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农村地区环境污染到论著是该问责谁?/滇思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农村污染之严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基本上到了无菜不污,无水不污的地步。但奇怪的是,宣称要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中央政府,至今对于农村污染没有一套可信可行的解决方法,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没有一个具体的部门,能够明确为农村污染承担责任。这可以从最近两起砷污染事件的处理中看出端倪。
    
     (博讯 boxun.com)

    一个是广西河池市“10·3”砷污染事件,当地进行了所谓的严格问责,免去河池市环保局局长韦昌泽、金城江区副区长甘虹原、河池市环保局监察支队支队长赵仕钊、河池市环保局金城江分局局长余现安和金城江区东江镇镇长韦治等5人的领导职务。另一场是云南阳宗海砷污染,但奇怪的是,这会被问责的不仅仅是环保部门的人员,玉溪市副市长陈志芬引咎辞职,云南省水利厅副厅长陈坚给予通报批评的问责;对事件中负有直接领导和监管责任的玉溪市市、县两级17人、昆明市宜良县4人、云南省水利厅3人等共24名公职人员,按照干管权限给予党政纪处分,其中12人被给予免职处分,其他分别给予责令辞职、停职、做出书面检查等处分。
    
    但相比2005年松花江污染事件,中共国家环保总局局长(正部级)解振华下台,此两次砷污染事件中这么多人的被问责,并不说明问责的力度在加强。相反却有避重就轻,找人替罪,大事化小的趋势。是砷污染不如松花江污染严重吗?不是,松花江污染是苯污染,只要假以时日,一般能被水自我排净,而砷化合物在水中相当稳定,易于在河床沉积,如水温升高,沉积于河底的砷化合物会产生重新溶解的现象,对水生生物和人的危害更长久。
    
    那难道松花江的人比云南和广西的人高人一等吗?这也许是一个因素,因为最近发生的两起砷污染,受害人都是农民,而松花江苯污染,受害者是沿岸的城市居民。在中国,历来城里人要比乡下人高一等。更为重要的原因,恐怕还在于在当权者看起来,中国人的生命不如外国人的生命更重要。松花江是一条国际性河流。环保总局局长被问责,是一种国际姿态。
    
    但就算是比照松花江事件,那也应该是环保部门被问责,为什么云南却把问责重点放在水利部门?唯一的解释是,就连中央政府,也不知道该问责谁,管他拿下的是谁,只要是能让当地政府把责任扛起来,拿下几个官员,应付一下社会舆论就行了。
    
    但问题在于,这回板子打在八杆子打不着的水利部门身上,却让人看不懂。要说农村的污染,第一个被问责的,应是环保部。原来它是环保总局时,作为国务院的一个直属单位,并不是国务院的行政组成部门,在没有行政责任权利的情况下,都能解国家之难,为松花江事件担承担责任。现在已经升级为国务院的正式部门了,领有在环境保护方面的重大权利,就更应当主动承担责任了。最近国家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就公开表示:“在下一个五年计划之内,中国将筹集万亿元以上的资金来搞环保,其中用于污水处理厂建设的就有753亿元。”作为国务院行政的职能部门,为农村污染事件负责,是应当应份的。你不能光管花钱,不管办事呀。就算农民低人一等,国务院的环保部门担责犯不上,那也应当由地方的环保局担责啊。
    
    但奇怪的是,云南省的环保局却没有被问责。远在一边的水利部门却被抽了一鞭子,这使云南的水利工作人员议论纷纷。大家都认为,这也是水利部门长期以来在环境污染上只报忧不报喜造成的。可能有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中国的水污染情况,最科学最准确的数据来自于水利部而不是环保部。水利部门长期以来省吃俭用,大力投入监测设备,拥有全中国最完善的全流域监测体系。而环保部门人浮于事,有点钱就知道搞形象工程,不搞基础建设,弄了点简单的设备,只搞断面监测,不搞全流域监测。结果是,每年环保部门都报告水污染情况在变好,而水利部则每年都报污染在加重。环保部长被人大代表质疑,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儿了。两个中央部门因此弄得水火不相容,严重影响了地方部门的工作。可是人大质疑算个屁,那是橡皮图章。在上面,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信条面前,当然是报忧的不如报喜的受欢迎。就在十七大之前,地方内部就风传环保要升部,并且把林业、水利都要并入环保。可见报喜的功效,是十分显著的。但只要看看水利部的数据,环保部所谓的环境污染已经出现“拐点”,开始好转的说法,是自欺欺人。
    
    就算不问责环保部,也还轮不到水利部门担这种不属于自己份内的责任。因为农村污染,还有一个平时不声不响,但实际上享有重大利益的部门——农业部,每年国家在农村污染治理方面的投入,全是这个部门在花用。但效果如何,已经不用多说了。毒奶事件农业部逃过一劫,这次连续两次砷污染又没有他们什么事,难道就是因为农业部部长官脉比水利部的广?难道真是因为汪恕诚离开,水利部就走向了弱势?
    
    但不管如何,让水利部门承担环境治理的责任也无不可,但前提是,你要么责权利对等,取消环保部门,让水利部门负责环境治理责任;要么有言在先,硬性规定环境污染事件由水利部门负责。不然,水利部门受委屈事小,环境污染没人管事大,因为瞎问责,反而助长了环境污染,事更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