机会,我倒是认为迟到的公正会给中国人民内心情感造成更加持久,更加深痛的创口。但是,同样也给追求思想自由的勇士们以更多时间去作更加深刻的思考。

     就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我追踪到了毛泽东。 (博讯 boxun.com)

     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十一次全体会议正在进行期间,毛泽东用铅笔在一张报纸的边角上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同日,《人民日报》全文刊登了这张大字报,1966年8月7日,毛泽东在誊清稿上修订后加标题,并附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由当日会议印发。全文如下: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啊!请同志们重读这一篇大字报和这篇评论。可是在五十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到1962年的右倾和1964年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省的吗?(资料见维基百科)”

     毛泽东自一九五九年四月辞去国家主席职务之后担任中共中央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职务。也就是说他只是一个群众组织的头子而已。而从上文中的表述可以看到,毛泽东对当时合法的中国政府和所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的批评和反对言论可以说已经到了愤怒的极至!

     这里,我们把案件起诉书中关于胡佳主要罪行内容摘要如下:

     “被告人胡嘉出于对我国人民民主专政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不满,于2001年6月至2007年10月间,通过互联网先后在被“博闻社”等境外网站上多次发表《赶上民主列车时 东亚睡狮猛醒日》、《林牧老先生于今日下午14:00前后过世》、《郭飞雄和江伟与〈沈阳政坛地震〉》、《一国无需两制》、《中共十七大之前 中国政法系统大范围制造恐怖气氛》和《国庆及十七大来临 警方连续侵犯公民权利》等煽动性文章,并于其间(期间)接受境外媒体‘希望之声’采访。胡嘉在其所写文章中及接收采访时,恶意造谣、诽谤:‘中国的人权灾难天天爆发’;‘专制体制的生存之道无非是不断地‘吃人’,在专制体制的土壤上只生长着贪婪、腐败、滥权;凭空捏造所谓的‘和谐社会’,然后再把大话、空话、套话、费(废)话、假话重复上千万遍,这完全是一剂毒药,执政党拿它来饮鸩止渴,再拉上整个社会大众殉葬’’;煽动:‘我们向这样一种专制的体制发起挑战’;‘我真的为国家被这样一个组织统治而感到汗颜,预计它活不过百岁,不是分崩离析,就是悄然蜕变,共产党作为末代王朝该寿终正寝了’。”

     是的,批评,反对。对现实合法的中国政府和所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的批评和反对言论可以说也是到了愤怒的极至!

     所幸,我之所以能够将毛泽东与胡佳的极端言论之举放到一起为之一辩,是因为中国尚存一部允许言论自由的宪法。同样,毛泽东和胡佳发表批评甚至是反对政府及其制度的言论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任何人在批判或声讨毛泽东或胡佳时都不得认为他们的言论是违法的。

     我想起了一句名言:“真理往前跨进一步就是缪误。”真理靠思想而出结果,依言论而传播。即使是跨前了一步的业已变成缪误的思想或言论。在宪法意义上还仍然属于合法的范畴。言论属于意识形态。言论不是行体行为,不会直接造成物质的伤害或破坏。在任何条件下,都不可将言论行为读解为刑事犯罪范畴。

     但是,胡佳的言论被判违法,根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以造谣,诽谤或者其它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疑问一: 什么是“造谣,诽谤”的载体?言论。如此说来,只要被认定为“造谣,诽谤”性质并涉及国家话题的言论就是刑事犯罪。这不能不说说宪法和刑法之间的矛盾,也是现实司法在处理涉及批评或反对国家政权及制度之言论时的诡谲和可悲之处____你可以解读为“造谣,诽谤”而有罪,也可以解读为“言之有理”而无罪。

     疑问二:所谓“煽动”,其逻辑意义就包含着一个对象关系。煽动并非仅仅是言者这个主体,还包含了听者这个受体。如果仅仅有言者而无听者,其言论再激烈再极端也毫无意义,如同空山鸟语。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指行为者有着非常具体的行为目标,而不是一群乌合之众。即使其中杂有对国家政权仇恨者,仅从书面文本或音像途径获得煽动性颠覆国家政权信息,只要他们不把这些思想付之具体的行动,言者的所谓“煽动”就失去了意义。

     所以,欲将涉政言论纳入刑事犯罪范畴,至少在法学理论上还有很多事要做。而现在政府不能容忍胡佳类的过激涉政言论,要把他们的嘴巴封住并杀一儆百,便不顾是否违反宪法了。

     即使我们仅从词义学的角度来解释, 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来判裁胡佳是不适合的。胡佳的所有涉政言论均为个人思想的自由表达。至今,我仍然坚持胡佳无罪,毛泽东写的“炮打司令部”一文在这个层面上也是无罪的。

     那么世界上有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呢?回答是肯定的:有!这样的言论属不属于刑事犯罪范畴呢?回答也是肯定的:属于!毛泽东在文革中的作为就是现代中国最完整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经典案例!

     请看:毛泽东八月七日公开发表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并非一般涉政思想的表述。它是毛泽东蓄谋已久的政治谋划——干掉刘少奇,干掉那些不归顺于他的政治对手的行动号角。一个星期前,毛泽东曾明确表示支持北京红卫兵给他的信中提到的“造反有理”的口号。八月八日,在毛泽东的主持下通过了臭名昭著的文革十六条。八月十日,毛泽东亲自到中共中央接待站,对庆祝《十六条》的群众(包括红卫兵)代表说:“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八月八日,毛泽东特意穿上绿军装在天安门城楼接见红卫兵,以示他用战士的身份与资产阶级司令部战斗,同时还表示军队支持红卫兵。翌日百万人在天安门广场庆祝,这成为毛泽东第一次接见红卫兵。绿军装由此成为红卫兵的标准制服。之后到十一月二十六日,毛泽东先后在天安门广场七次接见红卫兵。人数约一千一百万人。毛泽东成了红卫兵的总司令,红卫兵成了毛泽东颠覆国家政权的冲锋队。其间,毛泽东主张红卫兵用暴力。“打就打嘛,好人打好人误会,不打不相识;好人打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好人光荣。”一九六七年一月,上海造反派公开夺权国家权力,毛泽东表示赞誉。一九六八年九月,全国大陆省及自治区政府权力均由造反派夺取并成立了革命委员会。一九六八年十月,国家主席刘少奇被定为“叛徒,内奸,工贼”,“永远开除出党”一年之后,刘少奇惨死监禁之中。(资料见维基百科)。至此,可以说毛泽东颠覆国家政权的梦想基本实现。毛泽东犯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罪重难赦!

     从上述事实可见,涉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性质的言论犯罪认定不能依据单纯孤立的纸质,电子形式或音像媒体的表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言论的犯罪认定应建立在这样一个完整的组合关系上:涉政言论+(言论直接接受对象+以颠覆国家政权为明确目的的行为)。一旦将它们的齿链关系拆开去给涉政言论孤立定上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样的杀戒你想开多大就可以开多大!

     胡佳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判处有罪?苏联电影“列宁在十月”中有这么一个镜头:当布尔什维克士兵问列宁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时,列宁回答说,“你们应该去占领冬宫”。如果胡佳面对一位行将一去不复返的萧萧壮士说:“你应该去占领中南海”,胡佳的涉政言论有罪,当监之!

    2008-10-2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女:就以言治罪问题求教法学教授贺卫方先生
  • 候哥和老樵关于“正龙打虎”的精彩对白:/赵女
  • 候哥和老樵关于“三鹿婴幼儿有毒奶粉”的精彩对话/赵女
  • 赵女 : 赵普,你为什么不抗议央视领导对你的表扬?
  • 赵女:面对公众学位质疑,习近平该怎么办?
  • 赵女:政治纠错机制,别老围着“人大”这棵老桩打转
  • 赵女:在没有清理过的政治废墟上,何以“和谐”?
  • 赵女:我应该向统治者表忠诚吗?
  • 赵女:胡哥,这阵子在忙什么呢?
  • 赵女:真是好想好想做个政治家
  • 赵女:李肇星的奥运歌词——两面三刀的表演
  • 赵女:反右是以言治罪——敦请速速制定《言论法》
  • 赵女:反右运动,一九五七年的“黑砖窑案”(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赵女: 反右,把异党力量从政治上消灭之(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反右运动”案的最后决议该由谁作?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至今思白桦,“苦恋”白两鬓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我们仅仅是诉说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 恶文当废,冤屈当申!(反右五十周年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