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融资融券终结股市“轮回”梦?/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0日 来稿)
    
    
     今年以来,大陆股市连番大跌,市值从最高处已蒸发70%有余,股民一片哀鸿遍野。但是,大多数股民虽遭重挫,怨声载道,却并没有因此陷入绝望。他们相信,现在的大跌只是暂时的,大陆股市的基本特征是“轮回”:大跌之后必有大涨,大涨之后必有大跌——被套牢不要紧,只要熬得住,几年后大牛市又会回来。 (博讯 boxun.com)

    
    这种从大陆股市20年跌荡中获得的经验,而今却正因一种新政策的出台而面临严峻考验。10月5日,中国证监会宣布启动融资融券试点,市场惊呼“狼来了”,沪深两市应声大跌。很多人相信,随着做空机制的出现,单边市的终结,几年一大涨的股市轮回也将成为明日黄花。
    
    这种看法不但反映了管理层“长期稳定股市“的初衷,而且有着深刻的现实背景。大陆股市几年一次的深幅轮回,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只有这样,庄家才能赚大钱。在一种只有股价上涨才能赚钱的单边市场中,虽然一些机构即使在熊市也能通过波段性操作赚钱,但这种程度的利润显然不能满足被称为“庄家”的这一市场特殊群体的需要。这些人能够在短期内啸聚大量资金,但他们的资金成本较高,参与分利的人较多,非市场的成本很大,只有在短时间内赚到大钱,才能满足他们的赢利要求。作为大陆股市中最具能量的一群人,他们必然会而且也确有能力利用各种政策面和上市公司的信息,制造一波波的股市大潮。
    
    但是,作为股指期货先导的融资融券试点改变了这一切。庄家在资金、信息上的优势,使他们在买空卖空时优势更加突出;而参与博弈的另一方——散户,则更将陷入无力困境。当庄家和机构都能通过做空赚钱时,市场几年一大涨的动力又在哪里呢?
    
    动力将来自于市场的均衡。均衡不仅是经济学的基本假设,也是一种市场得以持续存在的前提。均衡意味着有进必有出,有盈必有亏。当庄家和机构都通过做空机制赚钱时,必有一方在亏钱,那么他是谁?
    
    显然,充当股市冤大头的主要还是数以亿计的散户。无论是从经验事实还是逻辑推论看,散户都是历次股市大潮的主要输血者。另一潜在输血者是国有资产或国库,但如果以国有资产作为主要供血者,施以蚕食鲸吞,这样的资本市场既不能持久,这种明目张胆的圈钱游戏也将面临难以承受的政治和道德追问。只有“愿者自入,风险自负”的散户,才适于充当大陆股市的主要输血者。
    
    因此,股市这一名义上的资源配置手段,实际上起着重新分配财富的社会功能,财富分配大体遵循“散户-机构-庄家”的基本路径,具有典型的“尺蠖”特征。但是,股市能够分配财富的前提是,那些注定亏钱者愿意进入市场;进入的人越多,重新分配财富的幅度就越深。这些人进入市场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输血,而是为了赚钱。换言之,只有当散户也相信自己能够赚大钱时,庄家才能够真正赚大钱。
    
    这才是大陆股市几年一大涨的真正动力所在。没有散户的“自愿”入市,无论是资源的配置,还是财富的重新分配,都只是一句空话。对于反复被迫供血、已成惊弓之鸟的散户来说,只有越来越波澜壮阔的牛市,才能克服他们内心的市场恐惧,重树市场信心,抖擞精神重入股市。只要大陆的资本市场不甘于无人问津,几年一次的大牛市就不可避免。做空机制的出现,必然改变股市的一些游戏规则和赢利模式,但股市“轮回”的基本宿命不会改变。最大的改变,可能是每次牛市之间的间隔将更长,但涨幅也会更大。牛市不更牛,即不足以克服因做空机制出现而引起的市场疑虑。
    
    除此之外,有一种改变是真实而难以逆转的:在机构和庄家独享做空利器的时代,散户将被置入更加无力自保的任人宰割之境地,市场失衡在实质上将加剧,而不是趋于“长期稳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反腐到问责——执政党吏治重心的无奈移变/冼岩
  • 当下中国意识形态的三个层面:民众、知识分子和政府/冼岩
  • 华国锋为什么抓捕“四人帮”?/冼岩
  • 尚福林必获升迁,或接任央行行长一职/冼岩
  • 中国证监会早已是庄家代理人/冼岩
  • 中国又悄悄变了/冼岩
  • 朝鲜战争是一场政治交易/冼岩
  • 北京奥运上中下得其中/冼岩
  • 现行法制对贪官没有威慑力/冼岩
  • 北京奥运试图使“中国人”成为完整叙述/冼岩
  • 黔驴伎穷司马南--驳司马南《居心叵测的闲言》/冼岩
  • 司马南的悬赏骗局/冼岩
  • 其实只要都照这样办,中国就会变好/冼岩
  • 希望胡锦涛主席再问一个“为什么”/冼岩
  • “上级领导”似乎都是才从海外回来的/冼岩
  • 从河南信阳别墅案看腐败的“中国特色”/冼岩
  • 谁相信瓮安尸检?/冼岩
  • “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为贪官预留逃生通道/冼岩
  • 中国政府的两大法宝、三处软肋与一道难关/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