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曼德拉和南非的“左疯”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5日 转载)
    
    非洲最大的国家南非,最近发生政治地震:在任总统姆贝基被逼迫下台,十多名政府部长跟进辞职,南非股票大跌,政局更加动荡。
     (博讯 boxun.com)

    14年前白人种族政权被结束后,黑人最大政党“非洲民族议会”就一直掌权,前党主席姆贝基总统和现任党主席祖马也一直激烈争权。这次姆贝基败下阵来,明年四月的南非总统大选,在黑人占绝对多数,黑人政党主导南非政治的情况下,“非洲民族议会”主席祖马,基本就会是下届南非总统。
    
    美国《华尔街日报》欧洲版社论编辑卡明斯基(Matthew Kaminski)不久前撰文“曼德拉之后”预测,南非今后走向,如不继续多种族共存的民主道路,就会走向命定的腐败和后马克思主义,或者更可怕的津巴布韦式的大灾难。
    
    为什么南非会有这种可怕前景?这和黑人掌权后,曼德拉等反美、反西方的极左路线有直接关系。
    
    ●组织世界名人“老糊涂帮”
    
    1993年,即将掌权的曼德拉在美国《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撰文说:“南非未来的对外政策将建立在我们对人权的信仰上。”可他当了总统之后不久,就和民主台湾断交,同时和中共建交。理由是南非要发展经济,需要中国的市场。
    
    当年在白人统治下的南非,由于世界范围的经济制裁,经济困境远比曼德拉执政后的局面严重,但曼德拉当时却一直呼吁国际社会要经济制裁南非,虽然南非的穷人大多是黑人,他们因此生活会更加艰难。但曼德拉高喊,原则高于面包,人权高于市场。可他当了总统,就一切都变了,市场比原则重要了。我当年就在香港《开放》杂志撰文批评说,曼德拉刚从政治犯变成权力者,人权和面包的位置就颠倒了,可见“权力”这个被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称为“没人性和可恨的现象”对人的腐蚀有多么厉害。
    
    但曼德拉并不仅仅是被权力腐蚀的,他的基本价值立场早就有问题。他当年唱道德高调,是想赢得西方左派的支持,但他从没把美国等民主国家真正当作朋友,而是把国际上那些反美、反西方的流氓政权头目视为“战友、同志”。美国《新共和》杂志主编助理柯奇克(James Kirchick)去年8月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南非的背叛”一文指出,不幸的是,刚从监狱中被释放不久,曼德拉就去拥抱古巴的独裁者卡斯特罗。1991年在哈瓦那的共产党群众大会上,曼德拉高喊“卡斯特罗同志万岁!”1997年,在和台湾断交前夕,曼德拉又去朝拜世界上另一个臭名昭著的独裁者、利比亚的强人卡扎菲,亲切地称他为“我的兄弟领袖”(my brother leader)。后来又去拥抱连续掌权35年(超过毛泽东的27年)的巴勒斯坦独裁者阿拉法特,把这个曾进行过22年类似宾拉登那种恐怖主义的家伙称为“肩并肩的同志”(a comrade in arms)。《新共和》的编辑柯奇克感叹说,曼德拉当然知道这些事实:古巴、利比亚、巴勒斯坦的独裁者,对付他们的反对派,就像当年南非白人种族政权一样;可他对此却“泰然自若”。柯奇克的结论是,这已不仅仅是曼德拉的虚伪,而是背叛了他自己在27年牢狱磨难中强调的原则。
    
    曼德拉卸任总统后,还不甘寂寞,近年又领导一个叫“老人帮”(The Elders)的组织,其成员多是曾有权势的政客,包括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被美国人称为最愚蠢的总统卡特,以粗鲁出名、被称为“红卫兵”的中国前外长李肇星等。这个“老人帮”宣称,他们将致力解决世界各地的危机。但自我讽刺的是,曼德拉领导的南非,凶杀、强奸率全球第一,艾滋感染者占人口12%,每年有1,100万人(占人口四分之一)遭抢劫、谋杀、强奸,被称为全球最危险之地,更别提经济一塌糊涂。而李肇星在美国以粗鲁、蛮横而频频出丑,连个大使都干下去了,别说解决世界危机。卡特的无能更是世人皆知,现美国正总统大选,提到卡特,就等于是失败的同义词。卡特不仅曾朝拜过卡斯特罗,当年还和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亲吻”,歌颂北韩的暴君金正日“有活力,有智慧”。不久前卡特还去给阿拉法特墓地献花,追悼这个连《纽约时报》左派专栏作家佛瑞德曼(Thomas Friedman)都称为“坏蛋”的独裁者。这么一个实为“老糊涂帮”的政客们,却高喊要解决世界危机,只能成为美国电视政治脱口秀节目的“笑料”。
    
    ●当今自由世界袒护独裁者的领袖
    
    可曼德拉和他的接班人姆贝基总统相比,在反美、反西方上,只是小巫见大巫。姆贝基政府则在“战略上、系统上”倾向建立更广泛的反西方国际阵营。
    
    被称为“非洲珍珠”的津巴布韦,由于穆加贝的独裁(已掌权28年,超过毛泽东),使该国陷入内部屠杀、混乱和经济灾难,年度通货膨胀率超过百分之十万,人均寿命只有34岁!不久前穆加贝还大规模没收白人拥有的农场,推行“黑人种族主义”。但联合国要讨论经济制裁津巴布韦时,却遭到非洲最大国家南非的阻挠。南非的姆贝基总统给穆加贝撑腰,因为他们都自视是反白人种族主义的“黑人解放者”。上述《新共和》编辑柯齐克说,“南非已成为当今自由世界中袒护独裁者的领袖”。
    
    2006年,联合国安理会要通过谴责缅甸军政府的议案(要求他们释放政治犯,结束践踏人权),但南非却伙同俄国、中共,投票不许它通过。而在白人种族主义统治时,南非的黑人国民议会却是成天喊要制裁、要人权的。对此,连南非的诺奖得主图图大主教都惭愧地说,这样投票是“背叛了我们高贵的过去”。
    
    在伊拉克问题上,南非的反美立场更加明显。当年就反对美国领衔的经济制裁萨达姆政权的努力,并反对英美在伊北部划分空中安全区(保护北部库德人不被萨达姆种族灭绝)。在伊战前夕,南非副外长帕哈德(Aziz Pahad)还前往巴格达,向萨达姆递交南非总统的信,“表达和伊拉克坚定并肩”。就是这个帕哈德,去年初还在叫喊,美国应该为当今世界的“冲突、危险和不可预测的环境”负责。
    
    在巴勒斯坦问题上,曼德拉们一直力挺阿拉法特和哈马斯们,要求美国和欧洲取消对哈马斯主导的巴勒斯坦的经济制裁。《华尔街日报》报导说,在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党战争之后不久,南非情报部长卡斯瑞尔思(Ronnie Kasrils)还公开赞美这个恐怖组织对以色列的恐怖袭击。
    
    在伊朗问题上,上述报导说,南非不断为伊朗发展核子武器的野心辩护,强调无条件支持德黑兰发展民用核子项目。伊朗的回报是提供石油,南非一半的进口石油来自伊朗。德黑兰还曾宣称已把发展核子的铀给了南非,但南非否认。去年初,联合国安理会好不容易达成美、英、中、法、德五个常任理事国一致同意,给伊朗九十天时间,如不停止核子项目,就考虑制裁。但南非却利用安理会轮值主席机会,试图阻挠这个议案。法国驻联合国大使后来说,南非的做法,削弱了国际社会的努力。
    
    ●曼德拉们给卡斯特罗发“人道奖”
    
    南非的黑人曾遭受白人政权的种族歧视,受到国际性同情。但现在他们自己当家作主了,却歧视并迫害和他们同肤色的、来自津巴布韦的黑人难民。伦敦《泰晤士报》驻南非记者强森(R.W. Johnson)在“南非的耻辱”一文中说,由于穆加贝的独裁和屠杀,400万津巴布韦人逃到南非,结果遭到南非黑人的歧视,说抢了他们的饭碗。不久前南非全部九个省都爆发排斥外来黑人的大规模杀抢事件,结果50人被杀害,几千人受伤。该报导说,南非黑人的排外,并不新鲜,在过去两年,就有30名在南非做生意的索马里黑人店主被谋杀。
    
    现在南非只有42%的人有工作。可南非卫生部长(曾说吃甜菜根和大蒜就可治疗艾滋病那位)却说(英国《卫报》引述),南非没有钱买药来对抗艾滋病,因为钱都用在买潜艇,准备防御美国的进攻了。而布什政府却给南非提供了150亿美元抗衡艾滋病。
    
    曼德拉执政后,南非设立了人道主义奖“乌班图奖”,第一届的得主,给了曼德拉自己。今年的这个奖,竟颁给了古巴独裁者卡斯特罗,说表彰他“在全球争取正义的人道贡献”。而在卡斯特罗统治的古巴,据美联社的最新报导,现在还关押219名政治犯;仅2003年,就有75名政治异议人士被判刑(最多判了28年!)曾因政治异议而被关押27年的曼德拉,和至今还镇压政治异议者的独裁者卡斯特罗同得一个奖,本身已荒唐,而这个奖还是曼德拉们发的,真是典型的“政治闹剧”。
    
    ●倒退到“部落加马克思”的时代
    
    但是,现在曼德拉早就不是总统了,他的继任者姆贝基也下台了,那么未来的南非总统是不是会好些?说来真是悲剧,和明年将出任总统的祖马相比,曼德拉和姆贝基,又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上述《华尔街日报》的“曼德拉之后”文章说,姆贝基当年曾在英国留学和流亡,并在莫斯科的列宁学院读过政治理论,是个典型的马克思主义份子。但和祖马相比,他则算“绅士”了。祖马是当地的土著,从没受过正规教育,从小在街头打斗,后跟随“黑人革命军”总司令曼德拉造反,在监狱中,已是成人的祖马才跟曼德拉们学认字。他有四个妻子,18个孩子。他有唱歌般的嗓音,善于在群众集会以及丧礼上做演讲煽情,常在台上连唱带跳,台下的黑人支持者则如醉如痴。
    
    在南非黑人那种“只问肤色,不管是非”的种族狂热中,祖马不仅是土著,皮肤黑,最有“黑人种族主义”意识形态和煽动力,更因为他更加左倾,因而当选了“非洲民族议会”主席,并把姆贝基赶下了台。姆贝基虽然也是极左分子,但他当了总统之后,就像巴西的左派总统卢拉一样,不得不修正政策,向市场经济靠近。像祖马一样的南非马克思主义者们,则痛恨姆贝基的“有南非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政策,他们痛骂削减福利是出卖黑人,要回到传统的左派共产主义路线。本来“非洲民族议会”已在国会占绝对多数,还掌控全部九个省及绝大部分乡镇,被称为“一党制的南非”,他们还得到南非共产党、左翼全国总工会的支持,因此姆贝基如不辞职,也会被祖马们控制的国会罢免。祖马的手下黑人青年团,去年底就喊出要“杀掉”姆贝基。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而在南非,那些擅长街头革命的粗野“祖马们”,更是谁都惹不起的主儿。
    
    祖马曾涉嫌军火商贿案被起诉,官司还没结束;但他手下说,即使入狱,他也会当选总统,然后在牢里领导南非。祖马曾涉嫌强奸朋友的已感染艾滋病的女儿,最后他辩解说是双方同意的。
    
    从曼德拉到姆贝基,南非奉行极左路线,一路反美、反西方。而明年如果祖马这样更左的粗野街头革命者上台,西方评论家说,南非可能倒退到“部落加马克思”的时代,这是刚庆祝完90岁生日的曼德拉留给南非的遗产。
    
    原载台湾《看》半月刊2008年10月22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美国大选:“平庸”和“更糟”之间选择
  • 曹长青:美国经济真的一团糟吗?
  • 曹长青:为了那些被活活疼死的婴儿
  • 曹长青: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 曹长青:奥巴马的不祥之兆
  • 曹长青:推崇自由的价值
  • 曹长青:推崇自由的价值——余杰《白头鹰与大红龙》序
  • 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评佩林昨晚演说
  • 曹长青:耶稣奥巴马和不懂拉登的拜登
  • 曹长青:俄罗斯帝国的梦想
  • 曹长青:北京奥运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六四和光州事件比较
  • 曹长青:对刘翔的八个质疑
  • 曹长青:中国靠什么辉煌?
  • 曹长青:奥运开幕式砸在哪里?
  • 曹长青:张艺谋杀人
  • 曹长青:北京奥运能带来政治变化吗?
  • 曹长青:斯拉夫主义害死索尔仁尼琴
  • 曹长青:卡廷森林,比夜更黑
  • 曹长青:张艺谋的法西斯美学
  • 曹长青先父病逝,因黑名单无法回去尽孝
  • 曹长青:阿拉伯恶棍摧毁人类文明
  •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