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辽宁朝阳区政府借改革之机谋利致21名教师晚景凄凉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2日 转载)
    
    9月5日以来,家住朝阳市龙城区的老吕家里电话经常响个不停,区教育局的工作人员称,只要他到教育局去一趟并肯签个字儿,立马就能拿到1万元钱。这对于他月收入仅600元的家庭无疑是天大的好事,但他却迟迟没有动心。
     (博讯 boxun.com)

    老吕今年已经50多岁,靠打更值宿维持一家5口的生计。他家庭条件不好,生活困难,很是缺钱,之所以不去拿是因为他心中非常郁闷:我应该回到原单位上班的呀,其权益何止1万元?政府对我们的事情处理不公。
    
    此时跟老吕同样因此事惆怅的还有:烧锅炉的老崔、务农的老程、打工的小闫、卖菜女小李……等共21人。
    
    
    
    露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老吕等21人原是龙城区教育系统在编公办教师。2001年6月,因龙城区在教育系统搞人事制度改革而离开原工作岗位。
    
    几年后细心的人发现,区政府当年出台的相关政策中有些条款并没有持续执行,明显有失公正;个别条款甚至涉嫌欺诈和胁迫,老吕等21人顿觉愤懑难平,分明是被愚弄了。应该向上级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反映,讨个说法,以维护自己的尊严及合法权益。
    
    今年3月,老吕等21人先后到区教育局、区政府,主管领导接谈,请求重新回到本区教育系统工作。属地管理,就地解决嘛,老吕们想。
    
    几日后得到答复:不能予以安排。
    
    无奈,2个月后走信访程序再试试吧,已经想好,垂直着走,毕竟同一系统的主管部门是“娘家人”,本行业的政策把握得更全面、准确。从区、市教育局直到省教育厅。8月29日拿到传真函《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同意龙城区及朝阳市教育局意见。
    
    此为“信访事项终结意见”,这是在最末一行注明的。
    
    从此,老吕整日抽闷烟,其他伙伴们的心也一下子凉了下来。
    
    
    
    进出自由机制宽挖井设套为哪般
    
    
    
    2001年3月,龙城区政府针对教育系统人员超编状况,出台《教育系统待聘人员分流方案》,即作为试点搞教育系统人事制度改革。 “鼓励教师辞职自谋职业” 条款便在其中,以一次性兑现拖欠了近10年的工资,另外给一点儿补助费为条件。当时教师的月工资大多在三、四百元左右,一年到头充其量能拿到6、7个月的工资,生活普遍贫困。生存第一,老吕们也没来得及多想,当年6月就这样辞职买断了。
    
    作为试点,成则推广 ,败则收回,这是最基本的施政原则。几年来从区、市到省乃至全国,再也没有出现第二批教师辞职买断的,这就意味着该政策是错误的或至少可以说是不妥的。有错必纠,这是明摆着的道理;《方案》中还规定:“连续三年仍未能竞聘上岗的人员,解除聘用合同……” 至今两个三年都已经过去了,怎么不见一个人因此被解聘?当时站在待聘行列的可有很大一群人啊,这分明是欺诈;当时政府长期拖欠教师工资那是不争的事实,无论何时,补发拖欠工资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还能再附加辞职买断作为筹码呢?本来拖欠教师工资就是违反《教师法》的,违法的反而有理了,这显然是胁迫。
    《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明确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实施的民事行为是无效的。”每想到这,老吕等21人的心里始终充满着阳光。
    
    
    
    人财相挂为激励见钱眼开动心机
    
    
    
    省教育厅《复核意见书》函件传来之后,区政府即许诺每人发放1万元补贴、缴5年(96至01年)事业单位养老保险等,想以此解决方案使老吕等21人尽快息访。
    
    据悉,当时由于区政府的这次人改试点,省财政为此特拨付专项资金1000万元,若此次改革中无一人辞职,此专项资金将被全部收回。从某角度讲,辞职买断的人只要有一、两个充当样子就可以,绝不能太多,否则的话……所以龙城区政府在制订《方案》时做足功夫,有欺诈、胁迫迹象亦不足为怪。当年4月,有20多人提出辞职大大出乎区政府的意料,6月份兑现拖欠工资时不得不想方设法地算计、克扣,酝酿分期兑现,致使全区共四个乡镇执行的工资标准都五花八门。
    
    龙城区政府清编续编的招数可谓花样翻新,实在有才。2005年秋,借中小学人事制度改革之机,把全区所谓超编富于人员大都调往龙城区他拉皋乡中小学,仅从龙城区所属的第十五中学就调出20余人。4个月以后,他拉皋乡划归双塔区管辖。
    
    2001年以后的几年间,上到区长下至村支书安排亲友进入本区教师队伍的人数远远超过21人。
    
    说不定,2005年秋以上述手段获得的几十个教师编制也早已被偷梁换柱,暗中占用。
    
    
    
    串通与否待评说 执法行政凭规则
    
    
    
    从8月13日起,区政府主要领导对21名教师上访的事情越来越重视,频繁与教师代表接触。
    
    25日,上访教师将诉求目标由“要求回岗上班”转变为“由政府全额缴纳养老保险”,这得益于区领导结合区情,设身处地地分析、引导,老吕们的心里感觉到了温暖。
    
    27日,省教育厅调查组千里迢迢来到朝阳市龙城区教育局,就21名教师上访的案件进行复核。
    
    28日,作出复核认定,出具《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
    
    29日,电传给21名上访教师。
    
    该《复核意见书》来之不易,甭说结果如何。7月3日,复核请求送达省教育厅信访办。接待人员却推三阻四,不予受理。而后又装聋作哑,态度刁蛮,竟然把请求材料摔到上访人身上。后经多次请求和区教育局专程沟通,29日勉强受理,险些越过30日的复核受理期限。“这个案件真的那么棘手吗”? 老吕们不解地追问。
    
    获悉省厅调查组曾专程来朝,老吕们仿佛看到了一丝曙光。这种为上访人负责的严谨作风和工作效率,令人钦佩。勤、怠两重天啊!
    
    10月上旬,龙城区教育系统开始着手准备招聘教师。招聘方案显示,续编30人,从本区143名应往届高校毕业生中选拨。凭录用条件,老吕们压根儿就沾不上边儿;论教学本领, 21人哪个不是证书一摞、荣誉一堆?
    
    7年前,以超编的名义设套把我们诓出去,现在区政府已深知理亏,且因生源增加确实缺编,却殚精竭虑地不让我们回来,这究竟唱的是哪一出啊?老吕们的心里一千个不服!
    
    几家欢乐几家愁。这一下皇亲国戚们的机会又来了,近水楼台嘛,人们在猜想。平民百姓也完全可以,机会面前人人平等。不过,在当地安排一个公教人员,动辄要花上数万元打点,这是街头卖水果的老大妈都知道的事儿。
    
    上访以来错综复杂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稍加疏理就不难发现个中的蹊跷,让人匪夷所思。从拒绝复核到接受复核、再从诉求转变到省厅调查、进而从省厅认定结论到区府解决方案、最后从催促签字息访到招聘方案出台, 21名教师感觉自己好像又陷入了一个已精心设计好的局,由对方在牵着鼻子走,自己却浑然不知。是不是再一次地被愚弄了?老吕们的心伤透了。
    
    9月4日晚,5名教师代表打算就21人的上访事项到国家教育部去咨询。不料被当地信访局等诸级政府多个部门出动的几十名官员全部给“请”了回来。
    
    是日晚及次日,有3名上访教师被强行带到了辖区公安机关,接受讯问,配合作案卷笔录,全部上访材料被扣留。隔离时间最长约5小时。
    
    早在6月30日,中纪委、监察部等几部委联合研究起草的《关于违反信访工作纪律处分暂行规定》就已印发并要求各级机关、各相关部门学习,对如何正确使用警力、滥用警力如何处罚都有明确的规章。
    
    一个平平常常的上访案件,竟使得政府及相关部门如此煞费苦心,兴师动众,如临大敌,上访人不理解,公众也莫名其妙。莫非这背后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重大隐情不成?
    
    越抹越黑,欲盖弥彰,多行不义必自毙……, 俗话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