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九十老人析常州潘雪昌抗爆维权案: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章宝善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孟子见梁惠王论政,孟子说目前形势是上下交征利,各国争城夺地杀人盈野。当务之急是提倡仁义。当今上访群众绝大多数是为了抗拒上下交征地。在夺地中虽未杀人盈野但为数已多,山东菏泽一拆迁干部就说过:哪里拆迁不死人。江苏省南京、常州、无锡、苏州因征地拆迁而被杀、自杀者难以统计。农民被捕进监狱、被判劳教者更多。这样的社会现象岂非历史倒退吗?
    同时期齐宣王与孟子论政。齐宣王问:汤放桀,武王纣(桀纣是夏商两代的暴君)可杀吗?孟子说: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就可诛 。受命于天的君,如果残害人民也可杀,真是“大逆不道”的惊人之言。而且暴秦时期,在草根野民间还出现了荆轲刺秦王及陈胜、吴广等抗暴,那更是惊人的义举了。这些言行可说是正当防卫思想的渊源。
     历史经过数千年到了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 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力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其要义在保护善良、惩罚犯罪。这法条在上下交征地的当代,其意义与作用特别重大。遗憾的是孟子之言与今天的刑法第二十条都未能惊动官僚。残贼者,违法占地危害群众的行为愈演愈烈,为什么?政治压力处于绝对优势。在征地拆迁中形成官商联盟,共同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财产权利,钱权合谋,威力无比。其危害行为比盗贼面广量大,比贪官污吏非法所得有过之。而占地者由于官商联盟得到保护的特别优势胜过贪官污吏。由于我国有法不普再加群众敦厚淳朴,所以群众不知法律是抵制强暴的武器,即使知道了又为官官相护的威力所慑,不敢利用此武器作对抗,于是弱者愈弱,强者愈强。潘雪昌只有初中文化,不知孟子的民本思想,也不知当代刑法第二十条的合法性及对他的有利性、正义性,他刺颜志兵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并非由于对法律的理性认识。所以他在上下交征利的时代成为俎上的肉是必然的。潘雪昌既昧于法律,又处于紧急关头。照理政府应该为保护人民的生命权、财产权尽职尽责,可是他在事件中为了维护其利益竟扮演了违法者保护伞、帮凶。潘既失了他助,而作出抗暴自卫当然是天经地义的必然的。而政府见义不勇为应该感到惭愧而辞职。 (博讯 boxun.com)

    由于拆方见利忘义,竭尽心机,谋取潘家财产。他们把协商未成原因之一:潘提出过高要求(裁定书第四页)不说拆方提出追求最高利润。之二,是太阳能热水器收购问题。由于安置房都没有该项装置的设计,农民无法利用,热水器就成为废物。拆方有义务收购,可是这个合理要求遭到拒绝(已构成侵犯私人财产权)。对于第一个原因——过高要求,是指高于市场价而蚀本吗?即便如此也可通过评估等多种方法协商解决,甚至向法院提起诉讼调解,但是拆方完全舍正当途经,蓄意用暴力手段巧取豪夺。
    拆方在潘宅拍枱拍凳、辱骂,继之以断电断水断路,使失去相邻权成为危房,失去守望相助之作用。这些恶劣行径是早为中央规定禁止的暴力犯罪,而拆方悍然不顾。潘对此亦仅认为“暗促狭”是道德问题,不知拆方已构成暴力犯罪,更不知对此作出了正当防卫,忍了算了。这是潘不知依靠法律维护权益的弱点。而由于潘的忍让,反而诱发了拆方极端的犯罪行为造成07.8.14事件。(事件情况早已陈述,不赘述。)由此可吸取教训,对官商共征农民之利时,对付的办法,万万不可效陈国海之服毒自杀、朱建凤之投河自杀。灭了自己的志气,壮了拆方的威风,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助,理直气壮大胆反抗,使拆方认识“老子不是好欺负的”。近代历史也有此证明,对日本帝国主义之侵略不抵抗,反致国土沦丧大半,作殊死之抗战则还我河山,还我中华民族之尊严。
    我国现行宪法及刑法第二十条之要义就在于正义不必屈服于非正义,鼓励人民与暴力犯罪分子作斗争,以保护人身权利、民主权利、财产权利,以维护法律尊严,以维护社会秩序。正义是永存的,暴政是短暂的。群众对潘案早有预测,在一审二审法院审判中潘必败,高院难测,到最高法院必胜。这是群众对法院的信任度作根据的。希望高院经受考验,使潘案到此为止,不让群众劳师伤财上北京,让官民大家安居乐业过太平日。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老汉不敢班门弄斧,所言皆拾专家学者之牙慧而已。兹以语录式体裁予以摘录,希望法律工作者温故知新。(更期望被压迫的农民朋友读到此拙文能有所启发。)
    被无理剥夺辩护权的九十老汉章宝善
    语录如下:
    本文欲对刑法第20条第3款进行探讨和研究,以期对正确理解和适用这一法律规定有所裨益。
    这种权利是由法律赋予并予以保障的权利。
    其设立无限防卫的立法意图就在于打击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增强人们同这类犯罪作斗争的勇气。
    防卫行为指向的特定性。无限防卫权是出于反击不法暴力侵害而行使的权利,防卫人要与侵害者进行直接的、面对面的对抗。
    法条中规定:“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揭示了防卫行为与侵害人人身受损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当前公民不敢行使防卫权的主要原因是害怕因此而承担刑事责任。
    反而可能诱发更严重的侵害,岂不有悖于立法者的初衷?而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
    对侵害人身进行反击是最为直接、最为有效、最迅速的制止手段,通常也是防卫者本能的反应。
    无限防卫权在防卫强度上具有无限性。防卫人可以采取造成侵害人伤亡的手段。
    一切针对暴力犯罪人人身、足以制止暴力侵害的手段均为无限防卫权所许可。
    ①行为人以暴力形式实施了不法侵害行为,不论其是否使用凶器。②不法暴力行为严重危及他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即可能造成他人重伤或伤亡的结果。
    暴力犯罪是与智能犯罪相对而言的,顾名思义,暴力犯罪是以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而实施的一种社会犯罪。
    以暴力胁迫实施的犯罪也属于暴力犯罪。
    防卫人只有正确把握时机,才能有效打击犯罪人,制止其犯罪行为。
    只要严重危及人身安全,均可无限防卫。
    对于犯罪行为强度足以致人重伤、死亡的,则应当认为属于严重的暴力犯罪,可以实行无限防卫权。
    正当防卫的范围,即正当防卫可以用来反击一切不法侵害;二是指正当防卫的强度,即正当防卫可以造成任何损害。我国97年刑法适应改革开放和新形势下同犯罪做斗争的需要。
    这一规定加大了对暴力侵害行为进行正当防卫的力度,使公民在受到正在进行的暴力犯罪的侵害时,能够站出来进行英勇的还击,不至于因过多地考虑过当责任而畏首畏尾,不能适时制止犯罪。
    我国关于正当防卫法律规定的重大突破,其精神实质是允许公民在受到某些暴力犯罪的侵害时,可以不计手段实行防卫,无论对犯罪人造成何种伤害结果,均不属于防卫过当,自然也就不负刑事责任。
    纠合性。指重大暴力犯罪案件一般来说绝非一个犯罪分子所能“胜任”,必须依靠团伙或集团的势力合伙作案,这就是其纠合性特点。
    所谓人身安全是指人的生命权、健康权、自由权、性的不可侵犯权等人身权利。这些权利是人最基本的权利,这些权利一旦被犯罪分子所侵害,不仅损害后果难以弥补,而且会动摇人们对不受犯罪侵害的信任感,使人们丧失安全感,增长忧虑感;不仅个人担惊受怕,而且相互传感,引起社会恐慌,危及社会安定。因此,此类暴力犯罪的社会危害性较其他暴力犯罪更严重,因此,必须予以严厉打击。
    因为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达到其目的,危害结果轻于预期侵害结果。因此,这种伤害行为同样也严重危及人身安全,可以对犯罪人行使无限防卫权。
    所谓暴力,是指对被害人的身体直接打击或强制,使被害人不能反抗或者不敢反抗。
    对被害人进行精神强制,使其恐惧,不敢抗拒,立即屈从,按犯罪分子指令离开原地点。
    不管行为人的主观目的如何,只要该暴力犯罪将严重危及特定人或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安全,就可以对正在进行犯罪的行为人行使无限防卫权。
    防卫行为是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的。即防卫的手段、强度是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的,不这样防卫就不足以制止不法侵害。如果采用较缓和的手段不足以制止不法侵害,采用较激烈的手段就是必需的。如果用致伤侵害人的方法不能制止不法侵害,用致死侵害人的方法制止不法侵害就是适当的。
    法律之所以允许为保护受害人的生命权而剥夺犯罪人的生命权是因为剥夺犯罪人的生命权并不是防卫人的根本目的,防卫人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制止犯罪人的犯罪行为,致犯罪人死亡对于防卫人来说也是一种不希望发生的客观结果。也就是说,防卫人主观目的是给犯罪人造成伤害而迫使其停止侵害,却发生导致犯罪人死亡的结果。
    防卫人主观直接目的是对犯罪人的健康权造成伤害而达到保护自己或他人的生命权,这是符合生命权最高原则的。这也是我国刑法允许对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人可以进行任何制度的防卫的根本原因。
    正当防卫起源于保存自己的本能,有学者认为是自然权利。随着人类的发展进步,法律对这种防卫活动进行了限制,从而保护人权及社会公共秩序。可以说正当防卫是一种消极的制度,但体现出一种积极的防卫权。
    对于刑法来说,正当防卫对于公民来说不是一种权利,其更应该被看作是一种阻却违法性的合法行为。
    正当防卫制度在刑法中的确立与“正义不必屈于非正义” 这一古典自然法思想在刑事领域中的逻辑展开和经典演绎有着密切的关系。
    防卫是人的一种本性防卫权,是与生俱来的。对外界侵害的防卫是人类的本能,具有天然的正当性。
    正当防卫是一种私力救济,在法治国家和法律形成之前,私力救济是普遍的权利救济方式。按照自然法理论,防卫人在受到急迫性攻击时,可以行使自然的正当防卫权。
    正当防卫主要是一种防御性的正当行为,其设立目的是阻却防卫行为的违法性。
    刑法上有无限防卫权,目的应该是鼓励公民与严重暴力犯罪分子作斗争。
    无限防卫权的行使可以免除防卫人的刑事责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常州冤案始末/农工民主党人士章宝善老先生(图)
  • 江苏常州市原秘书长丁国良一审被判14年
  • 常州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一被拆迁户10年徒刑
  • 常州拆迁人员被杀案开庭 群众与警冲突
  • 常州“拆迁户”深夜遇袭自卫杀死“拆迁”歹徒遭拘押
  • 常州公安行政复议 称天网是“境外敌对网站”
  • 江苏常州公路大桥突然倒塌(图)
  • 常州国安处罚网民“六个月不准上网”
  • 常州瘫痪访民痛斥国安:你胡说八道!(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