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性格元素表:中国人生气也是一门技巧吗?/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每当看到2008北京奥运火炬在全世界接力走过的城邦,涌现出一片片愤怒呼喊着极端民族主义爱国口号中国人的喧天气浪;每逢看到肌肉紧绑、严肃、冷酷、威风的央府、外交、国台办、各部新闻发言人的清一色表情、同一风格的硬梆梆语式。构成中华民族版图第三股东的长老达赖说:“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容易生气?不懂得微笑?”
     (博讯 boxun.com)

     是的,达赖喇嘛一针见血地捅破了专制国度下;普遍心灵没有宗教道德建设追求,苦难、麻木、自欺、易怒的中国人,性格元素上与全球主流民主国家人民的巨大差别。智慧的达赖喇嘛毕竟还是给中华民族应有的颜面,温尔文雅的批评中,还是语下留了余情。他没有再插一针挑明中国人不敢生气,也无胆生气的另一面。
    
     13世纪元朝时的汉人是下等草民,全汉民族比奴隶还要奴隶。一个村用一把菜刀,许多户人家联保式地轮流使用一口锅,连每一家少女出嫁前的那一部分非常珍贵圣洁的开处权,也要当成一种:“贡奉”由蒙古人享用后,方可出嫁。否则祸连九族。那惨无人道的黑暗时代,成亿的汉人不敢生气,更不敢怒。
    
     1368年元亡明建,汉人总算解放了。又如何?明时的那个叫化子出身的流痞皇帝朱凤阳,对大汉同胞比蒙古人对自已的同胞更残暴更歹毒。杀人如麻,种种酷刑,史世无双。中国汉人不敢生气,过吧!只要能活下来,就忍吧!
    
     16世纪中叶,北方的满族人越过长城打进关内,如何,汉族人也不敢生气,除了四处逃窜,就是跪地投降。
     满军几千先头部队兵临扬州城前不远的地方,扬州十几万守军不敢生气,闻风丧胆,弃城而逃。
     也是不敢生气的城内绅士商贾,率几十万不会生气的市民集酒、杀猪、造餐、献金、攒银,打起降旗,全城跪街迎候蛮鞑。犒劳残酷杀戮我族的敌人。如何?很会生气的野蛮异族人,照样用弯刀宰杀二十几万汉人,回敬跪地输诚的我族同胞。史刻:扬州十日
     满人命二万万汉民男人蓄发留辫。被羞辱的汉男不能生气。帝国令二万万汉女用布绑脚,被污辱的汉女不能吭声,只能用三寸肉棕走路。
     物及必反,满清时代被逼到绝境上的汉人也有生气反抗的时候。要么不气,一气冲气,一冲遍地皆是杀杀杀的火焰洪流。
     太平太国、义和团长毛乱拳烽烟起。搞得一群群外狼争先恐后地入侵中华,蚕食桑叶型的大清版图。
     到头来,皇亲贵族不敢对洋人生气,割地赔款,乱赠关权。失信的皇帝倒让不敢生气的中华人民,爽爽急急地生起气来。满清从此一振不蹶。
    
     孙中山创立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可是一个太会生气的民主时代。只要会生气,只要敢生气,谁都可以结社、建党、办报、游行…甚至可以建立私人割据的暴力武装。
     南方可痛骂北方。北方人可戏耍江南人。儿子可骂老子,女人可炒夫男的鱿鱼。左翼骂右翼是英国狗腿子。右翼痛责老共是卢布党,小毛子。
     老蒋一气之下,戒严大上海弹压造反的共产党。卢布党不甘心,拉出武装窜上井岗山,与四面抗击军阀的中央政府分庭抗礼。
     也为了生气,中华民族第一反骨的历史罪人张学良,可把他的拜把下兄弟,民国政府的领袖蒋介石关押起来。
    
     1937年7.7事变后的中国人民,面对几十万凶残的日军分路南进,战场区不敢用血肉之躯抵日军的三千万人民,不能愤怒迎敌,宁可用双脚,用生不如死,妻离子散的万里山河间长征逃难。也不敢决死一战。
     几百万不能生气的国军将士、各警种警察、政府公务员骨牌效应似地投靠太会生气的日本军。刻写出一段中国人十千古奇耻:八年抗战其间,协同日军打征服中国的伪军警兵力,竟相当于日本在华兵力的2.5倍。有约350万中国军警在协助法西斯日军杀戮中国同胞。当然,在这样背景下,中华民族还是出了象张自忠、张灵甫这样的一些敢生气的血性将军。可惜太少。
    
     当代中国最有生气、也最会生气、最会暴怒的陈独秀,一气之下,抛弃了中国共产党产妇同兼共产婴儿接生婆的双料身份,与中共决裂。即不领国民党的职位也不求国民党接济,更不要苏俄使领馆的津贴。
     一箱旧书,一副文房四宝,一柄破扇,再带上几身破衣,携少妻,去距重庆几十公里的一处山野耕荒种菜。为了人生一口气,为了一个中国汉族士大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一口气,从此不染那些都有洋鬼子干爹背景肮脏的中国政治。最后死在菜园边上的一座破房子里。
    
     毛泽东很会生气,一气之下,他让共产党部队不打日军专打友军,并用斯大林独裁专政方式,在延安大搞政治清洗。一气之下,他令全国的地下党、游击队在国统区纵火、投毒、爆炸、炸坝、扒铁路、断南北交通大动脉,煽动城市暴动,绑架民国党政高官家眷,威胁高知人士等。
    
     建国后,毛泽东为转移社会矛盾的中心视线,为实施他的恐怖国家计划。大力鼓动五万万中国人民发奋地生气,拼命地生气,镇反、杀人、斗地主、杀地主。不够,还要更多更大的生气。工农起来,查抄城乡仅存的那点富人的财富。未了再把曾行抢劫他人土地之能的农民私有土地,也抢归老共所有。紧接着把很会生气的几亿农民赶进了三千多万人饿死的三年大饥荒。
    
     那黑暗透顶的一千多个日夜里,饿的连路也走不动的人民,还能生气吗?
     不,这里一样有技巧。几百万十三级以上的党政军括高级知识分子,都知道错在老毛,应该生气且该大大生气。但都不能生气也不敢生气。个个都高呼拥护,领袖万岁!几乎没有一个人敢蹦跳出来说:“我想生气?”;“我要生气?”;“我敢生气?”
     为什么?二百万右派和一个庐山彭大帅的生气,换回的不是真正的太阳。而是不尽的羞辱、污蔑、打击、批斗、家庭破碎、前程俱毁及漫长的牢狱之灾。
    
     毛泽东的极端个人祟拜的威权机器—封建法西斯暴政,正是构建在这样一个全党、全军、全民都不敢对社会错误生气的虚伪国土上。以至从血液骨髓中,后遗症式地默化了今日十四亿中国人的圆滑势利,麻将思维的性格。
     驯化出一种凡在非政治的财、权、物人际往来的蝇头小利,很会生气恶习。且驯养出一种会用随意出卖人,整肃人的恶作剧手段,以满足自已生气的毛病。相反,一遇到关乎民众、公共、国家、子孙群体政治上,财、权、法、物相关的大事务,绝大多数的国人不敢生气,不敢上街,不敢游行,更不敢打出万杆红旗跟极权老共说:“不”。所以有人说:中国人只敢生私气、生邪气、生怪气,而不敢生国气、生公气、生正气、生大国民大大夫浩然正义之气。
    
     20世纪50年代后期这样静悄悄的沉寂局面,让一生喜欢社会运动刺激的毛泽东寡然无味。他要人民体内的荷尔蒙元素和肾上腺素尽多地分泌出来,生产低能,治国乱能的毛泽东,其癫痫般的大脑油然想到二样东西是免费的,即可让人民生理上最大满足,又可让人民把满肚子的恶气出一出:
     1、号召人民多多上床,使劲地生孩子。所有女人争当光荣妈妈。在毛泽东多生人口的号召下,驯服的人民鼓足性劲,仅用三年功夫,多生育1.6亿个婴儿。1964年中国人口由1961年的5.5亿上升到7亿。
     2、号令人民快快生气,把所有对三年大饥荒的恶气,生到天空飞翔的小麻雀身上去。是天上的麻雀偷走了人民的食粮,是“天灾”而不是“毛祸”让五亿人民走过大饥荒。
    
     于是人民开始生气,全国人民用敲锣打鼓的生气方式,驱赶960万平方公里国土上百亿只麻雀。
     生气的人民胜利了。大多数的麻雀被疯狂的饥民给活活气死了。高兴死了麻雀的千种天敌。
     翌年,中国多省出现虫害,让本已雨上加霜的粮荒更加严重。毛泽东和他的该气不敢气,不该气又乱气一团的人民根本不懂得:有眼的老天,也会生气的天则法理。
    
     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邓小平很想为几个子女偷一把…?捞一堆…?但又怕经历过十年造反,战云披挂的伟大人民生气?怎么办?于是他制造了一大片掩护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浓密云雾,让他的儿子邓朴方率一大帮太子党,先行一步悄悄下海。以中国康华公司大肆捞钱洗钱。触发天怒人怨逐引起全民大生气的641989天安门大革命。
    
     身在中南海前清皇家园林里做贼心虚的邓小平生气了,更是害怕了。邓小平惶惑万分的一双小眼睛,聚焦成一缕绿光,穿越隔壁的红墙,仿佛看见344年前吊死在煤山上的祟贞骷髅阴影。舔犊心切的他真的害怕了,他不想一家人象明未祟贞皇帝那样,也吊在紫禁城的大树上…于是一个疯狂的手势:
     64屠杀开始了。
     更多的丘八用喷火的机关枪,火焰喷射器的长长火舌表示要命的生气…全中国生气了…全世界生气了…!
    
     基督徒、佛教徒不容易生气
    
     我去过中国许多著名的寺院,接触并认识很多信徒,有基督教和佛教界的。他们详和、微笑、和蔼。不会随便动气。无怨天尤人且乐于助人。不管你信教与否。他们尊重世俗法律,但他们的慈善忠良的操守,又让世俗法律淡入天边。这就是宗教力量的神奇。
    
     远的国家不讲:我讲生活节奏很快的香港。早晚上下班的峰极上,几百万上下班族,学生在各地铁进出口,大、中、小巴士站,人行天桥,繁华马路穿梭往来,接踵擦背是常有的现象。此现象如在上海,随时会出现一句:“触那!”“岗豆”之类生气的话。到了北方各城市,就会冒出:“我抄…”;“有病呀?”在南方:“漆性呀?蛋白质呀?”而在香港很少听到粗口,随时入耳的是:“毋该!”“对晤住!”;“毋好意思!”;“SORRY”“多谢!”
    
     有一次晚上快打台风,街人行走箭步如飞。快步的我不小心将刚在亚皆老街上,一个从路口90度墙角另一侧出现的香港警察,迎面撞倒。个子瘦小的港警从积水的地上迅速爬起:几乎同我在一个时道上说:“SORRY!”一个微笑的斯文敬礼向我告别。
    
     在自由法制文明的地区,你想生气也生不起来。人都是平等谦让的。即使港督彭定康走在街上。除为政治而生气。很少有人为公共环境中的非意识小摩擦而生大气。正如有一位先生说过: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已。用我的话讲:生气是人心理中的一个台风。
    
     有一年出访东南亚某国的江泽民,为了想说什么?便来到了全球上百老记等候打堆的场所。一些白脸洋人为中国的国事,用尖刻的语言诘问江,江泽民吱吱唔唔一脸谦和。一会儿几个黄脸香港记者提了几个敏感问题,话还没言尽…江泽民忽然抛弃一个大国元首应有的礼仪、风度、尊严,象一个泼辣刁蛮,简陋苏北乡村的痞子村妇一样,手舞足蹈、口角泌着白沫、空中喷射液珠、例嘴摇牙地三步冲向记者群(老江进三,媒群退四。)大吼香港记者XXXXX!。江复退四步。又迈着铁步梆梆梆地冲近快吓晕了的记者群,满口喷渣…。
    
     二分钟后,这张强烈生气特写的NO;1.CNINA中国名片,飞速登上各国电视台新闻头版上。
     罗马教皇一定会想:他要是基督徒会斯文很多。达赖很感慨:哎,又生气了。
    
     去年秋天上海闸北的一个傍晚,杨佳骑车被辖区治安警粗暴拦截,杨佳生气!几个警察非就用公权制止你生气。
     小子不服,更生气!生气的警察们就把他带进局子里进行“秘密加工”。 警察的不合理生气给合理生气的年轻人杨佳埋下了一粒生气之母--暴力的种子。
     心虚的警察怕媒体曝光,二次赶赴900里外的北京向生气的杨佳赔礼谢罪,杨佳不干,逐发生后来让天下人震惊的警察六死几伤的惨案。并引起21世纪十年代里一场官民双方相互生气,相互对擂至今还未OOF的网络拨河场面。
     真是:生气生气生,暴力复暴力。生气何时了,胜似天然气。
    
     今年秋天,刚从气吞河山,金光万丈的奥运鸟巢激情中,走出的中国,爆发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一起:共产党地方官员,为一些奸商把风,以集体行动,大规模、长时期、大面积、朝上亿儿童,几千万当年婴儿奶粉中,疯狂投毒的特大惨案。
    
     人民生气了!只能在家里生,不敢上街生。
     几十万户奶农生气了,只能把气生到可怜的牛儿身上,宰立决!
     犯罪的河北省府石家庄市府生气了,马上翻脸将他们昔日的同志同党同伴—奸商明修栈道地大骂一批。逐气壮山河的围捕掠恐奶农,欲把一切罪责推给半文盲的农民。
     总理生气了,骂企业家血管里没有干净的道德血液。
     中宣部生气了,把一把敏感真相统统封存。
     全球生气了!注意中国:那里有毒!
     中国中毒乃深的群体良心,再一次选择了不敢生气的沉默。小葱式的智慧国民知道:共产党的枪杆子是不让你生气,尤其不能生共产党的气。那怕他又杀人放火!
     很清晰:中国国民暂不具备南韩、南非二国为自由正义敢吭、敢呛、敢气、敢上、敢上街跺脚的基本元素。包括:体制内的精英。
    
     相反:中国人的小性格驱动中,又有全世界最会衅事、折腾、摩擦、冲撞、对骂、生气的元素程度。各位知道:与国事无关,泛滥喧嚣的民间生气象永不间断的沙尘爆一样均表现在公共汽车、码头、停车场、娱乐场所、轮船、集市、菜场、道路、街头、巷井、公场所里。均为一些很屑小的事情,大发雷霆,甚至大动干戈。
    
     发生在08.10.11.哈尔滨市的六警杀一的群体斗殴恶性案件的双方,均是无任何历史冤仇的警民。为什么闹出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一句话:为纤毛小事胡乱“生气!”上述例证一一完全应证了达赖的话语。
    
     未了,人们会问?为什么十四亿中国人在敢生气和不可生气间,拥有如此技巧,且又精密平衡的水平陀螺术。难道中国人都是政治健将体操上的李小双吗?一个不敢为缕空宪政的反动政治生气的民族,同边缘精神病患者有什么二样?
    
     这种心智病的策源地在那里?复:在制度!不是人民的错。在文化土壤里拨长的丑恶党文化。
    
     这种民族缺钙软骨易躁病的药方和钥匙在哪里?
    
     答:民主共和的宪法制度和灵魂家园的宗教。别无他术。这是世界千年文明实践的定论。
    
     希望末来的中国人民能生活在一个:理智、微笑、快乐、阳光、尊严、博爱、芬芳四溢的花园里。而不是折腾在一个仇恨、互斗、猜疑、妒忌、互欺、压迫、谎言、虚伪、阴暗、暴力的露天精神病园中。
    
     这才是中华民族的大智慧大方向。这才是梦想可否成真的明天。
    
     主佑中国!
     亚笛多星
     2008.10.23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钱币二界:王永庆为众解毒千古流芳 陆官商向民食投毒遗臭万年/亚笛多星
  • 元首逗农:凤阳宣言频受狙 土改星箭点不射/亚笛多星
  • 中国核心利益:靠乞求与赎卖得来的吗?/亚笛多星
  • 有关上海杨警案与哈市警民案多项差异的举证/亚笛多星
  • 旋涡浮生:粮食战争浓重的烟云已笼罩中国/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中国应该雪中送碳:当《华尔街号》金融巨轮触礁SOS危急时刻
  • 诺贝尔奖=中国文化酱缸里的爱国酵素吗?/亚笛多星
  • 济共方舟:中国土地私有化的十大益处/亚笛多星
  • 准备好了吗?用“土地货币”填堵“祸币战争”下金融溃堤的决口/亚笛多星
  • 十月新动向:央喉突变调 党政有交锋/亚笛多星
  • 布什颁奖:是谁煽了温家宝一记羞辱的耳光?/亚笛多星
  • 降伏海啸:配额时代的各国 不可滥印纸钞/亚笛多星
  • 铁幕冬眠:中国三亿红蛙网民的现状调查/亚笛多星
  • 解毒秘辛:全国亿万学生长跑能洗肾消石吗?/亚笛多星
  • 戏剧台湾:犹大才出卖1人 陈水扁出卖2300万台湾人/亚笛多星
  • WORD消毒部长:潜伏世卫组织蓝皮红心的陈冯富珍/亚笛多星
  • 十叶知秋鉴天下:公元2008年全球十大新闻/亚笛多星
  • 鹰龙对歌:由美国呼啸的金融风暴 看中国宁静的社会沉沦/亚笛多星
  • 金盾呱呱下集:中国WWW三亿“井底蛙民”信福景观/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