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教育比掺入三聚氰胺的奶粉还危险/徐迅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6日 转载)
    
    教育部又开始做梦了。他们要求从10月26日起,小学生每天跑1000米,初中生每天跑1500米,高中生每天跑2000米。这个“全国性长跑”,名叫“全国亿万学生阳光体育冬季长跑活动”,说是从10月26日到明年4月30日,活动有6个月时间,按最低标准算,小学生跑完120公里,初中生180公里,高中生、高校学生
     240公里。 (博讯 boxun.com)

    
    
    网友擅长发现,不安好心地“揭露”说,这是个为建国60周年“献礼”的“工程”,终极数字都与 “6”挂钩,可让“6”整除。呵呵,这可不必当真。最应该追问的是,教育部那批制定政策、规划工程、策划活动的高官,难道就不知道如今“应试教育”的现实真相、自己是在白日做梦吗?
    
    
    他们曾经“梦游”了一把。9月4日在印发《中小学学生近视眼防控工作方案》时,对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作业时间有规定,要“保证小学生每天睡眠10小时,初中学生9小时,高中学生8小时”、“小学一二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其他年级书面家庭作业控制在60分钟以内;初中各年级不超过90分钟”、“切实保证学生每天参加一小时体育活动”云云。这些对中国现实教育根本就不“用眼”观看的教育官僚,真的不知道这只是在做梦?真的不知道大多数中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真的不晓得如今全世界最苦最累的人是中国的中学生?
    
    
    除非是不学习、不应考的学生,否则没有任何可能按“政策”睡觉、达到他们的“部颁标准”。看看这个来自浙江的报道吧:一实验中学,学生每天5时40分起床,学校6时30分上课,晚上8时55分放学,一般要到夜里11时甚至12时才能睡觉,因为有堆积如山的作业要完成——教育部的高官们,请您算算,他们一天睡了几小时?有的中学情况比这更严重,还有学生甚至得打手电做作业。中国的应试教育,早已发疯了。教育部的官员们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规定是“梦话”、自家规划乃“梦游”?
    
    
    为学生睡眠梦游过一阵子的教育部,还曾做过让中小学生跳集体舞之梦。他们的“舞之梦”是,创编首套“全国中小学校园集体舞”,让全国所有中小学生每天都必须去跳,而华尔兹成了高中生的指定舞蹈。这个梦显然天还没亮就破灭了,学生们每时每刻都忙着用笔头在试卷上跳舞呢。你今天去中小学校园看看,哪里有学生是在莺歌燕舞的?什么叫“应者寥寥”,这就是。别说昙花一现,在有的地方根本就连“昙花”都不曾出现过。
    
    
    我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20条规定:“学校应当与未成年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互相配合,保证未成年学生的睡眠、娱乐和体育锻炼时间,不得加重其学习负担。”看来教育部还是比较懂法的,在睡眠、娱乐两方面都给出规定之后,紧跟着就弄起了“ 体育锻炼”活动,于是有了这个“梦跑”。问题是,当所谓“学生体育”都已变成“应试体育”之后,哪里还有什么“锻炼”、什么“一小时户外阳光体育”?那几节可怜的体育课能保证进行,都已经阿弥陀佛了。这个每天上千米的长跑,注定只能跑在纸上,这种“纸上跑步”比“纸上谈兵”更可笑,只有“梦跑”二字方能概括之。
    
    
    应试教育,浊浪排空。本来说“苦什么别苦孩子”,事实上最苦最累的就是我们的孩子。他们为了那所谓的学习而拼命考试,付出了巨大的时间成本和生命成本。他们大量学习的,是与年龄不相称、不会有多少用处的东西。只会考试,不会读书;只会读书,不会学习;只会学习,不会创造。这些日子,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又陆续公布了,照例不会有中国的份。中国教育培养了大量“考试机器”,“考试机器”能考出个诺贝尔科学奖否?史实与事实早已清晰地证明:当今中国教育,乃世上最差之教育矣!
    
    
    高高在上的中国教育部,已经成为另类官僚,只不过他们没有质检总局遭遇三聚氰胺毒奶粉那样的危险,所以官位屁股一直坐得很稳。问题是,当今中国的教育,远比掺入三聚氰胺的毒奶粉还危险,它害掉的不只是几个人,而是一代又一代。都说教育与医疗是世上最具风险的两个职业,但两者的风险大不一样:医生误人误一个,教育误人误一片。
    
    
    现在的“中国教育改革”,最大问题就是不思改革,只知道去鼓捣各种各样的“工程”和“活动”,他们以为今日教育已是一片璀璨的云锦,所以不断忙于“锦上添加梦之花”。我忍不住想问问:无眼看现实、一心做彩梦的当今中国教育部,接下来还要倒腾出什么“花样新梦”来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