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香港特首的选择:启动公务员系统改革/ 胡恩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3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曾荫权连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一年多,民望开始下滑,表面上是和香港经济出现低迷有关,但是只要细心分析,曾荫权和前特首董建华的民望升降和公眾支特度,有著非常相似的「命运」。 (博讯 boxun.com)

    
    两人均是以高民望当选,当选后均推出一些大计,及后一连串的「事件」令公眾对其失去信心,两人均以「派糖」手法尝试收服民心,但也是适得其反。曾荫权当上特首,是因为董的管治「威信」到了一个难以改善的地步,董成为了香港人的一个集体讨厌符号,曾的公务员身份则成为一种公眾资本,港人和中央均相信以「公务员」治港能够破解董建华商人管治死局,港人也期望曾荫权能够为香港带出新的气象。
    
    对於董建华的低民望,有些人单纯地相信是因为他不懂政治公关技巧,而不是他施政不善,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可能也令曾荫权以为「政治公关」改善,管治便没有什麼大问题了。曾荫权上任初期的确在政治公关和吸纳民意上作了很大的改善,西九龙文娱区重新规划和各种不合民情的政策也作了调整,政府也吸纳了一些传媒精英协助推动各种公共政策的推销。曾荫权好像有著一手对外的政治公关术,另一手有著对内以「政务官」为首的公务员管治法,理论上他的施政应该更得心应手。但为何曾荫权好像也踏上了董建华那条民望低迷之路?
    
    表面的答案当然是和香港的后殖民政治文化生态有关,没有民选授权的执政体制,民选代表只可以是反对党或者是应声虫,商界只关注自身的利益而没有太大的社会责任,掌握实权的公务员有权无责,三不像的问责制导致施政混乱、权责不清,传媒一味肤浅批评,没有深入分析,只有政治明星,没有政治领袖,这些情况十一年前回归前如是,十一年后也是如此。
    
    我们不禁要问,为何殖民时期的管治权威在董曾时期不能重演?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可以解开目前「一国两制」的困局。在中国没有出现英国那种民主体制以前,香港的政治和管治模式及发展时间应如何确定?民主派只争取全面直选是不是便能够带来更有效的管治?中央单一的只讲经济不讲政治的政治策略是不是真的能够落实「一国两制」?
    
    也许我们要回到一九九七年的英国,那一年工党大胜,贝理雅(布莱尔)成为首相。贝理雅新政之一是推行公务员改革,其中最大的特点是把类似香港「政务官」的公务员系统改革,公务员集中政策执行,而引进更多专家学者负责政策研究和制定。这个分工的好处是加强各项政策研究的深度和吸收新事物的能力,当然英国学术界和英国政府一直有十分密切的关係,大学有成为政府各项政策智库的功能,执行这项改革有著失天条件。
    
    香港的政府架构设计概念来自英国政府,政务官的通才模式也是英国的概念,是七十年代香港总督麦理浩时期发展出来的「管治体制」,即英国负责政策路向,香港政府执行。这个体制二十年来从来没有进行任何改革和检讨,而类似香港英式体制的新加坡早在九十年代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更新和改进,方向也是走向政策研究制度深度化,执政团队专业化。香港执政能力衰落是必然的结果,因为香港目前的体制仍然停留在七十年代的模式。更令人担心的是,不少香港政府高级公务员的学歷和识见,在封闭的模式下,根本不能追上「知识社会,知识经济」的需要!
    
    董建华和曾荫权都犯了同一个错误,就是没有认真处理公务员体制落后的问题。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政府机器落后,任何良好意愿的政策也成为害人的劣政,这是董建华时期的教训。曾荫权是政务官出身,他完全明白目前香港政府公务员体制的困局和各样缺点。随著近年各项政策失误,公务员神话已经破灭,也代表著曾荫权的公务员政治资本成为负资產,在餘下三年的任期,难免出现董建华管治后期四面楚歌的局面,而有意成为二零一二年特首的各路体制内人马,必定以曾荫权为一种政治代罪羔羊,执政难以齐心。再加上经济大气候进一步恶化,政制改革摸著石头过河,民粹反智的力量只会加大,曾荫权餘下三年不会「好过」。
    
    曾荫权若果真的有志成为「政治家」,他唯一可以做的是种下「改变」的种子,那就是啟动一系列改革公务员制度研究的计划。政治改革决定权在中央,管治改革也许还有一些空间,这也是改善港府管治威信的唯一出路。别的不说,提升「公务培训」的水平,鼓励公务员到海外国际级机构「实习」和进修,可能已经是一些好的开始了。公务员体制落后这个困局不处理,谁当上特首也不会有好下场。
    
    胡恩威﹕在香港和伦敦修读建筑,香港牛棚书院创办人,《E+E》杂誌编辑,香港实验剧团「进念二十面体」成员,从事舞台导演、多媒体艺术、空间设计和文化建筑评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