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听六四刽子手 讲述8964的惨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5日 转载)
    
    作者:青木
     (博讯 boxun.com)

    余生也晚,八九春夏时刚满一岁,无缘参加前辈们的民主狂欢,但亦如亲历者般对此惨案念念不忘。而身边80后的同龄人多数都梦寐浑沌——不知道民国共和国历史、不知道64天安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他们缺少对民主自由信仰,他们对宪政、法治无知无觉,对ccp、马列教育麻木。
      难道这一代真的能忘记所有历史?难道这一代人能被欺骗一世?
                                     --谨以此短文祭奠无数罹难者
    
      网上看到许多关于64的文章,其中多数话题都是围绕广场上的学生展开的,对于奉命血腥镇压的军人,除了几个升职的干部再无其他。然而那营开坦克的军人最后下场鲜有人知。
    
      前些年拜访一个远房亲戚,忘记缘何谈起64了,堂哥见我有兴趣探索真,便引我去到他邻居家。
      敲门,开门的是个头发半白的老妪,堂哥介绍我是从特区来玩的亲戚,老太太热情地把我们领进屋。这是一套一房一厅的住宅,厅里摆着一张木板搭起来的大床当做沙发,茶几的工作由饭桌代劳,陈设甚是简陋。堂哥寒暄几句,问起他儿子近况,老太太叹口气说一直那样,然后对着小屋喊了一声,一个枯瘦的中年男子带着满面倦容由小屋出来。堂哥跟他打过招呼后为我们互相介绍,原来那人以前是某装甲营的一坦克手,也就是64时某架坦克中的驾驶员。
    
      下文都是他口述的内容。他提起当年就有些激动,语言比较乱,经整理如下。
    
      他所在的部队原本驻扎在山东邻近河北的某军区,基地信息封闭,士兵们对外面的事一无所知。大约是六月二日的晚上突然接到命令,说北京发生暴乱,要他们团赶去北京平乱,即刻行动。日夜兼程,于六月三日夜到抵达北京郊区,稍事休整后,有领导来训话,无非是颠覆国家罪行可诛、军人保家卫国责无旁贷之类的定一下军心,然后就火速往天安门进发。在市区内遇到了阻拦,团长表示警告无效就带走,对顽固抵抗者可以开火。
    
      接下来就是六月四日凌晨的那场屠杀,这些士兵开火时虽然心里疑惑,但他们还是遵命了。因为他们既不知道此前的学潮,也没有像前一批人遇到大量市民的阻拦和劝说。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来了,他们开抢了。
      然后,然后呢……?
    
      杀戮过后,全营士兵又被集结在一个礼堂里待命。有领导到场表彰了几句,并说目前北京有流行性感染疫情,军区医院来人为士兵就地注射疫苗。每个人都被注入药物后,他们被打发回营地,然后解散,各回各家。
    
      这些士兵回家后相继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幻觉、幻听、焦虑、心律不齐、昏迷、思维错乱乃至痴呆等症状,一个接一个地都发了神经。成了疯子后被取消军籍,部队发了一部分津贴就算完事。人被弄疯了就没了提干、转业的机会,更别提出庭指证或公开这场屠杀和毒害。
    
      讲述人经过近十年的疗养病情有所好转,但和正常人还是有差距的,也记不清、说不清当时的细节了。他最后信誓旦旦地说,以一个疯子、神经病的人格担保,他所说的都是实话
    原载阿波罗新闻网 _(博讯记者:远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海外民运全球公民行接力纪念六四
  • 中国民主党美西总部主席刘吉祥在六四协会敦促中国改善人权会上的发言(图)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的残奥会/阿海
  • 余杰: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 曹长青:北京奥运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六四和光州事件比较
  • 张艺谋通过奥运开幕式再次影射六四镇压事件/郑存柱
  • 杨力宇:关怀大陆 促进民主——评马英九的“六四声明”
  • 郭少坤:寂寞的六四
  • 郭永丰:六四是实现民主绕不开的门槛
  • 昝爱宗:六四真相十九年
  • 赵常青:面对六四的思考——兼谈中国民主化道路
  • 曹维录:六四屠杀与改革开放
  • 徐沛:我因六四而反共
  • 胡平:面对六四——从马建的小说《北京植物人》谈起
  • 刘自立:六四:背叛与反思——写在六四19周年
  • 綦彦臣:“六四”文献学研究浅议
  • 怀念六四屠杀死难者:我打赌他们只是睡着了
  • 廖天琪: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 請支持「六四」難屬有權公開悼念親人
  • 温家宝接受美国电视采访避谈六四
  • CNN专访重睹六四照片,温家宝下巴微颤 (图)
  • 温家宝在美国谈六四,民主和西藏话题/RFI
  • 北京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已从外地回北京
  • 当局再拒家属见黄琦 六四天网内容仍更新
  • 当局再拒家属见黄琦 六四天网内容仍更新/RFA
  • 多名与六四相关人士遭当局监控或被要求离开北京/RFA
  • 《新京报》刊发六四图片确有「有预谋」?
  • 秘访鲍彤:邓小平应负六四最大罪责 (图)
  • 柳斌杰为六四镇压唱赞歌
  • 黑幕9:团派胡扬贩毒集团与澳洲民运六四公开斗法(图)
  • 《六四天网》快讯----毛庆祥、高海兵、邹巍三人今日(27日)一早, 被杭州警方抓走。
  • 中国天安门母亲:关于日本关西地区六四人道捐款的声明
  • 贵阳民众纪念“六四”19周年纪实/吴玉琴
  • 「六四」后许家屯为何非走不可?
  • 江曾抓捕姬胜德逼死姬鹏飞,与姬同情六四的立场有关/昭明
  • CCTV网站刊出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只字未提六四/RFA
  • 六四屠杀到底死了多少人?
  • CCTV报道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图)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