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泉:“郭教授,请告诉孩子们,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不共戴天!”/民主先声324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0日 来稿)
    
    
     在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共虽然划定了抗议示威专区,但是,事实上,中共是让外国人申请示威的。中国人的所有示威申请都不被批准,随后,申请人立即被刑事传唤、刑事拘留或逮捕。 (博讯 boxun.com)

    中国人在中共划定的抗议示威专区的唯一成功的示威是一对没有申请的父子。
    京奥期间,北京的一位姓海的父亲带着他只有6岁的儿子成功地冲破了戒备网,在示威区之一的日坛公园进行了一次短促和小型的抗议。
    
    6岁的孩子高举着的牌子上用英文和中文写着:“山东惠民县政府非法卖了我奶奶家的房子,抢走了钱!”(Shandong Huimin county government illegally sold my grandmother’house and took away the money!)(见照片)。
    
    今天(10月20日)一早,一位我曾经服务过的“断友”(被中共一次性买断工年龄的职工)带着他的7岁的女儿来南京看我。女孩子叫“小芬”。
    
    我请他们父女到南师大附近的一个早餐店吃早餐。这2年里,这家人到北京上访路过南京,都来看我。一共是三次,都是父母带着孩子来的。我很奇怪地问,“孩子妈呢?”
    
    他哽咽地说,“我们夫妻都被买断,今年上半年家里的房子又被强拆,补偿款根本不合理。我妻子多次去政府说理,最后一次在回来的路上车祸死了。”
    
    这时,我才发现孩子的袖子上有一朵小白花。他接着说:“郭教授,我这次来是想把孩子带来给你看看,然后把她送到一个农村亲戚家。下个月我要到北京去,不解决我们的问题我就要在北京学杨佳,带上汽油和刀,杀不到敌人就自焚。这是农村亲戚家的地址和电话,请郭教授在我死后,多关心一下小芬。”
    
    我正想开口,他立即打断了我。
    他说:“郭教授,你不要劝我。我和杨佳一样,有选择生的自由,也有选择死的自由;有忍气吞声的自由,也有以暴制暴的自由。我只希望在我死后,郭教授一定要告诉小芬,她爸爸妈妈的死,都是共产党害的,要她长大为父母报仇,消灭共产党。郭教授,请告诉孩子们,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不共戴天!”
    
    他把小芬的外套脱掉,这时,我注意到小芬的T恤前胸写着:“政府是大灰狼”;后背写着:“中共是大坏蛋”。
    
    我不知道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先生看到这个7岁的小女孩身上的字会有什么感想?
    但是我知道,如果一个执政党让这个国家的孩子都仇恨到这个程度,我想这个执政党是没有未来的。
    我还知道类似这个7岁小女孩和上述6岁的小男孩的中国儿童岂止百万千万?
    
    我对小芬爸爸说:“你安心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如果你牺牲,我会安排新民党的女同志将小芬接到家中抚养的。”
    
    将他们父女送上火车,目送着火车远去。我想,中国会有千千万个杨佳要向中共讨个说法的。我想,中国还会有千千万个小芬在心里牢记“政府是大灰狼”、“中共是大坏蛋”的。
    这些孩子长大,一定会报杀父之仇的!
    
    我们要告诉所有的孩子,
    是谁在所谓的“经租房社会主义改造”中,非法抢夺了他们的爷爷奶奶的私房?
    是中国共产党。
    
    是的,我们要告诉所有孩子,
    是谁在57年的反右运动中,将他们的爷爷奶奶打成“右派”,迫害致死致残?
    是中国共产党。
    
    我们要告诉所有孩子,
    是谁在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中,让他们的爷爷奶奶没有饭吃,最后饿死4500万人?
    是中国共产党。
    
    我们要告诉所有孩子,
    是谁在所谓的“文化大革命”中,用各种政治罪名任意迫害他们的爷爷奶奶、叔叔伯伯?
    是中国共产党。
    
    我们要告诉所有孩子,
    是谁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中,用各种“经济体制改革”手段,非法剥夺他们的爸爸妈妈、叔叔伯伯的工作权利?
    是中国共产党。
    
    我们要告诉所有的孩子,
    是谁在所谓的“城建规划”中,用各种强盗手段,非法拆除了爸爸妈妈、叔叔伯伯的住房?
    是中国共产党。
    
    我们要告诉所有的孩子,
    是谁在所谓的“打击邪教”运动中,残酷迫害有宗教信仰的善良的中国公民?
    是中国共产党。
    
    我们要告诉所有的孩子,
    是谁让你们,是谁让我们,是谁让我们所有的人不得自由,饱受独裁之苦?
    是中国共产党。
    
    最后,我们还要告诉所有的孩子,
    我们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我们公开宣布:我们的一切仇恨都是一党独裁造成。让独裁者在我们面前发抖吧。我们在这个消灭独裁的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我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中国。全中国苦难的孩子们,联合起来!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中国基督教民主党代主席 中国在野党联盟轮值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手机:13151423196 
    Skype:gwnguoquan 邮箱:[email protected]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宁海路122号南师大文学院郭泉收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强烈谴责和抗议驱赶独立教会牧师张明选全家/中国人权卫士
  • 中国人民最希望政府正面回答的十三个问题
  • 中国人民必须抛弃幻想,准备战斗
  • 大陆97号油只等于美国87号油:中国人被忽悠?
  • 中共高干宋健《人口控制论》浅析:用科学的名义迫害中国人!
  • 龙应台:文化伪差异 中国人真是异类吗?
  • 何新:今后5-10年中国人过苦日子
  • 胡平:中国人苏醒结束中共祸害
  • 昝爱宗:中国人容易误读诺贝尔和平奖
  • 汪曾祺,“诺贝尔文学奖”不该错过的中国人
  • 钱永健:我不是中国科学家 但希望能鼓舞中国人
  • 中国人权活动家有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预测名单
  • 朗废:做中国人不值得自豪的一百个理由
  • 漏斗子:中国人第一次跨出宇宙就能穿上“飞天”说明了什么?
  • 奥运是中国人权的悲哀/梁永泉
  • 身为中国人,连不饮牛奶的自由都没有?/林云海
  • 刘逸明: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图)
  • 政府对中国人民的背叛:高官、出口食品有保障
  • 北京残奥会,中国人落后洋人了?
  • 遭塔利班绑架两中国人之一逃脱(图)
  • 胡佳若获诺贝尔奖将推动中国人权(图)
  • 胡锦涛总结表彰北京奥运会:中国人民用真诚感动世界
  • 北京时间下午四点半 中国人要太空“信步”(图)
  • 诺贝尔和平奖颁给胡佳支持中国人权事业吧
  • RNW:中国人还能吃些什么?
  • 中国人即将太空漫步 日本印度难追赶(图)
  • 停止计划生育有利于全面提高中国人口质量
  • 知情人透露:中国人吃三聚氰胺很多年了
  • 中国人民大学校内外公开招聘孔子学院院长
  • 中国人权指责中国未努力杜绝酷刑
  • 塔利班:条件不满足不放中国人质
  • 共青团真理报:中国人不隐瞒自己利用了俄罗斯经验
  • 曹晗:美国国会关于中国人权的听证会
  • 北京回应美国对中国人权问题批评
  • 美国《时代周刊》:虚假繁荣在愚弄中国人自己
  • 外国人前门身披国旗,中国人纷纷合影拍照留念/视频
  • 外地儿童高考权利的缺失酿造中国人权灾难 (上 ) /淮生
  • 北京宗教维权人士华惠棋向中国人权吁请关注
  • 墨西哥人40年都没有忘记,中国人20年就开始遗忘了吗?(图)
  • 一时间“民怨沸腾”:全体中国人都喝德国奶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中国人寿鸡西分公司 集体旅游员工死亡不赔偿!!
  • 广大中国人民为什么这么穷
  • 略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 社会纪实:非典时期,我们被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干部敲诈
  • 湖南电台主持人反驳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谩骂被开除
  • 患难见真情,谁才是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东海一枭:“中国人的命不值钱”
  • 中国人为什么暂住中国?
  • 鱼非愚:致胸戴罂花的中国人
  • 老外直言:我不愿租房子给中国人
  • 日本人可以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无权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圈
  • 匈牙利政府不欢迎中国人?【来稿】
  • 中国人,你的眼睛为什么了
  • 外国人可以经营,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政府要严惩中国私人经营电信者!
  • 中国人, 你有甚么资格幸灾乐祸?
  • 中国人不得入内:天津一酒吧只招待日本人?
  • 歧视人和被人歧视的中国人
  • 阿诺哈密瓜:关于素质的沉思愿每一个中国人都抬起头来
  • 进言"致那些愚昧的中国人"是中国人写的吗?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 黄星越:中国人低人一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