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连市法院执法不公 长海县政府执政欺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6日 转载)
    
    辽宁省大连市长海县政府和有关部门在土地开发中严重违法乱纪雇佣黑社会成员近300人采用暴力携带枪支动用大量警力镇压百姓
     (博讯 boxun.com)

    辽宁省大连市长海县政府采用暴力强征强占农民基本农田、养殖户养殖圈,破坏近4000余亩基本农田,取土填海并得到领导和有关部门支持,非法颁发土地使用证、采矿许可证。我们强烈要求严肃查处开发中长海县政府和有关部门严重腐败和违法乱纪欺压残害百姓等问题,立即禁止破坏基本农田,撤消其非法土地使用证、采矿许可证。我们多次举报,均未解决或给出答复。9月11日长海县政府与普市公安、恶势力王照胜等策划,伙同黑社会成员近300人携带3支枪等凶器,普市公安局李少举大队长带领几十名警察到现场保护对方,强行把养殖户(老年人)带走,采用暴力强行将养殖圈排水沟全部填死。两个月来堵死进水沟,破坏进水沟大坝,造成海参大量死亡,并准备近日马上填死养殖圈,置百姓于死地,我们养殖户已作好准备与他们(包括支持他们的公安人员)同归于尽。我们紧急呼吁省纪委、有关部门立即采取措施,防止事态扩大,现将有关情况举报如下:
    一、采用暴力强征强占农民基本农田和严重腐败问题。2005年由大连市长海县政府以县建投公司名义跨地区到大连市普兰店(市)皮口镇进行商业性开发,雇佣黑社会组织采用暴力欺压百姓,强买强卖3000亩基本农田取土填海建渔业加工区,光占不用破坏资源,现已闲置三年多未建一个项目,并急于将土地炒卖出去获得暴利。1、第一阶段(2005-2007年底)他们采用暴力强行把附近龙王庙、沿海、西城等村(原自然村)2000余亩基本农田,挖土填到海里3000余亩养殖圈,还有2000余亩养殖圈未填而空闲。他们征占基本农田取土填海,没有办理征用基本农田取土(最近普兰店市违法颁发矿山开采证)、填海、规划等任何审批手续,强逼农民交出基本农田,每亩只补偿不到1万元也没有完全拿到,农民从此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们雇凶对不愿意的农民大打出手,棒子顿肉,长海县政府派韩部长亲自督阵,打伤五人(张宝君、周兴全、梁军、韩X庆等)其中张宝君被打成重伤住院很长时间,其余四人也经过治疗在家养伤很长时间。因拉土尘土飞扬和爆破影响养貂,百姓提出异议,打伤老弱病残27人,其中重伤四人(张金生、孙美娥、胡永春、王某某等)住院治疗,当场停止心跳昏死两人,经抢救脱离危险。以上农民被打伤、打残一概不管,而从征地补偿中扣除,当地派出所也不立案处理。他们指示社区对部分被打者进行威胁,订下“封口”协议,不准告不准对外讲被打,否则收回征地补偿等。2006年长海县政府(皮口)把几百亩填海工程包给王照胜,2月24日王照胜与长海县政府共谋,派出黑社会10多名打手,采用暴力强占西城村农民基本农田800余亩,取土填到长海园区,打伤农民多人,其中姜长盛、李新善被打成重伤。这片土地被挖深7、8米把表层土取走,留下一个大坑,农田废弃。我们曾多次上告(也曾被新闻媒体曝过光),经国土资源部督办被大连市政府罚款180万元,对责任人进行处理,责令到2008年10月前恢复原样复耕。出事后长海县政府推说是企业行为逃脱责任,但市政府决定只是一纸空文至今未落实。此后,长海县政府从未停止过从基本农田取土填海,我们多次举报到普兰店市国土资源局,大连市国土资源局及其监察支队,他们非但不管,领导还说原处罚决定没说不让再从基本农田取土填海? 2、第二阶段(2008年以来)从今年3月开始长海县政府强征强占农民基本农田取土填海,他们这次改变策略,不直接到现场指挥督阵打人,背后操纵又承包给在当地属于恶势力、大岭村书记、普兰店市人大代表王照胜(他在房地产开发靠暴力征服打伤多人),雇佣黑社会打手,采用暴力达到强征强占的目的。据说得到省国土资源部门的口头许可后他们更加肆无忌惮,每天最多出动100多辆太脱拉大型货车和20多台大型挖掘机大量取土填海,同时还卖给别人拉土填到别处海域。仅几个月就破坏基本农田面积1000余亩,挖深几十丈。现在若不立即制止,还要继续扩大破坏更多基本农田。这些黑社会打手每天最多可获得一万元左右出场费。五月下旬在农民王国勇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长海县政府派人现场划线,要求在一夜之间铲掉18.5亩地玉米苗,截断通往24亩果树地通道,王国勇与老伴尹平去现场后,他们共同指示3、4个打手打伤两人,王国勇被打成重伤,当场昏死在地送往医院抢救,经诊断终身丧失劳动能力。王的口粮田全部挖空几十米深取土拉走,不给补偿一分钱,果树田也因不能进入打药等全部烂掉没有一点收获,至此派出所未让其做伤害鉴定和处理。据说长海县政府采取多报土地数量和费用,冒名领走数千万元;行贿受贿贪污巨额资金在工程费列支,前时期还曝出因此工程多名县长巨额受贿,其中一主管县长交代并交出受贿款350万元等腐败串案,县领导和其他涉案人员都没有受到追究和严肃处理,有的县领导还得到升迁。长海县政府还采取多付工程费要回扣装入私人腰包,如王照胜2006年只承包了200亩左右填海工程就获纯利700万元,拿出200万元行贿给长海县政府领导和有关人员。其余3000余亩填海工程由别人承包,可想见行贿受贿数额有多大!今年长海县政府又把剩余2000余亩填海工程承包给王照胜,又进行了一次更大的罪恶交易。长海县政府欺压百姓采用暴力强买强占农民基本农田,现正继续扩大强征大量基本农田铲掉玉米青禾苗取土填海,谁不同意就打谁,涉及到数千户农民生存,他们在爆破中毁掉周围庄稼、震塌房屋、震死家禽不管。我们强烈呼吁现当务之急应立即采取措施,立即制止继续扩大破坏基本农田取土填海的违法行为。
    二、法院违法判决,权钱交易司法腐败的现实。2004年万众公司将皮口滩四区涂转让给钰丰公司,后者又依法将其中一部分转让给我们养殖户(陈秀珠等)进行养殖生产。2005年万众公司将此地连同整个滩涂使用证再次转让给长海县政府,按合同法第52条规定其合同无效。2007年3月长海县政府诈称修滨海路提起诉讼,要求排除妨碍,并提供预先执行担保,普兰店市皮口镇法庭未开庭便下达裁定书要求我们养殖户“不得妨碍”,并指出必须撤出此地,由于滨海路不存在,法庭无从执行,但长海县政府三次下达强迁通知书,雇佣四、五十个黑社会打手两次强行堵死进水沟,事实上已造成我们养殖户重大经济损失,两年没有投苗生产,基本上没有收获,海参大量死亡。在我们提出进行赔偿请求后,皮口法庭未通知我们仍允许对方撤诉。从下达裁定书和允许撤诉均违法。同年8月长海县政府向大连市中院提起诉讼,一审认定事实、依据法律完全错误,以(2007)大民二初字第31号违法判决养殖户无条件在一个月内一分钱不得立即腾退,在光天化日之下制造冤假错案,一审判决主要编造的理由是长海县政府已经登记。法律这方面规定很多,其中最新最有针对性最权威的是最高法关于解决国有土地纠纷办法(2005)法释5号规定,一方虽然登记,但合同须有效、土地在转让方手里这两个必备要件缺一不可,否则不予支持。况且国土资源部明确其持有的土地使用证属非法。按物权法规定长海县政府追诉只是债权,我们先占有支配收益即取得了物权,应受到法律保护。我们百姓同地方政府打官司有理也得败诉,这就是司法腐败的现实,权钱交易的结果!被逼我们上诉到省高院,等待我们的也是死路一条(已得知他们完成权钱交易消息)。
    三、长海县政府伙同王照胜和黑社会近300名持枪打手,在普市公安局个别领导授意下动用警力数十名,采用暴力强占养殖户养殖圈。前一时期长海县政府又几次强行堵死养殖户养殖圈排水沟,严重干扰破坏正常养殖生产,并当着养殖户、派出所教导员的面称“已与派出所达成共识”。意即采取暴力填死潮水沟和养殖圈会得到公安支持。长海县政府与王照胜强行挖开进水大坝,堵死进水门,养殖圈进不了水,有毒藻迅速生成造成海参大量死亡,迫使养殖户无法再养。从九月以来,他们多次派黑社会打手每次有20多个到现场,采用暴力强行填死潮水沟,9月10日早晨上来7、8个人把站在铲车前想阻止填沟的养殖工人拖到车上强行带走拘禁半小时放回。9月11日长海县政府、普兰店市公安、恶势力王照胜共同策划,伙同更凶恶的黑社会组织近300 名黑社会打手带3支枪和其他凶器,采用暴力把我们养殖人员拖到现场外进行拘禁。他们用1天多时间,几十台大型翻斗车将养殖排水沟填死,造成海参大量死亡,强迫养殖户无法养殖。受普兰店市公安个别领导的指示,由李少举带领几十名公安人员现场保护长海县政府强行填死养殖圈的暴力行为,对我们养殖户(老年人)进行威胁,强行把我们带走,好让他们施工。长海园区张玉宝副主任毫不掩饰地说要马上填死养殖圈,李少举还诱骗我们说:就让他们填,给你们补偿不就得了?以达到把我们赶走强占养殖圈的目的,我们养殖户一个圈的海参价值在1000万元以上,受长海县政府干扰多年未收获,负债累累。当日中午长海县政府和王照胜宴请黑社会成员近300人并发给出场费,总共花费近百万元全部从多付工程费支出,晚上还宴请公安人员(据说均给以贿赂)以示庆祝。土地法规定“使用权争议解决前,任何一方不得改变土地利用现状”,其他法律也有同样规定。王照胜和长海政府各怀有不同的非法目的,使我们养殖户人身和财产安全随时受到威胁。于法律不顾欺压百姓到登峰造极程度!从经济纠纷急剧上升到刑事案件,性质发生了质的变化,李少举等人还说,不归公安管,王照胜和长海县政府如此嚣张,目无国法,镇压百姓就是得到了普市公安有关领导和公安人员的支持!
     四、普兰店市违法颁发土地使用证、采矿使用证。长海县政府将5000亩滩涂(已改造成养殖圈)海域使用证废除由普兰店市违法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根据海域使用管理法第18条规定:填海50公顷(750亩)报国务院批准,填海工程结束应执行国土资源部《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以上两个程序均未履行。今年七月我们将长海县政府的违法乱纪等问题向夏市长举报,据市国土资源局地矿处负责人向我们解释,市长对此事很重视,并指示普兰店为其颁发采矿许可证,我们多次给市长写信请收回指示并撤消采矿许可证,没有结果。事实是长海县政府、王照胜与普兰店市国土资源局串通,以800亩荒山名义报批采矿,普兰店市非法颁发采矿许可证,他们用暴力强征农民基本农田取土填海,市长是否知情不得而知。国务院《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第17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基本农田保护区内挖沙、采石、采矿、取土。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基本农田保护有关工作的意见》规定“加强非农建设用地审查,严禁违法占用基本农田,严格执行《土地管理法》和 《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的有关规定,除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和军事设施一律不得占用基本农田”。 长海县强征强占农民土地都是基本农田并由县以上政府规划确定保护区内,所以普兰店市颁发采矿证违法,长海县政府持此证继续大量破坏基本农田其行为违法。以上问题,我们通过国土资源部热线电话进行咨询,得到上述答复的意见和法律依据,明确指出普兰店市非法颁发土地使用证、采矿许可证无效。
    五、长海县政府靠暴力、贿赂和权钱交易进行开发,造成严重法律后果,严重破坏社会和经济秩序,这还是人民政府吗?我们强烈要求:1、长海县政府严重违反《土地法》大面积破坏基本农田取土填海并采用暴力强征强占,数量之大,性质之恶劣,全国罕见,雇佣黑社会组织近300名携带枪支和凶器的打手,动用警力数十名,镇压老年人养殖户,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我们强烈要求:依据刑法和有关法规,追究长海县政府领导和有关人员的刑事和行政责任。在土地开发中严重存在着违法乱纪和腐败行为,要求纪检审计,严肃处理,依法追究市、县政府领导和有关人员责任,公开处理结果。2、按土地法规定要求立即无偿收回长海县政府占有的5000余亩全部闲置土地。因基本农田被挖几十丈深象巨大的火山坑一样根本不可能恢复原样,我们要求到长海县政府填土后的全部都闲置的养殖圈上种地。3、按土地法规定非法批地其文件无效并追究法律责任,必须撤消长海县政府持有土地使用证、采矿许可证。4、追究普市公安、皮口法庭、市中院违法判决、和各级土地管理部门负责人违法渎职行为,追究公安人员和皮口边防派出所在长海县采用暴力强征强占基本农田和堵死养殖户潮水沟都到现场督阵,站在强势一边、欺压百姓、收受长海县政府和当地黑恶势力保护费的违法行为,追究皮口镇党委连副书记威胁举报人的责任。5、立即制止长海县政府采用暴力行为对已被强占的基本农田给予合理赔偿,追究县政府领导责任,严惩打人凶手和雇佣者、策划者,对被打伤打残农民进行赔偿,打击由长海县政府依靠的黑社会势力,保护农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6、启动司法、审判监督程序,对养殖户预先执行到市中院一审,省高院二审案要求重新审理、再审、直至依法改判。
    举报人:皮口镇原龙王庙村、沿海村、西城村等5村村民和龙王庙养殖户:
    村民代表:姜长盛、随作仁、张祖良、王国勇 养殖户代表:陈秀珠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