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克斯•韦伯论社会主义的出版说明/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9日 来稿)
    
    马克斯•韦伯(Max Weber 1864—1920)无需介绍。他的代表作《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等早已经译为中文出版。我一九八九年译完此文时没有发现中文译本,但我不能确信十九年后仍然如此。如果有其他译本,尤其是直接译自德文的译本,那么,我的译文可以对照,帮助读者理解韦伯对社会主义这个重大议题的认识。
     作为译者,我无意在此对韦伯的这篇短文加上注解或进行总结。我只想补充两点说明:1、韦伯的主要贡献不在政治思想或理论,他对社会主义思想既没有如普鲁东那样的创新的贡献,也没有如杜尔凯姆那样的专门的研究。处于他的时代,他头脑里的“社会主义”已经由前一代的政治思想巨人马克思确立,韦伯关于社会主义的思考,专注于对“马克思之后”的回答、解释、批判,而不是创新。2、韦伯的这篇《社会主义》文论(另有一篇3—5页的标题为“社会主义”的短文收入在他的《经济论文集》中)不是研究著作,而是韦伯一九一八年六月在维也纳应邀对战败了的奥匈帝国的预备役军官团所作的演说。当然,指明上述两点,并不是抵消此文的价值。既然社会主义是攸关人类社会的如此重要的议题,了解一个伟大的社会经济学家晚年在二十世纪社会主义勃兴之际的思考是非常有价值的。事实上,社会主义在二十世纪末期的衰退正说明它需要批判地吸收包括韦伯的官僚制理论,需要克服在此文中预见到的中心困难:社会主义能避免官僚制的弊端吗?生产手段的国有化能消除支配•压迫•剥削和异化关系吗?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是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官僚独裁呢? (博讯 boxun.com)

    此译本是我在日本大阪大学作社会学博士研究生同时置身于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历史性转折中,于一九八九年八月从日文版(浜岛朗译,讲谈社1980年出版)译出。间隔十五年之后,我二00四在美国圣荷西(硅谷)对照英文版Weber Political Writings,edited by Peter Lassman & Ronald Speirs,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4, pp. 272-303修订。当我对照日、英文版译文时,发现两种译文在表述上相差不少。在两者不一致之处,都以英译为准。与其注意讲演稿表达出来的并非严密论证内容的精确性,本中文译本更注重文章的思想连贯性。采取意译的另一个优点是,减少了对于特殊背景的注释说明。
    此次简单修订,正值我刚出版《安那祺主义:理论与实践》(ISBN: 978-0-557-01635-8,同一出版社),其中对韦伯在此文中关于社会主义的考察有不少评述,希望读者同时参考阅读。
    感谢王平同学等友人的协助。
    
    赵 京
    2008年10月17日校正,美国圣拉蒙
    
    http://www.lulu.com/content/4519631
    ISBN 国际书号: 978-0-557-01998-4
    Publisher & Printer 出版印刷社: Lulu Enterprises, 860 Aviation Parkway, Morriville, NC 27560, USA
    Rights Owner 版主: US-Japan-China Comparative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http://cpri.tripod.com
    Copyright 版权: © 2008 Jing Zhao 赵京
    Edition 版本: First Edition 第一版
    Version 印次: 2nd Printing 第2次
    Character 字数: 22千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