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佳二审判决在即,母亲王静梅仍然不知下落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8日 转载)
    
    来源:晓原博客
     10月20日上午九时三十分,杨佳袭警案二审将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宣判。 (博讯 boxun.com)

    
    如果二审结果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杨佳袭警案在上海的司法程序也就走完了。接下来案件将进入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程序。
    
    杨佳袭警案发生至今已经三个多月,他的母亲王静梅已失踪一百多天。
    
    儿子离刑场只有一步之遥,而母亲始终不露面,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杨佳案发后,王静梅被北京朝阳警方带到大屯派出所,接受来自上海的公安人员调查。从此,她就象在人间“蒸发”了,杳无音信,就连她的父亲和姐姐也不其身处何方。
    
    据王静梅的姐姐王静荣女士说,在7月中旬,她去过朝阳区公安机关打听王静梅下落。接待人员答复称,王静梅在7月4日自行离开了派出所。
    
    如王静梅是自行离开了派出所,她又不住在自己家中,那她到底是去哪了呢?难道如别人所说的,是因为儿子杀了警察,自己感到无脸见人,而躲藏起来了吗?
    
    王静荣告诉我,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家里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她怎么会这样做。何何况姐妹俩平时关系很好,经常会保持电话联系。她怕见别人,总不可能怕见自己的姐姐吧?
    
    我想,如果王静梅是自己藏起来了,不愿见亲朋好友,也不愿见他人,那为何上海两个谢律师又能在北京找到她?到底是谁将王静梅秘密的藏身之地告诉了谢律师?
    
    10月16日晚,杨福生打电话告诉我说,有一记者来他家采访了。这名记者曾经采访过谢有明律师。谢律师向他说过,确实是在北京见过王静梅。
    
    7月中旬,谢律师在北京接受王静梅的委托消息,是上海市律师协会向媒体通报。
    
    我们就要质问了,王静梅在北京,又不是自己隐藏起来,到底是哪个机关,哪个部门,敢控制于她呢?
    
    按照现行的法律规定,只有公安机关(包括国家安全机关)、检察机关、人民法院有权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
    
    检察机关不可能对王静梅采取强制措施,如果她涉嫌犯罪的话,也不可能是渎职和贪污受贿。
    
    人民法院也不可能对她采取强制措施,她没有因刑事自诉案被人诉之到法院,也没有因不履行司法判决而被追究法律责任。而国家安全机关,更不可能对她采取强制措施。
    
    这样一作分析,那只有公安机关了?如果是被公安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为何不按《刑事诉讼法》规定,将羁押时间和地点通知王静梅的家属,即她的父亲和姐姐?看来,限制王静梅人身自由,并不是法律上所指的哪种强制措施。
    
    从一审判决书中可知,王静梅不是本案的同犯案。如是同案犯,既使是另案处理,在对主犯的判决书中,也会提到同案犯。
    
    王静梅不是同案犯,那为何要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呢?难道公安机关不知道,对一个没有违法犯罪事实的人,限制其人身自由,是侵犯人权违反法律的行为吗?
    
    杨佳袭警案发生在奥运前,而王静梅的家就在“鸟巢”附近,她从此下落不明,当时并没有使我感到奇怪。我想,等到奥运会结束了,她自然就会露面了。
    
    想不到的是,奥运早已结束了,杨佳案件二审也将完了,仍然不见她露面。也就是说,假使以前是受到了“控制”,那为何到现在还要控制呢?有人说,那是因为杨佳袭警案还没有最后了结。
    
    这个看法虽然不无道理,但我以为可能性不大。既使让她出来了,她难道能翻了天?无非就是向媒体说,知道杨佳遭过殴打而已。但上海司法机关则会反驳,母亲为保儿子的命,说儿子遭到殴打,这也是完全可能的,但它他会以有利害关系为由不予以采信。
    
    再者,以前也发生过很多重大案件,司法机关也没有因担心家属乱说,而将家属控制起来。也就是说,让犯罪人家属莫明其妙地失踪的先例还是太少。
    
    我以为,一开始时,王静梅很可能是受到了人为的控制,而失去了人身自由。后来,则可能是因为受不了刺激发病了。
    
    儿子杀了六个警察,她应当预料得到会判处死刑。杨佳与她生活了二十八年,作为一个中年单身妇女,知道儿子要判死刑了,但自己又没有人身自由,去为儿子作证,说出遭盘查的事实真相,在这痛苦的煎熬中,她的精神状态崩溃也属于正常。
    
    假使王静梅因此“疯了”和“狂了”,谁敢将她放回家中?出于人道主义,也得送去精神病院治疗。这样的消息,也是不可能让它泄露出来吧?
    
    我始终不明白的是,杨佳在二审时,仍然拒绝其父聘请的律师。在这种情况下,上海高级法院为何不照搬7月中旬时,即案件在审查起诉阶段的做法,叫律师去找杨佳母亲办理委托?如果说上海高级法院打听不到王静梅的下落,估计不会有人相信。因为它们可以通过政法委、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打听的。
    
    9月5日,熊律师到上海二中法院找王智刚法官代领一审判决书时,王法官竟称二审判决书已送达给了杨佳母亲?真不知这是不是实话?
    
    在二审庭审中,审判长徐伟问杨佳是否收到了一审判决书,杨佳回答没有收到(随后,审理长宣读一审法院的笔录,称杨佳拒绝签收判决书)。由于杨佳拒收判决书,法院才会给王静梅送达判决书吧?
    
    不知王法官用的是什么送达方式,是司法专邮送达的吗?还是上门当面送达的呢?如果是当面送达,说明他是知道王静梅身在何处。
    
    我对“已给杨佳母亲送达判决书”的说法,还是颇有些怀疑。我以为,这可能是不想给杨父判决书的托词。不过,上海二中法院知道王静梅在何处,这也是完全可能的。
    
    王法官能知道杨母下落,难道高级法院会不知道吗?即便王静梅仍然在北京,上海司法机关也是能找到其下落的。
    
    那么,明明知道其母下落,明明知道杨佳只接受母亲委托的律师,为何还去给杨佳变相指派律师呢?这不是在掩耳盗铃吗?
    
    儿子袭警犯罪,母亲为此失踪,家属求助警方寻找,也不见司法机关重视。这等奇闻,发生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却使人想到了封建社会的株连制。
    
    如果不出“意外”,杨佳离死神不远了。不知杨佳在走向刑场前,还能不能见母亲一眼?
    
    上海袭警案,是杨佳制造出的惊天大血案。王静梅失踪案,又是由谁制造出来的惊天疑案呢?失踪案背后的那双看不见的手,到底又是谁的呢?
    
    (作者:刘晓原,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云海:在杨佳母亲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 高洪明:预测杨佳维持原判,中国司法维持不公!
  • 六名警察当街打死大学生与杨佳事件的内在联系
  • 论杨佳案:当杀手成为“英雄”的时候
  • 杨佳杀警堪比青年汪精卫,令胡温头疼
  • 沧海一叶:为杨佳辩护的翟建律师精神有问题吗
  • 杨母的姐姐王静荣会否成为杨佳第二?/林云海
  • 奇怪:杨佳案的几位相关警察为何拒绝出庭作证?
  • 刘路:杨佳杀警是公民个体煽向中共暴政的第一个耳光
  • 杨佳袭警案戳破中国奥运自信泡沫/刘晓波
  • 杨佳的 皮外伤和六死四伤
  • 老百姓网李铁:坚决要求把杨佳做为战俘和政治犯来审理!
  • 刘锡伟:杨佳有精神病——一位老党员致十七届三中全会的信
  • 杨佳纪念系列之:愚公移山(老三篇之一) / 韩雪飞
  • 杨佳纪念系列之二:为公民服务(老三篇之一) / 韩雪飞
  • 纪念杨佳 /韩雪飞
  • 草蝦: 杨佳案一张神秘的租车证,租车行老板呢?
  • 正确公开处理杨佳事件,同反党集团作坚决斗争
  • 针对杨佳事件致全党全国人民一封公开信
  • 律师:杨佳案二审维持原判成定局(图)
  • 上海杨佳案二审,众多访民呐喊口号遭抄家和关押
  • 杨佳案将于下周一上午9:30公开宣判
  • 声援杨佳访民被秋后算账 段惠民二审开庭变成谈话
  • 杨佳案二审庭审情况综合介绍
  • 外泄上网:杨佳二审最清晰最完整庭审记录
  • 艾未未整理的13日杨佳二审记录
  • 人治高于法治的国家怎会不出闸北刀客杨佳/DW
  • 录音:杨佳袭警案厅外市民喊口号,令人震惊
  • 杨佳案旁听人员被抓至今未放人
  • 杨佳袭警案旁听侧记:他何以如此疯狂残忍? (图)
  • 杨佳袭警案二审未当庭宣判(图)
  • 杨佳自称曾遭警察殴打否认向警方要求赔偿 (图)
  • 上海二审杨佳案 庭外声援者被抓(图)
  • 杨佳袭警案外又一案:“造谣者”郏啸寅 (图)
  • 杨佳袭警案二审结束将择期宣判(图)
  • 国内一网友准备明、后天效仿杨佳,要杀几个
  • 实拍:杨佳袭警案上海高院开审,市民齐呼“打倒法西斯!”(图)
  • 声援杨佳的上海访民被抓
  • 杨佳案将于下周一上午9:30公开宣判
  • 杀杨佳易,平民愤难
  • 近千名市民身穿杨佳T恤云集上海法庭外:刀客不朽(图)
  • 杨佳二审结果情况最新爆招:杀出的刘子龙及<<控告书>>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杨佳上诉状只有一百多字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