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耕:“科学发展观”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5日 转载)
    秦耕更多文章请看秦耕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作者:秦耕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2008年10月9日,中共突然发动一场学习“科学发展观”的运动,党魁胡氏此前亲自在全国动员大会上吹响运动号角,中共中央立即派出23个督促小组,同一天到达各个部委,现场督阵,于是中国大陆突然掀起一场“科学发展观”风暴,来势凶猛。
    
    我所在的省份,10月9日各个厅局同时召开动员大会,电视记者分身乏术,一组人马需要跑多个会场,中共省级电视的黄金频道和报纸头版,全部被“科学发展观”占领。此情此景,直让人觉得一夜回到毛氏当年发动文革、发动批林批孔、邓氏发动实践检验论、江氏发动三讲、三代表运动之时,不免大发今夕何夕之感。风暴初起,大小喉舌,齐声鼓嘈,一时之间,充耳皆是“科学发展观”,对人听觉和视觉的轰炸冲击,远远超过脑白金广告。如果把“科学发展观”在电视媒体、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上的投放量换算成广告价格,估计24小时的实际费用可能就会超过一亿元。
    
    不知道动员大会现场里那些亲历者感觉如何,我作为旁观者只觉得如坠雾里,莫名其妙。按说科学发展观是个好东西,科学发展,当然不是什么坑人害人的假冒伪劣产品,按照市场主义原则,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是好东西,自然不愁销路。让人起疑心的是,如果“科学发展观”是个好东西,那为什么还需要以比脑白金更过分的样子,靠广告凶猛促销?
    
    上百度搜索一下,就会发现“科学发展观”已入百度百科词条,但读完全部解释文字,仍不得要领。所谓科学发展观,在中共发动的这场运动里,并未承载任何新鲜内容,从字面上和众多官员在会场上反复阐述中得到的,也不过是人人明白的常识。东西并不新奇,叫卖的动作却异乎寻常,那么胡记药店“科学发展观”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表面看来,胡记“科学发展观”强调以人为本,和谐发展,似乎是冲着GDP崇拜而来,意在打破30年来在中国横行霸道的 GDP 神话,并提出“橙色 GDP”的概念,对30年来片面追求经济增长的“野蛮发展观”进行总清算,摆出今后要走“绿色 GDP”的发展道路的样子。但胡记“科学发展观”早在2003年就出炉上市,并在2007年中共17大上写入中共党章,已经像下午的面包,不再新鲜,为何此时突然拿出来当作拳头产品,强势销售?我以为与当前愈演愈烈的全球性经济危机有直接关系。胡记药店可能想用“科学发展观”这粒药丸,治疗全球性经济危机给中国带来的潜在政治危机。中共御用学者曾总结说,1949以前,中共以“打胜仗”为取得政权的合法性依据,1949之后,尤其是1978之后,中共以“拼经济”为执政合法性依据。事实上中共这30年来,也的确是以经济发展来搪塞政治体制改革,用经济指标的持续高速增长来取消人民对执政者的选择权的。这种GDP药丸已经吃了30年,今后是否还有疗效?全球经济危机一旦拖累中国经济同步陷入停滞状态,被“GDP药丸”长期掩盖的政治危机可能就会被民众的不满所引爆。于是,近日在全国范围突然发动的“科学发展观”攻势,就使人联想到流感爆发前紧急采购、储存大量抗病毒药品的情景。“科学发展观”的大药丸一旦广泛服用,产生抗体,当经济增长放缓时,民众的不满就可以得到抑制和引导,政治体制改革的民间诉求就可以继续被搪塞和拖延。但在各种促销“科学发展观”的现场,这些话又不便明说,于是宣讲动员者姑且昏昏布道,把正确但无用的废话讲了又讲,大有不把“科学发展观”讲成人人生厌的贬义词不罢休的势头,而被集中在各种会场的大小官员虽装模做样洗耳恭听,却一头雾水,昏昏欲睡。
    
    除此之外,胡记药店还有三年多的经营期限,胡氏可能也想在经营期满前,盘点自己的经营业绩,把“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重大贡献,以确立自己未来的历史地位。马主义、毛思想、邓理论、江“重要理论”已经成为中共宗祠里的牌位,胡氏也想为自己量身制作一块“科学发展观”的牌位,给自己在宗祠里争得一席之地。邓开创了改革时代,为中国谋得30年的经济增长,功莫大焉。但局限于跛足改革,经济发展的同时,为中共保留了集权地位,以至于造成今日中国经济市场化与公共权力集中化之间的巨大危机。经济市场化之后,公共权力未能得到有效的制衡与约束,像猛兽一样纵身扑进市场经济的羊群,于是造成了经济发展成果被权力独吞,造成了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对立。这一切的不和谐,都发端于邓氏的跛足改革。江氏主政12年,胸无大志,“邓规江随”,勉强做了12年维持会长,经济虽延续了增长势头,但各种潜在危机也被同步加剧和放大。现在轮到胡氏坐庄,先提出“和谐社会”,以为可以大事化小,再推出“科学发展观”,以为小事可以化了。左抹一下,右抹一下,看来看去,都像一个苯手苯脚的泥水匠,以为凭他这几手就可以把一切问题都抹平。如果提出一个“科学发展观”,对30年经济改革问题进行必要总结,就是胡氏的人生梦想和伟大抱负,不免令人发笑。“科学发展观”承认了30年经济发展对环境的破坏,也含蓄的承认了经济发展是以维护中共执政地位为宗旨,而没有以人为中心。这固然是科学发展观的正面价值所在,但“学发展观”仍是一个“驼鸟方案”,治标不治本。
    
    经济发展成果为权力独吞,不能为民众共享,是不科学。经济发展对环境造成破坏,也不科学。但最大的不科学,还是追求经济增长,但拒绝政治体制改革,跛足改革是当前中国一切问题的总根源。胡记药店卖出的药丸,只能治疗经济与环境之间的标,不能治疗政治体制与市场化之间的本,甚至像鸵鸟一样,故意把自己的脑袋埋进经济沙漠,又如何能自诩为“科学发展观”?如果胡氏崇尚科学发展,就应该脚踏实际,敢说真话,发动政治体制改革,治疗集权体制的权力垄断之癌,为中国建立宪政体制,把公共权力像猛兽一样关进宪法的笼子,结束一党专政,还权于民。如此一来,胡氏非但不用为自己日后在中共宗祠里的地位发愁,而且在中国的历史上,也将留下千古第一的地位。
    
    但胡氏舍其本而逐其末,鼓嘈“科学发展观”,而且了无新意,发动运动的方式,甚至与60多年前的延安整风类似,连及格的广告策划都算不上,足见其思维的僵化、政治智慧的贫困和胆识之狭小,也让人对中共自我改革和脱胎换骨的期待持悲观态度。
    
    
    
    2008-10-10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秦耕:凯达的非暴力抵抗运动
  • 秦耕:甘地在1918年
  • 秦耕: 金牌之耻
  • 秦耕:洞爷湖的劣等生—评胡锦涛出席G8峰会
  • 秦耕:海峡两岸重开会谈,民间是否值得期待?
  • 秦耕:借国难自我美化,与趁火打劫何异?
  • 秦耕:在拿起武器与放下武器之间—追忆父亲往事之二
  • 秦耕:两岸关系近期是否会取得突破?
  • 秦耕:支持台湾民主不等于支持台湾独立
  • 秦耕:一个“2.28事件”,三党各自表述
  • 秦耕:甘地死亡之后—纪念甘地遇刺60周年 (图)
  • 秦耕:台湾立委选举结束 中共为何面露喜色?
  • 秦耕:质疑大陆有线电视收费的合法性
  • 秦耕:写给公元1989年出生的孩子
  • 秦耕: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
  • 秦耕:叶利钦的背影
  • 秦耕:三月港特选举与民主化进程
  • 刘晓波: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 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 秦耕:陈光诚与温家宝的荒诞关系
  • 秦耕:权利的残尸—评所谓“骨灰级钉子户”(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