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張英:朱世海《怎樣看香港政治新生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1日 转载)
    
    客觀地說,香港還沒有出現一般意義上的政黨政治
     (博讯 boxun.com)

    ● 朱世海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副教授、國家社科基金項目《香港的政黨演進與政治發展研究》主持人 歐洲導報社張英編輯《瞭望》新聞週刊原創來稿供海外首發,並不完全代表本社觀點)
    
    【張英按】本文作者朱世海先生係北京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副教授,國家社科基金項目《香港的政黨演進與政治發展研究》主持人。在其《怎樣看香港政治新生態》此文中,朱教授就最近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屆立法會選舉,講了「兩大陣營參選的主打牌相同」、「政治生態的政黨化色彩濃重」、「均衡參與政治需要功能團體選舉」,結論「客觀地說,香港還沒有出現一般意義上的政黨政治」。
    朱教授不便從深層次分析倒也罷了,卻不客觀地說出香港還冇出現「政黨政治」的真實原因,尤其是隻字不提選民明智地使「代表」工商界參政的自由黨在直接選舉中全軍覆沒,反而為「自由黨在新一屆立法會的議席全部由功能團體選舉產生」叫好,並以此為由長期反對香港立法會實行全部議員普選產生,竟然說「均衡參與政治需要功能團體選舉」,全部直選不僅「2007年以後」的2012年不行,即便到了2020年也還是「不可以」,御用學者對「香港的政黨演進與政治發展研究」之「客觀」,如此荒唐,歎為觀止。故而我對朱先生的一些觀點,不敢苟同,略加點評,以正視聽。
    通觀全文的要害,還是全民直接選舉與間接選舉之争。為甚麼香港兩大陣營「政治生態的政黨化色彩濃重」,卻冇「政黨政治」?就因為冇由港民直接選舉立法會全部議席。為甚麼香港市民不能直選全部立法議員?就因為包括葡加雙重外國籍洋鬼子何厚鏵在内的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胡亂「釋法」,把《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九章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的「二00七年以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規定「……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即可,毋需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而公然違憲「解釋基本法」,武斷二00八年不屬於「二00七年以後」,破壞當局自己制定的「一國兩制」。再按常識,二0一二年、二0一六年總算屬於「二00七年以後」吧?據說也不是,沒有時間表,無限期,不知道,天曉得!
    這就引發天怒人怨,而被譽為「香港良心」和「香港鐵娘子」的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因支持言論自由、普選及民主的立場,並因不滿國務院港澳辦公室主任廖暉、香港特首董建華急於實施「高官問責制」,二00二年四月廖董等迫退其辭職下野,把陳方安生推到泛民主派陣營;董建華祇聽廖暉、全國人大洋常委(兼澳門洋特首)何厚鏵等上命,罔顧廣泛的強大民意,促使保安局長葉劉淑儀也奉京官之命推銷,準備為《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自行立法」,以「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等莫須有罪名高壓,更是引起公憤轟動,受到香港立法會泛民主派議員的否決;如此種種,在在引爆自二00三年起,香港連續兩年七一共一百多萬市民上街示威遊行,強烈抗議全國人大常委會違憲「釋法」;在強大民意示威的反彈下,葉劉淑儀和財政司長梁錦松在一遍譴責聲中辭職,雙雙落馬,黯然下台;而唯上命是從的董氏,最終亦被迫辭職下台,掛冠而去,二00五年由曾蔭權李代桃僵。直至今年七一,尚有代表香港廣泛民意的四萬七千人大遊行,主題仍是「同一世界,同一人權,還政於民,改善民生」,遊行口號是「無民主,無問責;要普選,要監察」。
    朱先生無視香港市民要人權、要民主、要普選、改善民生,三要一改的廣泛民意,以及親政府的所謂「建制派」而被邊緣化的自由黨,在今次參加地區直選當中,包括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副主席周梁淑怡在内,參選名單全部落選的這種客觀事實,文中最後竟公然說:官方「需要高度重視工商界的聲音,功能團體能夠兼顧社會各階層利益特別是工商界和專業界的利益。作為工商界參政的自由黨在新一屆立法會的議席全部由功能團體選舉產生,恰好說明工商界對功能團體的間接選舉仍然有很強的依賴性。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2007年作出的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發展的決定,2020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立法會普選牽涉到功能組別存廢問題,這關涉均衡參與原則能否得到很好體現。因此,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具體設計有關立法會新的選舉制度上還應慎重考慮。」好一個「均衡參與」,「恰好說明工商界對功能團體的間接選舉仍然有很強的依賴性」!
    罔顧香港市民的廣泛意願,讓僅屬工商界一部分的自由黨,「依賴」選舉制度的不公平,而從功能團體的間選中產生立法會議席,這種劣幣淘汰良幣的小圈子選舉,當局不准香港全民直選全部議員、當然也不准直選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剝奪廣大港民「雙普選」政治權利目的——「特別兼顧工商界的利益」,讓其「依賴」,昭然若揭。
    朱先生「均衡參與」論的立論前提是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同時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試問:先進發達的美國、歐盟等歐美國家,也該「是資本主義社會」吧?但那裡各地區選舉國會全部議員,乃至如法國選舉總統,無論是工農大眾、草根階層,還是工商界、專業人士,並不分甚麼「功能組別」,均是一人一票直選,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誰「特別兼顧工商界的利益」,那是賄選!所以說,資本主義社會的香港,如「特別兼顧工商界的利益」,這不是真正的資本主義,也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而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豈非又圖香港內陸化,再開歷史的倒車?
    香港市民強烈要求2012實現「雙普選」,風聞等到香港回歸祖國23週年後的2020年,才有可能立法會議員全部直選,朱先生非但不譴責時間跨度拖延太長,反而鼓吹「立法會普選牽涉到功能組別存廢問題,這關涉均衡參與原則能否得到很好體現。因此,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具體設計有關立法會新的選舉制度上還應慎重考慮。」 言下之意十分明確,即使到了2020年,也不廢功能組別的間選制度,「還應慎重考慮」設計「均衡參與原則」。也就是說,「應慎重考慮」2020年還不能開放全部直選。似乎這叫「五十年不變」,匪夷所思。朱先生在反民主的路上走得這麼遠,世人跌破眼鏡,瞠目結舌,烏乎!◇
    
    朱世海:怎樣看香港政治新生態
    
    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屆立法會選舉順利完成後,新一屆立法會成員已從10月1日起開始行使基本法賦予的職權。這次立法會選舉呈現出一些新的情況,由此可以洞察香港政治的新生態。
    
    ◆ 兩大陣營參選的主打牌相同
    
    香港政治勢力的分野不是以社會成分來定位,而是以與特區政府的關係來定位。據此,香港的政治勢力分為建制派(即親政府派)和反對派(即所謂的民主派)兩大陣營。長期以來在選舉政綱方面,建制派的主打牌是民生問題,反對派的主打牌亦是民主問題。由於近年民生矛盾尖銳,港民對民生問題十分關注。民生議題壓倒性地成為這次立法會選舉的主要訴求,參選各方對民生問題都十分重視。
    建制派一如既往地關注民生。為在選舉中獲得更多選票,反對派轉變參選策略,也以民生牌為主打牌。但繼續利用政制問題吸引港民眼球。
    
    ◆ 政治生態的政黨化色彩濃重
    
    雖然“政黨政治”這一概念時而被用來描述香港的政治生活,但客觀地說香港還沒有出現一般意義上的政黨政治。一般意義上的政黨政治是指由政黨影響政權並在政治生活中處於中心地位的政治。政黨政治主要有兩種類型:一種是政黨參與民意機關的選舉,通過在民意機關獲得多數席位而組織政黨政府;另一種是政黨參與行政首長的選舉,通過贏得行政首長職位而組織政黨政府。香港雖然是享有高度自治權的特別行政區,但它只是直轄於中央政府的省級行政區域,不是獨立的政治實體。從權力來源看,香港行政長官的權力不是本地政黨競爭的產物,而是中央政府通過基本法授予的,同時行政長官是由中央政府任命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制定的《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第三十一條規定,在選舉中勝出的候選人必須在宣佈當選的7個工作日內表示他不是任何政黨成員,也不會成為任何政黨的成員。此規定清晰表明香港的政黨不可能獲得最高行政權。此外,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實行的不是西方的議會制,政黨在立法會獲得再多的席位也不能組閣,政府主要官員的產生經行政長官提名,由中央政府任命。由此可見,雖然政黨參與政權,並在香港政治生活中具有重要作用,但香港的政黨政治還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政黨政治,只是特定意義上的政黨政治。
    在香港目前政制架構內,不可能出現執政黨,不會出現一般意義上的政黨政治,但從本屆立法會選舉過程和結果來看香港政治生態的政黨化色彩濃重,特定意義上的政黨政治具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在新選出本屆立法會的60名議員中,具有政黨、政團背景者有44人,占議員總數的73%。特別是地區直接選舉產生的議員,具有政黨、政團背景者達27人之多,占地區直接選舉議員總數的90%。但政黨理念在這次功能界別選舉中遭到較強的抵制,因專業人士對政黨的負面觀感仍然存在,選民明顯不希望太多政黨關係牽涉入界別之中。在功能界別選舉中,有政黨背景、試圖以政黨為賣點的候選人,除了個別擔任多年業界議員者外,大部分新秀成績並不理想。
    
    ◆ 均衡參與政治需要功能團體選舉
    
    在此次立法會60個議席選舉中,30個由地區直選產生,30個由功能界別產生。標榜工商界參政的自由党在此次立法會選舉中獲得7個議席,這些議席全部依靠功能團體選舉產生。自由黨在地區直選失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香港選舉對經費有嚴格的限制,而且禁止候選人利用電台、電視台等媒體做廣告,違反規定者要被取消參選資格。與其他國家、地區的財團對選舉的影響很大不同,香港工商界參加地方選舉力量一直比較薄弱,其參政代表在立法機關的議席,從港英政府時期以來主要是靠政府委任和功能團體選舉。
    均衡參與是香港政治發展必須堅持的重要原則。全國人大常委會在2004年作出的關於香港政治發展的決定就指出,有關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任何改變,都應遵循與香港社會、經濟、政治的發展相協調,有利於社會各階層、各界別、各方面的均衡參與的原則。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選舉至今體現考慮到這兩方面的均衡參與,一半議員由地區直選產生,另一半議員由功能界別間接選舉產生。同時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需要高度重視工商界的聲音,功能團體能夠兼顧社會各階層利益特別是工商界和專業界的利益。作為工商界參政的自由黨在新一屆立法會的議席全部由功能團體選舉產生,恰好說明工商界對功能團體的間接選舉仍然有很強的依賴性。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2007年作出的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發展的決定,2020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立法會普選牽涉到功能組別存廢問題,這關涉均衡參與原則能否得到很好體現。因此,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具體設計有關立法會新的選舉制度上還應慎重考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