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勍:坏制度没有幸免者 毒食品将越演越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1日 转载)
    
    10月20号,现在德国访问的中国专家周勍先生接受了希望之声的专访,就影响世界的中国毒奶粉事件发表了看法。
     周勍介绍说,毒奶粉事件发生后,他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在2004年安徽阜阳因为劣质奶粉发生“大头娃娃”事件、2005年河南郑州出现了“光明乳业”改出厂日期,到北京出现纸包子事件,周勍就像当局和民众发出警告和呼吁,将会发生更加严重的事件(声音): (博讯 boxun.com)

    
    “中宣部严令媒体封口,我当时就在各种媒体上呼吁,呼吁中宣部一定不能这样因噎废食,你以为食品安全是丑闻有损政府的脸面,那么同时一个更可怕的东西,你封阻了丑闻,同时也封住了老百姓了解食品安全知识和产业工人生产食品安全的教育过程,将会有更大的灾害出现。而且我当时讲了,最大的可能就是食品添加剂和大型的食品加工业之间会发生更大的灾难。”
    
    周勍认为产生毒奶粉事件的根本原因是制度性原因。资本的属性是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在西方民主社会有政府和媒体对资本监控,在中国巨额的资本再加上一个腐烂透顶的社会制度,对于一个普通消费者来说就是洪水猛兽(声音)
    
    “中国所有的机构都是集体负责制,而集体负责制的背后是谁也不用负责,我句一个简单的例子,猪从生下来到宰杀成生猪卖肉,在一年的时间里一头猪就归8个部委管。”
    
    这些管理管理部门收取的费用是部门消化,不纳入国库也不上缴上级机关,因而可以从管理中获得利益(声音):
    
    “主管部门从利益出发他们不希望食品安全好,否则他们就得不到利益,比如说像这次毒奶粉事件一出现,那些相关部门就会说,我们需要食品检测设备。用猪比方,马上花四、五十万元买了一辆非常好的轿车,然后花一两万元买一个食品检测仪,往上一装就美其名曰食品安全检测车,事实上只是一个豪华办公用品,所以这几乎是食品安全的一个癌症机制。”
    
    中共国务院在毒奶粉事件后通过了《乳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对此周勍认为(声音):
    
    “中国大陆不是法律太少,而是没有任何人尊重法律,首先是政府部门立法部门对法律的不尊重。这是非常可怕的。你能想象中国的药品管理局长郑筱萸枪毙了,质监局的局长自杀了,不到2年之内,那你能相信他的那些部门是个什么样?这是直接的原因。”
    
    周勍对中国未来的食品安全表示十分担忧,潜在的危机无处不在,他希望民众要用自己理智和判断来作出选择(声音):
    
    “在西方民主社会你会用你的选票来要求政府改善这种情况,在中国大陆你应该选择你认为最合适的方式来争取你的利益,任何人不能取代别人的思维,人往往到了最危急的时候才有自救的办法,所有的方法应该来源于经过你独立思考后的东西。”
    
    周勍认为最可怕的是现在中共对毒奶粉事件的新闻封锁,他再次向中共的中宣部发出警告,中宣部为了保住官位和利益封杀毒奶粉的消息,但是将来都是受害者,在一个坏的制度下,没有幸免者(声音):
    
    “我反复强调,在一个坏的制度下,人受伤害的只有概率没有因果,这是非常危险的,你说这些孩子、这些消费者是最大的受害者,实际上胡锦涛、温家宝也是受害者,胡锦涛5月份去日本本想风风光光,但到了日本毒饺子弄得他灰头灰脸,温家宝到了联合国弄得四处抗议,所以说在一个坏的制度下没有幸免者,这是每一个人都应该面对的问题。”
    
    周勍最后指出,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应该关注人类共同的命运(声音):
    
    “所以我们都是有关联的,应该有一个长远的对于我们人这个物种负责任的态度,来面对世界上极少数的极权国家,一个可能给世界带来毁灭性灾难的东西有一个自已应有的态度,这是非常重要的。”
    
    周勍先生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大陆日益恶化的食品安全问题,2006年9月,他的一部讲述中国当代食品安全现状的报告文学作品“民以何食为天”入选第三届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周勍也受到了国际社会的瞩目。“民以何食为天”一书已被译成多种文字,日文版在日本首次发行的印数高达5万册。
    
    以上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方亮采访报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政府可能崩溃在“食品污染”问题—周勍和他的专著《民以何食为天》
  • 周勍在北京的声明:共同社的报道有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