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钱币二界:王永庆为众解毒千古流芳 陆官商向民食投毒遗臭万年/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本文前言: (博讯 boxun.com)

    
    彼岸的众群为他长哭:怀念慈星的老先生为民众臀部健康,费七亿台币大送电动马桶 ……善事多多。
    此岸的母婴们为政府的丧心病狂也在痛哭:黑心的官商们,为毒害腐蚀国民口腔和内脏,屡屡朝民众的食物和奶制品里投毒。
    
    云雨长天为谁而哭?
    
    2008年10月11日,是社会制度对立的海峡二岸人民共同值得悲痛、追忆、感怀、沉思、悼念的一日。
    这一日,台湾经济社会的一个实力雄厚、口碑流芳的集团企业的创始人;台湾之星;被世界公认的华人平民企业家;永远值得中华民族怀念爱戴的一个慈祥仁爱的老人,王永庆先生在睡梦中安静地离开人世间,满载着对二岸人民的永恒祝福和天地间诸亲、诸友、诸史、诸神、诸民认同的盛誉,乘上帝为他灵魂准备的龙舟,穿越时空云雾,一声长歌…去了天堂。
    
    先生灵魂仙逝了,他的身躯长眠台湾,老人一生不凡的故事和他创造王永庆典范的精神财富,确留给了全世界所有的人。
    
    二岸布衣的不熄光标
    
    天下的穷人、平民以其为光荣。他们在伟大老人身上,看到了,穷:不是恩格斯所言的万恶之源。穷:不是潦倒颓废、自卑自弃、灰心丧气的源由。只要相信善、崇敬天意、珍惜时机、勤力勤俭奋斗,穷,照样是一个改变自已和他人命运,进而摆脱恶境,驶往不穷海域的民本渡口。
    
    富人高官必读的一本道德教科书
    
    人间的富人、华贵、高官应以他为楷模。他们在慈爱老人背上,看到了,闪电发光的脊梁。富与权,不是人生情欲的终极。权与富,不是自满自恋、娇淫奢侈、狂妄显霸的资本。权与富,是一种虚怀若谷的大雅。富与权,是一对聆听苦众脉搏与哀叹的敏耳。富,是一种对普天大众心灵与物质生活的关爱。富,是一种籍我的能力,尽可能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苦众。富,不仅仅是我族子孙的上流,而是让更多好的人,和道德未开化,恶的人,包括政治官,挤身走进底线以上的廉耻、修心、向善、俭朴、慈爱的主流境界。把富,转化成一种光,一种难忘,一种大爱,是王永庆生命的辉煌。
    
    中国红贵太子党的照妖镜
    
    这无奇不有的天下,也有一个用双重性格矛盾眼镜,看待王永庆巨大光环现象的庞大群体。他们就是:遍布世界各地的中国专制政治的畸形吸血族,红色血统论的三代宠儿,包括此岸中国大陆的太子党和太子特殊商圈的富老爷们和富老娘们。他们一定会以王永庆阳光事迹感到无比的眼刺。因为,霉菌最忌阳光,沟鼠最怕鹰眼,妖魔最惧神镜。
    
    众所周知:这一个好汉群体打从娘肚子里生下来,就呼吸着暴力的空气,痛饮着苦难人民鲜血,咀嚼着老共专制的金豆子长大。一路骄奢淫逸,要风来风,要雨得雨。要官就做大官,要钱就获大钱的”党旗子弟。”
    
    他们以六分嘲讽四分钦佩的目光看待:王永庆先生事迹。他们会以类似天然的优越感,看王老先生一生为什么那么干净,俭朴又那么名震四海?
    王董事长为什么打的出世及初始创业,就没有中共“党旗子弟”有那么多的自来风、及时雨、润滑油、过山车呢?
    
    为什么王永庆一踏上人世间,就没有台湾的豪门贵族辜振甫、日本的三井家族、老蒋的妻舅宋氏家族、中国大陆今日邓小平、王震、江泽民、温家宝及无数肥贵党官的风光富贵背景呢?
    
    老先生偏偏象十九世纪未年,出生于一个同样贫困日本家庭的阿信一样,自小贫寒,靠自已血汗劳动积累资本,创立属于自已的且没有一分肮脏钱币的事业规模呢?
    
    人民知道红色贵族的他们也知道:正如王永庆先生不可能象他们一样属于这样一个不劳而获的“中央特种权力保育院”堡垒贵族。而这个华贵的红色群体,也没有一丝王永庆的自成元素。
    他们并不因为他们是这样一个完全仰仗他们拥有偷、抢、骗、哄、夺、贪的专制特权父母的特别安排与喂哺的大富群体感到羞耻?
    
    但是,他们不能不在傲骨老人脸上,看到了,永远让这类完全靠老子老娘,暴力抢劫天下财权的英雄,儿子女儿一定就是好汉,一种嘲讽批判难受光芒,看到平朴老人,一种让专制特定红色血统论发家的宠儿们形秽自惭,羞愧心虚的蔑视眼神。即使他们比扁珍家族在海外更有多几座金山银山,会为平民捐出一只电动马桶吗?
    
    中共媒体为什么不把王永庆为聋哑人装电子耳朵 为大众送电动马桶的“峰雷”事迹告诉人民
    
    
    出于这些年来,王永庆本人对大陆一系列的重大投资和各地多项抚贫援助,竟让一贯把资讯意识形态,看作为中国共产党执政第一把枪杆子的最高权力机关,也不愿意完全屏蔽王永庆先生的相关社会资讯。
    也就是讲:在老先生没有去逝前,着重财富,疏于宗教灵魂道德建设的大陆官民,对他并不陌生的了解地方,集中体现在对王永庆先生的投资实业方面,大陆的注意力并不完全表现在老人一直从事轰轰烈烈的慈善事业上。
    
    在红旗资讯营养下的大陆民众心中,王永庆先生其华界巨商的知名度,在韩战起全面封锁中国期间,为中共提供海上蚂蚁搬家的红色走私大王霍英东之上,在媒视业大佬邵逸夫先生与商贾味超浓的港商李嘉诚之下。
    
    但在中共给予的政治封爵封号上:从来就把政治看成污泥浊水的王永庆先生,似乎完全不计较自已没有享受到中共授予李嘉诚、霍英东、邵逸夫一堆堆的红色光环。
    
    有二个事例让我们看到,有政治光环的豪门巨商不等于:区域之星,创业之神。也不等于人民片面祟拜。同样不等于关键时不求声响的抚贫援助。
    
    舆情刻录:全球华商及企业家向2008.5.12四川汶川地区大地震受灾人民,一次捐款上亿元最多的并不是香港李、霍、邵、郑大豪门,而是台湾的王永庆。这是大的方面。
    
    我们再看小的方面:
    20世纪80年代末期,邵逸夫先生回他的宁波老家鄞县的一个祖籍地小村庄,看到现代社会的庄里人,还沿用着清代式样古老简陋肮脏的茅厕。弥漫的恶臭让邵老先生顿发了怜悯的慈悲。匆忙临走前,邵老朝陪同他省亲的中共鄞县书记说:请安排建造规划,并请安排一个水电安装队,为这个邵氏古老村庄百十户庄民,安装标准化卫生间。施工费和材料设备费不用政府出一分钱。
    随后不久,他的公司就从香港发运来了一批包括普通抽水马桶、洗面盆、电热水器、磁砖、五金配件在内的进口卫生洁具与材料。
    邵逸夫先生做到了。他要彻底填平古老打坑在他的祖籍村庄上千年的一座座不遮雨,不御寒,不挡风,无冲水排污的茅厕。让百十户乡亲走进文明。
    
    邵老送家乡庄民百十个不电动的马桶,王永庆送台塑员工十万只电动马桶,一只电动马桶市值相当于十只不电动的普通马桶,即相当于邵老送出的一百万只抽水马桶。
    
    马桶故事源于上世纪90年代,王永庆先生偶然间使用了一种具有自动冲洗臀部下体,又有自动恒温、调节喷水、自动烘干、自动消毒冲水的电动马桶(也称座厕)。感觉很好。
    于是,万分慈悲的老人又“犯了斯巴达克式的有福同亨,有肉有酒同吃的原始共产公社情怀的老毛病”。为什么不把这份“意思”送给他人呢?中华五千年文化,浓缩地讲不就是二个字:“意思”吗?
    
    他知道,这是人类先进科技,从高贵象牙之塔走向保护大众屁股的一项卫生革命。
    他同样知道:全世界成年男女因卫生方式的陋习,下体综合性器官疾病的人均患病率,亚洲第一,而亚洲第一位的正是中国。
    如果将这项大小手后,立马就有科技之手帮助护理、保健、搞掂的设备快乐与实惠价值,也能让十万台塑员工同时分亨该是一件多好的善事呀!
    
    好老汉,干脆利落的大丈夫王永庆就这样做了。
    喜讯飞翅传的快:
    有一天,拥有近十万员工的台塑沸腾了。台塑的员工们惊奇地知道:老当家怎么会给每一个员工赠送这样一份大礼包:电动马桶?那可是十亿新台币巨额大钞呀!上下五千年,全世界那有这样好的老人,会用这种关爱生命“根部”关爱卫生“终端”的方式,来造福台塑众群?
    
    今天,当二岸人民想起这位将全部个人的上千亿元财产,无私捐献给社会;长庚医院、二岸许多聋哑学校、慈善机构、大陆穷困地区那些功能齐全的贫民子弟学校的王永庆先生,那些因王老先生为他们每个人花费几十万元钱,动手术装上电子顺风耳的孩子;那十万个用上王永庆赠送的康疗保洁电动马桶家庭的人;还有无以计数受到先生济助的人。无不为已故王永庆先生,生前的伟大慈善情操,感恩追思,痛哭流涕。
    
    台湾所有官营和民营电视台均以全角度、黄金时档、专题解说、大历史场面报道了王永庆刻进中华伟人丰碑的故事。
    
    王永庆现象让所有有骨头、有善良、有觉悟的国人看到了善恶二界的眼神。泾渭分明地的区分出:正义和邪恶二地的眼泪。
    
    
    大陆封耳毒口蚀肾雪上加霜 官员为投毒奸商把风护航19年
    
    我们是身处斯大林式专制铁幕的不幸国民,我们有同祖祖辈辈一样聆听天赖之音的一双耳朵,可是中国十四亿双耳朵,有98%的耳朵,被胡锦涛的政权,用卑鄙残忍的专政手段牢牢堵住。
    人民想听的听不到。
    人民不想听的谎言噪音,确滚破耳膜。这比手术切除还痛苦。
    一个永远听不到社会、历史、自然原声道的大汉民族,能有明天的日历吗?
    
    真的声音是一种财富;一种与生俱来的精神和生理上的产权;是一种生命机理的本能;是人类独立辩别信息与方位的必备工具。
    为此,大陆机灵的“政治聋哑人”开始想办法自费安装能听RFA.OVA.BBC.NHK.希望、德广、法广电台,或从WWW上收听收视相关的自由信息。这也不行。中共宣传部不断越过政府行政程序,三番五次下令:中央警察和地方警察机关,强制拆除人民的“电子耳朵”。屏蔽一切来自于境外的镜相与声稿。
    铁幕下的失聪人民听众在苦闷中,再次想起了那位在自由台湾为许多失聪幼儿接装电子耳朵的王永庆,再看看自已的那双封堵的耳朵,再看看胡锦涛同科学发展观和财政部百亿大钞武器起来的《堵耳朵蒙眼睛封嘴巴捆手脚》的中共锁脑军,真是哭笑不得倍感焦急呀。
    
    大陆官商屡屡朝各种食物里投毒是小事吗?不是小事。
    在几乎所有门派宗教的经书中:投毒是人类不可宽恕的原罪。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法典中,投毒是一件比拐卖人口、贩毒、强奸、偷盗、纵火还要严重,类似于早期川贵大万大山里杀人卸货的下三滥罪行。一种足以祸连九族满门抄宰的大罪。
    
    然而,社会基础道德完全崩溃,党官商贾信仰全然真空。洪水猛兽一样泛滥的人性原始暴力和恶欲竟将这约束人性的古老道德法则和刑事法则一一覆盖。
    
    投毒封脑几步曲:胡锦涛科学循环观的二大核心要素
    
    被共产党成功“转基因”改造的十三亿失聪、失明、失言、失思、失勇、失智,凡事算了算了的人民,傻呆呆地用血汗钱养肥四方的贪官和非法奸商,鱼肉天下百姓的贪婪官员与奸商不但不知反哺回报,还要把供养他们的十三亿芸芸苦众,强制驱赶进一个无人能逃脱的可怕恶性循环,连环加工榨油的旋涡里。
    第一步:用中宣部生产的头罩蒙住脑袋,全民服食中宣部特制的让人有苦不能言,有痛不敢叫的大脑麻痹糖丸。
    第二步:肩负着为民健康,依法把关的党官叛离职守,为投毒的奸商里外把风:“投吧!人民马上死不了!”;“投吧!让更多的下游食人鱼,贪食链都有料道可吃!”;“投吧!胡锦涛稳定压倒一切的最高令箭已为你们无穷地投毒,作了无法问罪的背书。投吧,反正中国人没有上街的投票权?”
    第三步:为奸商喊话:“吃吧!人民!放心地吃吧!”用你们的血汗钱去购买你们眼不见为净的,乃是他们官商合作投毒、兑毒、掺毒的面粉、粮油、牛奶制品。
    让老人病的更重更快!让孕妇中毒更深!让成长中的少年身体储足癌肿瘤的定时炸弹!让生命发育初始,类似初春清明种子、小树、幼苗一样灌浆中的婴儿骨髓内脏积聚毒素。群起发病,痛相万生。
    
    第四步:为日益增多的中外大型药厂老板的丰厚巨利喊话,同时也为全国的人民医院滚滚利财喊话:“准备好了吗?上游赚钱投毒,人民花钱食毒。你们收钱解毒。”
    
    第五步:“毛泽东说:中国人民连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胃长瘤子,肾脏生病,肝肺如石别害怕,去.去…去排队、去挂号、去血盆狮孔的人民医院找医生去。还有第六、七、八、九、十归零恶毒循环的“戏进大步呢。”
    
    2008年9月11日以来,全国几千所大、中、小医院的挂号大厅、B超肾检房、化验厅、肾内科、手术间,配药房挤满了抱着嗷嗷大哭的幼小婴儿的年轻父母。同汶川地震冲击波一样强烈的毒奶灾难风暴狂扫中国每一个角落。全国每一个出入境口岸都出现抢运进口奶粉的人潮…!全球的电视台和报纸头屏头版均以特大篇幅,以惊颤人心的语言告诉人民:“还要中国奶吗?”
    
    
    你要盐吗?还是要奶粉?
    
    这不由得再让欧洲、俄罗斯想起十八世纪流行在欧洲的一个很让那时中国人丢脸的故事:“中国人,你要盐吗?”
    
    故事记录了当时,有一个在沙俄帝国经商的中国江南人家庭发生了一件古怪事件。
    这个华裔老板的一个家人生病死了,按照中国江南民间风俗:人吗?死了要还魂,要还魂吗?就必须运回祖国故乡,落叶归根地给予很讲风水的入土为安的埋葬。那时没有空运,更没有:DHL速冻速运。正值暖季,如何防腐?
    于是这位聪明的中国人,卖来了很多很多粗盐,象腌制咸肉一样,用白花花的盐,硬梆梆地把他的亲人尸体腌渍了起来,放在家中,等回国时一起把腌过的亲人尸体,运回万里迢迢的祖国。俄国人打堆的邻里万分惊讶,盐?中国人?
    故事很快传遍了东正教的俄国,顺道向西传遍了基督教的欧洲。白人大哗:我的上帝!盐?中国人?
    凡看到黄皮肤的中国人,洋蕃佬的眼睛总飘逸出一种:“你要盐吗?”的那到百思不解的神色。
    在宗教的欧俄人民看来,用盐腌制人体是一件很残忍很不道德的事情。
    
    约二百多年过去了。今天的中国人再也不会出现“你要盐吗?”的羞辱故事。但是二百多年后的中国竟出现了一个比:“盐?腌渍尸体?中国?”更可怕更丢脸的:“毒?奶粉?中国婴儿”的羞耻故事。并带出一个硬币有二面的二个完全不同的人性版本。
    
    一、 看:硬币的这一面:不久前,港星谢霆锋用回敬狗仔队记者一句“你想吃奶粉吗?”的话,重新激活了一个中国丑陋人性的语式。幽默回放了一起:比二百多年前那位朝死人身上投盐防腐,还要丑陋肉麻一万倍;大陆官商朝亿万大活人、几千万祖国花蕾--小贝贝肚皮投毒制腐的奇天国耻。
    告诫所有自私麻木中的国民,勿忘了是谁?在我们亿万国民要命的胃肾上,按装了一枚枚生化毒气弹。而直接投毒的大把奸商和间接投毒的百万官员至今,仍在弹冠相庆,消遥法外。
    
    二、 再看硬币的另一面:海那厢,有一个位靠自己创业起家的质朴老人,为十万户台湾家庭人员的屁股上,免费按装了高科技杀毒除污的电动马桶。为台湾人民子孙后代健康,建起了一座现代化慈善医院。无偿为更多的台湾人消毒,驱毒,解毒。道德溃烂的中国上千万个贪官和奸商,敢不敢去台湾的长庚医院,用王永庆事迹为CT.作一个道德的常规透视呢?当然包括以胡锦涛在内的中共政治局九大委员。
    
    政治毒素和食物毒害万分猖獗的中国大陆当局和人民,当该从灵魂根基中醒悟了。
    用什么方式?什么材料“防腐?”“防毒”?比一千次中央全会的空洞公报和一千万次全民大唱《歌唱祖国》更有用。
    不然中国大陆永远不可能诞生象王永庆这样,让民间痛爱、流泪、歌德的企业家。中国大陆还会出现更多让人民遭殃、受苦、痛恨的联合投毒的缺德鬼害民贼。
    
    亚笛多星
    2008.10.2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元首逗农:凤阳宣言频受狙 土改星箭点不射/亚笛多星
  • 中国核心利益:靠乞求与赎卖得来的吗?/亚笛多星
  • 有关上海杨警案与哈市警民案多项差异的举证/亚笛多星
  • 旋涡浮生:粮食战争浓重的烟云已笼罩中国/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中国应该雪中送碳:当《华尔街号》金融巨轮触礁SOS危急时刻
  • 诺贝尔奖=中国文化酱缸里的爱国酵素吗?/亚笛多星
  • 济共方舟:中国土地私有化的十大益处/亚笛多星
  • 准备好了吗?用“土地货币”填堵“祸币战争”下金融溃堤的决口/亚笛多星
  • 十月新动向:央喉突变调 党政有交锋/亚笛多星
  • 布什颁奖:是谁煽了温家宝一记羞辱的耳光?/亚笛多星
  • 降伏海啸:配额时代的各国 不可滥印纸钞/亚笛多星
  • 铁幕冬眠:中国三亿红蛙网民的现状调查/亚笛多星
  • 解毒秘辛:全国亿万学生长跑能洗肾消石吗?/亚笛多星
  • 戏剧台湾:犹大才出卖1人 陈水扁出卖2300万台湾人/亚笛多星
  • WORD消毒部长:潜伏世卫组织蓝皮红心的陈冯富珍/亚笛多星
  • 十叶知秋鉴天下:公元2008年全球十大新闻/亚笛多星
  • 鹰龙对歌:由美国呼啸的金融风暴 看中国宁静的社会沉沦/亚笛多星
  • 金盾呱呱下集:中国WWW三亿“井底蛙民”信福景观/亚笛多星
  • 十月的问号:元首的土地新政是中国农民阳关道?还是旋涡中共的救生圈/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