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案例看医改,治标也要治本/刘子贤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0日 转载)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用在这里可能有点过,但事实上,很多医院在谈起医改时,最常用的就是这句话。
     为了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而上扬医疗费用,这都不是最可怕的,最起码他不是以患者的健康甚至生命为代价。最可怕的是,在没有办法获取到最大经济利益的情况下,部分甚至与全部放弃自身的职业道德,置患者的健康和生命于不顾。 (博讯 boxun.com)

     2008年8月29日,在江西省吉水县阜田镇中心卫生院就上演了令人发指的一幕:
     据死者家属讲:2008年8月25日凌晨5时,现年22岁的产妇刘雪琴入住江西省吉水县阜田镇中心卫生院待产,待产期间进行了全面的产前检查,检查结果胎心,胎位,胎音一切正常,产妇也处于健康状态。
     2008年8月29日上午9时40分,医生以超过预产期五天为由,对产妇进行了催产素注射,晚上22时左右结束催产素注射。
     当晚23时左右,产妇感觉疼痛,其表姐请求医生过来检查,医生说子宫打开了三指,随后,又去休息了。
     半小时后,医生过来说:去手术台,子宫已经打开四指,过二十分钟再叫她,就又去睡觉了。
     24时20分左右,由于产妇痛得厉害,其丈夫去找医生说,能生了吗。医生问孩子的头发出来了吗,等孩子的头发出来的时候再叫她,然后她就离开了手术室。
     当产妇再次剧烈疼痛时,其表姐把医生叫过来,并询问是否能做剖腹产。医生说:要是白天就做剖腹产了,剖腹产要去拿很多东西,还要消毒太麻烦了,还极不耐烦地说:她只是当班医生,真倒霉,上夜班还遇上生孩子。
     30 日凌晨2时30分左右,小孩迟迟没出来,医生开始用吸盘,把小孩往外吸,此时产妇出血越来越严重。当家属询问是否不正常,医生的回答是:“谁家生孩子不出血”。不久,发现吸盘效果不明显,就换另外一台吸盘继续吸。且还责怪产妇,不知道力气用到哪里去了。不停的叫其用力,用力……。
     当产妇对丈夫说自己没力气了,医生竟责怪丈夫,没给产妇吃饱东西,产妇没力气。不久,产妇已经脸色发白,仍然在大量出血,家属要求为产妇输血时,医生却说:没有血。仍然继续吸,对产妇的情况视若无睹。
     30日凌晨4点左右,产妇,婴儿双双死亡。在患者丧失所有生命体征之前,医生放弃所有救治措施,护士拔掉了给产妇的氧气罐,全部离开现场,不知去向。31 日下午5点左右,在病人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院方最终提供了死者的病历,发现病历本被严重涂改、修改多达几十处,甚至连就诊日期都前后矛盾……。
     事后,死者家属经过查询了解到,当天晚上的当班医生根本就不具备医师资格。
     令笔者不解的是,难道这个医院就没有具有医师资格的妇产医生吗?当患者需要她时,她究竟在哪里?更重要的是医院为什么会允许没有医师资格的当班护士来负责产妇的生产——这个在后来他们口中所说的是最高风险的工作呢?真的就没有医生可用了吗?
     从这起医疗事故的发生来看,真正导致这起医疗事故的发生的原因不是医疗设备短缺,高技能医务人员短缺,而是医生的职业道德。这应该成为医改过程中必须关注的问题。
     据死者家属讲,在事故发生后相关部门及领导的解释是这样的:
     江西省吉水县阜田镇中心卫生院:遇到这样的事情医院也挺倒霉的,分娩是风险性最高的一件事情。
     江西省吉水县卫生局副局长:对此,医院应该负全部责任。并说,在他们县下面的医院没有医师资格的却从事职业医师的医务人员可能还不只一例,这也是跟当地的现状有关系的。
     在县卫生局调解过程中,死者母亲由于激动情绪有点失控,卫生局某副局长竟然口出恶语,叫死者母亲‘滚出去’,在遭到拒绝后,竟然出手殴打死者母亲。
     由此可以看出,此次医疗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因为作为医院的领导对产妇分娩时的风险性是有足够的认识和预见的。为什么临床医生却如此不负责任?
     笔者认为,医德不是临床医生才必须具备的,整个医疗系统的工作人员都必需具备的;不是靠单纯的自我完善的问题,而是必须有相关的配套体制。
     另外,对卫生系统基层领导的考核标准是不是也应该成为医改的内容。作为一个区域卫生系统的领导,应该积极的想出办法来改变当地的医疗状况,积极配合国家整体的医改工作,在现有条件下,尽可能的使患者有一个良好的医疗环境,而不是让客观为主观解说。
     据死者家属讲:以16万的赔偿结束了此事。
     对此,记者多次与江西省吉水县卫生局核实,并发出书面的核实函,但截至完稿时,始终未接到任何回复。为了慎重起见,记者还是拨通了江西省吉水县卫生局局长的电话,局长称正在北京培训,随后挂断了电话。
     两个人的生命换取了16万,可16万却无法买来两个人的生命,但愿16万能让医改更加完善,让更多的生命不要换取这16万。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