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候哥和老樵关于“正龙打虎”的精彩对白:/赵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1日 转载)
    
     猫腻玩家
     (博讯 boxun.com)

    (中秋,明月高悬。候哥和老樵站在西安鼓楼上。)
    
    
    候哥:我有这么一个舅舅。
    老樵: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什么叫“我有这么一个舅舅?”
    候哥:这话有毛病?
    老樵:“这么一个?”什么意思?联想开来说,“我有这么一个哥们”。
    候哥:这哥们在我所有哥们当中比较特别。
    老樵:“我有这么一个同事。”
    候哥:这位同事在我所有同事当中比较特别。
    老樵:“我有这么一个妻子”。
    候哥:这个妻子在我所有的妻子当中比较特别____啊!
    老樵:啊?你是一夫多妻呀?
    候哥:哪能呢。我这舅舅在我所有的舅舅里比较特别,所以我说我有这么一个舅舅。
    
    老樵:啊。
    候哥:我妈生我的时候,我这个舅舅还没出世呢。
    老樵:后来你外婆还在大生产啊?
    候哥:什么叫做“大生产?”没礼貌。
    老樵:能生就生。生他个七七四十九。
    候哥:没你这么说的。我管他叫小舅。
    老樵:节辈大。
    候哥:小的时候我带着他玩。爬树溜坡,打鸟弹珠,摸鱼偷桃,砸窗踩瓦、、、
    老樵:等等,摸鱼偷桃,砸窗踩瓦?这怎么回事?
    候哥:没怎么回事,反正邻里乡亲都成了受害者。
    老樵:我说的呢,看你从小就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要不现在怎么会来说相声呢?
    候哥:你和我也都一路货。
    老樵:嗨。
    候哥:后来大长大了。
    老樵:懂事了。
    候哥:我后来发现我小舅有一个嗜好。
    老樵:什么嗜好?
    候哥:喜欢猫腻。
    老樵:啊?喜欢猫粪?
    候哥:去你的,那臭东西没人喜欢。
    老樵:那你怎么说你小舅喜欢猫腻。
    候哥:这是民间对那些喜欢弄虚作假做法的比喻。
    老樵:你小舅就好这个。
    候哥:嗨,那着迷劲就别提了。
    老樵:就好这小口。
    候哥:读大学,考试,动物学,不好好听课好好复习。要考试了,怎么办?
    老樵:那可是真枪实弹。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候哥:我小舅着急了。
    老樵:着急也没用。
    候哥:俗话说,鸡有鸡路,猫有猫路。
    老樵:你小舅使的什么招?
    候哥:考场上,我看他一脸镇静,往座位上一坐。拿到卷子,先看一看,扯扯衣服
    袖子, 然后稀里华拉埋头就写一阵。又扯扯衣服袖口,又稀里哗啦写
    一阵。
    老樵:他这是作弊。
    候哥:老师看到也怀疑啦。“嘿,猫腻,干什么呢?”
    老樵:好吗,连名字也叫猫腻了?
    候哥:我小舅姓毛名利,叫顺了就叫成“猫腻”了。
    老樵:好嘛。
    候哥:“老师,我答题呢。”
    老樵:不老实。你那衣服袖子有猫腻。
    候哥:“你那衣服能不能借我用一会,等考完试还给你。
    老樵:老师略施小计。
    候哥:“太荣幸了,老师,我这就脱给你。”
    老樵:这就脱了。
    候哥:我小舅三下两下把衣服脱了,监考的是个年轻女老师,接过衣服,一看我小
    舅还 在脱,“唰”的一下,脸都红了。“嗨,你别脱了。”
    老樵:怎么回事?
    候哥:“再脱,再脱你底下那东西就掉出来了。”
    老樵:嗨!谁让他脱裤子了?
    候哥:我小舅说了,“这叫做学生的干干净净,当老师的放放心心。”
    老樵:好嘛。倒将一军。
    候哥:小舅浑身上下是脱得一丝不挂____
    老樵:啊?
    候哥:就只剩一条裤衩。
    老樵:这叫哪回事?
    候哥:裸考。
    老樵:啊!够新鲜的。
    候哥:行啦,现在大家放心了。
    老樵:没地方藏猫腻了。
    候哥:小舅说了,咱打小从幼儿园到学前班,学前班到初小____
    老樵:成绩优秀。
    候哥:留级一年。
    老樵:什么原因?
    候哥:屡次考试偷看同学答案。
    老樵:好嘛。
    候哥:从初小到高小,从高小到初中____
    老樵:优秀成绩。
    候哥:停薪留职一年。
    老樵:啊?
    候哥:留级,我换了个说法。
    老樵:嗨。又是老毛病。
    候哥: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高考____
    老樵:进了大学。
    候哥:进去了又给踢出来了。
    老樵:啊?
    候哥:高考成绩作弊____请枪手代考。
    老樵:好嘛。
    候哥:后来发愤,上了大学预科,从大学预科到大学本科现在如今,咱们是一路绿
    灯。
    老樵:你就别吹了。这回“动物学”考试你就过不了。
    候哥:等考试成绩一发布,小舅“动物学”一百分。
    老樵:他这怎么考的?考试前他都不会呀?
    候哥:你也没有任何证据说他作弊。
    老樵:仙了。
    候哥:全班人只有我最清楚我小舅怎么作的弊。
    老樵:还是作弊了
    候哥:我发现了。考试时我小舅脱得只剩一条裤衩了,是不是?
    老樵:是啊。
    候哥:你看见他手腕上还套着个橡皮筋圈。
    老樵:看见了。手环不像手环,装饰不象装饰。
    候哥:你把它绷拉开来一看,“动物学”的关键答案全浓缩在上头呢。
    老樵:哇!正一个压缩班。
    候哥:绝吧。
    老樵:够绝!
    候哥:好使!
    老樵:没错!
    候哥:下回你试试。
    老樵:我试试____啊,你让我玩猫腻弊啊。
    候哥:后来我小舅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西北的一个县工作。
    老樵:哪个县?
    候哥:就那个有猫的县。
    老樵:嗨,全中国哪个县都有猫。
    候哥:这个县猫腻味特大。人们管它叫猫县。
    老樵:嗨!
    候哥:你说就这么巧,我小舅在那遇上了一班爱玩猫腻的哥们。缘分啊!
    老樵:啊?!都是些什么人?
    候哥:有省林业厅的官员,有大学里的教授,有县里的干部,有山区的农民。
    老樵:从上到下,成了“猫腻”一条龙了。
    候哥:可不是嘛。我小舅到了那里的第一感觉就是:总算找到组织了。
    老樵:臭味相同。我怎么听着听着像是最近发生的假华南虎事件。
    候哥:我正想跟你说的就是这事。那假华南虎事件就是我小舅和着一班爱玩猫腻的
    哥们 一心一意打造出来的品牌。
    老樵:还“一心一意”呐?
    候哥:那一份热情,那一份执着,可歌可泣,感人肺腑!
    老樵:你还被感动了?
    候哥:华南虎,世界珍惜野生动物,国家列为一级保护。曾经在猫县留下过它可爱
    的足 迹和迷人的倩影。
    老樵:你就别酸了。
    候哥:现在就连那沁人心脾的虎粪也闻不着了。
    老樵:得得,华南虎再珍贵,华南虎的粪便也是臭的。没人喜欢。
    候哥:不能说,一说就错。
    老樵:犯了禅忌。
    候哥:我小舅一班猫腻玩家做梦都想那坯华南虎的粪便。
    老樵:我给弄糊涂了。
    候哥:我问你,华南虎的粪便从哪里来的?
    老樵:华南虎拉的____这不废话!
    候哥:你说要发现了华南虎的粪便,不就等于发现华南虎了吗?
    老樵:有道理。
    候哥:一班猫腻哥们想啊想啊。
    老樵:就想那坯老虎大 便?
    候哥:你说要是我们国家在西北猫县这块发现了华南虎那该是多么有意义啊!咱们
    这也 可以把华南虎保护作为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的拱杆啊!“吃猫县腊
    肉,闻华南虎粪 ____”!
    老樵:啊?
    候哥:啊____不,“吃猫县腊肉,听华南虎啸。”
    老樵:你就别给我一会一个“啊”,一会一个“啊”的。华南虎要有就有,要没有
    就没 有,你就是做什么金梦银梦也不成。
    候哥:猫县历史上曾有过华南虎。
    老樵:过去有不等于现在有。现在没有不等于过去没有。
    候哥:说你有,你就有,没有也有;说没有,就没有,有也没有。
    老樵:做事得讲究实事求是。
    候哥:同志,我们讲实事求是的同时还要讲那个____
    老樵:什么叫“那个”?
    候哥:就“那个”。
    老樵:什么“那个”?
    候哥:就“那个”____“那个”____“猫腻”。
    老樵:好嘛。我是越听越糊涂了。
    候哥:你这个人的毛病就是喜欢把事情搞得太清楚。你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吗?
    老樵:哪句?
    候哥:“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什么奇迹都可能创造出来。”
    老樵:你的意思是,没有华南虎可以创造一个华南虎。华南虎是动物不是衣服鞋袜,
    你 想创造一个就创造一个?
    候哥:你这个人哪脑子就是不开窍。猫县过去有过华南虎。
    老樵:这是事实。但是后来绝迹了。
    候哥:从那会到现在有多少年了?根据近几年的观察以及当地群众的报告等一系列
    的证 据表明,华南虎又重新在猫县出现了。
    老樵:你有什么证据?
    候哥:你知道我现在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老樵:哪句?
    候哥:我是越来越喜欢你这么死心眼了。
    老樵:去你的。
    候哥:猫县发现华南虎这是一大科学成果,科学要的就是证据。好,你说要证据,
    我手 里头早就准备好了足够的人证物证,专门用来对付你这种不会玩
    猫腻的外行。
    老樵:嗨!懵世哪?
    候哥:说了你都不敢相信,这班玩猫腻的铁杆玩家一个个要胆量有胆量,要理论有
    理论, 要技术有技术。我小舅说他是每时每刻为身边有这么一班为中国
    华南虎崛起而玩 猫腻的人们感到骄傲!每天晚上在无比激动的心情状
    态下入睡,每天早上在兴奋 不已的状态上醒来。
    老樵:真是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要不怎么把全中国人都骗了。
    候哥:“猫哥,把你们那天看到华南虎的事给他讲讲。”
    老樵:呵,都猫妹猫哥的叫上了?
    候哥:“实实在在地说,真老虎我是没看见,我是上山时看见地上有碗口大小的动
    物足 迹,又看到有两个妇女在前面走,我就琢磨着是不是这动物是追
    她们呢。”
    老樵:怎么在<<华南虎调查报告>>里变成了“看见一只华南虎在对面坡上,体长三
    四 米、、、”
    候哥:“那是省林业厅的猫哥写的,他咋那样写我也不知道。”
    老樵:嗨!
    候哥:我再给你出示第二组证据。“猫老,你把华南虎脚印的事给他说说。”
    老樵:猫老?
    候哥:小声点,都是省林业厅和省高校来的专家。德高望重呐。
    老樵:(小声地)知道了。
    候哥:“看了镇平县发现的动物足迹模型和照片,很像是华南虎留下的。”
    老樵:很是专业啊。
    候哥:能不专业吗?七个被邀请参加鉴定的华南虎专家两位是研究金丝猴的,一位
    是研 究鼠类的,一位是研究鱼类的,一位是研究藏羚羊的,另外两位
    分别是行政首长 和分管项目的高级工程师。都是研究华南虎____华北
    虎_____华西虎 ___华、、、
    老樵:七个人都不是研究华南虎的专家,有的甚至一生都没见过华南虎。后来都在
    华南 虎论证报告上签了字。
    候哥:华南虎调查队成立之初,有两位外地的华南虎专家闻讯赶来希望加入。
    老樵:有这事。
    候哥:我小舅为这事犯难了。
    老樵:怎么回事?华南虎专家,真正有资格的是他俩。
    候哥:专业资格是没问题,可是对他们的猫腻资格我们是一点儿谱也没有。
    老樵:猫腻资格?这可是个新名词。
    候哥:你想,要是在陕西镇平这地方真的华南虎没发现,倒发现了一只纸华南虎,
    那可 是他们一辈子也没见过的老虎,他们对付得了吗?
    老樵:得会玩猫腻。
    候哥:他俩要来,就得死心塌地地和咱哥们玩下去。无论如何最后都得一起说咱们
    猫县 已经发现华南虎了。
    老樵:没有也得说成有。
    候哥:他俩有玩猫腻的背景吗?他俩有猫腻的心理素质吗?我看他们俩参加调查队
    不合 适。还是咱们猫县本地专家思想作风过得硬,组织上信得过。
    老樵:你这叫做“不怕虎专家,就怕专家唬”。
    候哥:你说只要有人在调查队最后的华南虎调查报告上签了字报上去,谁知道签字
    的专 家是戴玻璃眼镜的还是戴隐形眼镜的?
    老樵:反正这年月戴眼镜的比不戴眼镜的好不了多少。
    候哥:我再给你出示第三组证据。“猫弟,你把华南虎吼叫的事给他说说。”
    老樵:说说。
    候哥:“就在这县政府广场上,有一天晚上,我是听到远处传来的一个奇怪的动物
    吼叫。 当时有人告诉我这是华南虎叫呢。”
    老樵:你听过华南虎是怎么叫的吗?
    候哥:你就别问那么多了,这就是了。
    老樵:嗨!这?
    候哥:我再给你出示第四组证据。“猫妹,你把调查队收集到的虎皮,虎爪,虎齿,
    虎 粪,虎毛的照片及实物都给他看看。。”
    老樵:我就没法相信这些东西。
    候哥:看了,虎皮,虎爪,虎齿、、、
    老樵:这些都是三四十年前当地村民收集的古董。
    候哥:看了,虎粪,虎毛、、、
    老樵:那些都是其它动物留下的,不是华南虎的。
    候哥:嗨,我说你是真和我抬杠还是假和我抬杠?
    老樵:我哪是和你抬杠啊,科学讲究的是事实,你得要有证据来说服我。
    候哥:我给你出示了那么多的证据。
    老樵:那些都是站不住脚的伪证。
    候哥:这么说你真是不相信镇平县有华南虎了?
    老樵:没法相信。
    候哥:好,你等着,我就不相信我今天制服不了你。
    老樵:嗨,你想把我铐起来不成?
    候哥:“来人!重刑伺候。老虎凳,老虎钳,老虎屁股,全上,我让你知道这老虎
    是真有还是假有!”
    老樵:我说你们是铁了心硬得制造一只华南虎出来才成?
    候哥: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老樵:你哪怕拍到一张华南虎的照片也好哇。
    候哥:我这不正为这事想招呢。
    老樵:拍摄野外真实动物的照片尤其是华南虎,谈何容易!
    候哥:可不是嘛。我小舅也拿着相机到山上转悠了几次。
    老樵:挡不住两万块奖金的诱惑。
    候哥:名也一块有了。古有武松打虎,今有毛利拍虎。
    老樵:青史垂名。
    候哥:流芳百世。
    老樵:俗话说,扛枪不遇鸟,遇鸟不扛枪。拍摄华南虎,只可遇而不可求。
    候哥:华南虎?身长五六尺左右,尾拖三尺铁尾,皮毛底色金黄,黑色条文斑驳明
    亮, 体侧两条横纹上下流动,头部条纹浓密,额头几道黑色纵花纹凑
    集脑门,虎眼上 方留一簇白色毛班。古称“吊睛白额大虫”。
    老樵:哎哟,当年武松武二郎武松井阳岗打的就是它。
    候哥:可不。这东西身手敏捷机警又生性多疑,视力如猫,嗅觉如箭,倚草为居,
    昼伏 夜出,常在大山深岭间独往独来。
    老樵:现在野生的华南虎在全国仅剩20 到30只,猫县山上即使有,你要想遇到的机
    会 可不多。
    候哥:不容易。
    老樵:尽管山里人有个说法,“人有三分怕虎,虎有七分怕人。”要真给你撞见了
    你会 怎么办?
    候哥:我会和它说声“HI,华姐,你的身材确实太棒了!请问,我能不能给你拍几
    张裸 体写真?”
    老樵:嗨!
    候哥:这个角度____OK,换个角度_____OK,再来个仰拍____OK,再来个特写____
    老樵:OK!
    候哥:别OK 了。
    老樵:怎么了?
    候哥:我的一只腿没了。
    老樵:给老虎吃了。
    候哥: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老樵:你要没有,给多少钱也白搭。
    候哥:都像你,猫县就别再想有华南虎了。
    老樵:嗨!
    候哥:最后只好能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猫公的身上了。
    老樵:猫公?
    候哥:中国猫县资深猎人,中国西北华南虎科学调查队的首席向导,国际诺贝尔华
    南虎 最佳新闻摄影奖获得者,中国猫县猫腻玩家协会终身玩友。
    老樵:就这,猫公?
    候哥:猫公。人才啊,了不得啊!令人钦佩之至啊!
    老樵:是吗?
    候哥:一个西北猫县山区的普通农民,不远二十几公里来到山里,去年初秋到山里
    拍摄 失败,后来手里提着两部高级相机,在没有任何保护条件下,冒
    着生命危险,不 幸近距离拍摄到了活生生的华南虎。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崇高的猫腻精神。
    老樵:得得,我听着怎么像是<<纪念白求恩>>了。
    候哥:反正猫公这回是名扬天下了。
    老樵:猫公拍的照片有猫腻。
    候哥:省林业厅专门请专家作过鉴定。
    老樵:怎么鉴定的?
    候哥:那位,省林业厅自称摄影专家的拿过来一看,照片是真的。鉴定完毕。
    老樵:这就算是鉴定?
    候哥:你说不算?再来,上酒楼,打开手提电脑,边喝边看,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副 主席一看照片,真的。鉴定完毕。
    老樵:这就算是鉴定?
    候哥:你还不信?再来,请公安的朋友来看。一看照片,不假。
    老樵:这就算是鉴定?可都没说清楚老虎是真的还是假的。告诉你,有充分的证据
    表明, 猫公是把一张年画上的华南虎剪贴之后放到树林里拍摄的。
    候哥:事情都到这份上了你还在说这话,你还想在猫县混吗?你还想在西北混吗?
    你怎 么就不体谅体谅咱们这班猫腻玩家的真实心情。你怎么就不能体
    会“盛世出猛虎, 虎啸震国威”的真实含意?老实告诉你,无论如何,
    猫县已经算是有华南虎了, 你可以看到它的头,脚,鼻子,眼睛,尾
    巴,脚印和粪便,华南虎,绝迹多年的 爱物,现在你的配件全齐了,
    你就出没在这片神秘的山林里,你就站立在我们的 面前,你就活在广
    大猫腻玩家的的心里。
    老樵:想华南虎都想得走火入魔了。
    候哥: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诚心不让咱们猫县有华南虎了。
    老樵:海,这哪跟哪啊?
    候哥:我小舅一生气,“猫公,走,回家。”
    老樵:不玩了。
    候哥:回到猫公家里,一班记者朋友还在哪里候着呢。
    老樵:等新闻。报社要稿子报料。
    候哥:猫公一进家门就问喊:“猫婆,饭好了没?弟兄们肚子都饿扁了,好了就开
    饭。”
    老樵:关心记者兄弟。
    候哥:呆长了,记者们知道猫公为人豪爽不见外。
    老樵:像一家人似的。
    候哥:拍虎得到的两万块奖金用来招待各方媒体人士都花得差不多了。
    老樵:专款专用。
    候哥:有这专款吗?
    老樵:嗨。
    候哥:别看这班记者兄弟文诌诌的,饭量不小,喝起酒来一个比一个喝得高。
    老樵:都油了。
    候哥:门外树上的柿子也没剩几个了。
    老樵:山里的东西,新鲜,没污染,记者们闲了,摘几个尝尝。
    候哥:猫婆说了,“吃吧,吃吧,那东西不值几个钱____可惜那柿子还没熟,太涩,
    恐怕吃下去会得肾结石。”
    老樵:啊?
    候哥:有位记者问猫公要几张华南虎照片,想给报社发回去。
    老樵:那都假的。
    候哥:假的?假的也给,只要有人要。
    老樵:换点钱花花。
    候哥:“给,这是你要的照片。”
    老樵:“谢了,猫公。”
    候哥:这位收了照片,装兜里,和猫公握手告别。
    老樵:Bey_______
    候哥:猫公这一看,楞了,这人怎么这样?
    老樵:什么怎么这样?
    候哥:你拿了照片得给钱呐?
    老樵:那是记者忘了。
    候哥:那记者知道猫公的意思了,说,“猫公,照片我这就给我们报社送去,照片
    一旦发表,就会按标准稿费寄给你。”
    老樵:是这话。
    候哥:可这空口无凭,算啥?
    老樵:得有个凭证。
    候哥:记者说没问题,我这就给你写个收据。唰,唰,唰,写条子。
    老樵:这回放心了。
    候哥:“猫公啊,咱们在一起酒都喝了,你还不相信我这个朋友吗?”
    老樵:不见外。
    候哥:嘿,猫公,祝你好运。再见!
    老樵:再见!走好。
    候哥:这记者走了,猫公仔细看了一遍收据,咦,这不对啊。
    老樵:怎么不对?
    候哥:“这记者怎么也和我玩起猫腻来了。这收据上没有他的签名啊!”
    老樵:啊?他也好这小口?
    
    
    
    2008-9-13 西安鼓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候哥和老樵关于“三鹿婴幼儿有毒奶粉”的精彩对话/赵女
  • 赵女 : 赵普,你为什么不抗议央视领导对你的表扬?
  • 赵女:面对公众学位质疑,习近平该怎么办?
  • 赵女:政治纠错机制,别老围着“人大”这棵老桩打转
  • 赵女:在没有清理过的政治废墟上,何以“和谐”?
  • 赵女:我应该向统治者表忠诚吗?
  • 赵女:胡哥,这阵子在忙什么呢?
  • 赵女:真是好想好想做个政治家
  • 赵女:李肇星的奥运歌词——两面三刀的表演
  • 赵女:反右是以言治罪——敦请速速制定《言论法》
  • 赵女:反右运动,一九五七年的“黑砖窑案”(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赵女: 反右,把异党力量从政治上消灭之(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反右运动”案的最后决议该由谁作?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至今思白桦,“苦恋”白两鬓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我们仅仅是诉说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 恶文当废,冤屈当申!(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我们将求助于谁?(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轻轻地唤一声:“朱熔基,您睡着了吗?”(反右五十周年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