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谁是“新土改”的受益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3日 转载)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作者:刘路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近日,党国魁首胡锦涛南下安徽小岗村吹风:中央将考虑“允许农民以多种形式流转土地的承包经营权”,熟悉中共政治语境的人都能解读出,这将会是中共三中全会所主要讨论的内容。
    
    根据此前大陆媒体报道过的“成渝模式”,所谓“土地流转”应该是:“既不是把土地归农民个人所有的私有化,也不是归集体所有的公有化,而是把土地向大股东强行集中的一种形式。其特点就是把农民各自承包的土地集中起来,以入股方式交给大股东支配。如同城市股份公司中散户投资者的命运一样,农民除了得到一串表示股权的阿拉伯数字之外,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作为补偿,政府取消他们的农民身份,和他们那些九十年代买断工龄下岗的工人老大哥一样,成为下岗农民。”(张宏亮《沉没前的最后一块木板》)
    
    为什么要出台这样一个表面是为了实现农业现代化,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而实际上是要剥夺农民土地的大私有化(官权化)方案呢?因为中国经济到了2008年已经持续了高速增长了30年,所有的动力都已经耗尽,经济发展面临一个拐点。中共权贵集团必须找到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而实行土地流转,等于全国土地有了价格进入市场,陡然增加了百万亿的财富。这笔财富对刺激经济增长将产生巨大作用。至于是否出现权贵集团借机开展圈地运动,洗劫农民赖以生存的最后一点依靠,党国在所不问。或者可以说,这也正是共产党权贵集团中的某些人心里打的鬼主意。
    
    土地流转不是为了农民
    
    虽然中共口口声声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民而推出土地流转的举措,但恐怕这是共产党制造的最大也是最后一个谎言。笔者在去年年底就撰文指出:中国大陆已经出现了中小企业倒闭、股市狂泻、楼市面临崩盘的严重的经济危机,这次大陆经济危机总爆发,是30年畸形改革积累的恶果,2008年将是大陆政权的一个关口。破局无非三招:第一是大规模减税,让利于民,让工厂复工,让工人回到车间;第二、大规模进口食品、能源等生产生活资料,把积累的外汇储备花出去;第三、出卖土地,弥补因减税造成的财政亏空;实现土地私有化。
    
    虽然举办奥运和四川大地震造成的灾区重建部分刺激了生产,延缓了经济的进一步衰退,但是因为内需不足,经济发展仍然举步维艰。在中国,所有的问题都可能转化为社会问题、政治问题,如果经济发展停止了,企业破产,工厂停工,大批工人失业,90%的城市人口将没有隔夜之粮。而目前脆弱的社会保障(低保每月260元,退休工资平均不到800元)还不够买几只面包。这种情况出现以后,我们的城市贫民就会一夜之间完成从顺民到暴民的转换,所有的人都不能指望我们的饥肠辘辘的城市贫民们会像90年代初俄罗斯人民那样在肃杀的寒风中排2公里的长队去购买土豆和面包。他们将立刻冲向市政府、省政府和新华门,你会看到所有城市的政府衙门都燃起熊熊火光,权贵官邸、富人别墅、精英阶层的香车宝马都将成为怨气冲天的暴民们袭击的目标。在经济大萧条导致的大饥荒的威胁下,每一个城市都将是翁安,每一个公民都将是杨佳。这是一副多么可怕的末世景观!
    
    为了化解这场危机,保持经济的高速增长,维持政权的稳定,“土地流转”的新土改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有人说,共产党是靠土地革命起家的,它消灭了土地私有制,怎么可能又重新搞私有化?这不是自打耳光么?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过“六四”之后的共产党早已彻底演变为一个利益集团,已经没有任何原则和底线,即使有一天它宣布卖淫、赌博、贩毒合法化,你都不必吃惊。而且实际上,卖淫和赌博也确实在大陆变相合法化了,只不过这个特殊的行业被警察机构彻底垄断,别人不得染指而已。青岛一个街道派出所的所长的位子,明码标价50万才能拿到。有一个所长升迁到市局了处长,居然非常郁闷,因为他不可以从赌场和妓院取得暴利了。这位新处长见人就骂自己的上司阴狠歹毒。更何况,这种私有化不是真正的私有化,而是他们垄断土地的大私有化。
    
    新圈地运动将危及政权存亡
    
    有学者担心“土地流转”将提供一个让权贵阶层洗劫农民的新圈地运动,导致农民变成流民。归纳起来,有如下几点:
    
    1、土地有价,农民无地
    
    土地流转,土地就有了市场价格。无论一亩地3万也好、5万也好,拥有几亩土地的农民理论上手握了几万资产。但这和当年几万元钱买断国企工人工龄、彻底割断工人与企业的联系一样,彻底割断了农民与土地联系。
    
    2、土地逐步向少数人集中
    
    土地流转之后,由于资金、劳动力、经营能力、家庭负担等方面的差异,土地将呈现逐步集中的趋势。贫富分化逐步加剧。
    
    3、失地农民生计堪忧
    
    从目前情况看,农民种地获利微薄,种地是赔本的买卖。土地流转之后,除了迫于生计被迫流转之外,不排除农民主动出卖土地的行为。两种力量结合,很可能产生大量的失地农民。他们失去了在农村务农的退路,又被高房价、高物价、可婚配女性缺乏等因素阻隔于城市之外,将成为“流民”,酿成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
    
    4、耕地保护红线将被冲破
    
    土地流转之后,暴利的诱惑将无情蚕食耕地。即便有基本农田保护政策,当基本保护农田被城市人口、市政设施、城市垃圾山和排污工厂包围的时候,农田即便面积不减,也会失去绿色。
    
    5、外资进入将导致大量圈占土地
    
    土地流转之后必然导致投资主体多元化,其中也包括外资。进入农村的外资将利用他们技术、资金和公关能力上的优势,大肆圈占我国耕地,彻底掌握中国经济的命脉。
    
    6、腐败和地方势力崛起引起政策不落实
    
    腐败和地方势力的崛起,导致中央很多政策不能落到实处。土地流转政策即便是一套非常好的政策,也难保地方贪腐势力乘机对农民下手。面对一次百万亿资产的重新分配,没有非常公开、严格的监督机制,无人敢保证不出现当年国企改制时的疯狂掠夺。
    
    可以预见,随着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的闭幕,新圈地运动将大规模开启。中共的新土改政策虽然能够暂时刺激经济的发展,成为中国新一轮经济发展的增长点,但在目前社会矛盾多发、阶层冲突尖锐的态势下,没有成熟的法治保障和严格的社会监督机制,当国者无疑是在豪赌一把,一招不慎,遍布全国各地农村的圈地与反圈地的“战争”烽火,就将在中国广大的农村燃烧起来。中国社会就将永远失去30前土地承包获得的农村大致稳定,这个依靠土地革命建立起来的暴力政权恐怕难免要毁灭在土地上。这真是一个具有悲剧意味的历史宿命。
    
    笔者认为,中共当局的新土改政策是为了促进经济增长、维持政权稳定迫不得已走的一步棋,但却不能真正破局,反而可能激化社会矛盾。它只有真正实行土地私有化,给农民切实的土地所有权,并进一步启动宪政改革,将土地的私有化过程置于宪政框架之下,实现经济增长和政治改革的双着陆,才有可能避免社会危机的总爆发,实现中国社会的长治久安。但中共官僚是否会有这样的政治智慧和魄力,却是我们不敢奢望的。所以,我们只能远远的站在大洋彼岸做个历史的见证人,或者神州陆沉,或者凤凰涅槃。 _(博讯记者:远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中国政府丧尽天良!
  • 人是他自身认同的价值--我看范美忠/刘路
  • 刘路:被击毙的“民主”, 脸皮比肚皮更厚
  • 刘路:株连无辜、赶尽杀绝的广州天河法院
  • 刘路:农民工之歌(真实版)
  • 刘路:中共十七大编织十五年政治美梦—中共“十七大”述评
  • 刘路:要人权奥运,不要政治奥运—与刘晓波先生商榷
  • 李国涛:评刘路《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
  • 评刘路疯狂“批高”/任大姑
  • 刘路:炮打刘晓波--我的一张大字报.
  • 刘路:“网通公司”不要太嚣张了
  • 刘路:献给“六四”的成人礼-解决“六四”问题的法律思考
  • 刘路:酷刑下的自由灵魂—读高智晟律师的通话记录和他给胡佳的信有感
  • 刘路:为赋新词强说愁—评刘晓波《物权法争论者背后的政治较量》
  • 刘路:再谈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把F认定为邪教组织
  • 刘路: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认定法轮功为邪教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智晟案件的违法操作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
  • 刘路:铁窗民运的忧虑与光荣--拜见朱虞夫先生有感
  • 刘路:从广州警察一案两判看司法专横
  • 刘路:我愿陪张青去上访
  • 郭飞熊8岁儿子无钱上学 刘路呼吁朋友捐献爱心
  • 齐鲁晚报报道跨海“网络诈骗案”/刘路
  • 刘路:大陆公安成功破获涉台网络诈骗案
  • 刘路:欧阳小戎被软禁
  • 刘路:逮捕吕耿松,谁将付出代价?
  • 刘路 (山东) :为自由辩护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下)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 (上)
  • 刘路: 一篇关天网文,扳到一个腐败法官
  • 刘路:十字架的高度—信仰中国的精神坐标(图)
  • 刘路:权力对诗人的宣判—力虹案宣判记事
  • 刘路:陈树庆案简要通报
  • 刘路谈力虹、陈树庆案(节选)/ 李晓蓓
  • 刘路因高智晟一案向联合国反对任意拘禁工作小组控告北京公安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